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放手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051字
  • 2015-08-04 23:08:00

那个叫做如高的侍从忽然走过来说,“王爷,国主让您到后堂去,他老人家有话交代。”

肖根儿应了一声,三品犹豫不前,如高回头说道,“陛下让你也过去。”,他这才紧跟在肖根儿身后向里走去。

来到后堂肖根儿才发现,原来相府的后堂竟然比前面的厅堂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豪华程度也是前面那间厅堂望尘莫及的。

后堂中除了万靳方和两位贵妃,八位王孙之外,戚飞霞和杜少翁竟然也在,旁边还站着两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大汉。

肖根儿和三品一前一后走进来,万靳方和几个人正说着什么,看见他们之后温声道,“灵根,你们过来吧,不用见礼了。”

虽然说不用见礼,但是肖根儿仍然恭敬地给杜少翁和戚飞霞两位老师鞠了一躬,两人安然受拜,面带微笑。

肖根儿刚刚站直身体,旁边的八个哥哥姐姐一拥而上,把他围在中间。

“小九,看不出来你这么厉害啊!”

“小九,你怎么一下子就把那个无根上人的耳朵给揪下来了呢?”

“小九,你手下那些人是不是练过切人肉馅啊?”

“……”

一时之间七嘴八舌的让他眼花缭乱,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好了,你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不急在这一时。”万靳方和声道。

“爷爷,相府这么大,我们也要!”那八个人转移了目标围在万靳方身边。

“哈哈,现在这座宅子的主人是你们的九弟,他愿不愿意给,你们自己去问好了。”万靳方笑道。

肖根儿忙说道,“只要各位哥哥姐姐愿意,随便你们挑,反正我有一个房间就够用了。”

“好喂!”八人都欢呼起来,雀跃着跑去刮分地盘了。

杜少翁和戚飞霞始终面带微笑,静静地观察着肖根儿的一举一动,待那几个少年跑远了,郑贵妃忽然咯咯地笑了起来,“陛下,你看看灵根这孩子,和你还真有得一拼呢。”

万靳方奇道,“爱妃这话是何意啊?”

郑贵妃笑道,“陛下你不也有一座大园子吗?你的几个儿女都想分一块儿,你的做法是撒手让他们去抢,灵根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万靳方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爱妃你可说错了。”

“我哪里错了?”郑贵妃巧笑嫣然地问道。

万靳方拉过肖根儿说道,“灵根,你告诉你郑奶奶,她错在哪里了。”

肖根儿忙躬身道,“不敢,孙儿岂敢说郑奶奶错。”

郑贵妃喜笑颜开地说,“灵根,你尽管说就是了,这里又没有外人。”

肖根儿目光在那两个壮汉身上扫了一眼,郑贵妃忙说道,“哎呀你看,把正事儿给忘了。”,他指着那两人对肖根儿说道,“灵根啊,这两人是我府上的家臣桂沐良和白梦离。沐良,梦离,快过来见过九王爷吧。”

那两人躬身道,“是!”,说完来到肖根儿面前,曲膝跪倒,“桂沐良,白梦离叩见九王爷。”

肖根儿忙伸手把两人拉起,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还真不习惯这么跪来跪去的。”

郑贵妃说道,“灵根,以后他们两个就在你手下听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他们去办就是了。”

肖根儿点头称是,郑贵妃这才笑着说,“好了,灵根,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我说的不对了吧?”

肖根儿躬身道,“郑奶奶,哥哥姐姐们只是想在我这里要一个房间来住,叔叔和姑姑们不但已经有了自己的房间,他们还想把那块地的主人赶走,自己做东家,这就是不同之处了。”

郑贵妃一愣,沉思了一下问道,“灵根,如果你的哥哥姐姐们也想做这个宅子的主人,你该怎么办呢?”

肖根儿笑道,“那有什么要紧的,他们要给他们就是了,我有一间房子就够了。”

姬贵妃笑着插口道,“陛下,如何?”

万靳方欣慰地点了点头,慈爱地说,“我们祖孙二人想法一致。”他又对戚飞霞说道,“飞霞先生,在这一点上,你可错了吧?我儿星尘是姬贵妃怀胎十月产下的,灵根也是他母亲腹中所生,所以这几个子孙之中,唯有星尘和灵根心中血脉亲情高于一切,其它几人你可见他们有半点顾忌的吗?”,他说到后面,语气已然非常冰冷。

郑贵妃也插口道,“陛下所言不假,星河虽是我儿,可是半点情谊也没有。”她拉着姬贵妃的手羡慕地说,“三姐,我吃不了你的苦,所以也就享不了你的福啊。”

姬贵妃拍了拍她的手笑道,“你可不吃亏,星尘也好,灵根也罢,还不把你当成亲生的一样啊?”

郑贵妃笑而不语。

戚飞霞躬身道,“陛下,在这一点上,老臣自知有些偏颇,可是如果能使人真正做到脱尘去欲,那么一切自然不同。”

万靳方也不再和他争辨,他看了一眼站在肖根儿身后的三品,忽然说道,“秋枫,你的剑法可是得了你父的真传吧?”

三品大惊,慌忙跪倒在地,叩首道,“陛下,奴才……奴才三品……”

万靳方笑了笑,“好了,秋枫,从今天开始,你就恢复本名,跟在灵根王爷身边吧。”

三品伏地良久,悲声泣道,“多谢陛下……”

万靳方摆了摆手,“你不要谢我,只要心中不怨恨我就行了。”

三品忙道,“奴才不敢!”

万靳方让他起身站在一旁,轻声道,“你秋家这些年来为我王族受了很多委曲,不过相信用不了太久,你就可以和他们重聚了。”

三品,不,应该叫他秋枫了,他诧异地看着万靳方,万靳方微笑道,“这其中的曲直,以后自然会有人详细讲给你听,你只要保护好九王爷就好了。”

“是!秋枫粉身碎骨也要护卫少爷周全。”秋枫躬身道。

万靳方点了点头,拉过肖根儿叮嘱道,“灵根啊,爷爷要带着两位奶奶去兑现一桩当年的承诺,你要照顾好自己。”,他从怀里掏出一块温暖的玉佩放到肖根儿手中,“灵根,这是帝国的最高通关令牌,你拿着它,任何地方都可以去,包括紫微星。”

肖根儿攥紧那块带着体温的玉牌,动情地说,“爷爷,你们走了,谁来保护你们啊?”

万靳方指了指杜少翁,“有少翁跟在我们身边就行了。”

肖根儿听万灵玉说起过杜少翁武功高超,可是毕竟没有亲眼见过,心中多少有些不放心。他走到杜少翁面前,曲膝跪倒,重重地磕了几个头,“师父,请您多多费心,保护好我的爷爷和奶奶!”他语出至诚,甚为感人,杜少翁伸手把他拉起来叹道,“灵根,你放心就是,这普天之下,能在我手下讨到便宜的人,现在还没有呢。”

肖根儿点了点头,眼圈发红,看着万靳方和姬郑两位贵妃,“爷爷,两位奶奶,我要是想你们的时候,想和你们说话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万靳方笑道,“灵根,你要是想念爷爷和奶奶们,拿出那块玉牌,默念几遍,我们就会在上面出现的。”

肖根儿想起万灵玉给他的那块类似铜镜的东西,点头道,“好!”

万靳方又对戚飞霞说道,“飞霞先生,灵根就拜托给你了,你要让他尽快熟悉帝国的运作。现在大乱将起,乌图国虽然一时不能有所动作,但是卫玛帝国明显是坐不住了,其它几个国家还有什么打算,也都未可知,所以你的责任重大啊。”

戚飞霞正色道,“陛下放心就是,灵根虽然没有本元灵体,但是他体质特异,绝非凡品,他日必将为我雷泽帝国大放异彩。”

万靳方叹了口气道,“本来我还想让他去雷仙塔试试,究竟得了星尘多少传承,可是现在看来没有时间了,也许根本也就没有这个必要吧。”他目光在秋枫身上一扫而过,“本来他们几个明争暗斗,我倒也不在意,拉拢上将我也不管,但是把外部势力引进国内来,那我就不能不管了。秋枫,你父秋天祥并没有犯什么大罪,他是我埋下的一个暗桩。”

秋枫低着头,心中却是澎湃起伏,因为他自始至终也不知道父亲犯了什么罪,导致全族被驱逐。

万靳方接着说道,“在帝国中,异姓不得封王,文臣不掌兵,武将不领私兵,这里例外的不止是古家,还有你们秋家,秋天祥手下的私兵有七千万。”

“啊?”秋枫瞪大了眼睛,别说七千万,就是七百人,按帝国律法,那也是灭族的大罪。

万靳方微微一笑,“你不必吃惊,秋天祥手下的私兵都是我的家将。换句话说,他手下的兵将,都是我的人。”

这次就连肖根儿也跟着吃惊了,一国之主还需要豢养私兵吗?

万靳方起身道,“只不过这个秘密被古世奇发现了,不过他还不知道那些私兵是属于我的,所以只能委曲你们秋家了。他们明着被贬,其实都被我派去了各处星球聚拢私兵,无论我那几个子女如何闹法,边关不能乱,这就是我的底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