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秘密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090字
  • 2015-05-06 05:33:42

肖根儿脸色一变,“拜托,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见面就往死里损我,有这样喜欢人的吗?”

丁小惠说,“你不了解女孩子的心思。你对她一直不理不睬的,她能不生气吗?”,她顿了顿说,“对了,昨天你是不是把图录打了?”

肖根儿点了点头,有些不耐地说,“小惠,我不想听到与她有关的任何事情。”

丁小惠见他认真的样子,叹了口气说,“唉,你们这样我也没办法。不过你可想好了,你的秀根堂可正在她妈的管辖之下。于瑶哪样都好,就是心眼小,有时候稍微自私了些,我真担心她会在这件事情上为难你。”

“稍微?”肖根儿瞪大了眼睛看着丁小惠,“小惠,在你的眼中,有坏人这种生物吗?”

丁小惠不满地拍了他一巴掌,“肖根儿,你什么意思啊?你是说我不分是非啊?这是我爸教导我的,人无完人,多看别人身上的优点就是了。”,她一拍脑门,“哎呀,肖根儿,被你害得我把正事儿都忘了,我爸要见你呢。”

肖根儿一愣,“见我?什么时候?在哪儿?”

丁小惠有些不自然地说,“现在就在校门口等着呢。”

肖根儿站起来说,“那我们还不快走!”,说完拉着丁小惠就往外跑。

丁小惠被他牵着手,边跑边问,“你怎么不问问我爸找你干什么啊?”

肖根儿笑着说,“见了面不就知道了。”

丁小惠嘟了嘟嘴,“你们两个说话都一个口气,我问他找你干什么,他也说见了面就知道了。”

红蜻蜓咖啡厅距离工业大学南门有五百多米,环境优雅,是那些谈情说爱的大学生们最理想的约会之地。

丁兆国一直观察着这个初始有些紧张的男孩,嘴角不时地动一动,这是他的习惯动作。

“肖根儿,丁小惠说你用七八天的时间赚了四十几万,这事儿是真的吗?”丁兆国抿了一口原味咖啡问。

肖根儿点了点头,“是。”

“你怎么做到的?”丁兆国目不转睛地看着肖根儿。

肖根儿勉强克制住自己躲闪的冲动,把秀根堂成立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丁兆国听他从头到尾地讲完,确信他没有说谎,若有所思地说,“农村和城里是不一样的,你的秀根堂在你的家乡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可是在城市里,和那些大医院里的先进设备相比,你没有优势。”

肖根儿这几天没有回去,除了安排刘秀她们采购一些生活必备的物品之外,关于秀根堂的运作一点也没动,他心里想的正是这件事情。

来到这里之后,他忽然发现自己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他的秀根堂与其说是诊所,还不如说是保健室更贴切,除了打着刘秀这个中医的名头之外,专业的检测设备是一台也没有。农村人对于医疗设备并不如城里人那般笃信,一方面是因为价格太高,另一个重要原因却是中医比西医更容易让他们接受。而在城里,情形正好相反。

丁兆国见他沉默不语,暗暗点了点头,问,“你准备怎么做?”

“不知道。”肖根儿实话实说,“这件事情我想简单了。”

丁兆国皱了皱眉,他听女儿说起肖根儿的事之后,感到非常诧异,能有这样理财效率的人,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所以他非常想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什么不同凡响之处,现在听到他这样说,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你想撤下去不干了吗?”丁兆国问。

“不!”肖根儿回答得非常干脆,“我的秀根堂不会去和医院比拼设备和技术实力,要拼也拼不过,我有正规医院没有的东西。”

“是什么?”丁兆国立即来了兴趣。

丁小惠不断地搅拌着自己杯子里的咖啡,她完全听不懂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在说什么。

“正规医院能收的病人,我秀根堂不收,他们收不了的病人,就是我的客户。”肖根儿自信地说。

“资质,你怎么解决资质的问题?”丁兆国紧接着问。

“我的秀根堂不是医疗机构,需要什么资质?”肖根儿反问。

“不是医疗机构?”丁兆国没听明白他的意思,“那你怎么接诊病人?”

肖根儿这几天连觉都没睡好,想的就是这件事,“我如果说我的秀根堂只提供信息咨询服务,您觉得如何?”

“什么意思?”丁兆国问。

“比如有一个久病不愈的病人,医院也没有办法了,那么他来到我这里,我会告诉他一个不同的方法,可以让他的病很快痊愈,我只告诉他方法,仅此而已。”肖根儿把自己的构思说了出来。

“你如何做到?”丁兆国步步紧逼地问。

肖根儿微笑不语。

“秘密?”丁兆国也微笑起来。

肖根儿点了点头。

丁兆国狡诘地看了看无聊地坐在那里的女儿,“丁小惠是你的大股东,你好象不应该有秘密吧?”

肖根儿笑着说,“小惠要是想知道,我会告诉她的。”

丁小惠看了两人一眼,撇了撇嘴,“我没兴趣知道,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赚了钱我分红,赔了钱是你自己的,与我无关。”

丁兆国一愣,他没想到女儿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和肖根儿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丁小惠,你这个股东当得太没水平了,什么叫赚钱你分红,赔钱你不管啊?”丁兆国笑着说,“要是都象你这样,我的公司早就关门了。”

丁小惠不以为然地说,“我又不懂,肖根儿喜欢干什么就让他干呗,只要不违法,又能赚钱,有什么不好啊?再说了,我可不喜欢象你那样,整天累得什么似的,还经常和那些董事们吵架,太没劲了。”

丁兆国叹了口气,没有接女儿的话,他看着肖根儿说,“肖根儿,我们做一个约定,如果在三个月之内,你的秀根堂能打出名头来,我给你注资一百万,否则……,我就得收回你用的那个地方。”

“啊?爸爸,你干什么啊?”还没等肖根儿说话,丁小惠先不高兴了。

肖根儿心里也是一跳,表情就显得有些不自然,“丁总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丁兆国赞赏地点了点头,“你的思虑果然比一般的年轻人要深远。”,他喝了一口凉咖啡,“老实说,把那块地给你用,是我自己的主意,当初也没有想太多。昨天董事会上有几个董事说想把那块地卖了,腾出资金来投资房地产。”

肖根儿默默地听着,心里不停地盘算,“丁总应该不是因为我才和董事们起的争执吧?”

丁兆国点了点头,“没错,你只是我拿出来的一个挡箭牌。那块地我不想卖,还有其它重要的原因在里面,而这个原因是不能公开的。”他看着自己的女儿,“我说那是我留给小惠做投资用的,所以他们给了我三个月的时间。”

丁兆国站起身来,伸出大手拍了拍肖根儿的肩膀,“肖根儿,我相信你不会让丁小惠失望的,你们两个再呆一会儿吧,单我已经埋过了。”说完大有深意地看了女儿一眼,转身离开了。

看着自己的父亲走出门去,丁小惠还处于迷糊之中,“肖根儿,你能看出来他怎么了吗?”

“你自己的爸爸你都看不透,我一个外人能看出什么来啊?”肖根儿笑着说。

丁小惠瞪了他一眼,“不说拉倒!”

肖根儿喝了一口咖啡说,“这东西一点都不好喝。”

丁小惠笑了起来,“咖啡又不是水,你那么喝是不对的。”

肖根儿神色一黯,沉默了一会儿问,“小惠,你爸和公司的董事们经常吵架吗?”

丁小惠说,“那些所谓的董事,有三个是我的亲叔叔,有两个是我的亲舅舅,要不然我爸能把我抬出来说话吗?”

肖根儿低头想了一会儿,说,“小惠,那块地有什么特别的吗?你爸好象……”

“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倒不知道,不过我爸以前就在那家化工厂上班。”丁小惠说。

“哎呀,小惠,你在这里呢,真是巧啊!”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从门口传了过来。

丁小惠和肖根儿同时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带着一个长发垂肩的小巧女生走了过来。

“这人是谁啊?”肖根儿低声问。

“建工系的丘勇,我不想和他说话。”丁小惠小声说,肖根儿立即明白过来,此人必是她众多的追求者之一,而且看来是不太成功的那种。

丘勇绝对当得起玉树临风这四个字,父亲是电力局的局长,家里别墅就有两套,无论样貎还是家世,他都认为配得上丁小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丁小惠对他多一句话都不愿意说。

丁小惠礼貌地站了起来,微笑着说,“小艳,你也来喝咖啡啊?”,她直接就把伸出手来的丘勇忽略掉了。

“小惠,你也在这儿啊?哎呀,这位就是肖根儿吧?”程艳属于那种小家碧玉型的姑娘,一副厚厚的眼镜戴在脸上,更增添了几分知性美。

肖根儿也站起来点点头,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微笑,他同样也忽略掉了四个人中最为显眼的那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