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 一曲风云诉离愁,绝貌倾君心

  • 绝凌
  • 瑾蝶
  • 2004字
  • 2011-12-14 23:00:40

【一曲红歌俏人泪,半胧轻纱半掩面。

素手弹纤倾城貌,恨绪离愁剑如冰。

曾经秋月难伴水,绝凌回眸笑红尘】。

薄胧轻纱,帘珠轻垂,床幔如牙,秀香溢房。

窗前,端坐一妙龄女子,着装素洁,贴体一身长白紧裙,外着白纱洁素清媚,青丝秀挽,垂泄如瀑,眉若青山,眼比秋水。肌白胜雪,咛唇点红。她凝望着窗外的景,她美,美得足以冠之倾国倾城,只是,那双美丽的眼睛里透出的神情太过冰冷,细望去,让人能浑身一震,面前摆着一把上绝古琴,不过,那把琴的独特之处是只有两根弦。

门轻叩响,一重妆华服的女人推门而进,女子闻声起身过来,转脸时,褪去了那份冰冷,换上一副娇顺柔美的笑。“柳姨,有事么?”女子开口,声音明丽。这里是云城最大的青楼“逍遥居”,柳姨是这里的老鸨,而她,楚嫣,是“逍遥居”的名魁,卖艺不卖身,以绝世容颜和弹得一手双弦琴闻名云城。

柳姨轻轻一笑,温和娇弱,“楚姑娘,还不是外面那些为你独技双弦琴慕名而来的人,想一睹姑娘风采,可否……”楚嫣纤手轻抬,道:“柳姨且先去,我梳妆一下,片刻下来。”柳姨应声偌偌离去。

大厅里人声鼎沸,皆是些成双成对的男男女女,男的是来这烟花之地找乐子的,而女的都是“逍遥居“的姑娘。中间是一个铺着红地毯的宽台,上有一红木桌,下亦配红木方凳。

宽台对上的二楼厅间,坐着一白衫男子,右侍一黄衣男子,白衫男子一把薄扇风度不凡,陪侍俯身轻问:“主上,今日为何来这烟花之地?莫不是在这有重要之人会面?“白衫男子轻柔一笑:”无他,只为想见识见识这名震云城的双弦琴艺。”

楚嫣怀抱那把古琴从楼上缓缓下来,莲步依依,面带笑颜,那张绝美的脸及妖娆的身姿震慑了在场所有人,除了楼上那白衫男子。她身后随着两个丫环,至台中轻盈席坐,红唇轻启声,如三月春风:“楚嫣今日为各位献上一曲《风云颂》。”

众人伸长了脖子盯着她那把确实只有两根弦的古琴,都屏住了呼吸欲听这旷世奇音。只见她皓腕轻舒,素手弹纤,一声吭长的长音,一出声就震动了所有人的心魄。随及,她纤指挑过两根琴弦,一串悦耳的天籁之音遥遥发出。先是轻灵如春风拂面,众人沉醉其中,包括那白衫男子,琴音慢慢的由轻灵开始变得的急快,有如一场风起云变,让众人的心也开始跳动加快,神情紧绷。

白衫男子听着这琴音,当真觉得是如泣如诉,仿佛是那女子在向他们讲述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在这琴音中,楚嫣也陷入了自己的过往,回想起那一幕刺痛她心的晚景:

暗月擎天,树影婆娑,司徒家悄静无声,司徒心妍,也就是楚嫣,怔怔闺房中歇息,忽听外面人声嘈杂,甚至还有惨叫声,她受惊而起。门突然被轰然撞开,是爹爹,他此时浑身是血,后面跟着表兄上官易,她看着爹爹司徒镇南身上的处处血口,顿时面无血色,司徒南镇拉住她的手,急道:“妍儿,快走,快逃走,暗月门的人找上门来了,爹已是自身难保,你快跟易儿从后山逃走,今夜司徒家怕是要遭灭门之灾,你一定要逃出,一定啊!”

司徒心妍呆呆的看着他,只有泪如泉涌,司徒南镇续道:“一定要逃出去,以后司徒家的血仇就靠你了,妍儿,血仇非报不可啊!否则你枉为司徒家之女……”司徒心妍颤抖着举起右手,恨道:“我,司徒心妍,有生之时,必报血仇,否则枉为人!”看女儿起誓,司徒南镇松然一笑,朝他们挥挥手:“去吧!易儿,交给你了。”

上官易拉起她就急速往外逃去,而司徒南镇则又冲进了血场,奔跑中,司徒心妍回头看到她亲爱的家人们一个个惨呼倒在血泊里,那些持刀的黑衣人发出的狞笑永定格在她心中。而出逃途中,上官易为护她不幸身死,她依司徒南镇之言,孤身寻到华山一代宗师韩云飞,苦求得拜师学武,苦练三年,终于从当年那个十五岁的深闺小姐变成了绝貌倾城、武功高深的楚嫣。此行,只为伺机复仇。

琴音跌宕起伏,自己也仿佛从那过去的场景中走了一遭,不知觉中,一滴清泪落在琴弦上,荡起如丝细雨。她抬眸,正对上白衫男子的眼,他心一怔,望进她那双深郁的眼眸,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双美丽的眼睛却充满了怒号的杀意,以及伤感嵌着那抹绝望。

他第一次心生起一种想保护一个人的意识,竟然想伸出手轻抚去她她脸上那滴清泪。楚嫣也注意到他了,这是一个男的一见的美男子,白衣如雪,一双狭长而透着星星寒光的凤目幽暗深邃,剑眉入鬟,五官俊挺,整张脸找不到一丝瑕疵,一个俊美如斯的男子。

但对眼仅仅一瞬,楚嫣就移开了眼,让他没来由的一阵失感。琴至尾音,忽见她手捏一根琴弦,猛然转身持力而放,一声剎响后回音久久不绝,仿佛一场风云争叱,最终风吹云散后的明丽景象。一曲毕,楚嫣缓缓起身恭腰一礼:“小女子不才,献丑了。”台下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四起如雷般的掌声,不断有人喝彩、高呼。而楚嫣淡然一笑,全不理会他们的要再弹一曲的急烈要求,盈盈回身上楼去。

白衫男子迎身站起,一边轻轻鼓掌一边赞道:“好琴艺,虽只有双弦,她却拿捏得五音齐全,轻灵时如流水,高潮时如雄狮战场,妙,绝!”随及向身边的侍从道:“你且候着,我要去见见这位姑娘。”“属下遵命!”话毕赶忙去相知柳姨,通容好一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