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四》 一剑绝凌为君舞,乱世红颜碎

  • 绝凌
  • 瑾蝶
  • 4138字
  • 2011-12-19 13:37:13

夜幕如墨,圆月如玉,十五月正圆。窗外树影摇曳,没想到,春天的晚上也会有这般寒意,楚嫣孤身伫立窗前,仍是一身白衣,纯白胜雪,长裙飘飞,风吹飘发群如舞。一如往常的绝美容颜,而今却凝着一层重重的冰冷,目中透出的阵阵杀意,让人惧惊。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柄剑,荧光耀环,寒气阵阵迸出,一看就知道绝非凡物,这便是绝凌。

菁环一身劲装,推门而进,看着她的背影,特别是看到她手中的绝凌时,虽有准备,可还是心中一颤,“姐姐,带上我,求你!”楚嫣并不回头看她,冷冷道:“休要扰事。”“我知道我不懂武,但我不会成为一个累赘,我只期望,在关键的时候,能为姐姐挡一剑,就算我用我的身体。”声音哽咽凄楚。

楚嫣心为之一动,回过身,轻道:“菁环,除了他,你是我在世上唯一的牵念的人,无论此行我是生是死,你都要好好的活下去,明天,我若未归,替我转告云公子,今生无缘,来世再续。”“姐姐……”她不能再言语,楚嫣手一出,快如闪电,封住了她的穴道。

轻轻拥住她,闭目轻语:“不要哭,菁环……”四目相对,尽是无比惜怜,随及看她袖舞翻飞,从窗外飞掠出去,美若天仙,快捷如电。月光淡影下,菁环两行泪水划过脸颊……

暗月门,江湖中有名的杀手组织,是专门为别人花钱消灾的,数十年来,已到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地步,无为其他,只因门中二十高手内阁,个个绝术怀身,特别是门主,更是卓越。

夜幕中,暗月门显得格外阴森恐怖,内部构地广阔,楚嫣全凭一张地图找到最佳入口,望那高墙轻身一纵,便翻墙入内。今日二十内阁均被遣出城,慕容啸云祭祖,刺杀,绝好时机。

祠殿内烛火通明,在那一列灵位前,背手负立一个白衣人,高挺俊朗,正是慕容啸云,他凝视着第一列的那位新灵,用沉痛的声音道:“爹,今天,又是您的忌日,五年了,这五年里,岁月沧桑。您一直看我那么重,你说暗月门交到我手上你死得也瞑目,可是……三年前,孩儿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误灭了司徒一家。”仿佛沉侵往事,脸上的表情尽是悔恨。

“当年,你不明的死,让我痛不欲生,我尽全力纠察,凶手的可以牵引,竟让我查到了司徒家,,怪当年我太过年轻气盛,一时冲动,居然被仇恨冲昏了头,灭了司徒家,上上下下几十口啊……爹……我犯了弥天大错!”他痛心疾首,“您一直教导暗月门的人要惩恶扬善,接的生意,都要以正义为本,孩儿自掌门以来,没有过其他过错,然而这件事却毁了暗月门的名声,爹……孩儿愧对于您。”紧紧闭上眼,眉宇间又怎是一句沉痛能表达。

算算时辰,心想该来的人是该到了。又想灵位道:“爹,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儿犯的错自会承担,一定还暗月门一个清誉。爹放心,所有的一切我均已打理好,还有上官玉华,那个真正的凶手,想必此时也已丧命了,您的仇,不会不报。”说罢,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再不言语。

银白的月光下,楚嫣在房顶上飞奔,白衣飘舞,绝凌寒烁。按地图,前方那间大宅便是暗月门的祠堂了,楚嫣收势一伏,探头看下面的情形。祠堂外只守着寥寥六七人。慕容啸云啊慕容啸云,你未免太大意了!手中绝凌一闪,纵身而下,那些个人只觉眼前白影飘过,紧接着脖子上一凉,根本未看清来人如何发招,便皆倒了下去。

祠堂里灯火通明,她抬望一眼,一掌劈开门,身如离弦之箭,绝凌直向慕容啸云,凭一个武人的直觉,他感觉到了来人力量的强弱,手向旁边一伸,那柄插在木桩上的剑便被他吸了过去,握剑身转,硬硬的挡住了她这剑,四眸相对,他看到了她眼里的一腔怨恨,而她,却惊讶于他眼中的平静。双剑交锋不动,“你不怕?”她先发问。

“为什么要怕?”他回答的平静自如,“行走江湖数载,一颗头早已提在手上了,生死何惧?”她吸了一口气,道:“知道我是谁吗?”“司徒心妍。”“你知道我会来?”她柳眉微皱。“当然。”语气依然平淡。

“那为何还要遣走二十高手内阁,你就那么有把握能胜过我?”她有太多不解,凝视他那双眼眸时,竟有种异样情愫,似乎……曾相识。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遣走他们,只为了让你放心进来。”莫不是中了什么埋伏,她警视四周,并无异样。又逼问他:“你是慕容啸云吗?说!”他唇边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除了慕容啸云,谁还敢站在这里独对夜风女侠。”

不错,她的江湖名号就是“夜风”。她冷笑:“既然如此,那一切尽在不言中,你!受死吧!”话毕,绝凌剑锋一转,如一道闪电,霍然向他。他只是手握一柄普通的剑,却能与绝凌抗衡,足可见他武功之高,不容轻视。

双剑缠敌中,劲气阵阵迸出,剑起如惊鸿,剑落若蛟龙潜水,两人在剑光中上下翻转,白影叠映。忽然,她击出雄厚一掌,与他力冲,两人立时向后飞落几丈才停下身。她怒颜:“你为何只防不攻?你到底有什么阴谋?”他将目光别向他处:“我不会杀你。”“哼!”她冷笑,“司徒家上上下下几十口皆亡你手,又何必差我一个?”此话如一把利剑,直刺痛他的心。

“对不起。”他忍耐不住脸上的痛苦,“当年我太过年轻气盛,父亲不明的死及凶手的刻意嫁祸,是冲动蒙蔽了我的双眼……如今……悔不当初,事实也无力挽回。”她惊讶于他的话。他却扔了剑,侧身闭上眼,平静的说:”你……动手吧。”“这可是你自找的!”她把剑一横,绝凌瞬间到了他的颈脖,不知为何她的剑下不去手。

望着他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她不禁再次发问:“你真的是慕容啸云吗?不会是他买来的替身吧?”她不想错杀他人。慕容啸云睁开眼睛,看向她,苦笑一下:“司徒心妍,你可知道?我……爱你。”她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他伸手向脸部,“刷”得撕下一张面皮,展出的容貌俊美不已,竟是那个令她朝思暮想的云啸!

她的剑倾然垂下,如受了雷击般木然,红唇轻颤:“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骗我?”他好想伸出手去扶住她欲摇坠的身子,可是他不敢。她大笑起来,笑得那般凄然,那般能令他心碎,她像在跟自己说:“我早该想到的,我早该想到的!不,事实上,我已经想到过,云啸?啸云?哈哈,早就猜想这之间会有联系,只是我骗自己的心,我安慰它这是不可能的,天不会如此残忍。可是为什么……你到底要伤我多深才肯罢休?”

他抚着胸口,那颗心,很痛,因为她在痛,所以他更痛。“心妍,我知道,我不该去靠近你的,我应该在这里静等着你前来复仇,可是心妍,自那一次看见你之后,你一曲《风云颂》震撼了我,你眼底那抹绝哀就让我毫无防备得把你装进了心里,我管不住自己的心不去找你,对不起,心妍。”他皱着眉,痛苦的神情浮在脸上。

她沉静片刻,抬眸,两行泪无声的划过脸颊,淡淡开口:“天意欲捉弄人,慕容啸云,你可知道,我……非杀你不可。”虽极力掩饰悲痛,可她的声音依然凄楚无比。他缓缓呼了口气,道:“我知道,能不能,在我死之前,为我跳一支舞,让我记着你的美生死不忘,因为白纱裙的你,犹若仙子。”“知道吗?是这些年来,我一直只穿白色的衣裙,因为我要为司徒家几十口亡灵服孝。”

他沉痛的说:“我明白,心妍,一切都是我自作孽,不可活,你满足我这最后的心愿,可以么?”她笑着点点头,却不知道,这笑,衬得她眼里的那抹伤痛更教人心疼。他释然一笑,纵身而起,落在侧墙的桌前坐下,桌上摆着一把古色香琴,看来他一切都想好了,已做了必死的准备。

他手腕一起,指尖如云,拨动出一串优雅的乐符。她会意一笑,决定给他一段剑舞。绝凌划出一道道弧,荧光闪烁,一个绝美的人儿,一袭胜雪的白裙,一头飘逸的青丝,一把青锋长剑。仿佛在一片白花丛中毫无忌惮的舞出了一片金戈铁马,那般有气势,却又尽带娇柔,纷飞的剑光中更加尽现了她的美,而她如怨如诉的表情,却为剑舞添了几分悲壮。

他的曲似乎随意而弹,却又那般娴熟,更出意境,琴技似乎不在她之下。望着她绝美的容颜和身姿,他深深地沉醉,多么想,多么想,能静静地去抱着她,永不放手,一直到此生尽头。想静静地看着她,想紧紧地抱着她,想用自己的心去呵护她一生。然而,这一切都已不可能,只因他当年一个荒谬的错误,必须付出这惨痛的代价。

随着他音乐的轻灵悠然到高荡起伏,她配合得天衣无缝,仿佛又站在“逍遥居”的阁台上起舞,只是,今天,只为他舞!琴音近尾声,狂娟的身影忽化清泉般,缓缓舞动,舞出一片惊心动魄的惊艳,她知道一切已近终结。

剑锋陡然一转,飞身刺向他,衣发飘飞。他抿唇一笑,轻轻闭上眼,绝凌犹如一片冰雪,瞬时融入他的胸膛。一阵钻心之痛,他缓缓睁开眼眸,嘴角溢出了血红。目光从没入身体的绝凌一直向上到她的脸,两行清泪如断线之珠,滚滚而下。她紧咬着下唇,已出现一行鲜红。他缓缓抬头,颤抖着抚着她紧咬的唇,痛道:“别……别这样,我会……心疼。”

她闭紧眼,用力地甩甩头,猛的抽出了绝凌,一行鲜血喷出仿若一弥清虹,壮美得让人不忍睹视。他的脸上,仍是淡淡的笑意,“心妍,答应……我,好好的活……不要再…….再被仇恨……蒙住你的快乐……求求你……心妍……对不起……”用尽所有气力断断续续的说完,身向前倾倒,轰然倒在琴台上,荡起一铮长音。

她看着他,看着那一地鲜红,缓缓垂下绝凌,泪光如波,“对不起,云啸,杀家之仇非报不可,我也不能左右。可是,你知道么?刺进你的时候,我的心,也碎了。我爱你啊,真的很爱你,爱到恨不得变成你替你死,奈何天意弄人,你我仇怨结身,注定相爱不能相守……爱你,却只能封锁在心里。”

忽然,她脸上露出一个动人的笑,绝美的凄凉。绝凌抬起,闪过耀眼的荧光,她反手刺进了自己,全身猛地一颤,痛得彻骨,随及她拼力抽出了绝凌,向后一掷,划过的弧线美得教人心碎,落在地上清脆的一声响。绝凌落地的时候,她也倒下了……

口中的鲜血顺着下巴流得壮美,她用尽所有的力量向他爬去,身后是一行鲜红的血迹,终于爬到了他身边,伸出颤抖的手去抚摸他的脸,带血的嘴角露出一个凄美的笑:“云啸,我们说好的,要永远在一起,现在好了,没有人……再能把我们分开,独活,我做不到……这一刻……我终于……可以放下所有的恨…….好好的,好好地……爱你……”

慕容云啸的睫毛颤动了一下,迷蒙中睁开眼睛,看着身边的她,终于,两行泪水溢出眼眶,傻心妍,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要好好活着的啊!他想说,可已无力开口。她对他轻轻一笑,用尽最后的力气握住了他的手,如负释重的笑,凄美的笑。

看她闭上那双妙目时,他知道,这是永别,不过他们死在一起!泪眼中,仿佛又看到在台上素手弹纤的的她,一身白衣翻飞的她,那么美,那么美!心妍,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好好地爱你,好好地爱你,好好的保护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