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意外之获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124字
  • 2015-08-08 06:05:32

肖根儿当然不可能了解这些,见她越哭越伤心,又找不到给她止泪的东西,索性把她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衣袖给她拭泪。如此一来,小女儿心性暴发的尚青琳再也无法控制情绪,伏在他怀中大放悲声,湿了他半条袖子也没止住泪如泉涌。

最后还是她自己止住了泪水,但是仍然抽泣不止。

肖根儿见她终于不再流泪了,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好了好了,如果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向你道歉,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尚青琳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还是王爷呢,说话怎么这么没规矩啊?”

肖根儿见她脸上泪痕未干,巧笑嫣然的样子十分动人,不禁有些发痴。尚青琳轻轻推开他说,“王爷,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洗吧。”

肖根儿哈哈一笑,“不用不用,美人有泪,其味甘甜,本王要留着!”,他只是想调笑一下,搞搞气氛,可是尚青琳却羞答答地低下头去,这让他心里一惊,正要开口解释,却见尚青琳又抬起泪光盈盈的脸,“王爷,你对我说这些话也没有什么用,只要你能让其它的姐妹们放心了,你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那又是为何?”他可不敢再胡言乱语了,殷勤万分地把眼前这个随时会爆发的女人扶到椅子上坐好,“你慢慢告诉我吧,不要急啊,我不急的,嘿嘿!”

尚青琳望着眼前这个满脸讨好之色的男人,忽然感觉一阵轻松,空虚落寞的心房中塞满了莫名其妙的感动。

“你坐那儿,我慢慢说给你听。”她的语气异常温柔,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而那个男人却乖乖地坐在对面,满脸期待之色。

原来男人的眼睛里也可以有一汪清泉的,她默默地想。

收起乱七八糟的想法,她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地说道,“大姐名叫……,王……王爷,你……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我说不出话来。”

肖根儿把头偏了偏,“好吧,我不看你,你说吧。”

尚青琳看了一眼那张刀削般轮廓分明的脸,又是一阵莫名的心跳,心说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在对方目光望向别处,没有看到自己的窘态,这才轻声道,“大姐名叫石飞飞,是天都城最大的米商石金铭的长女,也兼做些杂货生意。二姐曲洋,是天都城有名的金器商曲值的小女儿,三姐念采儿,是天都诗社念十全的独女,四姐梦云是有帝国神算子之称的梦珏的小女儿,梦先生也是我的老师,五姐姜微微是兵器司主官姜崇驻的次女,六姐湘离是粮道司主官湘子奇的第三女,七姐燕梁儿是天都城承建司主官燕落峰的长女,八姐胡月的父亲就更了不起了,是帝国文案司的主官胡清风,传说他一只笔能把一个大活人给写死,九姐魏迷儿,是一个迷迷糊糊的人,她爹是帝国财税司主官魏西同,为人也迷迷糊糊的。”尚青琳可能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捂着小嘴咯咯地笑了两声。

“我嘛,我爹是原来的吏部主官,现在赋闲在家。十一妹铁莲花,她爹是神拳大师铁无情,十二妹宁水儿是刚进府不久的,她爹是天都城有名的占卜大师宁阴阳。”

肖根儿越听越迷糊,这古世奇究竟想干什么啊,这十二位夫人不但有官有商,竟然还有江湖人物?

“你也不知道这姓古的老头儿要干什么吧?”尚青琳微笑道,“我们这些人里,就数大姐飞飞最聪明有主见,她说那个古老头可能是要造反,把我们这些家族都捆在他身上了。”

肖根儿倒也没想明白这里面究竟会有什么关联,他迟疑了一会儿,“青琳,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想让他们都到府里划出来的地上来,别的都还好说,可是那些在职的官员,我不想牵扯太多。”

尚青琳惨然道,“王爷错了,我们跟着姓古的连坐,他们怎么可能还有官做,现在恐怕……”,她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叩头道,“王爷,我们姐妹深感王爷大恩,今生当牛做马也毫无怨言,可是我们的家族……大姐说,这个主意虽然能解决府里的问题,可是也有我们私心在,这点一定要和王爷说清楚才行,由王爷自行定夺。”

肖根儿怎么会想不到这一层,他伸手拉起尚青琳道,“青琳,这个买卖说到底是我赚到了,他们如果能来,凭空多了这么多助力,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青琳,古老头儿那两个儿子是谁生的啊?”

尚青琳擦了擦眼睛说,“是他的大夫人路欣美,不过为免受路家牵连,被他亲手杀了。”

“杀了?真是畜牲!”肖根儿怒骂道。

尚青琳凄然道,“我们这些女子说到底只是一个工具,男人们交换权势,生育后代的工具而已。不过好在我们不用以身相陪,也不需要用自己的身体生产,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肖根儿听她说得落寞,拍了拍她的肩膀,“不是所有男人都那样的。”

尚青琳红着脸妩媚地一笑,“要是以前我不相信会有那样的人,现在我信了,因为王爷就和他们不一样。”

肖根儿心说当然不可能一样,老子才不会娶了老婆放在一边不管呢。

尚青琳把手里的帐册打开,“王爷,这是我统计的府里的人员开支明细,你看一眼吧。”

肖根儿一摆手,“我可不看,你作主就是了。你们就让我当一个逍遥王爷吧。”

尚青琳抿嘴一笑,眼中秋波流转,“王爷,那些人能不能请得来,还得你亲自出面才行。还有,姐妹们那里,王爷最好抽空过去看看,她们……她们心里都没底呢。”

“去去,这就去,你在前面带路吧。”肖根儿兴致勃勃地跟着尚青琳走了出去。

这可真是天降横财啊,先别管这十二人跟他是什么关系,要是真能把这些五行八作的人都拉过来,他就有九分把握乱中取静,保持住自己这一片天地长久兴旺,至少自力更生是不会有问题的。

很快来到后宅内院的几栋靓丽阁楼前,一看就是女子的居所。尚青琳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高声喊道,“姐妹们,王爷来了!”

阁楼内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十一个淡雅素装的女子依次走了出来,来到肖根儿面前就要下拜,他忙道,“各位姐姐,我已经说过了,我不喜欢拜来拜去的,你们就不要再拜了。”

女人们有些诧异,肖根儿的脸上全是笑,旁边的尚青琳也是春风满面,她们好象想到了什么,都红着脸低下头去。

肖根儿左右看了看,院子里有一张石桌和几条石凳,便招了招手,“我们就在院子里坐吧。”

“是王爷!”女人们等他坐定之后,才依次在他两侧坐下。

肖根儿左看看右看看,忽然觉得这些女子竟然比天仙还美上十分,现在对他来说,那可都是实打实的金疙瘩啊,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灿烂无比。

女人们见他只是傻笑也不说话,都把目光投向了坐在他身边的尚青琳,尚青琳当然知道肖根儿心里美的是什么,可是看姐妹们的样子,八成又是误会了,她轻轻拉了拉肖根儿的衣服,低声道,“王爷,姐妹们等着你说话呢。”

肖根儿一愣,意识到自己可能失态了,忙假装一本正经地说道,“各位姐姐,青琳和我说了你们的想法,我完全赞成,谢谢你们对我的看重,请受我一拜!”,说着起身对着两侧的女子们深深地鞠了一躬。

女人们忙起身还礼,左侧为首一人红着脸说道,“妾身等本为待罪身,得王爷不弃,肯收入内府,是我姐妹们天大的福分,何敢受王爷礼啊!”

肖根儿一愣,回头看了一眼神情尴尬的尚青琳,心说这不搞两岔下去了吗?可是这又不能当面纠正,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此时尚青琳见姐妹们虽然神情拘谨,但是态度极为诚肯,而这位少年王爷好象比她们还紧张,索性糊涂到底吧。她走到女人们身边,低声说,“王爷,请上坐,受了我们的礼吧。”

肖根儿看着尚青琳的眼睛,想从中读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见她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也就老老实实地坐在石凳上,女人们整齐地跪在他面前,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然后解开头花,把一头青丝散落下来,为首那人走上前来轻声道,“请王爷为我们束发吧。”

肖根儿心说这又是什么礼仪啊,看了看尚青琳,尚青琳仍然点了点头,他拉起眼前女子柔顺爽滑的秀发低声问,“姐姐,该怎么束啊?”

那女子脸现红潮,细细道,“王爷随意就好。”

“好!”肖根儿心说盘头发嘛,这还不简单,顺手打了个死结在上面,那女子用手摸了摸,身子一颤,眼中滚下几颗泪珠,退到一边,马上又有第二个女子上前,肖根儿如法炮制,为她们每个人都打完了发结,拍了拍手道,“怎么样姐姐们,现在可以了吧?”

女人们脸上都挂着泪花,连尚青琳也不例外,肖根儿心道打个结而已,不用这么激动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