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乱起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011字
  • 2015-08-05 04:59:26

万靳方走了。

一份不长的退位诏书宣告这位在位八百年之久的帝王彻底退出了帝国的核心,消失不见。

天都城在短暂的平静之后,便象水入沸油一般沸腾起来。新奇,渴望,恐慌,各种情绪集中暴发,开始的时候是几十人的聚会,后来发展到几千人,上万人的骚乱,最后直接变成了大规模的打砸抢烧。

任何人都清楚,这种乱象背后,是王子之间的权力争斗。万靳方一句“国事由几位王子公主共同打理”,就让原本有野心的和没有野心的人都站在了一条起跑线上,大打出手那是在所难免的。

文官武将们整天忙着选边站,相互拉扯,诋毁,金钱美女,功名权力,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而这其中最为奇葩的当数巡城主官丁成忠,早上接到了大王子万星云的手诏,任命他为天都城兵马总管,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三王子万星宇的诏书又到了,加官三级,接着万星河和万星芳,万星菲的传诏令先后到来,一个个比赛似的给他加官晋爵,目的只有一个,让他出面制止不利于己方的骚乱。

可是这位丁主官把那些诏书挂在房中,带着全部人马族人住进了原来的古相府即现在的边王府,让随后亲自上门找人的几位王子公主扑了个空。

而他的兵马严格驻守在边王府范围之内,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哪怕是面对面的骚乱,只要没到边王府这边来,他们一概不管。

而那些试图冲击边王府的人,无论大小身份,全部变成了肉馅,成了一群整日在边界游荡的黑犬的美食。

于是出现了非常奇怪的一幕,无论任何人,无论他们想干什么,只要临近边王府,都会自动绕开。边王府就成了这坐巨大城池中唯一的一块没有硝烟的净土。

“灵根,你怎么打算的?”戚飞霞放下手里的书,不安地问。

“没有打算。”肖根儿懒洋洋地说。

这个问题他至少问了几十遍,每次得到的答案都一样。可是每天都有城中骚乱的线报进来,他又不能不问。

自从万靳方离开后,肖根儿着实难过了几天,他感觉自己又变成孤独一枝了。可是日子还得一天天过啊,在戚飞霞等人的不断催促下,他才强打着精神巡视了一遍相府。这一看不打紧,还真把他给吓着了。整个相府范围之大,完全超出他的想象,如果说这里是一座独立的城池都不过分。

桂沐良和白梦离各自带了五千家兵过来,在相府中散开,根本就不够用。好在丁成忠又带了两万人的巡城兵进驻,这才缓解了相府防卫不足的问题。

相府原有的奴仆家人加在一起有七八千人之多,既然老国主有令,这些人一律被贬为奴,那就都得听从肖根儿这位新主人的安排,是杀是剐听天由命了。不过他们非常幸运,肖根儿根本就不是惯用奴婢的人,所以一句“就地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话还真让那些人兴奋了好一阵子。不过连一天都没捱过,城中乱起,那些人又争先恐后地跑回来了。肖根儿只得再来一句“原来干什么的,现在还干什么吧。”,面对这些眼神中充满期盼的人,他实在头大如斗,不知如何处理才好。

他的老师戚飞霞也成了他的私人秘书,府中大小事务全部推到他身上去,只要一得空,他就跑去看洛飞鱼和秋枫等人操练兵士,比武斗趣,害得想找他痛骂一通的飞霞先生也徒呼奈何。

“老师,你作主吧,我全听你的。”肖根儿站起身来又要开溜。

戚飞霞双目圆睁,啪的一拍桌子,怒道,“坐下!”

肖根儿打了个激灵,乖乖地坐下了。

戚飞霞是动了真怒,他双手颤抖,指着肖根儿骂道,“我戚飞霞的门生,何曾有过你这种废物!何曾有过!”他捶胸顿足,痛不欲生,“现在外面已经乱成什么样了?你还有心思整天泡在侍卫那里看他们耍刀弄剑,你的心里倒底有没有国家啊?有没有?”

肖根儿见他如此恼怒,也不敢顶嘴,只能低头认罪,不过他还真的没认为现在的国家跟他有什么关系。

戚飞霞见他的样子更加生气,猛咳了几口,“好,就算你心里没有这个国家,可是现在你府上的人口快到五万了,他们每天要吃,要喝,要钱花,这些东西都在哪里,你知道吗?”

“啊?有这么多人了?”肖根儿是当家不作主,当然不知道了,闻言大惊。

戚飞霞从书案上抓起一本帐册扔到他面前,“我是你的老师,不是你的管家,你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去吧!”

肖根儿刚把帐本抓在手里,却见戚飞霞身子一歪倒了下去,吓得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把面色惨白的戚飞霞抱在怀里,“师父,师父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唬我啊,爷爷和奶奶不要我了,你要是再离开我,我……我可怎么办啊?”他抱着戚飞霞嚎啕大哭起来。

戚飞霞狂喘了一会儿,虚弱地说道,“好了,我还死不了,但是……你要是每天让我管这些事情,那……那师父我……可就离死不远了啊。”

肖根儿小心地把这位老人家扶到椅子上坐好,自己恭敬地跪在他脚下,“师父,您说吧,想让我干什么我去干就行了,您可千万别再吓唬我了。”

戚飞霞见他真情流露,叹道,“灵根啊,这大到国家,小到一家,如何治理,道理都是相通的,为师教导了你这么久,你自己去做吧。我年纪大了,的确是帮不了你太多。”

肖根儿忙不迭地叩首道,“我知道了师父,您千万别再动气了。”

反复安慰过逐渐回复平静的戚飞霞,肖根儿打消了去找洛飞鱼的念头,传令召开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家庭会议”。

会议只能在后堂举行,因为来的人实在太多,前面的厅堂根本就放不下这么多人。这完全是因为他把处于最底层的管事都叫了过来。

肖根儿端坐上首,下面黑压压地或坐或站了足有五六百人。这让他心里不停地打鼓,我的地盘虽然大,这么多管理人员,是不是需要精简一下呢?

而下面的人却是心思各异,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都在想,这位从来就不轻易露面的主人,这次要干什么?

戚飞霞铁了心不出面,只把帐本给了他,肖根儿手里捧着厚厚的帐本,心里沉甸甸的十分沉重。

戚飞霞的账目分类十分清楚,每一项收入支出也非常明白,一看就懂。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他的心情更加沉重。

在收入一类中,只有固定的几项,都是府中有职位的人由帝国财税司拔付的薪资类收入,这些项目其实已经处于停止的状态,因为肖根儿左右不靠,而财税司也在几位王子公主的你争我夺中处于放假的状态,所以府中实际的收入是没有的。

但是支出项目中却是种类繁多,除去日常的生活必须的消费之外,单单是府上每日餐饮支出就高达十万金,那些没有了正常收入的人也在等着府里的补偿,只是这一项加起来每月的固定支出就有一千多万金,这还不算府中下人那些低得可怜的杂役费支出。这样算下来,如果不指望帝国原有的补贴,每月固定支出至少要二千万金以上,如此庞大的数目怎能不让他发愁呢?先不要说有没有钱,即使手中有足够的钱可用,外面乱成一团,各种物资也没办法采购,府中人口众多,很快就会坐吃山空了。

他第一次为钱发愁了。自己的那位国主爷爷甩袖子走了,一分钱也没给他留,这可如何是好啊?

众人见这位主人捧着一本厚厚的帐册低头发呆,一言不发,大多数也都明白了为什么要叫大家来了,而这其中有一多半以上的人也正在为此事发愁呢。

发昏当不了死,问题还得一项一项的解决,肖根儿揉了揉发麻的头皮,把帐本扔到一边,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现在外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我们这口锅里很快也就没有粥了,今天把大家叫过来,就是要想一个万全的办法,避免我们这些人饿死在这里。”

众人一听他的开场白如此沉重,都低下头去。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也是刚刚才看过府中的帐目。我现在一项一项的核实,咱们一项一顶的解决。”他拿过一本小册子,用笔在上面划了一阵子,开始点名了。

“老丁!”他第一个点到的就是带了两万巡城兵进驻的丁成忠。

“王爷,末将在呢。”丁成忠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老丁,你告诉我,你那里的支出情况怎么样?”

丁成忠拱手道,“回王爷,我带来的两万人马各自都有一年的头饷,只是日常物资不是很充足,但是支撑一年是没有问题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