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房租抵股份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037字
  • 2015-05-02 23:46:23

丁小惠和于瑶是非常要好的姐妹,两人现在在一起多了一个有趣的话题,那就是讨论大男孩肖根儿的性别问题。于瑶严重怀疑肖根儿的性别为假,直到跟踪肖根儿看到他的确是进了男厕所,于瑶仍然信誓旦旦地说,长了那根东西的人也不一定都是男人,泰国就有很多那种人。

可是当她听丁小惠说肖根儿托她租房子开诊所,内心八卦之火再次熊熊燃起,死活也要跟着丁小惠一起看个究竟。

丁小惠却左右为难了。肖根儿极不喜欢于瑶,甚至到了看到她就想跑的地步。原因很简单,于瑶关于他性别的奇葩言论被他听到了。对于肖根儿义正辞严的反驳,于瑶不屑一顾。面对肖根儿喷火的双眼,于瑶更是把傲人的胸脯一挺,放言,你要是男人就做点男人的事儿给我看!肖根儿在她的超级杯和翘挺诱人的曲线上扫描了几遍之,扔下一句没兴趣之后,逃之夭夭了。

于瑶丝毫不以为意,她对自己的资本那是相当的有信心的,肖根儿不喜欢,那就更加证明了他不是男人。

丁小惠磨磨蹭蹭的不肯出门,于瑶奇怪地看着她,“小惠,你不是一个磨叽的人啊,这都几点了?你不是说肖根儿的火车是十二点半的吗,现在都快进站了,你怎么还不出门啊?”

丁小惠为难地说,“瑶瑶,你不去好不好啊?肖根儿不喜欢看到你,你又不是不知道。”

于瑶把大眼睛一瞪,“不行!凭什么他不喜欢我就不能去啊?”,她气鼓鼓地抓起自己的包,“你见过哪个男人的眼睛竟然比我还大,双眼皮比我还双,睫毛比我还长,皮肤比我还白,最气人的是他笑起来竟然也有两个酒窝,竟然比我的还深,你说,他哪一点象男人了?”

丁小惠抿着嘴看着忿忿不平的于瑶,“原来你是嫉妒他啊?”

于瑶哼了一声,“我是女人,他是男人,有什么好嫉妒的?”

“咦?刚刚是谁说人家不象男人来的?”丁小惠揶揄道。

于瑶红着脸说,“你倒底走不走,你不走我可自己去了!”

丁小惠无奈只得说,“要一起去也行,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许讲话。”

于瑶瞪了丁小惠一眼,“好好,我当哑吧还不行吗?他是你儿子吗?你这么护着他。”

丁小惠脸一沉,“瑶瑶,你再这么说话,我可真生气了。”

于瑶抱起丁小惠一只胳膊笑着说,“好了我错了亲爱的,我们赶紧走吧。”

丁小惠撇了撇嘴,拿起自己的包和于瑶下楼去了。

其实在于瑶的内心深处,对于肖根儿却是另外一种感觉。她从来没有见过长得如此让人着迷的男生,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里透出一股淡淡的幽伤,竟然会让人产生一种想要把他抱在怀里好好疼爱的冲动。

可是让她气馁的是,她无论在肖根儿面前如何表现,那个忧郁的男孩始终没有正眼看过她,反而整天象跟屁虫一样跟在丁小惠身后。她绝对不相信在这个年代,还会有人分不清男女厕所,所以她断定肖根儿在追求丁小惠。

但是她也非常了解丁小惠的为人,追求她的男生能编成两个连,随便一个拿出来都比肖根儿有男子气概,象肖根儿这样的人,给她当儿子恐怕她都不会要。

出租车上,于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小惠,你说那小子又不是追你当女朋友,为什么什么事儿都找你啊?”

丁小惠笑了笑说,“我哪儿知道啊?可能我长得象他妈吧!”说完,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当肖根儿带着他的秀根堂全体人员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时候,还是把两个没有丝毫精神准备的人给惊到了。

除了肖根儿还算淡然之外,其余无论男女,眼里都充满了好奇之色,东张西望,但是个个都站得笔直,一言不发。仅管如此,还是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群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人。可就是这样一群人,全部是蓝色西装黑色西裤,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部新款苹果手机,分明就是土大款进城炫富来了。

肖根儿看见亭亭玉立的丁小惠站在出站口迎接自己,内心一阵驿动,那种手足无措的感觉让他非常窘迫,仿佛自己就是那只趴在白天鹅脚下的赖蛤蟆。可是当他的目光和站在旁边的于瑶一碰的时候,他的大脑瞬间就清醒过来。

他可是特意在电话叮嘱过丁小惠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带这个八婆过来,看来丁小惠的劝阻工作又失败了!对于这一点,他早有心理准备。

他虽然和丁小惠没有太深的交往,甚至在一起都没正经聊过天儿,但是对于她的性格还是摸得很透,那是一个热心善良却又不懂得拒绝的姑娘,否则早就把他一脚给踢开了。

“丁小惠,谢谢你来接我!”肖根儿神情极不自然。

“肖根儿,你就不能在叫我名字的时候,把前面那个字去掉吗?让我每次都感觉都象是我爸在叫我。”丁小惠看着有些手足无措的肖根儿说。

“切,你爸要是象他这样,你妈早就换人了!”于瑶撇了撇嘴说。

“瑶瑶,你忘了答应我的了?”丁小惠拉了拉于瑶的胳膊。

于瑶用鼻子哼了一声,扭过脸去。这太气人了!这个大男孩扭扭捏捏地在丁小惠面前,连眼皮都不敢抬,对自己竟然视而不见!于瑶感觉到自己的眉心在跳,手也有些发抖。

肖根儿仿佛根本就没看见,也没听见一样。“丁……小惠,我们去看看房子吧,先让我的人安顿下来。”

“好,跟我走吧!”丁小惠拉了拉还在那儿运气的于瑶,带着肖根儿的大队人马大包小包的足足打了十几辆车,向市区开去。

工业大学位于这座城市的西部,而火车站则在东北部。出租车开了足足有三十分钟,在一片宽阔的厂房区前停了下来。

肖根儿看着这一排排老式厂房,有些不解地问,“小惠,你给我租的就是这里吗?”

丁小惠向里面指了指,笑着说,“你看见那一排黄色的三层小楼了吗?就是那儿!”

丁小惠带着他们一边向里面走一边说,“这里是老化工厂的厂区,前几年倒闭了,我爸把这里买了下来,这几年一直空着呢。我把你的事儿跟我爸说了,他非常赞赏你的干劲,说年轻人就应该有冲劲,敢想敢干才能成大事。”

肖根儿点点头,说,“你爸是大企业家,我只是一个小梭梭。对了,你还没和我说房租呢,多少钱,怎么交?”

“我也是从小梭梭干起来的。房租嘛,我这儿空也是空着,你就用着吧!”一个洪亮的声音从侧面传来,四五个衣着整齐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爸,你怎么过来了?”丁小惠甜甜地笑着迎向一个高大的中年人。

肖根儿一愣,急忙示意众人停下脚步,转过身子看向那个中年人。

那人身高足有一米八几,浓眉大眼,满脸都是干练之气,眉目之间和丁小惠有些许相仿。此时他笑吟吟地拉着女儿的手,闪烁着精光的眼睛在肖根儿身上上下打量着。

肖根儿那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又涌了上来,他用眼角瞟了瞟自己身后那群年轻人,他们热切又充满希望的目光全在他身上,他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杆。

“丁叔叔好,我是肖根儿。”肖根儿脚步有些僵硬,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好小伙子,我是丁兆国。”,和丁兆国那双有力的大手一握,肖根儿顿时觉得有一股力量传遍全身,精神为之一震。

“你不错!”丁兆国放开肖根儿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能在他的威势之下保持镇定的年轻人,他还真没见过几个。

“谢谢丁叔叔。”肖根儿诚肯地说,“房子我们不能白用,这样吧,秀根堂开张之后,我算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您。”

丁兆国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就这么说定了。小张啊,你回去拟一份协议过来,我们把这事敲定下来。”

“好的丁总。”站在他旁边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看了肖根儿一眼,点头应是。

“丁小惠啊,你帮帮你的同学,噢不对,应该是帮你自己,我把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算你头上。”丁兆国微笑着说,“肖根儿,不错。抽空带他到家里来,我跟他好好聊聊。”,说完对着肖根儿和他身后的那些人点了点头,转身向另一侧的大门走去。

丁小惠狡狤地看着肖根儿,“哎,肖根儿,我这百分之二十能有多少钱啊?”

肖根儿尴尬地笑了笑,“按现在的价值来说,一分也没有。”

丁小惠呵呵地笑了起来。

肖根儿挠了挠头,“我们进去吧。”

“好,我带你们过去。”丁小惠说着走在前面带路,旁边跟着气鼓鼓的于瑶,不停地对着肖根儿翻白眼,可惜肖根儿只顾着和他身边的一个美丽姑娘低头说话,根本就不看她。(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