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冲进大本营

户鬼冰本来的打算是先解决了羽衣狐再来解决布施右京,谁曾想这家伙来得这么快,果然只靠一个分身来对付他还是有些低估他了啊。而且,从分身那边传回来的消息来看,就算是现在的户鬼冰,单打独斗要解决布施右京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哟,这不是那个谁吗?好久不见啊。”

在这么紧张的气氛之中,滑瓢十分不着调的抬起手笑嘻嘻的跟布施右京打着招呼道,

谁知道布施右京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他,只是直直的看着户鬼冰,眼神之中释放着杀气,可是从表面上来看又是十分平静。

滑瓢尴尬的收回手,同时心中也有些恼怒,就算自己没有户鬼冰那么容易招仇恨,也不至于看都不看一眼吧?想当初他们还是交手过的噢。

正在这时,房间的另外一个房门被打破了,透和是光带着他们的阴阳师部队出现了。

“呀嘞呀嘞,这还真是妖怪开大会呢。”透毫不示弱的笑着说道,本身人类少妖怪多的紧张气氛一下子让他破坏得一干二净。

“少在那里说风凉话,透!”户鬼冰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透回给他的,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微笑。

“你们还是老样子啊,一边说着阴阳师和妖怪不相容的话,一边又互相勾结着。”布施右京平静的看着户鬼冰说道,可是语气中又透着一股怨恨。

他只是在怨恨,为何自己所受到的待遇就是被敌视和驱赶,而花开院秀元结交妖类就完全没有惩罚。

“请不要用勾结这个词语来形容我们师徒之间的感情好吗?那最多不过是臭味相投而已。”透眯着眼睛看着这个自己师父的头号大敌,语气轻佻的笑道,

“师徒?”布施右京有些意外的看了透一眼,随后又看了看户鬼冰,户鬼冰摊出双手一副无辜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布施右京顿是仰天大笑了起来,

“真是笑死人了!身为天下第一的阴阳师家族的族长居然是妖怪的弟子?!”布施右京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惊讶的来回看着透和户鬼冰,在不知情的人看来,这也的确是够震撼的了。

就连透身后的一些年轻阴阳师都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一直十分崇拜的族长。是光脸色有些难看,他没想到透居然这么快就透露了这个秘密,要是处理不好,不仅家族可能分崩离析,对外的地位也会下降的。

“所以说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好吗?我在花开院家除妖的时候,还是透他爷爷在世的时候呢。”户鬼冰一副你大惊小怪的鄙视样,轻描淡写的就让众人的思绪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说起来,你跟十一代秀元不也是旧识吗?那个家伙什么德行你还不知道啊?”

户鬼冰为了稳固透在花开院家的地位,同时也为了不让这次行动彻底失败,不惜把自己称为十一代的式神,这样一来的话,布施右京的分化也就彻底告吹。

看看透那边,身后的那群阴阳师这个时候看向户鬼冰的眼神就明显不一样了,这是看一家人的眼神,特别是还透着点敬仰,十一代秀元的式神啊,这可不是平常的妖怪啊。

布施右京见户鬼冰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地位,轻而易举的解决了自己的谋划,也就不再装模作样,重新恢复了冷静。

“师匠,这只狐狸交给我们了,你跟奴良桑就对付这个不知名的老头子吧?”

透的一句话瞬间就把羽衣狐众给吸引了过去,户鬼冰听后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样也再好不过了,透的实力他自己最清楚,集合花开院、柏竹和赤西三家之长的透,可谓已经是超越了他爷爷十一代秀元,对付羽衣狐也是绰绰有余的。

“喂,老流氓,今天恐怕要麻烦你了。”户鬼冰严肃的看着布施右京,轻声对身边的滑瓢说道,

“我还以为你要单打独斗呢。”滑瓢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显然对他这个决定有些意外。

“单打独斗我不是他的对手,所以需要你帮忙。”户鬼冰丝毫不介意承认自己不如布施右京,这个家伙已经成精了,半妖的姿态获得血脉纯正的妖怪所得不到的力量,可以说半妖的资质如果集合得好的话,超越真正的妖怪不是难事。

“要帮手的话就尽量找吧,要几个随便你,准备好就跟我说一声。”

布施右京完全无视了户鬼冰找帮手的行为,反而十分嚣张的让户鬼冰随便找帮手。

“嘛,现在就算你不让我帮忙,我也要出手了。”滑瓢眯着眼睛,冷笑着看着布施右京,这家伙已经触碰到了滑瓢的底线。

“总大将!这家伙太嚣张了!我也来帮忙!”

正在这时,护送樱姬他们到安全地方后,返回的一目说道,同时他的手上还拿着户鬼冰交代的弥弥切丸。

“一目!把弥弥切丸交给秀元!”户鬼冰大声的对一目说道,

“哦……阴阳师,接着!”一目忙点头,然后把手中的弥弥切丸丢给了透。透一把接过便拔出了刀,笑着对一目说道:“谢了。”

既然弥弥切丸在这里,那就说明是一目保护了樱姬的安全,所以透的一句话感谢也是应该的。

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所有人都默契的对视着自己的对手,就等一个开战的信号。

就在这个时候,户鬼冰他们先动了,随后便是羽衣狐和透这边,还有滑瓢的百鬼!

户鬼冰和滑瓢还有布施右京直接冲出了城外,来到一处空旷的地方,户鬼冰拔出冰轮丸,冰轮丸身上冒着丝丝寒气,滑瓢拔出自己的武士刀,全身散发着畏,让他整个人看上去若隐若现。

布施右京见此冷笑了一下,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伸出手对两人招了两下,轻蔑的意思不言而喻。

滑瓢和户鬼冰两人对视一眼,十分默契的点了点头,然后户鬼冰直接化为阵阵寒气融入到了滑瓢的身体之中。

“鬼缠!绝对零度!”

经过了几百年,滑瓢、户鬼冰还有布施右京三人,又一次的出现了这似曾相识的对决。

“这一次,可不是短短的几秒钟了。”滑瓢的体内,户鬼冰的妖力组成的精神体微微笑道,

“我的承受力也不是往日可比的了。”滑瓢在外面挥舞了一下因为鬼缠而出现的冰轮丸,脸上带着邪气的笑意。

“哼!战败也是迟早的事情!”

布施右京却不屑于这两人的装B行径,直接异化了双手爆发了全身的黑气向两人冲了过来。

滑瓢此刻的反应速度增加了许多,因为有户鬼冰的妖力加持,所以对冰轮丸的运用也如同本能一般熟练。

只见滑瓢带着自信的笑容,举刀挡住了布施右京的攻击。两人的对攻虽然看上去十分简单,可是当两人交手的那一瞬间,以两人为中心所爆发的能量却直接毁灭了周围的一切建筑物,可见双方的战斗究竟又多么激烈!

“端坐于霜天!冰轮丸!”

滑瓢嘴角轻吟,冰轮丸瞬间始解,改变了形态的冰轮丸如同活物一般,摆着刀柄后的冰轮直接向对面的布施右京挥去。

布施右京感受到身后的动静,直接一股黑气从背后喷出,强烈的喷气竟然让冰轮寸步不进。

“你以为我不知道那条链子的作用吗?”布施右京不屑的看着滑瓢说道,他的双眼之中始终没有滑瓢的身影。

滑瓢冷笑了一下,忽然,从布施右京所在地方的四周出现了许多冰柱,速度飞快的向他刺去。布施右京反应十分迅速,退开几步,冰柱却锲而不舍的追击而去。布施右京双手连翻,坚硬如铁的异化双手直接击碎了追击而来的冰柱。

“群鸟冰柱!”滑瓢得势不饶人,再次发动攻击,他和户鬼冰鬼缠之后,属于户鬼冰的招数他都能完全使用,这得得益于户鬼冰完成了他的雪化,使得他的能量纯净化,这样才能滑瓢像使用自己的力量一样轻松掌握。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知道这些事情吗?”滑瓢做完这一切之后,十分轻松的把冰轮丸抗在肩头,冷笑一声,看着布施右京得意的笑道。

PS:难道是打算集中在周日打赏?不知道明天能否三更的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