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打个坏主意

九个月后……

透显得很是轻松的和户鬼冰坐在一棵被冰雪覆盖了的树枝上,脸上带着往日那调皮的笑容,和户鬼冰说说笑笑的,不知道在谈论什么开心的事情。

而这里,距离户鬼冰山顶的家,已经不到一千米了。

“呐,师匠,你信不信一年以内我就能去你家里做客噢。”透笑嘻嘻的对户鬼冰说着,俨然没有了当初对户鬼冰的埋怨,

因为这九个月来,他身体上的变化他最为清楚,如今就算是他不刻意提炼灵力,身体也会呈习惯性的反应自动提炼灵力,可以说他的恢复力已经相当变态了。

“呵,那也太久远了,下个月,最多不过下个月,你就能到我家做客了。”

户鬼冰摸了摸透的脑袋,并没有打击他,反而十分相信他的能力,很肯定的说道,

透的眼前一亮,笑着说道:“您就这么肯定我的能力吗?要是我故意拖慢一点,师匠输了的话怎么办啊?”

户鬼冰听后,停下来抚摸透脑袋的手,机械般的转过脑袋,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对透说道:“那就把你丢进最深处的山洞里好了。”

透瞬间石化,这几个月以来,他无数次的见过户鬼冰的黑化,这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了严重的创伤。哪怕是户鬼冰不黑化,只要是这么僵硬的笑一下,他的都会全身发抖,身体的反应很诚实啊。

“师匠哟,我很好奇下一阶段的修炼是什么呢?”透稍稍转换了一下心情,也算是转移话题,毕竟那黑化的样子实在是很可怕啊。

“下一阶段的话,就教你一些招式好了。”户鬼冰了然的说道,仿佛是早就决定好了的一样。

“诶?师匠也会阴阳师的招数吗?”

透显得很吃惊,和户鬼冰在一起学习了九个月,他还不知道户鬼冰是妖怪的话那就真的可以去撞死了。而生来性格就随和跳脱的透对于户鬼冰的身份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感觉很新奇。

现在听到一个妖怪居然要教阴阳师招式,这就让透很是吃惊了。

“谁说妖怪就不可以会阴阳师的招式了?”户鬼冰笑着反问道,透听后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因为户鬼冰说得没错啊,又没有谁规定了妖怪不可以学习阴阳师的招数。

“你的爷爷,也就是十一代秀元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有些招数我也会,虽然只能用妖术模仿,不过原理我都清楚,教你是绰绰有余。”

户鬼冰略带自得的说道,十一代秀元的大部分招数户鬼冰都见过,在暂居在花开院家的那些年,他因为无聊所以有过研究,对于原理都知道得很清楚。

那个时候的花开院家正巧吸收了柏竹家的精英,所以五行遁术的精华户鬼冰也学到手了,后来花开院家又兼并了赤西家,于是赤西家的御元符户鬼冰也会。

从某种意义上来将,透跟着户鬼冰学习,绝对是占了大便宜了。

“师匠和爷爷是好朋友?果然呢,师匠的年纪果然比较大呢。”透完全没有在意那些招数的重点,反而是抓住了户鬼冰的年纪这点笑了起来。

“嘛,虽然我也好几百岁了,不过,本冰爷可是永远十七岁的存在啊。”户鬼冰大言不惭的说道,并不是说他一个大叔装年轻,相反……

大家不会忘了户鬼冰的本体是一个只有十岁不到的童子吧?装十七岁的大孩子这种事情简直是太无耻了!这是应该受到谴责的行为!

透笑嘻嘻的看着户鬼冰,可是心里却是在鄙视着户鬼冰这种不诚实的行为。他现在已经学会了当着一套背着一套了,脸上虽然笑着,但是心里却是在骂人的绝技,他已经使用得出神入化了。

“啊,对了,我记得,再过几天,就是忘年会了吧?怎么样?有没有计划怎么玩?”户鬼冰忽然想起了这么一个事情,于是便好奇的问着透,他想知道这个调皮的家伙会有什么出人意料的打算。

当然,结果肯定不会让户鬼冰失望的。

“啊,当然已经想好了啊。难得全家的人都会聚集在一起,这个时机简直是再好也不过了呢。”

透眯着眼睛笑着,户鬼冰从他的语气之中就知道这个小家伙一定不怀好意。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忘年会那天,大家都会聚在一起赏花喝酒,这当然就少不了美食了。师匠觉得,一大群人在一个地方赏花,是不是太拥挤了一点。”透坏坏的看着户鬼冰笑着,

“啊,的确。那么美丽的地方,只需要我们去就好了。”户鬼冰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话说你什么时候这么恶趣味了啊。

“所以呢,到时候只要把他们赶去另外一个地方,那么,那个地方是不是就属于我们了呢?”

“噢,你打算怎么做呢?”户鬼冰没有责备他,因为在他看来花开院家除了秀元和透之外,都是可以随便捉弄的存在。

“只要加点调料就好了。”透笑得很是阳光,不过户鬼冰却能从他的笑容里读出他的腹黑。户鬼冰没有责怪他,反而赞赏的点了点头,自己总算是后继有人了……

“很好,透,从你的计划之中,我已经读出至少在这方面,你已经超越为师我了。为了奖励你,为师决定当天亲自和你实施这个计划!”

户鬼冰一副很认同很欣慰的样子拍着透的肩膀,肯定着他的成绩,然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诶?师匠也要一起去?”透有些吃惊的看着户鬼冰,话说这目标也太大了吧?忘年会上忽然出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人,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有不好的打算吗?

“你在担心什么啊?那个时候你觉得还有谁会在意一个不认识的小孩子吗?”户鬼冰翻了个白眼不在意的说道,

“您?小孩子?呵呵呵呵呵……”透不断抽搐着嘴角,见过装嫩的,没见过这么装嫩的,明明一个二十岁的青年,居然说自己是小孩子,真是太不要脸了。

“呵。”

户鬼冰见他这个样子哪里还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于是轻笑一声,撑起身子跳到地面上,抬头对看着他的透说道:“待会儿不要吃惊噢。”

说完,户鬼冰便周身像是放气的气球一样,泻出许多灵力,吹得周围的积雪纷飞,透都快看不清户鬼冰的身影了。

待平静下来之后,透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此刻的户鬼冰。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小孩子出现在他面前,看长相,似乎和自己师父长得一模一样啊,可是,这个真的是自己的师父吗?

透从树上跳了下来,在户鬼冰得意的眼神之中走了过来,伸出手,一副想摸又不敢摸的样子。

“在犹豫什么,在怀疑眼前这个极品正太是不是你师父吗?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没错!是的!”

户鬼冰双手插腰,一副嚣张的样子仰天大笑道,

透本来还很惊讶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然后扯了扯嘴角对户鬼冰说道:“这么自恋的师匠,我可不认识。”

户鬼冰一噎,不爽的看着透说道:“什么叫自恋啊,是事实好吗?当年我和你爷爷,十一代秀元可是被并称为可口小郎君的存在啊!”

“所以说如果和我爷爷并称的话,只能加深我对您一大把年纪的印象,除此之外,或许还要加上您的脸皮厚度和您的年龄呈正比这一绝对真理。”

透微笑着对户鬼冰吐槽道,真是一只笑面虎啊。

户鬼冰在透这里吃了瘪,只好转过头冷哼道:“你给我等着,透,迟早我会让你后悔今天所说的话的!”

“啊,相当期待呢。”透笑嘻嘻的样子,完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刚才与成年户鬼冰呆在一起的紧张感完全消失不见了,因为他总觉得,童子模样的户鬼冰,其实就是一个受呢。

户鬼冰突然觉得,在透的面前恢复本体的行为,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因为他忽然又发现了透的一个属性,总之,不祥的预感。

“小冰……”

这时,雪丽的声音忽然从山上传来,因为离家不远了,所以每次到饭点的时候雪丽都会直接叫人。

一听到雪丽的声音,户鬼冰直接成年化,而透也停止了调戏户鬼冰的行为,只是着急的对户鬼冰说道:“师匠!”

“啊!明白!”

户鬼冰一脸严肃的冲上了山,在透焦急的等待之中,再次又冲了回来,这次,他手上多了两个便当。

两人把便当放在地上,显得很严肃的跪坐在便当面前,双手合十,很虔诚的说道:“我开动了!”

说完之后,抛掉之前的矜持,狼吞虎咽的活像饿死鬼投胎一样……

“师匠!自己吃自己的!干嘛抢我的!”

“无路赛!姐姐做的饭菜,吃多少也不多啊!”

“对我来说也是一样啊!师母的饭菜是绝对不会让给你的!”

“混蛋!你这个不尊师重道的逆徒!”

“你不也一样吗?!都不知道爱幼吗?!”

这两个活宝啊……

PS:各位书友,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从这周开始……日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