第39章 热火来袭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161字
  • 2015-05-12 05:37:02

他闭上了眼睛,朦朦胧胧中有一片微亮的光团,越来越大。他这段时间梦到童唯的时候越来越少,可能是和放下了果儿河的心结有关吧。

那光团越来越亮,带着炙热的气息向他扑来。肖根儿本能地躲闪着,扑通一声,他从床上掉到了地下。

“哎呀不好!”肖根儿刚刚睁开眼睛立即就被窗外的情景吓得呆住了。

他所在的房间在三层,窗外浓烟滚滚,飞舞的火舌不断地向上蹿,虽然没有打开窗户,但是不断攀升的高温仍然强烈地刺激着他的感官。

失火了?怎么会失火呢?肖根儿一阵慌乱之后,很快冷静了下来,他走到窗前向外看了看。这一看更是让他心惊肉跳,这栋小黄楼的前后左右几间高大的厂房全部熊熊燃烧起来,把他们团团围在中间。

他一脚踢开房门,冲到走廊上大喊起来,“快起来,失火了,大家快起来。”

很快,乒乒乓乓的响声过后,惊慌失措的几十个人都向肖根儿这边聚集过来,其中包括只穿着睡衣的丁小惠。

“大家不要慌,人都在这里了吧?”肖根儿站在高处看了一眼,所有人都在,这才略微放下心来。

没有一个人说话,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肖根儿。

丁小惠忽然有一种错觉,那个站在椅子上的人并不是跟在她屁股后面问东问西的大男孩,而是一个指挥若定的大将军。

“大帅,你带人到各个房间去,把所有的窗户关死,不能让浓烟冲进来。”肖根儿大声吩咐着。

“跟我来!”刘大帅带着十几个人跑了出去。

“青影,青萍,佳佳,秀姐,你们带着姐妹们找布条来,浸湿了水备用。”

“好!”女孩子们在四个姑娘的带领下也跑开了。

“根儿,我干什么呢?”丁小惠走过来问。

肖根儿从椅子上跳下来,“小惠,去把衣服穿上,然后过来跟在我身边。”,丁小惠答应了一声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你们这些人,都到一楼大厅去,我们在那里集合。”肖根儿把眼前这些人也安排完之后,拉着穿戴整齐的丁小惠下楼来到大厅。

这些人虽然表面上镇静自若,可是任何人的眼中都有着深深的忧虑之色。

紧闭的大门外,一道道火舌纠缠在一起,形成了片片火墙,呼啸着四处飞窜,所过之处,浓烟翻滚,火星四射。

大楼里所有人都来到了大厅,静静地望着门外的情景,火光映衬着每个人的面容,忽明忽暗。

肖根儿注目观察。他发现在火墙的外围,寸草不生的沙石地面竟然也燃烧起来,明显是被人浇过了汽油之类的易燃物。

他的脸沉了下来,这分明是有人故意纵火,目标无疑就是今天刚刚开张的秀根堂。

火墙在距离小黄楼两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隔在那里,就连翻涌的热浪也弱了不少。

众人都感觉到了这种奇怪的变化,面面相觑起来。

丁小惠和青影几个人站在肖根儿身边,她们能够明显地感到肖根儿身上有一股冷森森的气息散发出来。

“呜……!”消防警报声响起,七八辆消防车呼啸着冲了进来。

肖根儿面无表情地看着火墙外那些消防官兵们紧张有序地下车,架起水管,巨大的水龙向火幕喷去。

“扑扑!”水龙撞上火墙,白色的汽雾腾空而起,瞬间笼罩了大片的过火区域。

“不好!”肖根儿大叫一声奔到门旁,嘭的一声打了大门,向外冲去。

“根儿,你干什么去?”身后传来众人惊慌的叫喊声。

“你们在里面不要出来!”肖根儿仍下一句话后,消失在火幕之中。

大厅里的人没有肖根儿那样神奇的目力,当然看不见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肖根儿则不同,他清清楚楚地看见,被消防员们手里的高压水枪喷射过的火墙,竟然有一条火舌顺着水龙烧了回去,把两个手持水枪的消防员卷入其中。

那两个消防员猝不及防,浓烈的火舌在他们的身体上盘旋缠绕,两人顿时抱头倒地,痛苦地翻滚起来。

就在此时,肖根儿闪电般地冲了过来,一手一个提着两名消防员冲出火墙,快步返回了大厅之中。

“秀姐,快帮他们救治烧伤。”肖根儿把两个浑身颤抖,已经陷入昏迷中的消防员交给身边的青萍和青影,飞快地说。

“小翠,小兰,快跟我来!”刘秀招呼一声,和站在身边的两个女孩子冲进一层的诊疗室,众人七手八脚地帮助青萍和青影把两名伤员抬了进去。

肖根儿随后也跟了进去。

刘秀穿好衣服,戴上口罩,仔细检查两个昏迷的消防员的情况,烧伤面积太大,处理起来非常困难,他们这里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设备。

肖根儿和刘秀对望了一眼,说,“上电疗床吧。”

众人又七手八脚地把两名伤员抬到两张铁床上固定好手脚,肖根儿示意众人都退出去,他和刘秀一边一个,把放在床头的铁箱子打开,从里面拉出一排开关。

“根儿,要开多大?”刘秀问。

“开到最大吧,他们现在已经有生命危险了。”肖根儿皱着眉头说。

“滋滋……”,跳跃着的蓝色电弧从铁箱子中射出,把床上的两人包绕其中。

“快,快打120!”消防队长郑力明接过昏迷不醒的消防员大声吼叫起来。

“队长,打过了,他们正在路上呢。”

“他妈的,怎么这么慢啊!”郑力明骂了一句,皱紧眉头看着躺地在上的伤员,“已经第八个了,如果算上最先倒下的那两个人,十个人了。哎?对了,小刘和小王呢?他们哪儿去了?”郑力明忽然身子一僵,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队长,我刚刚看见他们倒下的时候,好象被一个人拽走了。”

“拽走了?拽哪儿去了?”郑力明大声问。

“好象到里面去了。”那人指了指那三层小黄楼。

“秀根堂?”郑力明抬头看了看高挂在楼顶的巨大匾额。

“队长!”

“队长!”

两个身穿焦黑色防火服的消防员从火墙后面冲了出来。

“小王,小刘,你们没事儿吧?”郑力明一把拉过两人上下打量着。

“队长,多亏了秀根堂的人,要不然……,”两人忽然看到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队友。

郑力明推开小王和小刘,抓住他们身后的年轻人焦急地问,“你是秀根堂的人?你们能治烧伤?我这还有几个人等着要治疗呢。”

被他抓住的人正是肖根儿,“队长,你别急。”肖根儿向身后挥了挥手,跑过来几十个身穿白大卦的年轻人,抬起地上的伤员就往里面跑。

“你叫什么名字?”郑力明眼中流露出感激之色。

“我叫肖根儿,队长,这火有古怪。”肖根儿急忙说。

“好,肖根儿,谢谢你,救火的事儿我来做,救人的事儿你来做!”他拍了拍肖根儿的肩膀,转过身来问,“小刘,小王,你们还能上吗?”

“能!”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好,上!”郑力明大手一挥,和小刘小王两人抱起水龙头冲了上去。

肖根儿看他们动作如此麻利,自己根本插帮不上忙,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转身回去了。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被抬进去的那八个人又生龙活虎地出来了,重新投入到灭火战中去。

不断的有人受伤,被抬进去之后又重新走出来,把忙碌中的郑力明和消防官兵们看得直咂舌。如此一来,官兵们少了后顾之忧,在火场中拼抢得更加毫无顾忌。可是这样一来就苦了肖根儿他们,伤员进出的频率直线攀升,大有难以应付之势。

里面忙得不亦乐乎,就连丁小惠也穿上了白大卦,当起了白衣天使。

随着刺耳的鸣笛声临近,三辆120急救车开了过来,从车上跳下十几个医生护士。

“哪位是负责人?伤员在哪里?”为首的医生拉住一个正在奔跑的消防员问。

“伤员?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市医院的,快告诉我伤员在哪里?”

那人一甩手推开医生,“你们回去吧,用不着你们了,等你们来,我们的人早就死光了。”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嫌我们来得慢了?好,我们回去!”医生也来了脾气,转身带着医护人员就往车上走。

“杨主任,你看,他们把伤员弄到里面去了!”一个戴眼镜的医生忽然指着后面叫了起来。

众人回头一看,都愣住了,只见另有一群身穿白大卦的人,紧张有序地把一个个伤员抬进被火场包围的黄色小楼里。

“秀根堂?是干什么的?”那个被叫做杨主任的医生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头顶的牌匾问。

“不知道,没听说过。”旁边的人也是一脸疑惑。

“我们看看再说。”杨主任站在原地没动,冷冷地注视着忙碌的人群。

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人奇怪地说,“杨主任,我怎么觉得抬进去的人又出来了啊?”

“不可能,以我的目测,抬进去的人最少也是中度烧伤,没有半年以上的修养根本不可能复原。”杨主任冷冷地说,虽然如此,他还有些心虚,因为他的确是看到抬进去的人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

“你们!干什么呢?这是看热闹的地方吗?”郑力明憋了一肚子的火气走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