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势均力敌

一直以来,滑瓢都很疑惑一件事,那就是鬼缠这个招数到现在为止,他只和户鬼冰成功使用过,其他妖怪哪怕是千佳都无法和他鬼缠。每次和户鬼冰鬼缠的时候,他都觉得能够完全使用户鬼冰的妖力,不管是能量还是性质,他都能很顺利的使用,和其他妖怪则连鬼缠都无法使用。

不过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件事的时候,他们面前,还有一个大敌呢。

“老流氓,小心他身上的那些黑气,那东西绝对不能碰到。”

户鬼冰提醒着滑瓢,那种黑气具有很强大的腐蚀性,除了物理效果意外,灵魂方面的腐蚀性也很强悍。

而布施右京则好像是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一样,单手朝着滑瓢一挥,一道如月牙天冲一般的能量刃向滑瓢他们袭取。

完全躲闪不能,速度和力量都不是能够躲闪开的。

“硬抗!”户鬼冰当机立断的做了这个决定,滑瓢也抬手一刀挥喝道:“龙霰架!”

从冰轮丸中呼啸而出的冰龙咆哮着向那黑气的能量刃冲去,毫不比能量刃气势低的冰龙携带着冰寒之力直接撞在能量刃上。

布施右京脸色平静的看着和自己的能量刃僵持不下的冰龙,他的心中却远不如脸上来得平静。曾几何时,户鬼冰的任何招数都对自己无效,现在,居然能和自己不相上下了。

“明镜止水!樱!”

不知何时,滑瓢从怀里取出了一酒碟,酒碟之中是满满的清酒,酒中漂浮着几瓣樱花。这种东西从他怀里取出实在是不符现实规律,就算是牛顿来了,也会哭着喊着说NO!他的智商被挑战了!

不过现实如此,滑瓢仅仅是对着那酒吹出一口饱含妖力的气,便从酒碟之中引发了巨大的蓝色的妖火。妖火顺着冰龙就烧了过去,说也奇怪,火与冰本来不相容的两种属性,此刻却结合得十分完美,蓝色的妖火加强了冰龙的威力,冰龙咆哮一声便直接咬碎了能量刃,直奔布施右京而去。

布施右京见此皱了皱眉,随后从怀里掏出几张黑色的符纸,经过妖力的极速燃烧,他的身边迅速出现了几头长相怪异又恐怖的怪兽。

那几头怪兽咆哮了一声,便集体冲向冰龙,几头怪兽连连挥动他们的拳头,竟然把气势不凡的冰龙给打成了冰渣了。

或许是对他们的成果十分满意,那几头怪兽都兴奋的冲滑瓢吼叫了起来,像是示威一般。

“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滑瓢见到那几头怪兽,有些无奈的说道。

户鬼冰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这几头怪兽看他们的外表就知道和当年那几头怪兽如出一辙,只怕又是布施右京用哪几种妖怪拼凑而成的,他似乎非常喜欢驱使这样的杂交品种,好像这些杂种的威力要比纯种的强大一样。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这些杂交妖怪用他们的智力换来了他们那强大的实力,他们毫无智力可言,完全是布施右京要他们打什么他们就打什么。

“不过是一群白痴而已,老流氓,你不会怕了吧?”

有智力的生物和没有智力的生物有一个显著的区别,那就是眼神不一样,户鬼冰一眼就看出了这群怪兽的弱点,所以虽然对他们的实力有些忌惮,不过也没有太过担忧。

“切,我会怕这些家伙?”滑瓢不爽的回应道,同时,身体也作出了反应。

只见在一阵涟漪之后,滑瓢消失在了布施右京的视野之中,也正是在这一瞬间,布施右京的脸色难看之极!

他竟然完全无法察觉滑瓢的位置了,以前滑瓢虽然可以隐身,可是对布施右京来说却如同黑夜之中的萤火虫一样鲜明,因为滑瓢完全无法遮盖自己的气息。可是如今和户鬼冰鬼缠的滑瓢,在户鬼冰那变态的自然亲和力的加持下,完美的掩藏了自己的气息,让布施右京也无法擦觉。

既然作为大脑的他都无法察觉,那群白痴就更不可能发现了,你看看他们个个都四处观望的样子就能看出来,他们很迷茫……

“唰!”

“嗷!!”

滑瓢忽然出现在一只怪兽的背后,然后一刀狠狠的斩了下去,从怪兽背后那长长的伤痕之中,喷出了几米高的黑色血液,同时也伴随着他的惨叫。

那一刀深深的从背后划破了这怪兽的心脏,再加上那么大的出血量,不死也残,这就算是废了一个怪兽了。

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后,滑瓢再次消失在布施右京的视野之中,布施右京微微眯了眯眼睛,手自然垂下,做了些隐蔽的动作。

滑瓢旧计重施却屡试不爽,很快就把布施右京召唤出的怪兽们全部给干掉了。

地上倒着的尸体完全看不出之前还活蹦乱跳的样子,当然也就看不出其实他们的力量十分强大。

滑瓢在干掉这群怪兽之后并没有得意的显出身形和布施右京进行一串没有营养的对话,而是十分低调的继续隐蔽着,伺机对布施右京进行偷袭。

布施右京的的确确是无法捕捉到滑瓢的具体位置,可是这并不代表就能让他慌乱起来,相反,他的心里十分平静,正是这份平静才能保持警惕。

忽然,滑瓢出现了布施右京面前,而冰轮丸的刀锋贴着布施右京的脸划过,亏得布施右京反应迅速,后退了几步,绕是这样,他额前的头发也被削掉了几根。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滑瓢又出现在了他身后,还是一刀划了过去。对付布施右京,越是简单的方式越有效,若用华丽的能量攻击,不仅伤不了这家伙,反而还暴露了自己的行踪,所以这样简单的偷袭是最有效的。

布施右京强行扭转身体,用异化的右手挡住了这一击,只是接下来,迎接他的,就是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滑瓢一会儿出现在这,一会儿出现在那儿,同时他的攻击也不是杂乱无章的乱挥一通,偏偏他每一击都是选择的用力最少,又最刁钻的角度,让布施右京防起来十分头疼。

突然之间,布施右京竟然转守为攻,忽然以闪电般的速度刺向了一个方向!

“唔!”

一声闷哼传来,涟漪闪过,滑瓢的身形被暴露了出来,同时,布施右京的异化右手也正好刺在他的胸口。还好他的胸口即使凝聚出了冰铠甲挡住了这一击,只不过从那上面传来的能量也让他的内脏好一阵激荡。

“终于发现你了,老鼠!”布施右京十分厌恶的看着滑瓢说道,

滑瓢微微眯着眼皮,一刀挥出,在布施右京偏头的一刹那,向后退去,躲开了他的攻击范围。

“居然被发现了……”

滑瓢捂着胸口,体内的内脏还没有安抚下来,不宜做大的动作。

“不管老鼠藏得再好,也总会被猫发现。”布施右京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似乎发现滑瓢也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

“这家伙,在你身上做了记号!”

户鬼冰忽然出声让滑瓢一下子愣住了,记号?什么时候?从刚才开始自己不就是压着布施右京在打吗?而且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身体接触啊。

“不是刚才你对付布施右京的时候,是刚才那几头怪兽!”

户鬼冰仿佛看出了滑瓢的疑惑,他也是在看见布施右京那还保持着完好的左手上看出来的。

“是那些血液吗……”滑瓢也不是蠢笨之人,他能肯定自己没有和布施右京进行过身体接触,若非要说自己身上有什么的话,那就只能是刚才砍杀那几头怪兽的时候所沾染上的血液了。

“看来你发现了啊。”滑瓢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血迹,仅仅是这么一下就让布施右京给发现了,可见他的洞察力多么非凡。

“现在,你可用不了那偷偷摸摸的妖术了。”布施右京冷哼了一声,心情十分舒爽的说道,

“即使不用镜花水月,我也不会输给你的!”滑瓢举刀横胸,自信心依旧不减,此刻他可是怀着户鬼冰的力量和刀术,还有他本身精通的偷袭之道,仅仅依靠这些,他也有信心打败布施右京!

“那就试目以待了……”布施右京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再次向滑瓢发动了攻击。

PS:本周最后一天咯,三更什么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