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进击的花开院家

花开院家的庭院之中,透惬意的坐在阶梯之上,看着自己的小人式神给自己搬运着各种吃食,而他则看着前方的风景。

庭院院墙并不算高,而庭院也够大,所以在庭院的对面也是能够看见庭院外的风景。

“秀元!!你在干什么啊!居然还有心情看风景吗?!”

吵吵闹闹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然后便是一颗闪亮的大光头出现了,那耀眼的程度简直亮瞎人的眼。

满脸狰狞的是光出现了透的面前,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外带喘粗气的样子和淡定的透成了鲜明的对比。

“阿拉,是是光啊,要来吃一颗葡萄吗?这可是我偷偷从三叔公那边顺来的噢。”透一副狡黠的样子显得很是调皮,手中拿着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旁边则是一副恭敬模样的小人式神。

不用怀疑,这就是它所贡献的,至于得到的方式嘛,没听到刚才透说是顺来的吗?

透这副永远都不着调的样子是刺激是光保持愤怒模样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光如果因为易怒而早逝的话,透绝对逃脱不了干系。

“混蛋!这个时候居然还吃什么葡萄!妖怪都打到家门口来了!”是光向透施展着他的咆哮口水神功,直接把透喷得衣服头饰什么的四处乱飞。

好不容易等到是光冷静下来了,透这个恶劣的家伙居然直接在他面前挑衅起来。

“诶?!家门口了?这么快?哪里哪里?”透做出一副四处寻找的模样,这装模作样的样子实在是太欠揍了。所以是光再也忍受不了,直接给了透一颗暴栗!

“砰!”是光闭着眼睛揍下这一拳,这并不是他不忍心揍自己的弟弟,而是因为他在忍耐,怕自己收不住手,你看他能正在冒烟的右手就知道他下手有多重了。

而被打中的透顿时惊呼起来,然后瞬间抱头蹲防,头上的头饰也被瞬间冒出来的大包都顶到一边偏着。

“很疼诶,是光。”透摸着头上的大包,眼角包着泪水的看着是光无辜的说道,

是光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这个正在无耻卖萌的家伙,他真心不想承认这家伙是自己的弟弟。

“啧啧啧,一来就看见这么有趣的一幕啊,有意思。”

这时,不知何时出现的滑瓢和户鬼冰满脸感兴趣的看着兄弟俩的互动,滑瓢更是不怕事情闹大的模样,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滑头鬼?!”是光又惊又怒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滑瓢,对于这家伙是光可是恨到骨子里了。

这并不是因为滑瓢作恶多端,而是因为滑瓢无视花开院家的荣誉,反复出现在花开院家,目的只是为了在这里偷东西吃,这让是光如何能忍受?

“阿拉,师匠!好久不见了!”透看见户鬼冰显得很高兴,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笑着跟户鬼冰打招呼道,

“好久不见了,透,你还是老样子啊,多少也该长大了啊,别老是惹光头仔生气。”户鬼冰语重心长的教育着透,不过你确定你不是腹黑?

“你说谁是光头仔!光头惹你了吗?!”是光又把愤怒的炮火转移到了户鬼冰这边,不过户鬼冰直接无视了他的吐槽,一副无语问苍天的标准姿势,是光只有无语的抽动的嘴角。

鸡飞狗跳之后,四人终于心平气和的坐在了一起,由透做主招呼着众人,而是光明显对滑瓢的敌意没有消减,他正在练习眼神杀人技巧。

滑瓢的防御力不可小看,他顶住了是光的眼神攻击,淡定的喝着茶,还不是吧唧嘴,用行动告诉是光,我可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行动自由的滑头鬼啊。这让是光的黑线更深了。

“师匠,这次来可别告诉我是来看望我这个您早就不记得的弟子了啊。”透一开口便是隐藏很深的进攻,户鬼冰喝茶的动作也一顿,随后又恢复了自然。

只见户鬼冰十分淡定的放下茶杯,一本正经的转头看向透,很严肃的问道:“请问,你哪位?”

“哈?”透瞬间就变成豆豆眼,一下子思考能力下降为零了。

是光的太阳穴附近有几条肉眼可见的经脉正在有规律的跳动着,这等肉眼可见的动静,可见是光忍耐了多么大的怒火。

这么卖节操真心大丈夫?你们师徒俩都在秀下限吗?真的以为卖萌是可以无极限的吗?真的以耻为荣了吗?!

是光不停的在心中吐槽着,他没有说出来只是因为他怕一说起来就收不住了,这么多年以来他饱受透的荼毒,这是积怨很深的表现。

滑瓢在旁边像看戏一样看着师徒俩的卖节操的表现,看那个表情似乎还有去掺一脚的想法。发现这个苗头的是光赶紧出言阻止了他们,否则他不知道这三个没节操的家伙凑到一起会闹到什么时候才说到正题,话说从刚才开始楼就已经歪了啊!!

“咳……冰大人,请问这次来是因为最近羽衣狐的异常活动吗?”是光直奔主题,总算把歪掉的楼层给扶回来了。

“噢,看来你们这边也发现他们的不对劲了。”户鬼冰也总算正经了起来,笑着看着是光回应道,

“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只要防止无辜群众受伤,不需要主动出击,静观其变就好了。”透十分轻松的说道,显然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对于是光的大惊小怪也是无可奈何。

“这可不是小打小闹,毕竟对方是传说中的大妖怪,你又怎么能保证她没有什么阴谋呢?”是光对透的态度十分不满意,作为一个家主就要有家主的样子,透这种随便的态度在他看来是十分危险的!

“放心吧,我已经让鸦天狗去打探他们的动静了,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了。”滑瓢跟透的性格差不多,都是那种闲散之人,很少会看到他们认真的模样,可能也是因为这种原因,所以他们俩走得比较近吧。

“哼,别小看阴阳师,我们绝对会在你们打探出消息之前得到确切的情报的!”

是光对于滑瓢一直都持不友好的态度,这一次也直接就要和滑瓢作对,出言挑衅道,

“呵呵,随便。”滑瓢却像是泥鳅一样,根本不接是光的招,那不置可否的态度总是让是光恨得牙痒痒。

“大阪城外的情况,就要麻烦你们多加费心了,毕竟滑瓢的奴良组还没有那么多人手。”户鬼冰认真的看着透和是光吩咐道,

“呵呵,这是应该的。”透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他再不着调也不会在这种事上开玩笑,因为这种事一旦一个疏忽,付出的便可能是满城百姓鲜血的代价。

“这本来就是阴阳师的职责,现在不过是你们妖怪自作多情的作为罢了。”是光傲娇的表示即使只有他们花开院家,也一定能打败所有邪恶的妖怪,不过滑瓢和户鬼冰都没有吐他的槽罢了,这只光头仔还是不要刺激他好了,就当可怜他一下。

“很好,那么我和滑瓢就可以放心的和他们玩玩了。”户鬼冰见把最重要的一环给解决了,心情变得很好。

“师匠,不知道这种好玩的事情有没有我的份儿呢?”透举手表达自己的兴趣,不过很明显,户鬼冰和是光都不同意他的想法。

“绝对不行!”户鬼冰和是光同时否决了透的提议。户鬼冰的话,是怕透捣乱,毕竟他是从小看着这家伙长大的,透那恶劣的性格他一清二楚,万一在计划实施的时候,这个家伙一个任性的话就糟了。

是光则是单纯的认为透是花开院家的秀元,应该坐到指挥的位置,而不是到前线亲自战斗,这有违家规啊。

见同时被户鬼冰和是光反对了,透就已经认命了,被这两个人否定就意味着他就再也翻不起什么浪了。

见稳定了最不稳定的家伙,户鬼冰和是光都同时松了口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