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天降雷神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096字
  • 2015-04-20 22:09:59

傅大伟是肖根儿的外公,当年他是带着两个女儿迁到这里来的,具体是什么原因,从哪里来,他从来不说,也就没人知道。村民们很快地接受了他们,多半原因是因为他的那两个女儿。

傅彩月和傅彩绫是姐妹,两个人长得非常相像,但是性格像梅家两姐妹一样,截然相反。妹妹彩绫是一个盲人,虽然长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但是看不见东西。

彩绫生性恬淡,她喜欢坐在窗前感受新鲜空气和阳光,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笑,仿佛仙女一般。村子里的男人和女人们迅速被她征服了,每次她坐在外面的时候,身边总会聚集一些痴迷的男男女女,谈天说地,只为了博得美人一笑。

彩月和妹妹并不和气,经常拿彩绫撒气,再看到妹妹如此受欢迎,心中更是忿忿不平,总是恶毒地说妹妹喜欢“卖笑”。

她们姐妹两个的矛盾,终于因为肖玮的到来而爆发了。

肖玮年轻的时候风流倜傥,又是县里的干部,非常受女孩子欢迎,而他本人又来者不拒,所以私生活非常混乱,每次下乡都会添上几个丈母娘。

可是这一切都因为遇见彩绫而画上了句号。

肖玮一见到彩绫,顿时惊为天人,把他迷得神魂颠倒,从那以后几乎隔个一两天就过来一次,可是彩绫根本就没有喜欢任何人的意思,害得他无计可施之下,只得求助于彩月。

而彩月却是妒忌之心大盛,对彩绫冷语相向,彩绫则是一语不发,仿若未闻一般。彩月大怒,动手打了彩绫,彩绫伤心之下离开了家。正值那天晚上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彩绫一直也没回来,傅大伟发动全村人去找,最后在靠近果儿河的蒲苇塘里找到了昏迷不醒的彩绫,她身上衣衫破烂,有明显烧焦的痕迹。村民们把她送到医院后没多久,就被检查出来怀孕了。

那段时间,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变得神经过敏起来,大家都在猜测是哪个禽兽不如的家伙欺负了这么一个天仙般的人。肖玮更是放下狠话,如果让他查出是谁干的,必灭他全家。

而傅大伟更是觉得没脸见人,痛打了彩月一顿之后一病不起。彩月也负气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

随着彩凌的身子越来越不方便,一个更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让所有人都闭上嘴巴,结束了这场全民大猜想。医院在给彩绫做检查的时候,竟然意外的发现,彩绫还是处女!

说到这里,童大林和梅向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女人们也摇头不语,表情凄然,仿佛重又见到了当年彩绫孤独无依的样子。

这些事情,肖根儿大部分都听别人说过,今天再次听童大林说起,内心悲伤之情仍然很重。以前他年纪小不理解,现在他已经能够完全体会得到母亲当年那种深入骨髓的无力之感,如果没有董香兰和童唯的全力照顾,恐怕他是没有机会活下来的。

童大林看着肖根儿说,“根儿啊,你娘说你是被雷劈出来的,其实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肖根儿苦笑不语,这种话也只有他小的时候才会相信。

童大林继续说了下去。

当肖玮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也不再到处放狠话了。他仍然每天风雨不误地过来看彩绫,直到肖根儿出生之后,他才借着给孩子上户口的由头,让彩绫同意接纳他。但是彩绫坚决拒绝跟他发生任何亲密接触,哪怕是碰一下手都不行,这让肖玮非常的泄气,可是又实在割舍不下。

后来彩绫对他说,如果他能让村子里的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她会认真考虑嫁给他的事情。

从那以后,肖玮就变着法地帮着村子想办法发家致富,当时还是村支书的童大林得到了肖玮的全力支持。可是毕竟条件所限,外面的东西运不进来,里面的东西也运不出去,即使肖玮做到市委副书记这样的位置上,他也没有那个魄力把帽儿山铲平,所以这种情况一直没有改观。

直到肖根儿六岁了,应该上学了,彩绫才勉强跟着肖玮回到了沿北市的肖家。她们娘俩儿在肖家过得不开心,那也是在彩绫失踪,肖根儿跑回村子后,众人才知道的。

最近已经平步青云的肖玮大力推进乡村开发,期望着在仕途上能更进一步,所以才有了余飞来上窑村搞投资建造纸厂的事情。

肖根儿听到这里,才算是彻底明白了所谓的征地是怎么一回儿事。但是疑问也随之而来,建个造纸厂需要这么大范围的征地吗?

童大林冷笑,“建造纸厂只是他的表面说辞,而实际上他是想搞地产开发,盖房子。”

肖根儿皱眉说,“盖房子?在我们这里盖楼房吗?谁来住啊?”

梅向前插话说,“我听说好象是要盖别墅,咱们这地方有山有水的,还有大片的湿地,好象还要弄个渡假村啥的。”

肖根儿无语了,真要是这样搞开发,恐怕他们这些本地村民就要般家了,别墅也好,渡假村也罢,和他们这些人半点关系也搭不上。

童大林喝了一口酒,把杯子狠狠地放到桌子上,怒声说,“张扬也不知道得了余飞多少好处,竟然要把村子里的地以每亩五千元的价格永久性地卖掉,很多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只看到了那几十万元的补偿款,却不知道这样一来,我们世代居住的家就要变成别人的了。”

肖根儿想了想说,“国家好象有政策,不能擅自改变耕地的用途吧?”

梅向前说,“听说把咱们村的那几百亩蒲苇塘当作荒地给报上去了,而那几百亩蒲苇塘,可都是村民们辛苦了几年才开恳出来的,这才是村民们不同意的关键所在。”

话题越说越沉重,刘淑珍敲了敲桌子说,“好了,根儿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吧。”

童大林笑着说,“老嫂子,我们不说,你以为根儿就不会问吗?”

肖根儿笑了,“是的梅婶。”,身边的青萍轻轻拉了拉他的衣服,向她使了个眼色,肖根儿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没有说话。

几个人又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会儿,已经是掌灯时分了,大家也都酒足饭饱了,肖根儿喝了几杯酒,头有些晕,他站起身来说,“梅叔梅婶,我吃好了。”

刘淑珍笑道,“晚上就在这儿住吧。”

童大林摆了摆手笑了起来,“老嫂子,根儿可不是小孩子了,咋能还住你家里啊?”

肖根儿也说,“我想去看看唯唯姐。”

他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肖根儿没让他们送自己出来,也没去看梅家姐妹两个的目光,径自走了出去。

梅向前看了看童大林,试探着问,“老童啊,要不就把小唯子的事情告诉他吧,总这样也不是办法啊!”

童大林摇了摇头道,“再看看吧,如果他真的能走出来,再告诉他也不迟。”

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涌起了大片乌云,明亮的星星被遮住了大半。

在村子北部的一块平地里,孤零零地立着一座不太高的土丘,据说那里面躺着的就是童唯。

肖根儿默默地坐在那里,看着那座土丘不由得一阵迷茫,自言自语道,“唯唯姐,我早就知道你不在里面,可是你究竟在哪儿呢?”

一阵刺目的白光闪过,远处传来沉闷的雷声,一阵风夹带着几丝水气扫过面颊,肖根儿紧了紧衣领。

他注视着土丘,眼前渐渐明亮起来,土丘下面的一具小巧的木棺已经有些腐朽了,那里面除了一件已经霉变的花裙子,再无它物。这个情景,肖根儿不知道看了多少遍。

又一阵白光闪烁而过,但是这一次并没有迅速消失,而是越来越亮。

肖根儿收回目光,奇怪地抬头看了一眼。他惊奇地发现,头顶的黑云正在飞速地打着漩涡,阵阵电光在漩涡中不停地流动。

他站起身来,仰望天空。头顶的漩涡越来越大,越来越低,就在他上方,仿佛触手可及。

他伸出手去,真的好象碰触到了那道越来越大的漩涡,一丝丝电光从他的指尖流入全身,麻酥酥的感觉异常舒服。

电光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多,从指尖的位置开始迅速地由丝丝缕缕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光柱,七彩光芒不停地闪烁,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其中。

此时,肖根儿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那浓重的乌云深处,无数闪电游走交织,随着他眼中七彩光芒的亮起,里面的情景越来越清晰。乌云消失不见,闪电围绕着的是一座巨大的白色宫殿,它坐落在一片金色的海洋之上,直插天际。

肖根儿把手继续向上伸出,指尖触到那片金色的海洋之时,平静的海面立即翻滚起来,仿佛水入沸油一般劈啪作响,浮在上面的那座巨大的宫殿迅速变小,飞快地向他飞过来。

“轰”一声巨响,肖根儿眼前金星乱舞,巨痛传来,那座微缩的宫殿竟然破开他的眉心,钻了进去,而那片金色的海洋也争先恐怕后从那道伤口涌入。肖根儿头脑一阵炫晕,身体直直地向后倒去,失去了知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