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其实就是帮厨

“啊,又是祥和的一天啊。”

雪鬼组中,户鬼冰一脸感慨的端着茶杯,看着窗外的雪景,显得十分悠闲自在。

诶?前文不是说户鬼冰已经成为了鲤伴的刀术老师了吗?怎么现在他一点都不忙的样子呢?鲤伴那孩子又跑哪儿去了呢?

“嗯,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户鬼冰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也差不多该到正午了,于是便放下茶杯,起身向厨房走去。

此刻雪鬼组的厨房可不止雪丽一个人呢,鲤伴赫然也正在其中,他正在给雪丽打着下手,各种奔跑不说,还有所有的刀功全是他负责。

“鲤伴,帮我把这个肉片一下。”雪丽指着一块煮熟的肉对鲤伴说道,

“嗨!”鲤伴连忙就跑了过去,然后抄起菜刀就开始熟练的片了起来,说起来,他也在这厨房里呆了几个星期了,这点活儿还是能做下来了。

“鲤伴……”

厨房里面不断的响起雪丽指挥鲤伴的声音,而此刻厨房外面还有一个小不点儿趴在厨房门上偷看着,那正是雪丽和户鬼冰两人的女儿冰丽。

“唔,怎么想都觉得是父亲找来帮厨的。”冰丽双手趴在门上,透过厨房门上的缝隙一边观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的忙碌,一边腹诽着自家老爹。

“我可没记得教过你偷偷摸摸的观察人啊,冰丽。”这个时候,户鬼冰出现在了她身边,并且出声把冰丽惊了一下。

“爸爸?!你怎么会在这里?”冰丽吓了一跳,还好没有惊叫出来,只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户鬼冰说道,

“不来这里怎么能看到我女儿会做出这么失礼的行为呢?”户鬼冰没有直接回答冰丽的问题,而是一脸揶揄的调笑着她。

“莫~~爸爸不要转移话题好不好?”冰丽才不会上户鬼冰的当,她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是她老爹转移话题的办法。

“嘛,只是过来看看某只小鲤鱼的厨艺怎么样了?现在看上去嘛,似乎是有点起色了。”户鬼冰也透过厨房门的缝隙看着鲤伴那娴熟的动作。

“切,还说人家呢,爸爸不也是失礼的在偷看吗?”冰丽没好气的看着户鬼冰说道,

“嘛嘛嘛,这种小事就不要计较了嘛,呵呵。”户鬼冰站直身体,看着自家女儿那生气的模样,不禁笑了出来。

“放在我身上就是失礼,爸爸自己做就是小事,这种区别对待也太严重了吧!”冰丽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人,虽然她很天然呆,但是天然呆不等于智商低好不好!

“安啦,别这么抱怨嘛,爱抱怨的孩子可不是乖孩子,待会儿让爸爸用美食补偿你好不好?”户鬼冰勾腰把冰丽抱了起来,一脸讨好的对女儿说道,

“爸爸……那是妈妈做的饭菜。”您还能再无耻一点吗?冰丽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户鬼冰,当然,有些话是不能说出来的,因为她是女儿,户鬼冰是爸爸。

“噢,是这样的啊,那你要爸爸怎么补偿你呢?”

似乎就是为了等这一句话,等户鬼冰说出这句话后,冰丽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然后对户鬼冰说道:“我要爸爸晚上陪我睡觉,给我讲故事。爸爸,你有好久都没有给我讲故事了!!”

冰丽义正言辞的看着户鬼冰审判道,可惜脸皮比城墙还厚的户鬼冰根本没有羞耻的感觉,反而很正常的说道:“这可不能怪爸爸啊,不是冰丽自己说的吗?‘我是大人了,不能做孩子气的事情’,睡觉前一定要听故事也是孩子气的事情噢。”

“啊!!爸爸你不许学人家说话!!”冰丽见户鬼冰扭扭捏捏的学自己说话,顿时脸上红得像番茄一样,害羞的在户鬼冰怀里扭打着,不依不饶的样子让户鬼冰哈哈大笑。

“我不管啦!反正爸爸今天一定要给我讲故事,否则我才不会原谅爸爸!!”冰丽最后耍无赖的下了最后通牒。自己的宝贝女儿都这么说了,户鬼冰还能说什么呢?当然是举白旗投降咯,再说了,向自己的女儿投降又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

饭桌上,户鬼冰一家人还有以学徒身份暂居在这里的鲤伴正慢悠悠的吃着饭菜,没有活泼的热闹,也没有各种交谈,大家都很安静的吃着饭菜,因为户鬼冰一直教育自己的女儿,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这是最为一个淑女应该有的礼节。

至于鲤伴嘛,户鬼冰倒没有多作要求,毕竟他是个男孩子,最关键的是,他是滑头鬼啊!是那个老流氓的儿子,所以户鬼冰并没有对他有硬性规定。

只不过,鲤伴的情商实在是太高了,这家伙简直是聪明绝顶,他居然在这个年纪就能考虑到如果他和冰丽区别对待的话,会影响两个人的交情,所以他也克制了自己,只要是在和户鬼冰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就不说话的。

有时候户鬼冰也会感叹,这个小家伙或许真的能继承自己的全部刀术,至于冰丽……想起自己女儿那个天然呆的模样,估计大概也许应该是不可能了吧……

吃完了饭,雪丽和冰丽收拾了东西去洗碗,只留下了户鬼冰和等待今天评价的鲤伴。

“蔬菜的刀功已经很不错了,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就算是我,大概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户鬼冰率先开口说道,只不过,鲤伴并没有因为户鬼冰的这点夸奖就沾沾自喜,他一直保持着最开始的谦逊的态度听着户鬼冰的评价。

而正因为他的这份态度,所以户鬼冰一直对他都青睐有加,认为他是个可造之材。

“只不过,肉食的处理还有不少瑕疵,改切的地方没有切到,不该切的地方你却将它切断了,并没有做到庖丁解牛的那种程度,你还有得学噢。”户鬼冰大为感慨的说道,他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给鲤伴讲过庖丁解牛的故事,所以鲤伴能够理解自己说的是什么意思。

“十分抱歉,冰叔叔,我现在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不过我会用心去感受那种触感的。”鲤伴也没有任何沮丧,正如他所说,他已经发挥到了他现在所能达到的极致,要达到户鬼冰说的那种程度,是需要时间的。

而事实上,他能够在短短几个星期之内就坐到现在的程度,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用户鬼冰的话来说,他有用刀的天赋,剩下的,就是靠他自己去领悟了。

而户鬼冰也打算,等到鲤伴达到了那种程度之后,他才会真正教他开始刀术。

“不要太心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一切顺其自然,不要让焦躁打破你的平常心,保持一个平和的态度,那样你的进步会快很多。”户鬼冰当年雪化的时候就是因为杂念太多,太焦躁,所以才久久不能雪化突破,要不是后来过生日的时候,心态回归年幼时的状态,他恐怕一直到现在都无法突破。

作为鲤伴的师父,户鬼冰自然是不想让他走上自己曾走过的错路。

不过,户鬼冰显然是太在意鲤伴了,这个小家伙天生就有种温和的性格,凡事不骄不躁,完全就不像是个小孩子。更重要的是,鲤伴此刻还小,学习刀术起码要十年左右的时间,在他性格的形成培养时期都在户鬼冰这里度过,鲤伴的情商和他的性格再加上户鬼冰的教育环境,恐怕鲤伴会被户鬼冰培养成一个贵公子啊……

不知道老流氓那以流氓为荣的性格在知道了自己的儿子不仅没有成为一个流氓,反而被培养成了一个贵公子,他会是一个怎样的想法。

千佳肯定是很愿意啦,唔,也对啊,千佳很愿意的话,就不用在意老流氓那个家伙的态度了,毕竟他跟自己是一样的嘛。

想到这里,户鬼冰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丝毫没有觉得妻管严是个什么羞耻的事情,看来,他跟滑瓢成为好朋友不无道理,至少两个人的脸皮都很厚……

鲤伴看着自家师父忽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他瞬间鸡皮疙瘩起了全身,打了个寒战之后,他连忙对户鬼冰说道:“冰叔叔,我先去砍柴了。”

“噢,去吧去吧。”户鬼冰不在意的挥挥手,鲤伴这么听话懂事,他又怎么会阻止呢。

鲤伴赶紧如蒙大赦一般飞也般的跑了出去,在转身那一刻,他就觉得自己的背后凉凉的,准确的说,是屁股……

PS:晚上要去夫人家见丈母娘,所以两章一起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