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糊里糊涂的死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2845字
  • 2022-03-12 11:06:27

肖根儿是有意激怒余飞的,这种人物如果不让他失去理智,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付得了他。眼见得余飞盛怒之下抢下了卢大山的手枪,肖根儿迅速矮下身去,那颗子弹不偏不倚地射在了扑上来的魏天明胸口上。

魏天明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余飞呆住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

“啪啪啪!”传来一阵清脆的击掌声,肖根儿笑吟吟地说,“余总大义灭亲,果然好枪法啊好枪法!”

余飞身子一激灵,脸上血色褪下后又迅速充满,他颤抖着叫道,“你……你……我……我杀了你……!”

嘭嘭嘭!三声枪响,又有三个人倒在了血泊中!

嘭!余飞身子向前一扑倒在地上,后脑上面多了一个血洞。

现场一片寂静。

卢大山脸色苍白地把手里的枪还给身边的警察,嘴唇剧烈地颤抖着。

肖根儿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注视着目光呆滞的卢大山。他走过来拍了拍卢大山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道,“行,象个爷们儿!”,说完对青萍使了眼色,把手机关掉收进怀里。

许久,卢大山才灵魂归位,他无力地挥了挥手,“收队吧!报告我来写,”他看了一眼对着他不停点头的肖根儿,继续说,“魏天明聚众滋事,余飞袭警抢夺枪支伤人,当场击毙!”

警察们不约而同地在肖根儿身上多看了几眼,其中有几个人还对他微笑点头致意。

在卢大山的指挥下,警察迅速收拾了现场,把几个人的尸体抬走,至于那四辆已成废铁的汽车,根本就没有再拖走的必要,直接扔在了那里。警察和那些没了东主的大小流氓很快就走得干干净净。

一切仿如作梦一般。

村民们面面相觑,肖根儿忽然对村民们高声说,“那边还有四辆汽车,你们要不要?”

梅向前笑道,“我们要废铁干什么?”,村民们都笑了起来。

童大林看了看肖根儿,见他意有所指,大声说,“乡亲们,根儿替咱们除了一大块心病,那几堆破铜烂铁就给他得了。”

“好!”村民们齐声叫好。事实上,哪怕是再高级的汽车,一旦变成了废铁,也不会是高级的废铁,对这些村民来说,半点用处也没有。

肖根儿高兴起来,“好,各位父老乡亲,那我就把这几堆废物收拾收拾,没准还能动呢!”,村民们听他这么一说,都笑了起来。

肖根儿从小就喜欢机器,普通的废弃拖拉机,他都能拿来研究上几天,何况这些东西比拖拉机可不知道要复杂出多少倍呢。

肖根招呼了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帮着他把那四台还能推动的废铁挪到了他的院子里,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改装研制工作。

肖根儿没有说什么,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怎么说。因为那些人在他面前,所有看似灵巧彪悍的动作,都变得缓慢无比,仿佛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这样一来,他有的是时间和办法去应付每一个甚至是同时几个攻击动作。

姐妹两个见他微笑不语,撇了撇嘴嗔道,“不说拉倒!不过这下好了,余飞一死,征地的事儿自然也就跟着没了。”

肖根儿这才意识到竟然还有这一层好处,顿时心情也大好起来,看着两姐妹哈哈大笑不止。

梅家姐妹见他开心,自己也跟着开心地笑了起来,虽然她们并不确定肖根儿在笑什么。

三个人正互相傻笑不止的时候,肖根儿的手机响了。

肖根儿接起来,里面传来刘大帅焦急的声音,“根儿,不好啦,我家的拖拉机见鬼了,你快点过来一趟吧!”

肖根儿没听明白,“大帅,你说什么呢?什么拖拉机见鬼了啊?”

刘大帅又重复了一遍,“它停不下来了,现在我们全家人都吓得躲在屋子里呢,只有那个怪家伙在那儿蹦呢,你快点过来吧!”说到后面,他的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了。

肖根儿这才感觉到事情有些严重了,忙说了一句“我马上就到!”,抓起衣服就往外跑。

“根儿,晚上回来吃饭吗?”青影在后面喊道。

“不了!”肖根儿话音未落,人已经跑得没了影子。

肖根儿一路狂奔来到了果儿河岸边,河水依然静悄悄的。他一抬头便看到了河对岸坐着一个身穿米黄色连衣裙的美丽姑娘,正是郭佳,她双手托着腮帮,眼巴巴地看向对岸。

肖根儿的忽然出现让她欣喜若狂,小姑娘一下子跳了起来,兴奋地叫道,“根儿,你来了,我等了你一上午了!”,说着直接跳下了河,大步向河对岸走过来。

肖根儿心中一阵汗颜,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早就忘了和这个小姑娘的约定了。他定了定心神,脱下自己的鞋,伸出另一只手拉住郭佳,两人一起向河对岸走去。

“佳佳,对不起,今天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把和你的约会给……耽搁了。”,肖根儿想了想,还是没敢说忘了。

郭佳婉尔一笑道,“没事儿的根儿,我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就到这里来坐坐,也……也不是特意等你的。”小姑娘明显言不由衷。

肖根儿紧了紧握着她的手,两人对视了一眼,小姑娘羞涩地低下头去。

“佳佳,大帅家的拖拉机出了问题,你跟我一块儿过去吧!”肖根儿上了岸,一边穿鞋一边对郭佳说。

“好!”郭佳穿好自己的鞋,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那只刚刚握过的小手递了过去。

距离刘大帅家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就听见手扶拖拉机那种特有的蹦蹦声传了过来。

肖根儿和郭佳两个人快走了几步,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只见昨天刚刚修过的那辆手扶拖拉机正大以极高的速度飞快地运转着,从烟雾器里喷出来的都是白色的水蒸汽。正屋的大门里,三个不知所措的脑袋挤在一起向外看,正是刘大帅和他的爹娘。

郭佳有些害怕,拉着肖根儿的手都有些出汗了。肖根儿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先躲在一边,郭佳小翼翼地靠在栅栏上,一动也不敢动。

肖根儿对屋子里的三个人点了点头,慢慢地靠近那台拖拉机,一股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整个机器的温度已经非常高了,有些高速运转的部位已经隐隐发红。

肖根儿注目观察,柴油发动机的内部结构在他眼前逐渐呈现。他吃惊地发现,现在的机器里面柴油早就没有了,此时燃烧的竟然是水!

他看清了里面的东西,下面就好办了。他快走两步冲上前去,迅速拔掉了发动机上的冷却水管,机器跳了几下,终于象一个脱力的野马一样停了下来。

这时躲在屋子里面的三个人才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刘大帅脸色发白,颤声问道,“根儿,它停下来了吗?”

肖根儿点了点头,三个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郭佳也走了过来,挨着肖根儿站在那里左右观看。

“家良叔,这是怎么回事啊?”肖根儿看着愁眉不展的刘家良问道。

刘家良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昨天我和大帅把油箱都清空了,但是忘记了往里面加油。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想试试好不好使,结果启动后就停不下来了,而且越转越快。”

刘大帅仍然惊魂未定,“根儿,不会真的撞鬼了吧?”

肖根儿试着用手去摸机身,此时整个机身仍然热气外溢,手不能触。他皱着眉头苦苦地思索着,脑中闪过无数种可能,都被他一一否掉了。

他把那条拔下来的冷却水管拿在手里反复看了好一会儿,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但是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冷却水是怎么跑到发动机汽缸里面去的呢?他决定再试一试。

“家良叔,佳佳,你们还是先回屋里去吧,我想再启动一下试试。”肖根儿说。

“好,根儿啊,你要小心一些。”刘家良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三个人进屋去了。

肖根儿把那根水管重新插好,拿过扳把摇了起来,只摇了两圈不到,发动机就嘣嘣嘣地转动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肖根儿睁大眼睛,仔细观察着每一个细节,终于被他找到了问题所在。

原来水箱和油箱之间粘连在一起,有一小部分水渗进了油箱。就那么一丁点水流,被吸进发动机汽缸之后,竟然发生了聚变反应!

没错!一定是聚变反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