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满堂红和苍蝇飞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328字
  • 2015-04-29 06:25:51

肖根儿和刘秀,郭佳一同走出屋子,对排着长队的人说,“各位患者朋友,为了方便大家看病就诊,我们将带着大家去新的地点。但是请大家注意,我们不是义诊,挂号费每人十元,诊疗费另算,愿意去的就跟我们走,不愿意去的就散了吧。”

肖根儿说完,也不理会众人闹哄哄的乱成一团,拉着刘秀和郭佳向村外走去。

刘家良夫妇见刚刚还象自由市场似的家,转眼清静起来,都有些不可置信。

“爹,娘,我好象听见姐夫和大姐说什么堂的,他们是不是要干什么啊?要不我跟着去看看?”刘大帅试探着问,他可不想失去寻找美女的机会。

刘家良点了点头,“你去吧,如果需要的话,帮帮你姐和姐夫他们。”

“好嘞!”刘大帅蹭地跳了起来,转眼消失在街道上。

肖根儿把自己的家改成了诊所。他弄了一块大牌子,用毛笔在上面写上“秀根堂”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挂在大门上,诊所就算正式开张了。

那些排队看病的人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一个也没走,全都跟了过来。跑过来看热闹的青萍和青影毫无例外地被抓了壮丁,帮着收钱安排挂号,就连最后跑过来的刘大帅也被拉来维持秩序,一时间小柳庄的西头成了全村子最热闹的地方。

刘秀当仁不让地成了主治医师,肖根儿坐在后堂,郭佳负责把交了钱的人带进来。而肖根儿的工作最为神秘,他在屋子里面沿着墙壁装了一根铁管子,所有进来的人单手握着管子站在一面大镜子前,只需要两三分钟就行了。

肖根儿握着铁管子的另一端,雷电细丝从他的手掌通过铁管子传进看病的人身体里,绕行一圈之后再沿原路返回。肖根儿从镜子里面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而别人是看不到他的。

于是乎,不到三个小时,前来求诊的人全部被打发走了,每个人都拿着大包小包的中药,满意而归。

众人收了招牌关上门,简单统计了一下,这一上午的时间,竟然有一万多块钱的收入,把负责记帐的青萍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

这可是他们的第一桶金啊!

肖根儿趁热打铁,几乎没费任何力气就把梅家姐妹和刘大帅收拢进来,成了他们这个小团体中的一员,刘大帅也没忘了跟他一起干活的张大猛,在征得肖根儿同意之后,把他也叫了过来。至此,秀根堂的班底正式成立。

包括梅向前和童大林在内的所有村民,都对他们的作法一笑置之,全当是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专程过来找他们看病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村民们才忽然发现,那几个毛头小子和黄毛丫头鼓捣出来的什么堂还真是不简单,就连乡长、县长都来过了。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还有一句话叫枪打出头鸟,现在就应验在秀根堂身上了。

首先坐不住的是村支书张扬,因为肖根儿的原因,导致征地这件事情无限期搁浅,短期内捞钱的打算落空,两个儿子的女朋友那边又催得急,所以他对肖根儿可不是恨一恨那么简单的。

这几天他一直在佳秀堂外面转悠,他在帮肖根儿算帐呢。平圴每天来到这里问诊的人多达一百五六十人,按每个人收五十块钱计算,这一天下来就是七八千块啊,张扬的左眼皮飞快地跳了起来。

你断了我的财路,我也不能让你顺溜,除非大家一起赚,利益均沾,这就是张扬现在的真实想法。

青萍看都没看皮笑肉不笑地走上前来的张扬,“想看病去我姐那儿挂号。”

张扬的心翻了一下,脸色迅速变黑。当初他那两个儿子想尽千方百计地想娶梅家姐妹,可是这两个丫头根本连理都不理,老大更是因为动了点手脚,差一点被梅青影断了子孙根。肖根儿一回来,这两姐妹就和他亲热得不得了,整天泡在一起,能没事儿?说不准早就和姓肖的那小子在床上滚过多次了,张扬撇了撇嘴,内心升起极其龃龉的想法。

“你们这一天得收入不少钱吧?”张扬没话找话。

“跟你有关系吗?”青萍冷冰冰的声音让他的笑容再也无法保持下去,他哼了一声,转身向正屋走去,刘秀和郭佳两个人正忙得不可开交。

“刘秀,你不是大柳庄的医生吗?跑我们小柳庄来干什么?”张扬冷着脸问。

刘秀可不敢象梅家姐妹那样对待这位大爷,她一边麻利地开完了药方,一边抬起头来笑道,“张书记,我是秀根堂的主治医师,我不在这儿在哪儿啊?”

“把肖根儿给我叫出来,我有话和他说。”张扬语气越来越冰冷。

刘秀和郭佳对视了一眼,拿起手机拔通了肖根儿的电话。

肖根儿和这群年轻人可不知道什么叫掩饰,赚了笔钱之后,马上给每个人买了一部苹果手机,从里到外换了一身行头。这些看在张扬眼里,更是让他咬牙切齿,恨入骨髓。

此时的肖根儿,正在学钻地鼠呢。赚来的钱,有很大一部分被他花在了现在的地下室上。他把那四台高级废铁拖了进来,外壳全部拆掉,保留了发动机和基本控制装置,开始没日没夜地试验他的超级永动机。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肖根儿正趴在那辆奔驰车的发动机上摸来摸去,弄得手和脸上全是油污。

“佳佳,什么事儿啊?我正忙着呢!”肖根儿把手机夹在肩膀上,使劲擦着手上的油。

“那老东西来了?终于忍不住了,好,你让他到里面等我,我马上就上去。”

肖根儿冷笑了几下,把手里的破布条扔在地上,抓过外套胡乱披在身上,顺着立在墙角的梯子爬了上去。

郭佳把张扬让到里面的一间屋子,连水也没给他倒,转身就出去了。

张扬狠狠地瞪了一眼郭佳的背影心道,让你们狂,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张书记,你老人家大驾光临,有什么指教啊?”突然出现在身后的肖根儿把张扬吓了一大跳,“你……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看了看肖根儿脸上的污渍,皱了皱眉头,“你身边那么多姑娘,怎么连你一个人都伺候不干净啊?”

肖根儿哈哈一笑,“张书记,你要没事儿我就走了,我很忙的。”

张扬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强笑着说,“根儿啊,你看你的诊所开张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和我说一声,这是不是差点事儿啊?”

“是吗?我还以为只要到卫生局备个案就行了呢,怎么还需要村支部批准的吗?”肖根儿挠了挠头说。

张扬怔了一下,咧了咧嘴,“广义上说呢,但凡是村里的事儿,我都应该管,谁让我是支书呢,你说对不对?”

“对,你说的对。”肖根儿点了点头。

张扬的笑容多了起来,“你看,这上了大学的人就是不一样,比那些土包子明事理。”

“那张书记准备收点什么费,收多少呢?”

“这个……好说,”张扬没想到肖根儿这么直白,想了想说,“这管理费嘛,也不多,你全天收入的10%拿出来就行了。”

肖根儿心中一阵恶寒,把张扬的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一遍,“10%啊,也不算多啊。”

张扬脸上都绽开了花,“也就是象征性地收点,乡里乡亲的,意思意思就得了。”

“是这样啊,张书记,诊所不是我一个人的,你也知道我没有行医资格,看病什么的都是秀姐她们在干,所以怎么花钱,我一个人作不了主。你跟我说说,管理费都有些什么,我也好跟他们争取。”肖根儿非常认真地说。

张扬神情有些不悦,“她们几个丫头片子还不都是听你的吗?”,他见肖根儿看着他不说话,只得继续说,“管理费嘛,也就是水电费,卫生费,防火安全,教育保障,残疾人保障等等吧,内容很多,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楚的。”

肖根儿摇了摇头,“不多不多,能数得过来。咱们一项一项来说啊,这水电费,我自己交过了啊,还要再交一次吗?”

张扬有些尴尬地说,“那倒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打个比方。”

肖根儿不理他,继续说,“卫生费呢,我们没有垃圾排放,来的那些人基本上都在地里大小便,对了!这也算是我们给村里做的好事啊,免费有机肥料啊!”

张扬瞪着他不说话。

“防火安全嘛,我用的是自己家的水电,也没有私拉乱接,所以这点也不存在。”肖根儿扳着指头数着。

“你说的那什么教育保障还有残疾人啥的,跟我们有个屁的关系啊?”

“肖根儿!”张扬的脸终于彻底黑了下来,“我是代表国家对你收的费,可不是进了我个人的腰包!”

“行啊,那你也代表国家给我开发票吧,普通票或是增值**都行。”肖根儿似笑非笑地说。

张扬狠狠地瞪着肖根儿,“你是铁了心不想交是不是?”

“只要有正规名目,正规发票,你要多少我都交。”肖根儿丝毫不惧。

张扬牙齿咬得格格作响,“肖根儿,只要我张扬一句话,你的诊所立即就得关张,你信不信?”

“不信!”肖根儿想都不想地说。

“你!”张扬指着肖根儿,“好,好,你给我等着!”说完,一转身向门外冲去,和匆匆跑进来的刘大帅撞了个满怀,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哎哟哎哟地叫了起来,“肖根儿,我受伤了……你……你得赔我医药费!”

他那副模样把刘大帅气乐了,“张书记,你的病我就能看,我给你抓点巴豆拌饭吃怎么样?”

张扬见两个人眼里全是轻蔑之色,噌地一下跳了起来,“好,肖根儿,还有你小子,给我等着!”,说完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