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拖拉机的问题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113字
  • 2015-04-17 22:07:54

刘秀继续说,“郭佳现在可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丝毫不比梅家那两姐妹差。求亲的人都快把她家门槛踩破了,可是她谁都不见,害得她爹娘几乎天天骂她。”

肖根儿微笑着说,“她不愿意嫁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刘秀神秘地一笑,“我也是猜的,因为有一次她说身子不舒服,我去给她看病的时候,她忽然向我问起了你。”,她站起身来说,“走吧,你不是要去看三宝娘吗,我带你去吧,说不准还能碰见她呢。”

肖根儿点了点头,两个人站起身来,刚一推开门,发现刘秀娘正站在门口,把两人吓了一跳。

“娘,你站这儿干啥呢?”刘秀嘟起嘴不悦地问道。

“啊?我啊……根儿啊,你们这是要出去啊?”刘秀娘及时转换了话题。

肖根儿暗自好笑,点了点头道,“是啊,我让秀姐带我去三宝家看看。”

刘秀娘忙不迭地说,“好好,去吧,秀儿啊,你快带他去吧!”

刘秀哭笑不得地瞪了她娘一眼,和肖根儿走了出去。

院子里,刘家良和刘大帅这父子俩已经把拖拉机又装了起来,正满头大汗地摇着扳把,看见肖根儿出来,这才停下来擦了一把汗。

肖根儿过来看了看,问道,“叔,啥毛病啊?”

刘家良露出一个憨厚的笑,“根儿啊,你不多呆会儿了?这东西怎么也摇不起来,不知道是咋办回事儿。”

刘大帅抹了抹脸上的汗水道,“根儿,你是大学生,懂得多,你给看看,到底咋回事儿啊,我和我爹鼓捣了一大半天了,也没找着是啥毛病。”

刘家良瞪着眼睛斥道,“你胡说啥呢?这么脏的活咋能麻烦根儿呢?”

肖根儿无所谓地说,“叔,没事儿的,我试试看。”,说着走过去接过刘家良手中的扳把,插在启动孔中,按住供油咀摇了起来。

对于这种手扶式的拖拉机,肖根儿在很小的时候就玩过。他对机械的兴趣远远超过其它人,而且也的确很有天赋。

拖拉机嘭嘭地蹦了几下又熄火了。他把供油管拔了出来,擦了擦管头,放在嘴里使劲吸了一下,把吸到嘴里的油吐出来,再把油管插回去,然后插上扳把又使劲摇了几下,拖拉机喷出几股黑烟,嘣嘣嘣地跳了起来,把围在旁边的刘家人看得目瞪口呆。

刘秀递给肖根儿一碗水,“根儿,漱漱口吧。”

肖根儿接过碗来喝了一大口,漱过口之后把碗交给刘秀,对刘家良说,“叔,就是输油管堵住了,你最好把油箱清一下,时间长了会有沉积物。”

“好好,我这就清,这就清。”刘家良满脸的皱纹都绽开了,“不愧是大学生啊,”他转身瞪着刘大帅喝道,“根儿比你还小一岁呢,你咋就不跟他学学啊?”

刘大帅小声嘀咕着,“根儿是什么人啊?那是天上掉下来的神童,我能和他比吗?”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肖根儿是被雷劈出来的,这虽然是一句玩笑话,可是还真有不少人相信,因为在这个孩子身上,有太多的神奇和不可琢磨之处。

肖根儿擦过了手,笑着说,“我要真是神童,就让咱们这些土里刨食的人不用干活,躺在炕上就能收粮食。”

几个人又大笑起来。

刘秀拉了拉肖根儿,“根儿,我们走吧,要是回去晚了,那梅老大敢打上我家里来。”

刘家良神情有些不自然,“行,根儿,你去吧。过两天再过来,叔跟你喝两杯。”

肖根儿应了声好,就和刘秀出了大门,向王三宝家走去。

看着两个人消失在拐角处,刘家良摇了摇头叹道,“是个好孩子,要是和咱家秀儿能成,还真是不错。”

刘大帅笑了起来,“爹,你也动心了?我可告诉你,惦记根儿的人不说一千也有八百,我姐啊,没戏。”

刘大帅还没笑完,就被他娘啪地打了一巴掌,“臭小子,胳膊肘往外拐啊?这事儿你得帮你姐,你和根儿从小不也玩得挺好的吗?多在根儿面前说说你姐的好处不就行了。”

刘大帅大嘴一撇道,“得了吧娘,根儿的性子我可太了解了,你越往前靠他越烦,他要是真对我姐有心思,隔千八百的里他都能飞过去。”

刘秀和肖根儿一路向王三宝家走去,她刻意和他保持着一小段距离,也不敢直视肖根儿的眼睛,心脏还时不时不争气地跳几下,这让她感觉非常不舒服,可是再看看眉头微皱的肖根儿,好象根本没有在意,顿时又有一些失落。

有些事情即使隔着一层纱,也还是不要捅破的好。

肖根儿还真没在意一向大大方方的刘秀忽然变得患得患失起来,他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和王三宝的点点滴滴。

十年了,王三宝为什么会把杀猪刀插进刘老光棍的肚子里,他一直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王三宝在逃跑前也只是慌慌张张地对他说了一句“根儿,我杀人了,以后我们可能再也见不着了,帮我照顾我爹!”,然后在一脸迷糊的肖根儿面前消失了。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大柳庄,也不知道三宝的父母现在怎么样了。

“根儿,别再往前走了,就是这间院子。”刘秀轻声把走过了头的肖根儿叫了回来。

还是一样的门,一样的墙,一样的院子。王三宝回家从来是不走门的,他带着比他小一头的肖根儿就在这堵墙上翻来翻去。肖根儿灵活的反应大多都是那时候打下的根基。

“这么多年了,一点变化也没有。”肖根儿静静地站在大门前,自言自语。

“能有什么变化呢?”刘秀轻声说,“帽儿山把果儿河一带的几十个小村子隔成了世外桃源,进去或是出来都不容易。”

肖根儿点了点头,正要推门进去,忽然隔壁传来一阵叫骂声,中间还夹杂着女子的哭泣。

肖根儿向那边望了望,刘秀皱了皱眉头说,“又是郭佳的爹娘在骂她了。前几天县里一个小头头来咱们这里考查湿地,看见了郭佳,就托人过来提亲,说是能办成城镇户口,还能安排工作。她爹和她娘都高兴得不得了,可是……”

刘秀的话还没说完,“嘭!”大力摔门声从那边传过来,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子捂着脸跑了出来,后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叫骂声,“跑,跑吧!有本事你就别回来,老娘养了你这么大,连你的主都作不了吗?”

那女子一手推开大门,跑了几步,忽然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的肖根儿和刘秀,顿时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

肖根儿看着那双直勾勾地望自己的凄美的大眼睛,眼前这个消瘦白晰的女子渐渐地和记忆中的胖乎乎的洋娃娃合在一起。

“佳佳!”他轻声叫出了她的名字。

郭佳身子晃了晃,刘秀忙跑过去扶住她,关心地问,“佳佳,你娘……”

郭佳哑着嗓子问道,“秀儿,我……我不是在做梦吗?”

刘秀看了看肖根儿,对他使了个眼色,肖根儿慢慢地走了过来。郭佳忽然躲到刘秀身后,脸色通红,把头扭到一边去不敢看走过来的人。

肖根儿忽然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苦笑着说,“佳佳,我……我现在看不见……”

郭佳闻言更是害羞,把头垂得更低,使劲摇了摇头。她比刘秀高了将近小半个头,拼命往刘秀身后躲的样子显得非常滑稽。

刘秀笑了笑,拉着郭佳在她耳边说,“佳佳,我们要去三宝家,你和我们一块儿过去吧。”,说完拉着郭佳推门进了王三宝家的大门。

“王大叔,王大婶,你们在家吗?”刘秀高声问。

“秀儿啊,在呢,我们都在呢。”三宝娘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亲热地招呼着,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肖根儿,神情一呆,愣住了。

肖根儿望着眼前这个当年风韵多姿的少妇,变成了两鬓斑白的半老徐娘,鼻子一酸,流下两行热泪,慢慢地走上前来,哽咽着叫了一声,“娘!”

三宝娘身子晃了晃,伸出手扶住门框,眼里也满是泪水,颤抖着声音说,“是根儿吗?”

肖根儿忽然扑到她怀里,紧紧地抱在一起。“娘,对不起,我……我一直没有……”

三宝娘紧紧地抱着这个当年比自己儿子叫娘还要亲热的孩子,仿佛抱在怀里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一般,泣不成声。

“娃儿,娘知道……娘都知道……娘不怪你!”三宝娘泪水一串串地落下。

“是……是根儿来了吗?”一个异常苍老的声音从里屋传来,三宝娘抹了一把眼泪说,“老头子,是,是根儿,咱们的儿子来看你了!”,边说边拉着肖根儿进了里屋。

屋子里有些阴暗,窗户上挂着一个大窗帘,挡住了所有阳光。一股酸腐的味道充满了整个房间。大炕上躺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支起干瘦的身子,努力着要坐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