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似乎姐控也不错

没过多久,滑瓢老流氓总算是了解了为什么千佳会用那种杀人般的眼神看着自己。

老流氓满头黑线的看着雪丽和户鬼冰两人淡定的吃着冰棍,他不仅浑身发冷,连牙齿都有些打颤。

在这一刻,老流氓和千佳两人一下子就变成了同一战线的战友。

“话说回来,你怎么会被追杀的啊?”

户鬼冰转过头来看着滑瓢奇怪的问道,以滑瓢的镜花水月功底,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抓到的啊。

“呵,我也觉得很怪异啊,本来只是过来风骚的打酱油,没想到却惹火烧身,我自己都不明白是个什么情况就被追杀了啊。”

滑瓢摊着手一脸无奈的苦笑着说道,这是何其冤枉啊!!他得罪谁了啊?

“现在我越来越觉得这事透着一些诡异了,雪丽姐姐,小冰,即使这样,你们也要继续嘛?”

千佳听了滑瓢的话之后,心中的不安更甚了,于是便劝解着两人。

准确的说,是劝解雪丽。

户鬼冰听后转头看向自家姐姐,询问的意味不言而喻。

雪丽看了看户鬼冰,又思考了一下得失,随后无奈的点头道:“好吧,等滑瓢的伤好之后,我们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雪丽的语气之中透着一些遗憾,本来是为弟弟谋取福利,没想到什么都没得到还卷入了一场未知的阴谋之中。

对于自己和户鬼冰的实力雪丽也是知之甚深,她可不会自大到拿自己和户鬼冰的性命来做赌博。

“姐姐!叫这个家伙老流氓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叫名字那么亲密啊!”

户鬼冰看着雪丽略显低落的面庞,不由得大声傲娇的说道,以期望转移话题。

滑瓢一听这话,不由得苦笑着指着自己对户鬼冰说:“小冰,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居然叫我老流氓?太失礼了吧?”

“有什么失礼的,你本来就是个老流氓。”户鬼冰用鄙视般的眼神白了滑瓢一言,滑瓢不知道说什么好。

“别在意,小冰是个典型的姐控,大概是觉得你对她姐姐有所威胁了吧。”

千佳这时候在滑瓢身后掩着自己的嘴巴,不安好心的邪笑道。

“姐控你妹啊!!”

本身只是开玩笑的傲娇发言,却似乎是真的被戳中了内心一般,户鬼冰的脸颊猛然一红,心里没有底气的对千佳吼道。

雪丽闻言只是脸颊微微泛红,不一会儿便压了下去,只是看向户鬼冰的眼神有些暧昧起来。

滑瓢听了千佳之言之后,眼神立刻变得有些玩味,看着户鬼冰那娇小的身形,打趣着笑道:“原来如此啊,真是个不错的理想和属性,不过小冰啊,你确定你有资本么?!”

滑瓢的一句话仿佛是利箭一样直接击中了户鬼冰的内心,仿佛石化一般碎裂开来。

随之而来的便是户鬼冰的黑化,他双眼冒着红光,一脸恐怖的看着滑瓢说道:“老流氓,你要不要试试,看我能不能把你冻成冰棍!”

看着户鬼冰周身散发着寒气的恐怖模样,滑瓢也打了个寒战,他如今和雪丽的实力也就半斤八两,如果是在开阔地带,他还可以靠着自己的本命天赋逃跑。

可如今在这个狭小的密闭空间之中他能躲到什么地方去?他一点不怀疑被这个该死的姐控盯上自己会化身冰棍的可能性。

被冻成冰棍的经历一次就够了,他可不想尝试第二次。

“呵呵,别这样嘛,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看你姐姐都没说什么呢。”

对于姐控而言,重要的就是自家姐姐,所以滑瓢十分聪明的搬出了雪丽,试图缓解一下某只姐控的黑化速度。

只是老流氓忘了一句话,聪明反被聪明误。

只见雪丽巧笑嫣然的看了滑瓢一言,淡淡的对户鬼冰笑道:“小冰,随你噢。”

瞬间,轮到滑瓢石化了……

滑瓢虽然才和三人认识,可是凭借着他的个人魅力和三人之间的关系在短时间里就变得如同相交了几十年的老朋友一般。

这个时候的滑瓢还没有生出成为魑魅魍魉之主的雄心壮志,性格之中的那一丝洒脱不羁也没有被全数收敛,或者说是被另一种气质所掩盖住。

所以给人的感觉像是普通朋友一般平易近人,而不像他以后给人的感觉虽然也有平易近人,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压迫感。

那是久为上位者的压迫感。

四人如今都还是少年心性,能够在冰箱似的地道里面呆上四五天已经是十分难得了,滑瓢身上的外伤早就已经好了,至于气血两亏的内伤。

滑瓢表示,如果再不出去,他只怕不用养伤了,直接冻死在里面算了。

于是在滑瓢的强烈要求下,户鬼冰和雪丽终于同意破冰而出。

虽然这样打算,但是他们还是显得很警惕,谁知道那些追杀者是不是吃了什么药而让他们的耐心十足的等下去。

“没感觉有什么人。”

千佳利用水分使得自己的感知扩大了范围,在她的感知范围之中,空空如也。

而作为四人中感知能力最强的千佳的话,众人也没有表示怀疑,毕竟他们的能力都不如千佳呢,有什么资格来怀疑呢?

于是雪丽和户鬼冰便同时出手,地道内的冰瞬间就解封,化冰为水,紧接着便融入了泥土之中。

化雪可是最冷的时候,滑瓢感觉这一时刻比之前呆在冰窖里面都还要冷,不由得抱紧胳膊不停摩擦着,以产生热量。

户鬼冰见滑瓢居然这么怕冷,不由得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而恰好滑瓢眼尖的就瞥到了这丝怪异的笑容,瞬间,他感觉更冷了……

“好了,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我跟姐姐回雪山了。”

户鬼冰很明显不想让滑瓢跟着自己等人,所以刚刚出来还没等滑瓢发表一下自己重新见到天空的感慨,就直接开始赶人了。

“我说了吧,小冰绝对是觉得你有威胁到他姐姐的程度。看来,在某方面,你还是可以自得一下嘛。”

千佳笑嘻嘻的唯恐天下不乱的凑到滑瓢身边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滑瓢和千佳统一战线拒绝冰棍这一战斗之后,两人的关系就变得好了很多,呃,至少比和户鬼冰好……

“我唯一的感觉就是,躺着也中枪啊。”

滑瓢真心叫冤,虽然雪丽非常漂亮,可是很明显还是一位没长开的少女,他对此丝毫不感兴趣啊!

当然,他无法预见雪丽之后的发展,更加不敢说出自己对雪丽不感兴趣。

他的情商绝对不会低到这种程度,如果他敢这么说,绝对会招来户鬼冰更加严厉的报复……

雪丽显然是不想参与进这场有些变味的争风吃醋战斗,而且她也很愿意看见这个场面,尤其是自己这个还没张开的弟弟如同护食一样的站在自己身前,她更是心里十分开心。

在户鬼冰那如同吃人般的眼神之中,滑瓢不得不败退,他只是无奈的对三人笑道:“好吧,看来我依旧还是要一个人孤独的浪迹天涯啊。”

这一番略显孤独的感慨却没有收到任何效果,三人都没有同情他,户鬼冰和雪丽就不说了,哪怕是千佳经过这几天的交流也知道了滑瓢的性格,所以看待他的眼神根本没有一丝变化。

看着自己辛苦营造的气氛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回应,滑瓢的额前也不由得挂满了黑线。

随性洒脱的他也没有计较许多,只是郁闷了一会儿,便摆摆手表示离开。

户鬼冰看着滑瓢的离开,心中的一块大石也终于放了下来,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家姐姐,却发现雪丽的眼神一直都留在自己身上。

心中有些开心的同时,又泛起了嘀咕,似乎姐控也不错的样子啊……

“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户鬼冰似乎想到了什么画面,瞬间脸色暴红,然后抱着脑袋拼命的摇了起来。

雪丽见他这幅可爱的样子,不由得兴起了逗逗他的想法,于是雪丽嘴角勾起玩味的笑,轻轻的走到户鬼冰的背后,然后勾下身子,在户鬼冰的耳边轻柔的说道:“小冰,你刚才在想什么呢?似乎,很失礼噢。”

户鬼冰顿时全身一僵,雪丽吐气如兰的直搔他的耳鬓,顿时,他是又羞又难耐。

而就在这个时候,本应该远遁他乡的滑瓢忽然间又跑了回来,户鬼冰顿时危机感袭来,挣脱出雪丽的调戏,一步跳出愤怒的指着滑瓢说道:“老流氓,你又回来干什么?!我警告你,姐姐是我的,你别想抢走!”

呼……

一阵凉风飘过。

雪丽娇笑的瞥了户鬼冰一眼,心道:“真是了不得的发言呢。”

千佳微微瞥过头吐槽道:“果然是个姐控。”

而滑瓢则是气急败坏的说道:“谁想回来啊!!救命啊!!”

听到这里,户鬼冰这时候才看见滑瓢的身后,有几个神秘生物,正在他背后追逐,看样子,是想要他命啊。

PS:感谢无奈、寂寞的打赏。现在上班很忙,码字时间有时候有,有时候就没有,毕竟我中午还要午睡,大部分码字时间都在中午,晚上回家就不想动了,不过两天一更是没问题的,大家理解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