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鬼缠!绝对零度!

从阴暗处走出一个男子,一脸淡然而又阴狠的样子看着众人,双眼中透着一丝疯狂和不屑一顾。

尽管如此,但是户鬼冰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个男人是谁。

“布施右京?!是你!”

户鬼冰一下子站了起来,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性格变得阴狠了一些,可是那熟悉的面容却不至于让户鬼冰认错。

“没错,就是我。”

布施右京瞥了一眼户鬼冰,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然后轻轻鼓起手掌说道:“真是没想到你们居然能够逃脱我的式神的追杀。”

“你说这些怪物是你的式神?”户鬼冰吃惊的看着布施右京,什么时候阴阳师的式神开始这么重口味了?

“怪物?”

布施右京的眼睛微微眯了眯,似乎是想掩饰住眼神中透露出的杀气,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仿佛是压下了什么。

轻轻笑了笑,然后慢慢变得有些疯狂,嘴角流着一丝涎水。

只听他用淡然却又让人觉得不安的语气点头说道:“的确啊,在你们这些人眼中,和族群不一样的东西都是异类,都是该排斥的!都是不应该存在的!”

“但是呢,事实上这些东西的确存在呢,即使你们再怎么害怕,再怎么排斥,他依旧存在。”

“所以呢,所谓认同什么的,不过是谁实力强谁就说了算,不是吗?”

看着布施右京那有些扭曲的性格,大概有些了解布施右京的变故。作为一名伪宅男,他还是大抵知道动画中某些角色黑化的过程和原因的……

“你想要变得强大然后让那些看不起你的人大跌眼镜,甚至是因此畏惧你而不敢说什么,或者是你干脆直接就报复他们,是吧?”

户鬼冰冷静的看着布施右京说道,这个时候他一边在和布施右京拖时间,一边在思考如何侧退。

之前布施右京那不中用的形象在户鬼冰心中一下变得不可靠了,开什么玩笑,能驱赶那么变态的怪物,同时性格又这么阴狠的家伙,怎么可能那么不中用?

“嚯,没想到到头来最理解我的居然一只妖怪,真是讽刺啊,讽刺啊!!”

布施右京听了户鬼冰的话之后有些惊奇的看着他,随后又变得有些疯狂的咆哮了起来。

此刻户鬼冰已经非常确信,布施右京的神经已经变得十分脆弱了,稍微一点点刺激就能让他变得激动,也就是说,如果稍稍撩拨一下这个家伙,应该就能让他失去理智了。

只是,户鬼冰也没有把握能够在布施右京失去理智的情况下逃脱。

“如果你不是妖怪的话,或许还能让你活下去,让你看看那群家伙的结局,和我一起分享一下那种快感。可惜啊……你是只妖怪。”

布施右京冷静过来之后,双眼中的残忍毫不掩饰的刺向户鬼冰,仿佛下一刻户鬼冰就会变成死尸一般。

户鬼冰警惕的看着他,而布施右京却十分轻松的走到自己被冷冻的式神旁边,轻轻一触,被冻结的式神们便瞬间破冰而出。

只见他们抖落了一身的冰渣,然后发泄般的咆哮了一声,随后便是用一双不含任何感情的眼睛冷冷的看向罪魁祸首,户鬼冰。

户鬼冰被他们的眼神盯住,不禁后退了两步。

户鬼冰咬了咬牙,这下子形势严峻了啊。

“喂,小冰,这下怎么办啊。”

滑瓢挠了挠脸皮,有些僵硬的看着户鬼冰问道,

“我怎么知道!”户鬼冰有些底气不足的回道,刚才那群怪物就是那么难对付了,更别说现在驱使他们的布施右京了。

而且雪丽现在昏迷,千佳需要照顾雪丽,目前来说唯二的战斗力就是户鬼冰和滑瓢两个渣渣……

“我可不想死在这个地方啊。”

滑瓢哭笑不得的说道,为什么打酱油也会遇到这种危险的情况啊,大危机啊!

布施右京可不管老流氓和户鬼冰之间的斗嘴,眼睛一眯,十分轻佻的轻声说道:“干掉他们。”

在户鬼冰和滑瓢两人双眼的睁大过程中,那几只怪物瞬间就冲向了他们,只是因为才解冻而出,行动有些不协调。

可即使是这样,也不是户鬼冰和滑瓢两人可以对付的。

“千佳,送我姐姐回雪山!”

户鬼冰和滑瓢两人同时向两边分别跳开,同时,户鬼冰大声对背后的千佳说道,

千佳咬了咬牙,并没有说出什么要留下来一同御敌的蠢话,妖怪是最为擅长分辨形势的。

千佳紧了紧抱住雪丽的双手,果断撤退。

“小冰,滑瓢!你们俩一定要活着回来!”千佳在急退中大声说道,

“可以的话我也想走啊。”滑瓢哭丧着脸说道,

“现在就先别想这些了,就算跑也跑不掉,这些家伙的速度比我们快。”

户鬼冰一边躲闪一边对滑瓢说道,如今他也做不到再次打败这群怪物了。而如果是逃跑的话,他倒是可以安全离开,只是滑瓢的话……

如果他能安全离开,就不会有之前他们救治滑瓢的故事了。

没过一会儿,滑瓢就陷入了危机之中,镜花水月完全无效啊!滑瓢都想喊坑爹了!这群怪物像是装了感应器一样,直接无视了镜花水月的幻觉效果,每击直接向他本体打去。

而户鬼冰却因为有着冰分身这种无赖替身术,这才能够一直安全存活到现在。

不过现在可不是轻松的时候,如果滑瓢老流氓死了的话,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喂,老流氓,会使用畏吗?”

户鬼冰在一次躲避过程中,直接使用冰分身躲过,然后来到滑瓢身边严肃的问道,

“废话,当然会,否则我怎么使用镜花水月?”

滑瓢听后不禁白了他一眼,瞎子吗?没看见我的镜花水月那股气势么?不会使用畏怎么能够使用出来?

“那就好。”

户鬼冰没有理会滑瓢的无理,而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滑瓢说道:“老流氓,我可以信任你吗?”

滑瓢一愣,随后不解的问道:“这个时候你还说这种话干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那好,把你的畏对我敞开!我把我的畏交给你来使用!”

户鬼冰语速飞快的说着,根本不给滑瓢思考的时间,一掌打在老流氓的后背。

老流氓一愣,只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让他问为什么了,因为户鬼冰的畏已经开始向他周身游动了。

老流氓出于对户鬼冰的信任,于是毫无防备的把自己的畏对户鬼冰敞开,户鬼冰见此,略微有些不爽的说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跟男人鬼缠,恶心死了!要不是为了逃命,我才不会跟你鬼缠呢!感激我吧,老流氓!”

随着户鬼冰的话语说完,户鬼冰整个人都以畏的形式融入到滑瓢的身体之中,而滑瓢的变化就大了,首先是气势上瞬间就爆发出了超出他和户鬼冰两人加在一起的量,实力直线上升。

气势的爆发直接让滑瓢的上衣崩开,滑瓢赤裸的上身出现了许多黑色的古怪符文,从胸口延伸之身体各处。

滑瓢的脸上戴着一张半脸鬼面具,没有鬼面具的那只眼睛是金黄色的,而戴上鬼面具的那只眼睛则是黑红色,看起来十分诡异和狰狞。

这个时候,滑瓢的左手从手指尖开始向臂膀封冻起来,不一会儿他的整只左手便变成由冰块组成的鬼爪,虽然坚硬,却能够灵活活动。

滑瓢从腰间拔出自己的短刀,随意挥下,便是一股寒气溢出,而地上也出现了一刀刀痕。

布施右京看着滑瓢的变化,有些吃惊的说道:“这是什么鬼招数?!”

充满力量的感觉让滑瓢显得十分自信,他抬起头来,充满邪意的看着布施右京笑道:“谁知道呢?不如来尝试一下吧?”

说完,不得布施右京反应过来,就瞬间来到一只怪物的背后,站在它的肩膀上。

滑瓢的眼神中不带一丝感情,仿佛是看着一只蝼蚁一般,高高举起短刀,然后使劲的刺下。

本来物理防御能力极佳的怪物这下却被短刀如同斩西瓜一样砍进了脑袋。

“鬼缠!绝对零度!”

滑瓢不含一丝感情的话语刚落,只见那只怪物瞬间就被冰的力量给冻结了。

布施右京见此,不禁嗤笑道:“又是这一招,不过是冰封而已,根本对我的式神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是吗?”

滑瓢从怪物的身上轻飘飘的落下,歪着头一脸平淡的看着布施右京。

而正是这平淡的表情,让布施右京一下就住了口,有些不安的看向自己的式神。

“碎……”

滑瓢轻声吟毕,咔咔声猛然传来,只见被冻结的怪物身上不停的出现了裂纹,随着裂纹越来越多,冰块也随之而崩裂。

而让人吃惊的是,那只怪物也随着冰块一起被碎尸了。

晶莹剔透的冰块碎成了冰渣,比之粉末都还要细小,飘飘从空中落下,反出太阳光,一时间,场景有些唯美。

可是,也掩饰不住杀气。

PS:木有打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