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三》 一片冰清天地证,为伊甘自焚

  • 绝凌
  • 瑾蝶
  • 2490字
  • 2011-12-17 11:56:57

清风拂面柳条飞,几荡客船春媚好。

楚嫣端倪窗前,饶有兴致的赏着窗外景。脸上的温柔与昨晚的冰情完全不同。菁环为她倒了一盆清水放在旁边,然后,开始为她梳妆,看着她不自觉扬起的笑,似乎漫不经心的问:“姐姐,你对他,动心了吧?”“谁?”“云啸公子。”楚嫣不语。

菁环接道:“云公子体态仪举皆不凡,看得出他对姐姐有意,难道姐姐…….”“菁环!你多想了。”她的脸上浮出一丝冷漠。“姐姐!”菁环眼神凝重得看着她,“难道心里还放不下那个人吗?”菁环很了解她,因为是她从小的丫环,也是司徒家除她之外唯一逃出的一个。她们一起经历生死、风风雨雨。她们没有血缘,但姐妹情却浓过血缘,菁环不懂武,但她懂楚嫣的心,在这个世上,楚嫣真正能信的,莫过于她。

楚嫣笑了,笑得好不凄然:“他?他在我心中轻如浮介,只惜当初没有快一步杀了他,却是让他逃了。”“既然如此,姐姐为何不接受云公子,是他不够好吗?”楚嫣的表情停滞了一下,道:“或许,我这一生,已经没有机会谈述这些了,三日之后,夜行暗月门,一切尽数皆会了断。”菁环手中的梳子差点松落,“这么快?”她点点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一起去。”“不行!”回绝得坚决。菁环叫道:“为什么?姐姐。”“你去,必死无疑,我没有能力保护你,所以不愿你冒险。”菁环还欲再说,她手一抬:“有人来了。”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有人敲门,柳姨的声音:“楚姑娘,起了么?”楚嫣已梳妆好,她站起身,菁环开门,进来的不只是柳姨,还有一个男子,翩翩有度,相貌俊秀,此人南宫尘,云城首富商人之长子。他向楚嫣行礼:“楚姑娘,在下倾慕姑娘已久,如今春光无限好,想邀姑娘与在下一同游湖赏景,还望姑娘赏脸。”楚嫣沉思片刻,看了看柳姨企盼的神情,淡然一笑:“既然公子亲自相邀,楚嫣又怎好回绝。”那南宫尘闻言,喜不胜言。

一座宽敞如阁台的华船,南宫尘早已备好了酒桌、席座,邀楚嫣入座,船向江心驶去,楚嫣悠悠啜了口清茶,一语不发的看着湖面春景。而南宫尘则一瞬不息的看着她,如此佳人,更胜过船外美景。楚嫣移步盈身至船外,站在船头,风吹仙袂飘飘举,南宫尘看得更痴了,也跟了出来。楚嫣忽然有感而发:“春雨纷菲花开日,秋风凄扫叶落时。”“好诗好意境,不过太凄凉了,不合这美景啊楚姑娘。”她淡淡一笑:“花再美终有谢,叶再繁终也落。花开花落,叶生叶尽,本是自然伦理,谁也无法倾左。人亦如此,终有魂归一日,不过是时间长短。”

没想到她把生死看得如此之淡,究竟她有过怎样悲凉的过景啊!忽然心生起一阵酸意,他合上折扇,认真的凝视她:“楚姑娘,在下不才,不知能否配上姑娘绝色,我很希望能把姑娘娶回府,一定好好疼爱你一生,保姑娘荣华一身。”岸上的茶馆里,云啸以千里音耳倾听他们的谈话,听到这里,他再也忍不住,腾身而起如天外飞仙,白衫翻飞至船上,落时无声,楚嫣心赞:好俊的轻功!南宫尘也惊叹不已。

而他径直走到楚嫣面前,凝视她美丽的眼,问:“楚姑娘,你贪念名利权贵吗?”楚嫣轻笑:“钱财?名利?还不若清茶一杯。”云啸欣慰的笑了,伸手向她:“南宫尘家中已娶三房,虽然给你一世荣华,但他的爱是不完整的。若你选择我,我发誓,生生世世唯爱你一人,直到这颗心不再跳动。”说着,左手抚着胸膛。楚嫣看着他伸来的手掌,觉得那样宽厚,给她一种坚定的安稳。她把手伸出去,让云啸一把握住,他英俊的面庞顿时欣喜若狂,一手揽住她的腰,飞身而起,翩如紫蝶,落至岸边。留下怔怔发愣的南宫尘。

云啸携她的手走上一座桥,站在桥上,看着湖光春色,品着习习微风。桥头两边的人都驻足观望,这两个人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配,可谓神仙眷侣。众人不得在桥上通过,因为云啸的手下很识趣的把守住桥头两边,云啸轻拉过她,将她揽在怀里,很轻很轻,怕一用力会把她揉碎。楚嫣也很轻很轻的靠在他怀中,不敢靠得过沉,怕会沉到他心里去。云啸舒缓开口:“你知道吗?你就像一株寒梅,临崖而生,迎寒而开,虽在人前尽展舒柔,可是你的那股寒意却是难以掩饰的,你那一幕哀怨绝望的眼神,无形中已占据了我整颗心,想为你做一切事,只愿换你倾城一笑。”

楚嫣抬头看他,目中泪光盈盈。自从家中变故以后,只余她孤身一人与菁环相依为命、受尽欺凌。江湖中,明争暗斗,恩怨是非,何曾有人如此关心过她啊!这就是爱吗?是真的爱吗?是否他也会,像那个人一样,在伤了她之后悄然离去?云啸一阵痛楚,凝视她的眼眸:“你不相信我吗?你要我怎么做才可以?你说,怎样都行!”她淡淡开口:“你不是说你不信感情吗?”“对啊,以前是不信,那是因为……我还没有遇见你,可是现在,我相信,在我面前的,是一份天长地久的爱,我发誓,我云啸会用整个生命去守护它。”

楚嫣终于笑了,笑得那么舒怀,云啸也觉得宽心好多。接着问:“你愿意嫁我为妻吗?你放心,我绝不会再让你过那种卖艺为生的日子,我会放下我的一切恩怨,反正我也倦了,只和你安稳的过一生,好吗?”楚嫣别开他的目光,黯然道:“可是,三日之后,我有一件要事要办,非去不可,云公子……”她抬眸认真的说,“倘若我有命尚存,我应诺你,三日之后,嫁你为妻。”

“你真的是个奇女子,就像一个谜,让我怎样都猜不透,莫非,你也卷入了江湖恩怨?”他担心不已。楚嫣道:“万事难解清,只有这一次,一切都要做个了断,你会等我,对吗?”“等!不管等到何时,我都会等,只为你楚嫣。”她嘤咛一声,靠进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默语道:“让我好好抱抱你,我怕,这一别会是诀别。”

云啸也紧紧地抱住她,怕一松手,就会永远失去她。“可以不去吗?为我留下。”她闭紧双眼,道:“非去不可。”他的心陡然振了下,道:“你都愿意把自己都交给我了,那么这件事,让我去帮你完成吧好吗?”她摇摇头:“有些事,谁也替不了的,这是我身负的使命,逃不掉,躲不了,我必须一个人去面对。”

他用痛楚的声音:“好,我不阻你,我会等着你,等着你嫁给我,不要让我的心死,你一定要好好的回来。”她含笑着点头,退一步,退出他的怀抱,“三日后若能再见,相信我,天涯愿与君相随。”他颤颤的松开手,看她的倩影逐渐消失眼际,心中呼道:心妍,我爱你……

岸边柳条枝荡,桃花纷舞,风起风落,粉红的花瓣飘落在她走过的路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