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意外来客

远野村中,竟然出现了一片雪原,雪原上正下着小雪。让人觉得惊讶的是,整个远野就只有这里的温度最低,也只有才有小雪。

户鬼冰闭目盘坐在雪原中的一片空地上,积雪已经淹没了他的膝盖,身上也有了一层厚厚的雪,可见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坐了多久了。

户鬼冰静下心来,感受着那寒冷却又不刺骨的凉意,或许因为他本身就是雪童子的缘故,他只觉得这股寒意很有亲切感。

融入了雪丽理解的含义,静静的透过那冰雪浸没在户鬼冰的身上,那雪似乎慢慢融化一般融入他的身体之中,却又不见积水打湿他的衣裳。

那雪化为一种难以言述的力量进入了户鬼冰的身体之中,随着他体内的妖力慢慢流转全身。户鬼冰全力去解读这一份理解,却始终不得其所,果然是因为雪丽的境界已经超过他太多了吗?

想到这里,户鬼冰不由得心烦意乱,而对于那份理解的解读,就更加难以进行下去了。

“冰大人,请不要这么急功近利,雪化并不是那么容易进行的,雪丽大人只是一个特例。您一定要保持平常心,顺其自然,否则,会事半功倍的!”

冰轮丸的声音及时在户鬼冰心中响起,就如同一盆凉水浇在他的头上,使得他那份燥热不安的心瞬间冷静下来。

回想起刚才的情景,户鬼冰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这可是典型的走火入魔的前兆啊。

虽然避免了走火入魔,可是对于雪化,户鬼冰却更加没有信心了。

“冰轮丸,我真的能够完成雪化吗?”户鬼冰神情低落的说道,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因为每次都达不到预期效果,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做到这一步。

“请不要妄自菲薄,冰大人,并不是每个雪系妖怪都可以完成雪化,这也并不是像冰大人想象中的那般容易。在下还是那句话,冰大人要保持一颗平常心,放弃得失心,才能成功完成雪化。”

冰轮丸尽心尽力的劝解着户鬼冰,他不希望户鬼冰因为一点点挫折就放弃,毕竟雪化后的妖怪和没有雪化的妖怪完全是两码事。

“算了……”

户鬼冰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雪,又勾腰在脚边的积雪里翻了翻,然后从里面掏出了一个葫芦。

户鬼冰揭开葫芦盖,然后仰天喝了一口。

冰心酿的凉意沁人心脾,顺着户鬼冰的喉咙一直凉到胃里,他的周身体表开始结起了霜,户鬼冰随意拍了拍,抖掉了那些霜,有些无奈的叹口气道:“还是不够啊。”

“冰大人,和第一次比起来,您已经进步了许多了。”

冰轮丸犹记得当时户鬼冰第一次喝冰心酿的时候,那冻结的速度直接就开始结冰了。现在他的身上只是起霜,已经好太多了。

只不过户鬼冰的心太大,对于这样的结果不甚满意,所以忽略掉了他自身的进步,这显然是不好的心态,急功近利的结果只能是走火入魔。

“不用担心,冰轮丸,暂时我不会强求进步,我想,我得去散散心,去找找你说的平常心。”

户鬼冰的话让本来担心不已的冰轮丸暂时松了口气,户鬼冰多少还是有点头脑的,至少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户鬼冰抖了抖身体,然后纵身一跃,便离开了这片雪原。

而在另外一边,滑瓢正在没节操的和自己的小弟们讲述他在外面世界的英姿,说起他如何战胜那些强大的妖怪的时候,他可是毫无节操的尽量夸大自己的功绩。

你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口才极好,而且他知道应该如何说谎话,九真一假是最容易让人上当的。

滑瓢本身实力也不凡,所以这些不属实的战斗成果加之在他身上,就使得那些本来就崇拜他的小弟们深信不疑,更加崇拜他了,

狒狒是一个睿智的家伙,他能够分辨出滑瓢此刻只是纯粹的吹牛而已,那些看似华丽的战绩,恐怕又很多不符实。

对此,狒狒只是微微笑了笑,并不在意滑瓢的这种举动。看着他那夸张而又得意的笑容,狒狒只觉得这个时候的滑瓢真实无比。

“你这家伙还真是悠闲啊,竟然有空聊这些无聊的事情。”

正巧滑瓢讲到了上次几方实力大战羽衣狐的事情,他把最后战胜羽衣狐的功绩据为己有,大肆炫耀自己的作用,夸大奴良组的实力,使得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弟们对于奴良组向往不已。

正当他开心的时候,一个让他此刻无比心虚的声音响起了。

户鬼冰一脸无语的看着滑瓢,一步一步的向他走来。

“呃,小冰,你怎么来了?雪丽不是说你在闭关吗?”滑瓢有些心虚的笑了笑,然后把那份心虚深深的隐在心底。虽然被户鬼冰发现了会降低他的节操,可是如果被人看出来他的心虚,那就是降威望了。

威望和节操比起来,还是威望比较重要,节操算什么?那种低级的大路货随处可捡,有什么价值?

“闭关不成功,所以出来散散心,一出来就听到你在这里胡吹乱侃的。”户鬼冰有气无力的走到滑瓢身边,一点也不顾忌的坐到了他身边。

滑瓢的小弟们对此并不以为意,毕竟这里面有四分之三曾经是户鬼冰的手下败将,对于户鬼冰的实力他们都非常清楚,有时候他们也会想究竟是户鬼冰厉害还是滑瓢厉害?不过,那些落败的妖怪通常会回避这个问题,因为他们不愿意去接受那个答案。

“怎么了?闭关不顺利?”

狒狒这个时候走过来关心的问道,他和雪丽的关系不错,所以对户鬼冰印象也挺好,所以对他的闭关也挺关心的。

“有些太急躁了吧,所以反而不成功,我静不下心来,就出来逛逛。”户鬼冰叹了口气,说得很是轻松,可是狒狒还是能从他的语气之中听出他心中的急躁。

“你啊……”狒狒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到底还是少年心性,这样都无法静下心。

滑瓢拍了拍户鬼冰的肩膀,笑着说道:“别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不如加入我们的队伍,告诉我的百鬼们,我到底有多么英勇。”

看着滑瓢那意气风发的样子,户鬼冰只得干笑着抽了抽嘴角,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当事人在面前居然还能若无其事的夸耀自己,真是太极品了。

正当户鬼冰打算当众拆滑瓢的台的时候,忽然在他们不远处的溪滩上闪现了一股空间波动,一个人影从空间裂缝之中掉了出来,摔在了小溪中,渐起一阵水花。

水花渐起的声音让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户鬼冰更是直接闪身出现在了那里,看这速度,他的瞬身术似乎开发成功了啊。

倒在溪中的是一个少年郎,头发被溪水打湿覆盖了他的脸庞,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

户鬼冰大概判断出这少年昏迷了,原因,看看他那破烂的衣物和身上那些不大不小的伤势就知道了。

户鬼冰皱了皱眉,蹲下身把这少年扶了起来。轻轻捧起他的头,捋开他那湿漉漉的头发,待看清他的长相后,顿时惊呼道:“牛鬼?!”

“纳尼?!”

听到户鬼冰的惊呼,滑瓢顿时不淡定了,赶紧纵身掠去,来到户鬼冰身边,忙不迭的从他手里接过昏迷的牛鬼。

仔细一看,这不是牛鬼是谁?可是他为何会来到远野,又为什么会昏迷呢?

滑瓢此刻没有想这些,他只想知道牛鬼有没有生命危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