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天大的误会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180字
  • 2015-08-07 05:32:54

他刚刚脱衣上床,门外传来敲门声,“王爷,奴婢如高求见。”

自从万靳方离开之后,如高就留在了他身边,成了他的贴身侍从。

“你进来吧。”肖根儿让如高进了屋,发现他手中托着一个盘子,上面用红布盖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如高,那是什么啊?”

“王爷,这是夫人们的牌子。”

“夫人们?”

肖根儿掀开红布,见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十二支白色玉牌,他拿起一只看了看,上面密密麻麻地记着一些数字,有一些用红色做了标记。

“如高,这些数字是干什么用的啊?”他不解地问。

如高小心地说,“王爷,这是十二位夫人的翻身牌,红色数字是她们天癸的日子,王爷想让哪位夫人侍寝,把她的牌子翻过来就是了。”

“什么?侍寝?”肖根儿大吃一惊。

如高说道,“王爷,这些牌子是今天十二位夫人送过来的,她们说王爷答应收她们入房了,按规矩每晚都要递牌子的。”

肖根儿顿时头大如斗,“我什么时候答应收她们入房了?”

如高奇道,“王爷,你不是让她们脱罪了吗?”

肖根儿点了点头,“对啊,她们本来就没罪啊。”

如高又道,“王爷是不是让她们回到各自的院子里去了?”

“是啊,这有什么不对吗?”

如高:“王爷,她们是犯官家眷,是被陛下钦定有罪之人,王爷为她们脱了罪,还让她们回归本处,那只有成为王爷的内眷才能如此。”

肖根儿苦笑道,“这可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她们不会这也是这么想的吧?”

如高说道,“王爷如果觉得如此不妥的话,奴婢这就让她们搬出来,不过即使不送去女营,再也不能留在府里了。”

“那又是为什么?”肖根儿问。

如高:“王爷,因为如此一进一出,也就等同于她们是被王爷休出门的女子,连本家也是回不去的。”

肖根儿摇了摇头,“我要了古世奇的宅子,可没想过要他的女人啊。”

如高道,“王爷放心就是。按帝国的规制,古世奇是相国,他娶回来的女子是不能同房的,所以她们还都是干净身子,所以献上来的玉牌是白色的。”

肖根儿大感奇怪,“不同房娶回来干什么啊?”

如高道,“王爷可能对帝国的制度还不十分了解,对于下等平民来说,娶妻要不要同房是没有要求的。但是对于贵族,他们只是定期到育幼司去采集精华,用做繁衍后代,期间坚决不能同房,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后代拥有纯正的本元。”

肖根儿更加奇怪了,“那为什么跟我就可以了?”

如高道,“王爷,你没有本元,这是其一,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她们曾经是古世奇的夫人,到了王爷这里只能是妾,而且已经失去了繁衍后代的权力,所以规制在她们身上已经不起作用了。”

肖根儿叹了口气,心道这叫什么制度啊,“如高,我不想翻牌子。”

如高道,“好的王爷,这些牌子就留在这里,王爷哪天想翻谁的牌子,只需要把它扣过来就行了,牌子的主人自然会知晓。”

“好吧!”肖根儿无奈地把盘子上的红布盖好,小心地放到床头上的柜子里,心道如果哪一天不小心碰到了,莫名其妙地冲进来一个果体美人那可就好玩儿了。

如高道,“王爷,没有别的事情奴婢就告退了。”

肖根儿点了点头,翻身上床,把被子扯过来盖在头上,呼呼地睡了过去。

他这边是睡得香甜无比,而另一边却是彻夜不眠了。

“姐姐,怎么办啊?”内宅一处阁楼上,十二个女子围坐在一起,神色惶惶。

“我也不知道,”为首的女子叹了口气,“姐姐我也没陪过男人啊。”

“这么晚了,还没有动静,王爷……他是不是……是不是不想翻我们的牌子啊?”

“我也不知道,再等等吧。”

十二个女人陷入了无边的等待之中。

眼看天光见亮了,她们还坐在那里。

“青琳,你找个由头去探探王爷的口风,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姐妹也好有个准备,这么整晚的等着也不行的。”

“好的姐姐,我……我试试吧。”

肖根儿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时分,可能是烦心的事情有了着落,所以放松下来,睡得十分香甜。

他翻了个身坐了起来,隐隐听到门外有说话声,“如高,王爷有没有收我们的牌子啊?”,如高的声音,“夫人放心就是,王爷已经收了。”

肖根儿推开门一看,见尚青琳手里拿着一本帐册正在和如高说话。

“王爷!”尚青琳有些惊慌,目光和他一触,赶紧躲开了。

“你进来吧,我正好有些事情和你说。”他侧了侧身,把尚青琳让进屋子里,同时吩咐道,“如高,给我们准备点吃的来。”

尚青琳忙说道,“王爷,奴婢……妾身已经吃过了。”

两人在桌前坐下,肖根儿急忙问:“青琳,小丁子和小厉子有没有找过你啊?”

尚青琳一愣,随后明白过来他说的是谁了,心说这位王爷说话还真是有意思,“王爷,他们和……和妾身说过了。”

“你觉得怎么样,这保护费收得收不得?”他急切地问道,这可是关系到全府上下所有人的大事。

尚青琳见他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没来由的一阵心跳,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王……王爷,妾身觉得……觉得不妥。”

“啊?哪里不妥啊?”他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想听听她怎么说。

尚青琳的心还在嘭嘭的乱跳,一时之间语不成句。她不禁暗自责骂,当初对着古世奇那个老变态自己都没怕过,怎么面对这个少年却乱了方寸呢?

肖根儿见她低着头,又是皱眉又是咬牙的,奇道,“青琳,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尚青琳把手里的帐本往桌上一扔,气道,“王爷,我……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

肖根儿想是不是自己太着急把她吓着了,便故做轻松地说,“你不用紧张,你和我说说,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尚青琳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边翻开帐本边说,“王爷,那样收取保护费即不是正途,也不是长久之计,妾身也曾和姐妹们商量过这件事情,如果王爷手里有那样的力量,我们倒是可以换个方式。”

肖根儿大感兴趣,“你快说说,是什么方式?”

尚青琳说:“王爷,府上的地有六成以上是空置的,我们可以把府里的人员集中在一个区域里,招揽那些有实力的大户进来,把空置的土地让给他们,这样一来我们即可以利用他们补充府中所需,又不会招人怨怼。”

肖根儿听完顿时矛塞大开,拍拍手道,“着啊!这就叫他们抢地盘,我来抢人,哈哈哈……”,他站起身来兴奋地转来转去,“妙啊,不过……”他忽然想到还有一些地方可能行不通,真正有实力的大户可能去攀附更有希望夺位的人了,自己对那些人可没什么真正的吸引力。

“王爷是担心不会有人来吗?”尚青琳见他兴奋了一会儿又皱起眉头来,微笑着问道。

“是啊,要真说起来,我手里除了有一帮让人害怕的打手,别的可什么都没有啊。”

尚青琳站起身来,看了看肖根儿,鼓足勇气说,“王爷,这件事……你应该问问我的姐妹们。”

肖根儿一愣,“她们有办法?”

尚青琳点了点头。

肖根儿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呵呵,青琳,真不好意思,你们这些姐妹,除了你,我都不知道她们的名字呢。”

尚青琳一怔,“王爷,你不是收了我们的牌子吗?”

肖根儿尴尬地笑了笑,“收是收了,那个……”

尚青琳心头涌起一股强烈的失落感,她低下头去说,“王爷根本就没看是不是?”

肖根儿见她情绪一落千丈,忙解释道,“青琳,我没有任何对你们不敬的想法,你不要误会啊。”

尚青琳猛然抬起头,眼中含泪道,“不敬?王爷,你知不知道,我们十二个人昨晚整晚没睡,生怕错过了王爷的招唤,可王爷呢?把我们的牌子收起来看都没看,这还不算不敬吗?”,说着眼中泪水滚滚而下。

肖根儿顿时慌了手脚,他最见不得女人流眼泪,“哎呀我的姑奶奶,这说得好好的,怎么就哭上了呢?”,他转来转去的找毛巾之类的东西,可惜他的房间里根本就没有。

尚青琳本性十分跳脱,虽为女儿身,性格却与男子相像,即使当初与古世奇合婚,也很少有什么顾忌,这也是古世奇让她做管事的主要原因。不过经历了古府巨变,一夜之间所有的倚仗全部烟消云散,又时刻面临着被遣送到那种非人地方的可怕境遇,想想都让人绝望,数次想轻生了事,可是背后还有庞大的家族在,一人自绝,整族尽灭,这是帝国千年不变的制度,谁也不敢违抗。到这时候她才深切地感觉到,自己终究是一个女子,命运的主宰并不在自己手中,遇到大事来临,和普通女子并无二致。而后来的转变就可以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了,明明都已经摸到地狱的门了,偏偏又被这位少年王爷给拽了回来,这种大悲大喜的冲击已经把这位雷厉风行的女汉子彻底打回到了女儿家的原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