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我一点也不想当老师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蜷缩在家里烤着炉火,喝着热茶实在是种享受。但是,对于某些精力旺盛的小孩子来说,他们可是闲不住的。

“嘿!嘿!哈!”

一个长相俊朗的小男孩正挥舞着自己手中的木刀,不难看出他正在锻炼自己的武艺。不过他那小胳膊小腿的样子,让人看了倒是忍俊不禁,平添了一丝可爱啊。

“如果刀是你那么挥的话,那么战斗就真的是一场游戏了。”

户鬼冰一家三口出现在了滑瓢的大宅子中,那么这个小男孩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冰叔叔!”鲤伴没有显得特别兴奋,虽然很开心,却也没有跳脱到直接丢下手中的东西就扑过去。

“鲤伴你挥得可没有我爸爸挥得好噢。”冰丽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说道,鲤伴也不生气,只是温和的笑道:“那是当然的啊,冰叔叔的强大又怎么会是我能够比拟的呢?”

“别瞎说,鲤伴要是足够努力,超越小冰是迟早的事情。”雪丽笑着抚摸着鲤伴的头发,鼓励着他说道,户鬼冰听后也只是微微一笑,一点也不在乎。

“不可能不可能,鲤伴是不可能超过爸爸的。”户鬼冰还没有说什么,冰丽就率先挥舞着小拳头肯定的说道。

鲤伴温和的笑了笑,只是看着户鬼冰的眼神中,丝毫没有减少对他的崇拜。

“小冰,雪丽,你们来了不跟我这个主人打招呼还真是我行我素啊。”

这时,滑瓢携着千佳走了出来,千佳招呼着鲤伴,鲤伴便一下子跑了过去,依偎在千佳的身边。

户鬼冰仔细打量着滑瓢,这家伙没有被羽衣狐掏了内脏,所以样貌还是没有什么变化,最多就是更加成熟了而已。

见户鬼冰上下打量着自己,滑瓢不禁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着说道:“难道是我最近又变帅了吗?小冰你还真有眼光!哈哈。”

众人都是满头黑线的看着他,包括他的儿子鲤伴,冰丽则越来越觉得这个大叔脸皮厚了。

两个大男人在那里畅谈着好久不见的感慨,而两个女人则非常熟悉的聊了起来。

“好久不见,你越来越成熟了,千佳。”雪丽拉着冰丽的手走到了千佳面前,身为人母的千佳也越来越美丽大方了,这或许就是人妻的魅力吧,在这一点上,雪丽也是不输于她的啊。

“呵呵,不成熟还怎么带这个调皮的小鲤鱼啊。”千佳妩媚的笑了笑,然后宠溺的捏了捏身边鲤伴的小鼻子,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

冰丽见鲤伴被他母亲给欺负,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不过因为有大人在身边,她还是笑得很低调。尽管是这样,却还是被当事人鲤伴给看见,鲤伴无辜的苦笑了一下,冰丽还真是连一点机会都不放过啊,只要发现有嘲笑他的机会……

这时,雪丽忽然发现本来还在勾肩搭背聊天的两个家伙忽然不见了,出于对户鬼冰还有滑瓢的了解,雪丽不难想象这两个家伙跑哪儿去了。

“千佳,平时也没有怎么见到你,我们详聊一下怎么样?”雪丽提议着说道,完全不提刚才那两个人。

千佳自然是愿意的,不过嘛,现在身边可还有个拖油瓶呢。

雪丽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于是笑着把冰丽拉到了面前,对她说道:“冰丽,你带着鲤伴出去玩好不好?”

“好啊!”

早就想自己去玩的冰丽一口应了下来,然后一副大姐头的样子对鲤伴招手道:“鲤伴!我们去玩吧。”

鲤伴点头笑了笑,然后跟千佳告辞了一声,便和冰丽出去玩了。

“哎呀!”

还没有走出几步,就传来了冰丽的痛呼声,雪丽和千佳齐齐看去,原来是冰丽这孩子又一次踩到了自己的裙摆,然后跌倒在了地上。鲤伴可没有户鬼冰眼疾手快的本事,自然是无可避免的让冰丽和大地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雪丽无奈的看着自家女儿,这似乎都是每天必然发生的事情的。

千佳则有些吃惊的看着冰丽,转头对雪丽说道:“这孩子也太天然了吧?”

“正如你所看到的,我家这个女儿也很伤脑筋呢。”雪丽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天知道自己这么聪明,户鬼冰也那么激灵,怎么会生下一个这么天然呆的女儿。

两个长辈都没有紧张得过去扶冰丽,因为已经有人扶起了冰丽,这个人就是冰丽身边的鲤伴了。

“冰丽,你没事吧?”鲤伴把冰丽扶了起来,看着冰丽双手捂着额头,双眼包着泪水的样子,不由得关心的问道,

“唔,好疼!”冰丽呜咽的说道,眼看泪水就要出来。

“不行啊,冰丽,你可不能哭啊。”鲤伴见冰丽就要哭出来,不由得开口说道,只是他的劝慰方式却不是一味的让冰丽不哭,而是有些技巧的。

“在我心里,冰丽可是一个十分坚强的女生啊,所以,冰丽怎么可以哭呢?”鲤伴看着冰丽认真的说道,

冰丽听后,不由得看着鲤伴,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真的?你真的觉得我很坚强?”

鲤伴用十分真诚的眼神看着冰丽,用力的点了点头。鲤伴的回答给了冰丽勇气,慢慢的,她也觉得额头上似乎也不那么疼了。

雪丽和千佳看着连个小孩子的互动,雪丽不禁笑道:“嘛,总的来说,小鲤鱼是要比我家女儿成熟得多呢。”

“还差得远呢,小鲤鱼。”千佳却摇了摇头,看着两个孩子蹦蹦跳跳的背影,笑得很是温和。

“啊,说起来,滑瓢和小冰呢?他们俩跑哪儿去了?”这个时候,千佳才发现自家男人和某位小朋友已经消失了好久了啊。

雪丽满脸不在乎的向前走道:“别怪他们了,到了饭点他们自然会出来的,我们还是先聊聊天比较好。”

随意的样子,就好像这里是自己家一样,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滑瓢在大宅中给他们留了一个房间,不管他们是否在这里居住,滑瓢都会派人每天去打扫一遍。

至于被各自的夫人所抛弃的两个人在什么地方呢?

“这么多年来你居无定所的到处跑,害得我这边完全没有进展啊。”滑瓢和户鬼冰两人蹲坐在花开院家的厨房里的横梁上,一人手里拿着一盘糕点,完全无视的了下面正在忙碌的厨师,好像两人就跟透明的一样。

“你没有进展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我不在你就搞不定了?”

户鬼冰一点节操也没有的啃着手里的糕点,心里也不得不赞,花开院家的厨师还真是一代比一代强啊。

“靠,你明知道金山前辈和道成寺前辈只有你才叫得动,人家根本不鸟我好吧?”滑瓢翻了个白眼,说起这件事就是郁闷。

尽管雪鬼组对外宣称是奴良组的下属,可是人家金山神和道成寺钟只听命于户鬼冰,户鬼冰不发令,滑瓢根本指挥不动。

户鬼冰倒是没在意这件事,他有些奇怪的问道:“咦?到底是什么事情,居然让你有出动那两位的想法?狒狒他们搞不定?”

“嘛,算我倒霉吧,遇到了挺棘手的家伙。”滑瓢有些无奈的笑了,这下倒是让户鬼冰也好奇了起来,究竟是什么样的妖怪能够滑瓢都束手无策,而且牛鬼、狒狒还有鸦天狗他们都无法为滑瓢解忧。

……

“这就是你跟我说的非常难办的事情?!”户鬼冰一脸怪异的看着滑瓢,此刻他和滑瓢正在站在庭院中,而在他们面前站在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小孩,此刻他正一脸无害的笑着看着户鬼冰。

“的确是很难办啊,毕竟要说刀术的话,我认识的人里面就你的级别最高了。”滑瓢丝毫没有欺骗了别人的愧疚感,还十分厚脸皮的双手合十的对户鬼冰嬉笑道:“那么,我家鲤伴就拜托给你了,小冰!”

“冰叔叔,日后请多多指教!”

还没有等户鬼冰说什么,鲤伴便直接开口,把户鬼冰剩下的话全部给堵住了。户鬼冰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是无奈的对滑瓢愤愤道:“真是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儿子,一窝的流氓……”

就这样,户鬼冰成为了鲤伴的刀术老师,这成为了鲤伴日后扩大奴良组闯下赫赫威名的最大依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