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 秋雨剑侠传
  • 1片秋叶
  • 8977字
  • 2019-04-16 02:04:58

自贡城,位于巴蜀之南,因盛产食盐乃成为大唐王朝西南贸易重城之一,辖于剑南道成都府荣州郡。此地学贾客商往来频繁,经年如实,甚是兴盛。时至唐开元十二年,明皇君临,天下大治,吏治清廉而百姓安居,实已是五洲太平,如歌盛世。

今天正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比起平日更加热闹的自贡城中,越溪之旁此时缓步行走着一白衣男子,此人面容清癯,意态潇洒,双目淡淡而望隐有悠远之意,虽身在熙攘的人群之中,掩不住其卓然之气。每当有人打旁经过,均忍不住对他多瞧一眼,却又慌忙移开眼光,每个人心中似乎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对这个人,好像自己不配多看,亦或是不敢多看。

白衣人对这一切似乎毫无察觉,只是淡淡的走着,实际上他此刻确然无心在意别人看自己的眼神,心中念念所想的是自己即将要去见的一个人,一个年轻姑娘,一个叫文小月的年轻姑娘。一想到这个名字,白衣人禁不住心头一阵悸动,这种近来时不时浮出的陌生感觉让他自己也不由得有些诧异。回想自己走过的二十八载人生,虽出生富贵名门,但似乎从未体会过什么真正的快乐。即便孩童时,也异于寻常,毫不懂天真无虑为何物,反倒对旁人的表里不一,笑里藏刀一一察觉,幼时便看尽人心险恶。家人见自己终日毫无欢颜,反以为自己天生心智有疾,这种无处倾诉的痛苦却时时煎熬着心底。自己也曾寄情于各种书籍以求解心中之惑,奈何遍览经史集注,仍难解心头之苦。后来师父说这实乃是自己天性如此,心思敏锐远胜常人所致,外力无法开解,只能靠自己去参透。恰恰也正因为如此,师父认为自己天资正合本门武学之道,遂收己为徒。十几年的修习下来,武功虽已有成,奈何心头之困却愈加深沉,对旁人所思看的更透,举目皆是口是心非,人心叵测,以致看在眼中的人世愈加黯淡无色。想到余生如是,哪还有意义,惆怅难平,几次心底竟划过了结此生的念头,直到那一日路经桃香楼,遇到了小月。

还记得当时楼中欢歌不绝,也许是天意注定,自己不经意的抬头一望,眼光便再难移开,漫天飞雪只凝成了她怯怯身影。自己此生从未见过那般清澈如水的眼睛,不夹一丝污浊虚假。以致再不愿移动半步,只想静静的看着她,那一刻才恍然:“这不正是自己多年寻而不得的答案吗,也许亦是自己飘荡无根的终点吧。”

思绪正浓间,一阵心烦意乱袭来,白衣男子微微皱眉,想到此刻藏在自己怀中衣囊之物,不知为何终是感觉不妥,那是一本外表古拙的黄皮书册,封皮上写着‘空冥决’三字,乃是半年前一故人赠与自己保管,其中书写内容更非中原文字,似乎是西域文,以他于事物之觉,此书之中似乎有些说不清的东西,让他隐隐不安。心想也许今日为小月赎了身之后,要着手尽快处理此物。

桃香楼是自贡城中有名的风花之地,远近百里那都是有名的,这里终日门庭若市,红飞翠舞,无论往来客商还是当地富贾均喜畅聚于此。大门口此刻站着一个满面笑容的老女人,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挥舞着鲜红的手帕,正迎来送往着她的贵客们,大家都喊她赵嬷嬷,正是这桃香楼管事的老鸨。她刚刚引着一位公子入座,眉开眼笑间一转身,便险些被迎面而来的一壶开水烫到。赵嬷嬷哎呀一声尖叫,待得定下神瞅了清楚,原来是跑堂的夏大千,正提着一铜壶的滚水,傻愣愣的站在当间儿,望着自己,破口骂道:“你这蠢驴,笨手笨脚的,险些烫到老娘。”夏大千忙低头连声赔着不是,赵嬷嬷怒气稍平,一咧嘴道:“若不是你那舅舅何喜恳求,老娘才懒得管你,醒目着些。”说完一白眼,又去招呼客人了。待赵嬷嬷走远,夏大千抬起头,一脸的不服,恶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悄悄骂了声“老婊子”。

桃香楼大厅之中此刻人声鼎沸,宾客们满面春风,驾肩接迹,彼此互相行礼,打着招呼,好不热闹。厅中乐声缓缓奏起,一豆蔻女子抚琴而唱,只让人觉得曲调柔美,吐语如珠,很是好听。众客闻得曲声引人,大多人闭口不再谈笑,倒是愿意倒一杯美酒,闭目而赏。有心之人循着声音看去,不免摇头,略有遗憾,这曲调虽好,但那唱曲之人却双目平视,毫无神采,原来是个盲目之人。常来此处的熟客均知,这盲女名叫文小月,乃是桃香楼的一名歌伶,容貌虽然姣好,奈何有目疾而不能视物,看不到人,加之她身世悲苦,所以寻常也无人去打她念头。这文小月自幼不幸,许是因为眼盲之故,刚一出生便被遗弃,被好心的陈阿婆捡回,同其他两个孤儿大金和二银一同生活。奈何陈阿婆也是个孤苦老人,每日替人缝补赚些营生,一家四口度日甚是艰难。那时侯大金和二银总是蹲在桃香楼门对过的街边,偶有里面的姑娘要买个胭脂,小吃什么的,替人家来回跑个腿,还能赚几个钱。后来小月也跟着来,无奈目不视物,每次只能静静坐在小石墩上听着里面传出来的乐声,或许是她天生缺陷所致,反倒是对音律甚有天赋,久而久之,竟将所有曲目都记在心里。回到家中便唱上几句,大金,二银都表示小月姐唱的可比那楼里面的好听多了。可惜好景不长,五年之前,陈阿婆因年老体弱,得重病死去,姐弟三人悲戚恸哭了好几日。可伤心归伤心,日子还要过呀,小月想到大金二银年龄尚小,于是一咬牙将自己卖进桃香楼,说好卖艺不卖身。赵嬷嬷也认得她,知她身世可怜,加上一听她确实曲艺娴熟,腔调又好听,便收了她。在这桃香楼一唱就是五年,家中境况虽略有好转,奈何她只是唱曲,所得之钱甚是有限,加上后来又捡了三财四宝,时日又难。而多数客人均是为寻欢作乐而来,于声乐倒是不怎在意,只有那个当地小有声名的药商苏三爷就是喜欢听她这一声,每次来都点她唱曲,这不今日苏三爷请客来此喝花酒,又点了她的牌,而小月娓娓所唱的正是自己刚学会不久的《杏儿来》。

曲意正浓,这时脚步声响,赵嬷嬷从门外又引进来六七个汉子,个个孔武有力,看起来都是练家子。这几人一进大厅坐下,听见小月正在唱的曲子,其中一个汉子皱眉道:“这曲子腻腻歪歪好不心烦,给爷们换个清亮点的成不成。”此话一出,小月霎时住了口。另外几人也都起哄道:”二镖头说的有理,今儿个咱隆盛镖局得了财神爷的关照,刚走了趟大镖,把这堂子包了,只准唱爷几个想听的。”

苏三爷乍一听本是来气,正待站起喝骂,一听这些人的来历,便没敢再说,坐了回去。原来这隆盛镖局在蜀中一带名声很大,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甚至有时官府都要委托到他们保皇榜,寻常人哪敢惹他们。据说总镖头孟任桓一套‘翻天拳’甚是了得,出道十余年罕逢敌手,人称‘定关神龙’。

此时桃花楼宾客都甚是不满,均想这里又不是给你一家开的,这等嚣张,奈何却无人敢说什么。本来像这样的地方自然养着不少看门护场的打手保镖,赵嬷嬷此时却也不敢喊人,深知那帮家伙欺负普通人还可以耍耍威风,碰上隆盛镖局的好手还是别出来丢人显眼。赵嬷嬷好歹在这地方摸爬滚打了多年,也算见过大世面,她堆起笑容,连忙走过来道:“几位爷稍安,既然不愿听此曲,待我换人便是。”心想:”这些恶汉如此张狂,想来旁人也不会说什么。”哪知旁边忽然一人说道:“他妈的,总要讲个先来后到吧,俺们就想听这小曲儿,不许换。”说的是北方口音,众人吃了一惊,竟然还有敢挡横儿的,循着声音看去,原来是苏三爷酒桌传来,其中一人四十来岁,宽肩方脸,一身布衣陈旧不堪,正拿着一杯酒饮下,方才便是他说话。

连苏三爷都吓了一跳,忙劝道:“沈兄弟,算了,让他们一让吧,咱们还是涂个高兴便了。”说着心里直打鼓,这人叫沈庆,自己本也不熟悉,和其他几人都是受托从关外来此给自己送药材的脚夫,自己常年做生意的习惯,和各方都要打好关系,请他们来此处喝酒,谁想到这些外地人都是莽汉,不知轻重,竟敢得罪隆盛镖局,将自己也牵连进去了,心里好不后悔。

果然,那二镖头一拍桌子站起骂道:“哪来不开眼的龟儿子。”夸步上前,挥拳便打,沈庆左手酒杯依然放在嘴边,也不去看,右手顺着袭来的拳势从外向内一格,顺势按在二镖头的手背上下压,啪一声,这一下结结实实打在酒桌之上,这酒桌乃是大理石镶嵌黄木而成,只是晃了晃,却完好无损。二镖头啊的一声惨叫,只觉手臂痛麻,哪想到这个乡巴佬一般的莽汉竟会武功,这一下整只手臂都没了知觉。待要抽出手,却发觉被对方按在桌子上,丝毫动弹不得。忙又挥起另一拳打去,沈庆如法炮制,右手快速上翻,往来拳一挂,又拍在了桌上,压在先前那只手上。只把二镖头疼的满面通红,几欲晕去。沈庆看着他的窘样大笑道:“原来你是要打这桌子,不过我看你这力气太小,未必能赢啊。”同桌的几人也哈哈大笑。二镖头脸上一阵红一阵紫,奈何双手就好像被绑住一般,动不了丝毫。其余几个镖师此刻也都猛冲过来要救人,沈庆坐在椅子上也不起身,抬腿连踢,几下便将几个镖师踢翻在地。几人站起身,互相而望,不敢再上,狼狈逃了出去。二镖头又张口骂道:“龟儿。。。”沈庆手下使劲,二镖头只疼的几欲跪下,大声呻吟起来。

一旁苏三爷赔笑道:“沈兄弟,原来这么好的身手。可让我们开了眼界。”旁边一人道:“这算啥,俺几个在长白山采参的时候,见过沈大哥连老虎都打得翻。”苏三爷缩了缩脖子,扫了一眼一旁瘫倒的二镖头,赔笑道:“这隆盛镖局也算有些名声,沈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如将二镖头放了吧。”旁观众人也都符合道:“是呀是呀,英雄已经教训了他,放了吧。”沈庆一手按着二镖头,一手拿起酒壶仰头灌了下去道:“这种狗仗人势的东西就要教训教训,今儿个又不要他的狗命,你们急个啥。”众人一听不敢再说,感情这北方汉子也非善类。

远处一个声音慢道:“阁下还是放了他的好,免得待会儿不好收场。”众人目光转处,一个四十多岁,面皮白净的男子正自边酌边说。

沈庆冷笑一声道:“咋的?你要来帮他吗?”白面男子摇头道:“我和他又不认识,何必帮他,在下是帮你。待会儿隆盛镖局总镖头带大队人马到此,阁下恐怕想放人也没那么容易了。”沈庆满脸不屑,只是冷哼一声。那男子放下酒杯,一跃而出,站在厅中,慢悠悠拱手道:“还未请教英雄大名。”

沈庆吃了一惊,瞧此人这一下身法,显是武功不弱,正色道:“想不到在这自贡城还有阁下这样的高手。”

那人嘿嘿一笑,回道:“小可游千鹤,高手什么的可不敢当,平日只好声色犬马而已,全无和人争强之心,要是远远见到阁下,我定会远远躲开,因此江湖朋友送了个外号叫‘绕着走’。”众人轰然大笑,这游千鹤虽看着赖兮兮,但面容并不凶恶,再这么一说,顿时把气氛缓解了下来。游千鹤接着道:“看沈兄方才这一招‘下劈海’似乎是昆仑派的路子呀。”沈庆点点头道:“游兄好眼力。”

游千鹤见他不否认,暗忖:“难道是他?”正待继续问,却听身后糟乱起来,大批人涌进,转头道:“正主来了。”

进到厅中的足有三十多号人,领头的正是刚刚被沈庆打跑的几个镖师,指着这边喊道:“总镖头,就是这厮。”当前一个中年汉子冷冷的打量沈庆道:“阁下是谁,为何要和我隆盛镖局过不去?”

沈庆也不站起,右手还是按着二镖头的手腕,斜着眼道:“先给俺报个名再说?”那汉子还未说话,一旁的镖师已经接道:“你这龟儿找死,听好了,这是我隆盛镖局孟总镖头,江湖人称‘定关神龙’。”正是孟任桓到了。

沈庆又是一声冷哼,道:“定关神龙?好大的口气,却不知定的是哪个关?俺改日到想去拜访拜访。”孟任桓心中大怒,暗想这蜀中一带自己也算小有名气,自建了镖局后还未有人敢这般对己说话。也亏得他是老江湖,压着气沉声道:“阁下今日是专门来对付隆盛镖局的?亮字号吧。”

一旁的游千鹤哈哈一笑:“孟总镖头说笑了,这沈兄弟可是初到此地,怎可能来专门和你捣乱。”孟任桓一看说话之人,认了出来,正是此地常客,油嘴滑舌的游千鹤。这人是桃香楼赵嬷嬷的老相好,家传武功不弱,在蜀中武林也算有一号。拱手道:“原来游兄也在。此话怎讲?”游千鹤本就是被赵嬷嬷喊来给平事的,逐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赵嬷嬷也赶紧出来打圆场,一挥那香味熏人的手帕道:“是呀,总镖头,这可是个大误会呀。”她可不想这帮凶神恶煞在这里打起来,打坏了东西可找谁去陪。一旁的苏三爷也连忙道:“这几位兄弟只不过是来给我送药材,确实不是来找总镖头麻烦的。”

孟任桓指着一旁不敢稍动的文小月道:“这么说阁下是为这唱曲的打抱不平喽?”沈庆斜眼看了看,摇头道:“俺又不认识她,没兴趣报什么不平,就是看不过这狗仗人势的太嚣张,要教训教训他。”要知道这帮家伙毕竟是地头蛇,打不过自己,但是回头找这瞎眼的小姑娘可不是什么难事。

那边的孟任桓也暗舒了口气,只因身在江湖,心中最担心的就是仇家来找茬,因此来的路上心中一直朝这方面想,也怪几个报信的镖师没说清楚。一听只是几个没有势力的药农,胆气壮了起来,心想:“要是道上的人物,自要让着三分。对几个乡巴佬可不能失了隆盛镖局的脸面。”走上一步,一掌推在饭桌边缘,道:“放人吧。”这一推灌了大力,满拟着将对方按着二镖头的手震开,哪想到沈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半跪在地的二镖头又是一声狼嚎似的惨叫,本已痛不堪言的手臂被二人暗中较劲又压了一记。

二镖头这一惨叫,谁都看出其中奥妙,沈庆坐着不动,显然游刃有余。孟任桓没想到这土鳖一般的人竟这么厉害,这一下在众人前失了面子,脸色一沉,心下却忍不住嘀咕哪里来的硬手,难怪老二被治的动弹不得。再看二镖头跪地呻吟,心想还是先救人,如此太也难堪。手出如风,去抓沈庆的手腕。沈庆哈哈一笑,右手不缩反迎,斜拍而出,一下将手从对方的掌势中反出,变成将对方的手臂包裹起来,速度之快竟好像比先动手的孟任桓还早,看回收方位准备将孟任桓的手也按下,就如对付二镖头一样。孟任桓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手法竟如怪异,却又妙到毫巅,心知这一下若是被抓住,可就真丢大脸了,心念电转,一吸气,硬生生将手扯回。连退两步,再看沈庆,右手依然按着二镖头,气定神闲。二人适才这一比试,发生的电光火石,除游千鹤外,众人都没明白,只是看到大镖头跨前一步,一挥手又连退两步。

孟任桓脑中飞转,事已至此,自己先发难,难以了局。凭着自己五十二路翻天拳,未必拿不下这厮。不再多说,双拳如风般击出,直取对方双肩。沈庆依然坐着,左手一横,挡住来拳,身子不禁一晃,只觉得对方拳路沉稳,气势兼雄,叫了声‘好’,单手不攻,只是左右劈挡,挡开来拳。眼见孟任桓拳势愈快,心想:“这镖师倒有两下子,难怪敢这般强横。”

心念电闪间,对方又是连珠般轰出十几拳,沈庆哈哈一笑,松开二镖头的手臂,腿一使力,身子向后飞退,顺势将凳子踢了过去。孟任桓不避不让,单拳击出,只把迎面飞来的木凳打得稀巴烂,木屑四处乱飞,周围宾客纷纷躲避,再看二镖头此刻瘫软在地,早已昏死过去,只是两只手腕红肿了一圈,上面指印清晰。

一旁游千鹤连忙道:“二位且莫动手,有什么话好好说,这又何必呢。”沈庆早已摸清了姓孟的底细,决心要好好戳戳他的锐气,哈哈笑道:“好好说?行呀,俺来敬大镖头一杯茶,拿热水来。”早已躲得远远地赵嬷嬷闻言,对躲在更远的夏大千一努嘴。夏大千颤巍巍从炉子上提起刚烧开的大铜壶,战战兢兢走近道:“大。。大爷,热水来啦。”沈庆嘿嘿一笑,一伸手,却不是去握壶把,而是端在壶底上,众人都是啊的一声,心底倒抽一口气,看着丝丝热气冒出的铜壶,均想:“这家伙的手掌难道是铜铁不成,哪有不怕烫的?”懂行的人却知这是沈庆内功精强所致。

沈庆走前几步,将铜壶伸前道:“大镖头,请吧。”孟任桓见此情景心下早就怯了,知今日要糟,刚才自己看似打得猛烈,其实根本什么便宜都没捞到,对方内外兼修,尤其内功竟如此厉害,自己实难匹敌。这一着更是逼绝自己,若是去接,自然须得同他一般用手去碰壶身,若是不敢接那就不用说了,以后隆盛镖局也别想再抬起头。只怪自己小心了一辈子,一次鲁莽就前功尽毁。想到镖局的招牌难保,心头一热,丹田提口气,伸手也按在铜壶之上,众人又是一阵惊呼。

沈庆没想到对方竟然敢接,点点头,道:“好,大镖头,请喝茶吧。”只见铜壶缓缓而动,压向孟任桓,而孟任桓额头见汗,满面通红,难以说出一个字,也不知是被压的还是被烫的。手下一众镖师此时也是目瞪口呆,无人敢上前帮忙。游千鹤眼见此景,知道再不阻止,孟任桓要出大丑,只怕今日就难以善了了。抱拳道:“沈兄弟,江湖行事讲究留人一线,今日便看在小可面上停手如何。”

沈庆点头道:“说得好,可不知若是大镖头强过我的话,这大名鼎鼎的隆盛镖局对我们这几个外地人会不会也留一线。”只把游千鹤说的哑口无言,只听他又道:“看来还是要请大镖头喝完这杯茶,他才能原谅俺吧。”说完嘿嘿冷笑,手上的力道却毫不松懈。孟任桓直觉眼前金花乱冒,手掌处剧痛钻心,几欲倒下,心里好不后悔,今日出门走背运,没想到竟遇到如此高手,适才若是好声说几句又岂会如此。

游千鹤眼见孟任桓不支,心想姓孟的毕竟是此地的强势之人,须要保他一保,往后对己也有好处。想及此,说了声:“得罪了。”以衣袖裹手,猛挥而出,直打铜壶。沈庆没留神这人一直善面善语,哪想到他会突然出手,只听一声炸响,大铜壶不堪重压,竟然爆裂飞出,滚烫的热水泼洒而下,旁观众人早已躲开,孟任桓如释重负,手掌早已剧痛如裂,险些坐倒在地,只能背倚墙壁站立。忽闻旁有女子尖叫出声,原来发现文小月正坐在当间,因目不见物而对周身状况毫无察觉,眼看就要被泼到。游千鹤暗叫糟糕,他想自己功力和孟任桓只在伯仲之间,尚不及沈庆,现在这二人僵在此处,自己若不尽功,怕是难以拆解。因此上这一下用了全力,控制不住水的去向,沈庆亦是鞭长莫及,只想到:“如此滚水加身,只怕这盲女不死也是毁容。”赵嬷嬷已经用手帕挡住了眼睛,不忍再看。

电光火石间,伴随着惊呼声,怪异之极的一幕出现了,武功高强如沈庆,孟任桓,游千鹤等看到那空中飞洒而出的热水似乎慢了下来,又好像没有慢,其速之差微乎其微,三人恍惚间都道自己双眼出了问题。再看原本水上腾腾的热气消失了,就像瞬间被晾凉了。而继续落下的过程中,那一泼水好似有生命般震动着,从最粗的水珠开始,渐渐变细,变瘦,然后变成水丝,最终消失。这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远处的男男女女,虽未看清其中细腻之处,却也都傻了眼。因为方才那一壶热水此刻变得无影无踪。而场中焦点的文小月依然怯怯的坐在那里,一动未动,看似对周遭发生的一切都毫无反应,只是因为四周突然安静下来而奇怪的转了转头。

沈庆三人脑海中同时想到的是:“原来这盲女竟是深藏不露,内功之深竟到了隔空化水如此骇人的地步。难怪我等在此打了半天,她却始终稳如泰山坐在原地。”说来好笑,只因方才一幕太过震惊,这三个老江湖竟没想过,小月眼盲,平日自己慢慢摸索或有人指点,又或大金二银来领,可慢慢走回,刚才一阵喧乱,即便要走也不知往那里去,因此虽听得全程打斗吵闹,却始终没动地方。

而沈庆三人方才念头一过便即知道自己想的不对,只因他们看到了真正的原因。一个男子不知何时出现,此刻静静的站在文小月身旁,此人一身白色长袍,腰束黄带,长发披肩,下颌留微须,虽面无表情,却难掩俊逸不凡之气。

沈庆几人为他气势所夺,都呆站原地,不知如何。倒是赵嬷嬷方才以巾遮眼,过了良久也没听到惨叫,小心翼翼看去,也不知发生了什么,眼光滴溜溜一扫,欣喜除了一张木椅,居然没打坏什么东西,再看厅中众人一动不动,显然情况仍是紧张,只是多了一人,细看之下,那是又要打心里乐出来,原来是那个王公子不知什么时候来了,此人似乎前几日刚到自贡城,可是自己的大财神,有钱极了。赵嬷嬷也顾不上其他人,赶忙迎上前笑道:“王公子福驾光临,可给咱桃香楼都带了彩气儿。”

王公子淡淡点头,问道:”赵嬷嬷好,小月可有约。”他一开口,倒把文小月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要行礼,却被王公子制止,心想也许刚才太吵闹,竟不知他何时来到身边。她自然也绝想不到,若是他来晚一点,自己刚刚已糟灭顶之祸。王公子挨着小月坐下,神色如常,对方才之事似乎毫不知情。

那边沈庆率先反应过来,转头对孟任桓道:“孟大镖头,你敢接俺的茶水,也算个硬汉,今日之事便结了吧。”孟任桓满头是汗,强忍着手上剧痛,想要说个场面话,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经此一事,镖局的名声算完了,低声让旁的镖师抬着二镖头,快步离开了桃香楼。待隆盛镖局大队人马一撤,厅中宾客顿时又喧闹起来,把酒欢歌,让人觉得不久之前的事似乎根本没发生过。

游千鹤端起酒壶走近道:“沈兄好本事,在下敬你这口。”沈庆哈哈道:“酒是要喝的,但是本事可不算好呀。”二人心有同感,都忍不住朝那个此刻背对二人坐在文小月对面的王公子看去。

此时的文小月胸中欢畅,每当和这个独特的新朋友畅聊,都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多日前,桃香楼来了一位新客人,此人温文儒雅,神采俊逸,一望便知是饱读诗书的高士。奇特的是他每次来桃香楼只要文小月相配,若是小月被点牌唱曲,他便静坐等候。

后来小月得知他叫王遗风,别人都管他叫王公子。每次两人一聊起来便似乎有说不完的话。王公子见识广博,所知所懂之事甚多,各种杂闻轶事,野史传说不绝于口。而自己却只能道些从小到大的生活之事,但也知道他听得认真。却不知每当此时,王遗风多是静静的看着她的双眼,其中的清澈明亮,使他心底多年的困扰涤荡无踪。

今天是中秋佳节,二人畅聊了半日,在回家的路上,文小月似乎连脚步也轻快了许多,只是觉得心中欢畅,却说不清为何高兴。王遗风站在远处,看着她的背影,见到孩子们打开门迎接她,心里也是满满的,也许这就是别人所说的幸福感吧。刚才已经为她赎了身,待明日相约见面时再告诉她,算是个惊喜吧,自己喜欢她开心笑的样子。

看着王遗风离开,夏大千转出巷子口,又探头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心中怦怦只跳,想:“真想不到这么有钱的主竟然会看上个瞎眼的女人。刚才姓王的给赵嬷嬷好大的一张银票,足有两千两。给了瞎眼的小月多少张,那就可想而知了。”他伸手摸了摸腰里的斧子,想到自己就要发达,忍不住兴奋起来。自问从小就是打架堆里混出来的,对手强弱一看便知,那王公子看着文弱,每次走近他,自己全身的汗毛都能竖起来,但对付瞎眼的小月还是没问题的。抬头看了看高挂夜空的圆月,夏大千用布把脸一蒙,走上前去,拍了拍门。门里传来声音:“是王公子吗?”是文小月的声音。夏大千忍不住紧张起来,心里不停念叨:“冷静下来,手要稳,干大事可不能这么没出息。”听得门闩拉开的声音,文小月欢喜而又羞涩的面容出现在门后,夏大千高高举起了闪着寒光的利斧,挥砍而下。。。。

唐开元十二年,八月十六,没人说得清那天发生了什么,知情人都已死去,只知道自贡城内无一活口。就连多年后隐元会也只是推测,应是王遗风惊见惨事,无法承受,心中郁结难宣,一怒屠城,斩杀城中七万余人,后血踪千里,托身恶人谷,往后十数年间更是震动天下武林。而曾经繁华的自贡城从此不见人迹,沦为大唐鬼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