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布施右京的阴谋

奴良宅的一小屋中,雪丽一脸平静的站在窗外,而此刻窗外正下着绵绵细雨,雨滴在撑起来的木窗上,发出细小的声响。

窗外不远处是一个小池塘,池塘中喂了不少金鱼,此刻它们正争先恐后的浮出水面,小嘴不停的张合,吸着新鲜空气。

雨落在地上,慢慢向低处汇聚而去,由小及大,也变成了一条“小溪”。

雪丽听着耳边的雨声,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只是怔怔的看着窗外,若不是时不时的眨眼,恐怕别人还会认为她发呆了呢。

“姐姐。”

户鬼冰从里屋走了出来,看见雪丽正站在窗外看雨,便走了过去,双手按在她的肩上,轻轻的唤道,

雪丽也没有回头,只是顺势就靠在了户鬼冰的怀里,眼睛,还是一直盯着窗外。

户鬼冰顺着她的眼神向窗外看去,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那一片雨景罢了。

“在想什么呢?”户鬼冰轻轻的问道,语气尽显温柔,生怕吓到怀中的人一样。

“只是突然之间觉得好孤独,我不喜欢一个人。”雪丽侧过身子,双手抱着户鬼冰的右臂,脑袋紧紧的靠在户鬼冰的胸口,似乎想把自己融入户鬼冰的身体里一样。

听了雪丽的话后,户鬼冰不仅失笑道:“你在胡思乱想着什么呢?我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啊,怎么会让你孤单呢?”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我身边,不过我总是有些害怕。”雪丽抬起头,看着户鬼冰说道,“我是不是很矫情,小冰?”

此刻的雪丽显得很是柔弱,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坚强和霸气,此刻她只是一个担惊受怕的女人。

户鬼冰貌似有些明白她此刻的想法,不管雪丽再怎么要强,她始终是一个女人。女人有时候就是会多愁善感,这并不是她们多事,而是她们太看重这件东西,所以才会这样。

这个时候户鬼冰知道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他只是默默的抱紧了雪丽,用行动告诉她,我会和你在一起,不会让你感到孤单。

似乎感受到了户鬼冰的拥抱里所传达的意思,雪丽心安的笑了。

此刻,路过这个小屋的千佳从窗外瞥到了这一幕,她脸上扬起了一丝温馨的微笑,只不过细细观察的话,她的微笑之中似乎还透着一丝苦涩。

千佳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抬头看向那依旧布满天空的乌云。

还是见不到太阳啊……

自从户鬼冰和滑瓢跟透他们商量了过后,花开院家便开始出击了,首先是清理周围各种作恶的妖怪,并提供给百姓防御小妖怪的符咒和简单的攻击方式。

花开院家的势力相当大,可以说遍布全国,他们这一发力,很快就遏制了羽衣狐众恶势力的快速发展,直接把他们憋得龟缩在了大阪城附近,而做到这一步,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

大阪城中,羽衣狐的脸色十分不好看,不仅是因为在妖怪这方面发展受到了花开院家的阻碍,还有就是德川家也已经打到了城下,若是她在人类这边的势力输了的话,那可就真的是输完了啊。

布施右京就在角落里带着,他默默的看着此刻正乱作一团的人类大臣么,他们都在争先恐后的向羽衣狐递交着自己的建议,每一个人都在尽力表现着自己的忠诚,只是这些忠诚里面到底有几分真,那可就不清楚了。

布施右京还是那副黑色长袍包裹全身的模样,他轻轻抚摸着脸上的魔纹,最近他的头有些疼,并不是为了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头疼而已。

“看来,当初有些事没有处理好啊。”

布施右京喃喃自语着,最近头疼越来越频繁,而且一次比一次强烈,有时候甚至能让他疼得叫出来,可见这疼痛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刚刚才发作过,应该能顶一阵子了。布施右京感受着刚才疼痛的感觉,他把这种感觉深刻的记在了脑中,不停的回忆着那种感觉,刺激着他那已经变得有些奇怪的神经,此刻,他更多的竟然是享受?

羽衣狐此刻脸上的表情告诉了众人她的心情到底有多臭,在这群下臣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进言之中,她的忍耐力也快到极限了。

这时,她正好瞥见了一直在阴暗角落里待着布施右京,心中似乎闪过什么念头,竟然让她冷静了下来。

“今天就到这里吧,对付德川家还得需要各位的努力。”羽衣狐最后等于是下了逐客令,那些下臣做了这么多年的臣子自然不会没有眼力见,所以他们非常自觉的配合羽衣狐鞠躬退下了。

“布施君,一直窝在那里也不嫌闷得慌吗?”

待那些人类走后,羽衣狐这才把目光转向把自己包裹在黑暗之中布施右京说道,

“一直暴露在阳光之下你不觉得太明亮了吗?”布施右京没有回答,反而是这么反问了她一句。

羽衣狐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了今天第一次笑容,对布施右京说道:“那是因为布施君还没有习惯这种沐浴阳光的感觉罢了。”

羽衣狐此刻的心情和之前又完全不一样了,她现在又充满了耐心和布施右京打着机锋。

“那种恶心的东西只会让我觉得全身都在燃烧,然后骨灰都不会留下。”从那黑暗中的兜帽之中,羽衣狐能够感觉到一双冷淡的眼神直视着自己。然而她却表现得十分自然,这么多月以来,她早就习惯了布施右京的各种行为,包括他时不时发下神经的行为。

“所以我会毁灭这太阳!让黑暗永远降临在这世界上!”布施右京缓缓举起自己的右手,手中正聚集着一团黑色的雾气,然后变得越来越实质化,就像是黑洞一样把一切都吸了进去,直到最后,被布施右京一把捏碎,不复存在。

这股暴戾和杀意,毫不遮掩的散发,羽衣狐清晰的感受着这股令她都心惊和忌惮的气息,她一直都清楚自己在与虎谋皮,不过也只有这样她才能在短时间获得力量。

“在此之前,布施君不觉得应该先帮妾身解决掉眼前的麻烦会比较好吗?”羽衣狐眯着眼睛,一副慵懒的样子看着布施右京,看上去是吃定了他一样。

布施右京冷冷的看着羽衣狐,羽衣狐毫不示弱的回敬着他,两人一直保持着这份低气压,恐怕若是有第三人在场,也早就被这股低气压给吓得逃跑了吧。

“我说过,我会和你合作,所以你不必担心这些问题。”布施右京最后以这句话来彰显了自己的态度。

“妾身当然是相信布施君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可是很紧急的啊,布施君也是知道的呢。”

说白了,羽衣狐是不相信布施右京的承诺,她要现在就看到效果!

“哼!”

布施右京当然清楚羽衣狐心中所打的算盘,他只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然后右手抬起,再次凝聚起了刚才的黑色雾气。

只见那雾气越来越凝实,最后竟然从气体变成了固体,形成了一个晶莹剔透的黑色圆球,大概有一个苹果那么大。

布施右京轻松的把手中的圆球抛给羽衣狐,那圆球仿佛有着力量加持一样,并没有呈抛物线那样飞过去,而是直接飘过去的。

羽衣狐接到手后把那黑球捧到眼前观察着,她能够感受到这颗黑球之中所蕴含的力量十分强大,仅仅只是抱着,她就能感觉到从黑球之中所流出的力量正滋润着她肚中的胎儿。

“噢!!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羽衣狐略微有些夸张的惊诧的说道,

“现在,你是它的主人了,你可以用它来增强你的部下,也可以直接提取力量修炼,若是这样你都还不能强大起来的话,那就只能说明我眼瞎了。”

布施右京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向外走去,他凝聚出的那股黑气是他在被雪鬼封印的那些年中,所修炼而成的由妖力混合了灵力的一种新的力量。

它充满了不详和暴戾,对于妖怪来说有着毒品一样的魅力。

而通常毒品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副作用……

布施右京在即将离开大殿的时候,嘴角忽然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力量,不是那么好取得的,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