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保护费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015字
  • 2015-08-06 22:05:32

肖根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原来府中的管事吧?”

那女子道,“奴婢叫做尚青琳,原来是府中的管事。”

肖根儿笑道,“那就好极了。这俯中的事,你还继续管着吧。”

那尚青琳一愣,抬起头扑闪着两只大眼睛问道,“王爷这是何意?”

肖根儿心说难道我没说清楚吗?只得又重复了一遍,尚青琳面色数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王爷,我……我是犯妇,王爷答应不把我们遣送出去就已经是开了天恩了,怎么还可以继续管府里的事呢?”

肖根儿忙抬了抬手,“你起来说话吧。”

尚青琳站起身来退到一旁,肖根儿正色道,“现在外面已经闹翻天了,根本就不会有人来核查。我也直白地告诉你们,在府里面,我说你们没罪,你们就没罪。从现在开始,你们原来身边有多少人侍候,现在仍然保留多少人,一切照旧。”

女人们闻言呆愣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阴情不定,偷偷地在他身上瞟了几眼,忽然变得扭捏起来,把肖根儿看得莫名其妙,见她们又要跪拜,忙出手制止道,“以后不许再跪!”

女人们点了点头,都没有说话。

肖根儿对尚青琳说道,“让你继续做府里的管事,你可愿意帮我啊?”

尚青琳扭捏了一会儿,咬了咬牙说道,“但凭王爷差遣!”

肖根儿大喜,“好极了!府中的事情你以前怎么管的,现在还怎么管,有什么需要就向我提。”

“是!王爷!”尚青琳低头应了一声。肖根儿无奈地说道,“不过呢,现在外面乱得很,府里的物资不足,该怎么做你自己想办法吧,我帮不上忙的。”

尚青琳一愣,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肖根儿也觉得自己这话说得过头了,忙接着说道,“我也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道理。这样吧,你看看都少些什么,需要多少,再来告诉我,我去想办法吧。”

尚青琳这才转忧为喜,“遵命!”

肖根儿站起身来,“你们住在这里太不方便,还是搬回原来的住处去吧。”,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

看着肖根儿的背影,回想着他那句“不方便”,女人们脸上的表情更加丰富了。

肖根儿走了几步,又停住了,回头道,“你们……谁来送我一下吧,我……呵呵,我不记得回去的路。”

女人们彼此对视了一会儿,其中一人轻声道,“青琳妹妹,你以后要经常和王爷打交道的,你去送送王爷吧。”

尚青琳红着脸应了一声,“是,姐姐!”,迈步出了房门,跟在肖根儿身后。

见两人不见了踪影,女人们立即欢呼雀跃起来,“姐妹们,我们终于可以放心了。”

其中一人道,“姐姐们,我觉得这位王爷长得挺好看的,好象没那么可怕。”

另一人笑道,“那就先把你的牌子递过去好了。”

那人一呆,红着脸低下头去。

又一人叹了口气说道,“好了妹妹们,我们收拾一下回各自的房间去吧,另外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牌子准备好,今天都给王爷送过去,让他自己选吧。”

众人闻言又默不作声了,收拾起各自的东西来。

尚青琳低头跟在肖根儿身后,这让肖根儿想跟她说上一句话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转了几道弯之后,肖根儿远远的就看见自己住的那所宅院了,止住脚步说,“好了,就到这里吧,谢谢你了。”

尚青琳一阵惊慌,不知如何做答,肖根儿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径自向前走去。尚青琳被他一拍,身子轻颤了一下,捂着嘴巴泪水夺眶而出。

肖根儿回到自己的住处,刚坐下没多久,就见厉知义急火火地冲了进来,“王爷,外面又打起来了。”

肖根儿苦着脸说,“厉兄,我都快愁死了,哪还有心情管他们谁打谁啊。”

厉知义一愣,“怎么了王爷?老爷子又训你了?”

肖根儿站起身来踱到窗边,看着窗外几个仆人在侍弄花草,“老爷子训我倒不怕,现在府中的东西不够用了,外面又乱糟糟的,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要挨饿了。”

厉知义来到他身边低声道,“王爷,这事儿我和布仁已经知道了,我们两个商量出一个主意,王爷看看行不行。”

肖根儿闻言大喜,一把抓住厉知义的手,“厉兄快说,有什么好主意?”

厉知义向外面张望了一会儿,“王爷,等一下布仁回来,我们一起商量才好。”

正说着话,丁布仁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边跑边喊着,“成了成了!”

肖根儿知道他们有了主意,催问道,“丁兄,快说说你们的好主意。”

丁布仁对厉知义说,“怎么你还没和王爷说吗?”

厉知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种好主意还是由你来说比较好,否则我们家那位老祖宗能把我打死。”

肖根儿一听,奇道,“你们两个想的倒底是什么主意啊?”

丁布仁咧了咧嘴,“王爷,主意虽然是我们出的,但是你得答应我们,不能告诉我爹。”

肖根儿被他们吊起了胃口,急道,“你们快说出来听听啊。”

丁布仁这才小心地翼翼地说,“王爷,有几个以前的朋友找到我们,想托我们和王爷说说,照顾一下他们的家族。”

“怎么照顾?”肖根儿问道。

丁布仁看了看厉知义,厉知义说道,“看你那费劲的样子,还是我说吧。王爷,是这样的,我们给那些有需要的大户提供保护,然后他们付给我们酬劳,这样一来府中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肖根儿一愣,“收保护费?”

“差不多吧!”丁厉二人见他没有特别反对,胆子大了些。

肖根儿问道,“他们愿意出多少钱?”

丁布仁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册子,打开看了看,“最多的给出了二十万金。”

肖根儿想了想,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小子,你们两个这主意虽然有点阴损,但是还是非常管用的。这样,我提两个原则,第一,离我们府邸越近越好,象城中心那种地方给多少钱也不能答应。第二,与我那几位叔叔叔姑姑有瓜葛的不能答应。这件事交给你们两个去办,具体是要钱还是要东西,你们去和十夫人定吧。”

“十夫人?”两人闻言一愣,“王爷,您说可是古世奇的十夫人?”

“对啊,她原来就是府里的管事,接着让她管就是了。”肖根儿不以为然地说。

两人对望一眼,神色极为古怪,“王爷,你去过内宅见过那十二位夫人了吗?”

肖根儿点了点头,“我刚从那里回来。”

两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拱手道,“王爷,我们这就着手去办了,办妥之后还需要王爷和洛帅那边打个招呼才行。”

肖根儿一愣,“要飞鱼他们出面吗?丁老爷子的巡城兵不行吗?”

丁布仁把头摇得象个波浪鼓,“绝对不行,王爷,此事绝对不能让我爹和右相爷知道。再者说,只有洛帅的小队才能震住人啊。”

肖根儿想想也是,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们去办吧。”

二人兴高采烈地走了,肖根儿喝了几口水,就出去找洛飞鱼了。

武备场设在外围的一片开阔地上,此时一百多人正挥舞着刀剑捉对撕杀,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拼命呢。

洛飞鱼和秋枫站在远处,不时地向场中指点着。看到肖根儿远远地走过来,二人迎了上来。

“少主!”洛飞鱼和秋枫躬身施礼。

肖根儿把两人拉到一边,低声说,“我有些事情和你们说。”

两人把他带到一间隐蔽些的房间,肖根儿以前也来过,这里是洛飞鱼的住处。

三人落坐之后,肖根儿看了看脸上红扑扑的秋枫,忽然笑道,“秋枫,你爹一直把你当男孩子养的吗?”

秋枫一愣,脸上顿时血色全无,然后马上就鲜红一片,“少爷,你……你知道了?”

洛飞鱼抿嘴偷笑不已。

秋枫瞪了洛飞鱼一眼,“是飞鱼姐姐告诉你的吗?”

肖根儿哈哈笑道,“不是她告诉我的,我是猜的。”

“啊?”秋枫不可置信地看了看肖根儿,又看了看洛飞鱼,没有说话。

肖根儿正色道,“秋枫,我只所以点破你,只是不想你再有什么心理负担。现在我有一个想法,你们帮我参谋一下,我要组建一支小队,专门负责……”

洛飞鱼和秋枫听完肖根儿话,面色古怪地说,“少主,是不是那两个家伙给你出的主意?”

肖根儿笑而不语,秋枫说道,“少爷,在以前这种作法会被灭族的,不过现在吗,好象没人敢管我们的事吧?”

洛飞鱼撇了撇嘴,“就算没有乱成现在这样,我看谁敢管少主的事?”

肖根儿哈哈大笑,和二人商定了组建小队的具体细节之后,已经是入夜了,戚飞霞那里也没有来找他,便回到住处准备休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