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项庄舞剑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117字
  • 2015-08-10 06:04:49

这时三王子万星宇也黑着脸走了过来,“风先生,我大哥的酒你不喝,连座位都不肯离开,我的酒你肯定也是不喝了?”

那位风先生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全当没听见。

“风先生,我和你家大公子风克章也算是好友了,只是无缘得见风先生……”万星宇见两个哥哥都碰了钉子,幸灾乐祸地正要接着说下去,那位风先生闻言怒道,“你说什么?克章与你是好友?这个逆子,回去我定叫他面壁一年不可!”

万星宇下面的话顿时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张口结舌地看着一脸怒气的风先生。

“风不羁,我看你是给脸不要了吧?现在是什么时候?我父王没在这里,没人惯着你这臭脾气!”万星芳干脆破口大骂起来。

“妇人!”风不羁不屑地吐出两个字来,又把头扭向一边,不过这次是扭到了肖根儿这一边,正看见肖根儿偷偷地竖起一根大拇指向他微笑,他同样报以一个温和的笑容。

“你说什么?你个老匹夫,竟敢说我是妇人,我乃帝国堂堂的长公主,你不知道吗?”万星芳暴怒。

“那你不是妇人吗?”风不羁轻飘飘地回了一句。

“你!”万星芳浑身颤抖,咬牙切齿地说,“你风家的荣耀是我父王给的,跟我们可没有关系!”

“行了大姐,跟这种人较什么劲呢?别矮了自己的身份!”万星菲凑趣道。

“算了,有些人就是喜欢吃罚酒!”万星云转身返回自己的座位,其它人也忿忿然退了回去,万星云高声道,“各位,我想提醒大家,现在不是我父王在位的时候,有些规矩是要重新立一立了。”

几位兄弟们罕见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肖根儿倒了一杯酒向风不羁举了举,“风先生,你真牛!”

那风不羁面无表情地把面前的酒杯推了推,“倒上!”

肖根儿一愣,“先生不是‘不擅饮酒’吗?”

“废话!酒要跟能喝的人喝才行,倒上!”,肖根儿小心地给他倒满酒,两人举杯相碰,杯子小小的撞击声在大殿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干!”两人举杯一饮而尽。

万星云等人的脸都绿了。

“老三,你不是请了人来给大家助兴的吗?我看大家的酒兴都不是很高啊,请他们出来吧。”万星云脸上的表情变得诡异起来。

万星宇哈哈一笑,“不错。人来!”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从偏殿走出两个人来,身穿黑色长袍,身高足有二米,手中分别倒握着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

“剑奴拜见三殿下!”那两人躬身道。

“今天来的人不少,可是气氛不太好,你们下去露两手,给大家助助酒兴。”万星宇说着话,眼睛却有意无意地向肖根儿这边瞟了瞟。

“遵命!”那两人站直身子来到大殿中央,身形一晃,两团剑花骤然升起,他们瘦高的身形很快就隐没在剑光之中。

“风先生,你觉得他们的剑术如何?”肖根儿观察着那两个人的动作,若有所思地问道。

“雕虫小技而矣!”风不羁又喝了一口酒,连头都没抬。

那两人手中长剑舞动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一招一式互相对拆着,身子却快速地旋转起来。

肖根儿嘴角微微一笑,“先生,你有没有听说过‘项庄舞剑’的典故?”

风不羁看了他一眼,“没听说过,项庄是谁?”

“咦?我还以为先生学富五车呢?哎!”肖根儿失望地摇了摇头。

风不羁撇了撇嘴,看了场中那两人一眼,“你说他们的目标是你还是我?”

肖根儿上下打量了风不羁几眼,“原来你在装傻?”,他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依我看呢,目标应该是你,你驳了几位王子公主的面子,他们很不爽,估计想让这两个人顺便把你给做了吧。”

风不羁摇了摇头,“我只不过让他们面子上过不去,和你身后那十二位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相比,你说他们更会在意谁呢?”

肖根儿斜着眼睛看着他,“老风,咱们打个赌如何?”

风不羁:“打什么赌?”

肖根儿:“如果他们的目标是我,就算我输,我可以为你做一件事情,如果他们的目标是你,就算你输,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风不羁抿了一口酒,“想让我归到你门下吗?你还是先把你那些岳丈搞定再说吧。”

肖根儿气馁地说,“据说我那群岳丈里有一位擅长占卜的阴阳先生,你们两个是不是一伙的啊?”

风不羁向他身后看了一眼,“你说的是宁老头儿?”,他摇了摇头,颇不以为然的样子,“不过你的条件还不错,我跟你赌。”

他话音刚落,场中飞速旋转的两人已经到了他们面前,两人忽然跃起,“嘭”的一声撞在一起,然后身形迅速分开,其中一人径直向他们这一席扑了过来,而另一人则扑向对面的席位。

肖根儿和风不羁安坐如山,那人扑到近前,身形一转又倒飞了回去,和对面那人交换了位置,手中长剑相击,发出嗡的一声低鸣,带起一阵剑风,眨眼间便来到二人桌前,那人忽然身形一滞,仿佛被什么东西拌到,身子顿时向前倾倒,向二人所在的位置撞去。

肖根儿双目一缩,两道白光在眼前一闪,凌厉的罡风直奔二人咽喉而来。

不是手中的那柄长剑,而是他藏在袖子里的两把飞刀!

速度飞快,距离又如此之近,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不过再快的速度也不可能快过肖根儿那双超级眼,就在那两柄飞刀堪堪触到两人肌肤的一刹那,他的两根手指闪电般伸出,准确地捉住了那两只飞刀的刀柄,然后手指弯曲握拳反转,飞刀的刀尖变成了向外,向前一推,而那人此时前胸刚刚越过桌子边沿,前倾的身体被两个人两只手臂扶住。

“兄弟,好好舞你的剑,跑到我们这儿来犯的什么贱呢?”肖根儿附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同时另一只手轻轻地在他胸前拍了拍,“下次小心些了!”

“哈哈哈!”风不羁大笑起来,“果然舞得好剑,能把这么一柄利刃插进自己肚子里,果然厉害,厉害啊!”

肖根儿这才注意到,那人手里的那柄长剑以一个难以想象的角度从他的咽喉向下刺入,只留半截剑柄露在外面,不过仍然握在他手中。

两人很有默契地同时一推,那人软软地仰躺在地上,双眼圆睁,当真是死不瞑目了。

变故突发,却没有人感到吃惊,仿佛一切都理所当然一样。

见同伴气绝身亡,另一人低吼一声,挥剑扑了上来。还没等他靠近,肖根儿一跃而起,翻过面前的桌子,身形一矮,嘭的一声和那人撞到了一起。

“贤侄小心!”万星云等人见状惊呼道,但是脸上的表情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担心的样子。

那人手舞足蹈地蹦来跳去,想把身上的人甩开,可是肖根儿就象生了根一样死死地贴在他身上。那人表情扭曲,仿佛遇到了极为可怖的事情一样,反复挣扎见无法挣脱,竟然反转剑尖向自己胸前刺来。

不过肖根儿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就地一滚,和那人分开,而那柄长剑,已经毫无阻碍地从那人前胸刺入,背后透出。他惊恐地指着肖根儿,双眼暴突,“你……你……你怎么……”,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彻底不动了。

肖根儿拍了拍手,“果然是助兴的好玩意儿。”他纵身跃回座位,和风不羁举杯对饮,哈哈大笑。

眼见得“被担心”的人毫发无伤,偷袭的人却惨死当场,万家兄弟们的脸色极为难看。

“老三,你看看你找的是什么人啊?”万星云瞪着万星宇喝斥道。

“有本事你自己去找啊!”万星宇毫不客气回了一句。

“你说什么?”万星云拍案而起。

“我说你少他妈的跟我装!”万星宇也起身怒目相视。

他们在上面剑拔弩张,肖根儿和风不羁却完全不理,两人正在讨价还价。

风不羁:“小子,我没输,你也没赢!”

肖根儿:“放屁!明明是我赢了!”

风不羁:“你才放狗臭屁呢,他的目标是咱们两个人,要赢也是我们两个都赢才对。”

肖根儿:“对啊!风先生,高明!”

风不羁想了想,“的确如此。好,我风某人愿赌服输,到你府上也行,你得在内宅给我划一块地,要和戚老头一样的待遇,否则免谈!”

肖根儿奇道,“你准备一个人去?”

风不羁也奇道,“我一个人过去要你划地干什么?”

肖根儿:“你要带多少人?”

风不羁:“八千七百二十人,都由你来养活。”

肖根儿:“都住内宅?”

风不羁:“你愿意我没意见。”

肖根儿:“我不愿意!”

风不羁:“我只带老婆过去行了吧?”

肖根儿:“行!等会儿,你有多少个老婆?”

风不羁:“大老婆一个,小老婆嘛,二十二个。”

肖根儿:“……”

风不羁:“行不行?”

肖根儿咬了咬牙,“成交!”

其实他也不知道让这位风先生过去有什么用处,完全是凭籍个人喜好,对于正处于艰难时期的王府来说,想想又不能不让他肉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