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师徒切磋

“小冰,这条围巾看上去很适合你啊。”

雪丽把自己亲手织好的围巾给户鬼冰穿戴好,然后向后退了两步,上下打量了一下,综合了一下户鬼冰的着装和围巾的搭配,最终得出,围巾很配他的结论。

“呵呵,只要是姐姐给我织的,我都喜欢。”

户鬼冰抬手抚摸着棉质的围巾,很软和,也很温暖,至于花色配不配的问题,他还真没有在意过。

“那算你运气好,要是我织出来的围巾和你本身不搭呢?不是还要换吗?”雪丽白了他一眼,似乎并不领户鬼冰的情。

仔细想想也是,两人已经确定关系很久了,户鬼冰的那些话她也早就听习惯了,所以对于户鬼冰那明显的拍马屁,她是一点都不感冒。

“换而已,这条围巾就放好做纪念呗,怎么说也是姐姐送给我的第一条亲手织的围巾,很有纪念意义。”户鬼冰认真的看着雪丽说道,这次他是真心的,什么东西都是第一次最有纪念意义。

雪丽愣了一下,这次,户鬼冰倒是挠到她心窝里了。她笑了笑,对户鬼冰说道:“你爱留着就留着呗,反正以后我还会给你织新的,看你以后怎么堆得下。”

“姐姐,我就要这一条就够了。”户鬼冰的语气有些急促,似乎是想证明什么。

在雪丽诧异的眼神之中,户鬼冰双手紧握着脖子上的围巾,郑重的对雪丽说道:“我想拥有一份唯一,姐姐也期待着这一份唯一,所以,我只需要这一条围巾就够了。”

雪丽理解了户鬼冰的意思,心里更是欢喜了,这完全是户鬼冰表白的另一种方式,让雪丽十分的开心。

“好了,不说这些了。”雪丽收拾好心情,她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随便几句话就能陷入爱情的沉醉的小女孩了。

如今的雪丽,多了一份成熟稳重,少了一份冲动稚嫩。也正是这份成熟御姐的气质,深深的吸引着户鬼冰不可自拔。他想依赖她,他想保护她,所以,他爱她。

“你的那个徒弟呢?现在到什么程度了?”雪丽捋了一下她耳边那天生的卷发,有些好奇的问道,毕竟是户鬼冰非常喜爱又被他称为非常像秀元的孩子,雪丽当然会记得很清楚。

“透啊,很快就能到我们家做客了,用不了多久了。”户鬼冰看向门外,笑着说道。

而此刻,在户鬼冰家不远处,离他家海拔只有几百米的地方,透正一本正经的修炼着。

在他的身体周围,有一层薄薄的青色光芒包裹着他,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是容易忽略。而正是这股青色的光芒阻挡了寒气的侵入,这青色光芒依靠的自然是透的灵力,而这青色光芒一直存在的意义便是透无时不刻都在提炼着灵力。

透在大雪山打好了基础,这使得他一生受用,现目前,他已经开始尝试学习户鬼冰教他的一些战斗技巧了。其中除开经验之谈以外,无一不是正宗的阴阳师的手段,这让透好像是海绵一般尽情的吸取着。

渐渐的,日上竿头,尽管这里是雪山,不过太阳依稀也能看见,若是不顾眼盲的危险的话,每个人都能看得见。

“咕……”

透的肚子忽然发出了非常响的叫声,这也使得透从修炼的状态中醒了过来。这个时候,他感觉肚子无比的空,腹中无物的饥饿感沿着神经提醒着他,该吃饭了。

透用期待的眼神看向山上,那是户鬼冰所住的地方,在这里,已经能够看见那座小屋了,只是有些小而已,有点考眼力。

“师匠,您要是再不来,您唯一的弟子就会被饿死了啊。”透感觉肚子越来越饿了,双手捂着肚子苦着脸吐槽道。

“你要这么容易被饿死,那就干脆死了算了,太丢脸了。”户鬼冰的声音忽然从透的背后响起,透惊喜的转过头,非常谄媚的对户鬼冰笑道:“师匠,您一定是开玩笑的吧,我知道,您最喜欢我了。”

户鬼冰看着这不要脸的徒弟,轻笑了一声道:“嘛,其实,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嘿嘿,没事儿,您没有感觉,我能感觉到就是了。其实师匠就是那种嘴上不说,可是心里一直都很关心我的那种人。”透一边不要脸的讨好着户鬼冰,一边靠近他。

户鬼冰颇为自得的摇晃着脑袋,笑着对他说道:“虽然你这么说为师很高兴啦,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得先考究一下你的成果再决定给不给你饭吃。”

说完,便是一提拿着便当的手,瞬间提升了便当的高度,而这个时候,也正是透扑向便当的时候。户鬼冰这么一提,他自然就扑了个空,然后摔了个狗吃屎。

“师匠!你耍赖啊!”

吃了满嘴雪的透,马上翻过身,躺在雪地上指着户鬼冰没好气的说道,

“啊,谁也没有规定当师父的不能耍赖啊?好了,废话少说,赶快起来。”户鬼冰挥挥手,示意他赶紧起来。

透老老实实的站了起来,他不听话也不成,不然就没饭吃了。

“来,用我昨天交你的东西攻击我,看看你学得怎样。”户鬼冰招招手,手上提着便当的手也没有放下,显然一副让他一只手的样子。

透看得清楚,尽管户鬼冰比他强大,可是这么轻率的样子还是让他感觉十分不爽。

“师匠,您教过我,狮子搏兔尤尽全力,这么自大可是不好的噢。”透眯着眼睛,用他那不太成熟的技巧掩饰着他的不满。

“哈哈,小鬼头脾气还不小,有本事就自己逼我用双手吧!”

户鬼冰不在意的哈哈笑着,他根本就不在意透的不满,在他看来,对付透用一只手都有些小题大做了。

透听后不再言语,他知道用语言根本无法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果然最后还是要靠拳头啊。

户鬼冰微笑着看着透,透则是一脸凝重的看着户鬼冰。

突然,毫无征兆的,户鬼冰的脚下出现了硕大的土锥,户鬼冰的身体被刺了一个对穿。只是这么残酷的一面却没有让透的脸色有丝毫变化。仔细一看,那土锥上的,不是冰渣是什么?

“这些都是别人玩剩下的,你要学会创新才行啊,透。”

户鬼冰一脸轻松的出现在他背后的树枝上,悠闲的靠在树干上,显得很逍遥。

透没有回头也没有答话,户鬼冰单手一挥,向透丢出一串白色的光点,光点在行进过程不断发生变化,最后变成一枚枚的冰锥,向透的背后疾速刺去。

“咔咔咔……”几声冰锥破碎的声音,让户鬼冰知道,他的攻击算是被透化解了。

只见透慢慢转过身来,右手食中二指并举,中间夹着一张符纸,那张符纸户鬼冰很清楚,是赤西和也最擅长的御元符,刚才的,应该是守势。

“干得不错嘛。”

户鬼冰有些另眼相看了,这么快速的转换,从五行遁术到御元符,透的天赋果然是不一般啊。

“是吗?师匠现在是不是有些后悔了呢?”透咧着嘴角,一副狐狸样的笑着说道,

“少得意了,虽然你表现得不错,可是就你这点程度,想要逼我用双手,还早了两万年呢。”户鬼冰这个时候也显得很是桀骜,毕竟他现在的实力,即便是老流氓也打不过自己。他早就和自然融为了一体,自然的力量是遭致则来挥之则去,很是得心应手。

透的天赋再强,也不过是天赋而已,他现在的实力,可不够看啊。

“那就试试你口中这点程度的厉害吧!”透这次是彻底被户鬼冰给惹火了,他瞬间爆发,身边出现了各种火球,然后快速扑向户鬼冰。

“五行遁术!火遁!”

户鬼冰一点也不着急,即便面对的是克制他的火焰。户鬼冰单手放在嘴边,然后用力吸了一口气,猛的一下呼出。

“冰冻呼吸!”

瞬间,一股寒意彻骨的暴风从户鬼冰的嘴中呼出,那股寒风瞬间就灭了那些火球,就像是在大风中的火柴一样,丝毫没有抵抗力。

寒风不息,继续向透吹去。透毫不怀疑被这股寒风袭身的话,他马上就会变成一座艺术气息丰富的冰雕。

他脚下踩着禹步快速撤离,手上也不停歇的向户鬼冰丢出灵力符,这些灵力符有的在靠近户鬼冰的时候发生爆炸,有的则是从中飞出锁链般的光芒束缚他,这些,都是他花开院家的手段。

“还是太天真了啊。”户鬼冰摇了摇头,虽然攻击间隙很短,不过衔接上还是有些不圆润,生硬的地方太多了。

凑准透攻击中的一个破绽,户鬼冰当即伸手一指,一道手臂粗细的光柱从他的食指中射出,光柱快速的击向透。

这个角度是透最难以躲闪的,这可是户鬼冰看了好久发现的破绽啊。

而就在户鬼冰得意的准备说出自己的获胜宣言的时候,忽然察觉了集中的不是透本人!

“替身术!”

被集中的本来以为是透的家伙,只是一张符纸,符纸上还画着恶作剧的笑脸,户鬼冰抽了抽嘴角,大意了啊,居然被透给耍了。

户鬼冰捂脸叹了口气,然后拔出冰轮丸向后一挥刀,一道像是锁链一样的白色光芒向后飞去,然后绕到一个角落,困住了一个身影,飞速的退了回来。

被绑住的,自然是透了。

户鬼冰回过神,还刀入鞘,一脸无语的看着透,虽然透被绑住了,可是他依旧显得很得意。

户鬼冰把手中的便当抛给他道:“给你,你赢了。”

PS:周末进入打赏榜,周日就三更,永远有效,嗯。

PS2:又是日更又有爆发,谁特么的还说我没节操!你见过这么有节操的作者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