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悲剧的老流氓

户鬼冰的脸很难看,嗯,非常难看。因为,他猜错了,这就代表着,他被自己的徒弟给耍了。

透在数到二十五下的时候,下面的人就开始有了反应,在第二十九下的时候,就有一个人受不了起身去厕所了,也就是说,户鬼冰输了。

透一脸无辜的转过头看着户鬼冰说道:“呐,师匠,您的运气真是差呢,就差一个数了噢。”

透的脸色虽然是无辜,不过双眼之中的狡黠却显而易见,户鬼冰绝对不会傻到以为这真的是自己的运气使然,这肯定是透早就计划好了的了!

“你这家伙,故意的!”户鬼冰咬牙切齿的看着透,答应一个条件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自己被徒弟给耍了,这才是最让户鬼冰觉得接受不了的!

“阿勒?师匠该不会是输不起吧?”透一脸鄙视的看着户鬼冰,那副样子极其欠扁。

户鬼冰一怔,脸上一抽一抽的,像是在忍耐极大的怒气一样。最终,他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就平静了下来,冷哼一声道:“我又不是输不起的人,说吧!有什么条件!”

透得意的看着户鬼冰,正准备说出自己的条件,结果树下却突然多出了一个身影。

“哗,这什么情况?本想着好不容易过来骗吃骗喝,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来人正是以蹭饭为主要目的的老流氓,奴良滑瓢。

“滑瓢,没有人在的话,不是正好方便你吃吃喝喝吗?。”在他身边陪伴他的是雨女千佳,此刻,她正无奈且鄙视的对滑瓢说道,

她是在奴良组唯一一个直呼滑瓢名字的妖怪,其他人,无一敢这么做。

“千佳,你不懂,没有人在旁边的话,我连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了。”滑瓢一点羞愧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十分得意且郑重的说道,千佳叹了口气,对这家伙的脸皮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此刻会场里的阴阳师已经全部撤走去挤厕所了,估计那边的厕所应该会被挤爆吧。还好,偌大的花开院家不止一个厕所,应该,也许,可能能够缓解一下他们的内急吧。

“哟,老流氓,千佳,好久不见。”

户鬼冰他们从树上跳了下来,户鬼冰一边说着,一边成年化了。既然已经没有必要保持孩童模样,他也就不保持了。

只不过他都没有注意到透的眼中闪过一丝可惜的神采。

“小冰?”千佳意外的看着户鬼冰,在这里看见户鬼冰,还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噢!小冰,难道说你想通了?理解我的道义了?”滑瓢见是老朋友,顿时十分开心的套近乎的说道,

“别,那种只是单纯的为了满足你的口腹之欲,就不要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再说了,我这次只是陪我徒弟来的。”

户鬼冰直接伸手挡住了滑瓢继续自夸,然后说出了他的目的。

听到户鬼冰竟然有了徒弟,千佳和滑瓢都同时看向透,毕竟户鬼冰身后就只有他一个人,户鬼冰的徒弟是谁,就不用再多费脑细胞了。

“这家伙,是人类吧?”滑瓢仔细看了看透,然后看向户鬼冰确认道,

“啊,没错,而且不客气的说,这家伙以后会是第十三代秀元。”户鬼冰转头看着透,眼中的满意不言而喻。

“就他?十三代秀元?”滑瓢指着透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毕竟透现在年纪还小,实在是看不出他能够成为十三代秀元的潜质。

“虽然你是师匠的朋友,但是这么用手指着我说出这样质疑我的话,的确是很失礼噢。”透眯着眼睛笑着对滑瓢说道,语气之中蕴含了一股黑化之气,让滑瓢都打了个冷战。

能让他这个层次的人打冷战,说明透的黑化之气已经非常强大了。

“似乎是个不错的弟子啊。”滑瓢自己被阴了一下,连忙改口笑着称赞着透,完全不复刚才质疑透的样子。这家伙的节操,早就丢掉了……

“嘛,难得见到你们,不如一起喝几杯吧?”户鬼冰提议的说道,只是请不要把这里当成你们家一样随意,这里是花开院家好吗?别忘了此刻还挤厕所的可怜的阴阳师们啊。

很显然,在座的四人都是不会把那些可怜的家伙的想法当成一回事的人,他们毫无压力的用还剩下的菜肴和酒水凑成一桌,开心的吃喝了起来。

“话说,千佳,你怎么会跟着老流氓出来了?”户鬼冰很好奇的问道,难道说,他们已经到了那一步?这可是个大新闻啊。

“是鸦天狗拜托我看着这家伙的,这个家伙一出来就不自觉,鸦天狗今天似乎有事,所以就让我来监视滑瓢了。”千佳十分平淡的说道,时不时的用眼角瞥着滑瓢,饶是滑瓢的厚脸皮都有些吃不消。

“喂喂喂……只不过是带你出来见世面,就不要说得好像你是监护人一样吧。”滑瓢有些无奈的说道,他越来越觉得千佳在向鸦天狗靠拢了。

“是吗?我对这个世界还真是感觉无趣呢,不如我们先回去吧?滑瓢SAMA~~”千佳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滑瓢说着,直接把滑瓢噎得说不出话来,回去?鬼才回去呢,

户鬼冰好笑的看着这俩家伙,虽然不知道他们俩到底成没有,不过看现在这个情况,颇有种打情骂俏的欢喜冤家的感觉啊。

“咳……对了!小冰,你不叫雪丽下来吗?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这样好吗?”滑瓢为了转移话题,直接把话题引到了户鬼冰的身上,他甚至户鬼冰有一个妻管严的毛病,所以就等着看他的笑话了。

“姐姐最近在给我织围巾,而且今天早上我跟姐姐说过不回家吃饭,所以不用担心。”

户鬼冰没有滑瓢想象中那样大惊小怪,而是十分平静的笑着说道,仿佛是在嘲讽滑瓢,你的计策没用一样。

滑瓢连续在千佳和户鬼冰那里吃了憋,心里气不过,只好把气撒到了自顾自吃东西的透的身上。

“喂,小鬼,大人们在说话,你居然就开吃了,就这么没礼貌吗?”滑瓢装成很生气的样子调侃着透,

透好整以暇的吞下嘴中的食物后,十分优雅的擦了擦嘴巴,然后笑着对众人说道:“我吃饱了,多谢款待。”

“啊轰……啊轰……”

滑瓢顿时感觉头上飞过一只乌鸦,然后不停的叫着笨蛋,事实上,他被一个九岁的阴阳师给耍了。

“哈哈哈!”

户鬼冰和千佳看滑瓢连一个小孩子的战斗力都不如,顿时开怀的笑了起来,户鬼冰更是开心的把透揽到怀里,蹂躏着他的头发夸赞道:“干得好!透!”

透被户鬼冰蹂躏了之后,便是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幽怨的看着户鬼冰;滑瓢则是埋怨千佳居然不站在自己这边,反而嘲笑自己,也是幽怨的看着千佳。

两人的眼神活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这一大一小,颇有喜剧效果啊。户鬼冰和千佳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叹了口气。

“嘛,你辛苦了。”户鬼冰郑重其事的对千佳说道,

“你也一样。”千佳也客气的对户鬼冰的说道,

“喂!为什么你们俩忽然之间这么客气的问候对方啊!为什么我感觉我好像成了累赘了啊!”滑瓢额头上冒着十字,忿忿不平的对两人吐槽道,

“师匠,我记得您还差我一个承诺吧?这么快就忘了真的好吗?”透笑得很是阳光的看着户鬼冰,而户鬼冰则打了一个冷战。

有些声色内荏的对透说道:“无路赛!为师说过的话自然算数,回去再说!”

透无言的笑了笑,不再下户鬼冰的面子。

不过,这样也足够了。滑瓢嘿嘿笑着,十分贱的凑到户鬼冰身边说道:“嘿嘿,看来你过得也不好啊,似乎被自己徒弟给欺负了啊。”

户鬼冰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对千佳说道:“千佳,管管你们家老流氓。”

户鬼冰话刚说完,滑瓢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给提起来了一样,然后就是身体一轻,直接向后飞了出去。

做完一切的千佳,十分轻松的拍了拍双手,然后对户鬼冰说道:“这家伙总是这么让人操心,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就到这里吧,滑瓢外出的时间也到时候了,我得带他回去了,再见了。”

说完,千佳飘然离去,然后提起了不停扭动的滑瓢,再次掠起。

“喂!别这么快回去啊!酒都还没有喝完啊!”滑瓢在半空之中不断的扭动着,活像是一个失去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样。

户鬼冰脸色怪异的看着滑瓢,最终喃喃自语道:“还真是监护人啊。”

“总觉得,滑瓢桑的人生,充满了悲剧啊。”透也站起来看着滑瓢离去的方向,他的耳边犹然还响起滑瓢那可怜兮兮的惨叫。

“嘛,那老流氓的下场就是这样,用不着可怜他。”

户鬼冰拍了拍透的肩膀,直接把老流氓给卖了。

“好了,现在没人打扰我们师徒俩了,两人的忘年会,现在正式开始!”户鬼冰笑着对透说道,

“嗯!”

PS:今天白天忘记带优盘,晚上又和夫人吃火锅去了,这会儿才回来。

PS2:如果这周周日能进入打赏榜,周日就三更,时间确定为周日八点钟以前,八点钟以后能在打赏榜里不管什么位置,就三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