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你没有这个资格

“居然敢对我姐姐出手,胆子真是大啊。”

户鬼冰从天而降,落在菱奈和壶獾之间,正好把双方隔开。

户鬼冰脸上带着冰寒,还有那语气中压制不住的怒火,一切都说明,他出离的愤怒了。

“及川户鬼冰!远野不欢迎你们!赶紧给我滚出远野!”

壶獾和他身后的妖怪都是远野众的死忠分子,并且还是顽固的保守派,平时对于外来人就十分排斥了,更何况滑瓢那明显打秋风的行为。

“哼,想赶我走的人太多了,也不差你一个,只不过到现在为止,我都安然无恙的站在你面前,所以,这种事情,就凭你,办的到吗?”

户鬼冰极其轻蔑的看着壶獾说道,语气也十分恶劣。

本来壶獾只是简单的对他恶意相向的话,他还不会这么无礼。可就是因为壶獾对雪丽出手了,这已经触碰了户鬼冰的底线了。

只要对雪丽出手,在户鬼冰看来就是不可饶恕的行为,所以他根本不需要给对方留面子。

户鬼冰的语气也彻底激怒了壶獾,他怒吼道:“办不办得到打一场就知道了!”

说完,壶獾的双爪忽然变长变尖锐了许多。

他的双爪带着幽蓝色的光非常迅速的向户鬼冰划去。

户鬼冰不慌不忙的抬起左臂抵挡。叫户鬼冰这么托大,壶獾不仅狰狞的冷笑道:“愚蠢!”

他的双爪锋利无比,完全可以代替武器,一般金属都无法抵挡,更何况是肉身?

不过当他的双爪划到户鬼冰手臂上的时候,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手臂断落的惨剧,反而还传来了清脆的响声。

他仔细一看,原来户鬼冰的左臂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块冰做的护臂,正是这个东西抵挡住了他的攻击。

“什么玩意儿!”

壶獾惊叫了一声,居然能够抵挡住自己的利爪,壶獾不信邪的又向户鬼冰的另一边划去。

“啪!”

又是一声脆响,户鬼冰的右臂上也出现了和左臂一模一样的护臂。户鬼冰的嘴角微微扬起,似是得意,又似是嘲笑。

“不可能!”

壶獾的眼睛瞪得极大,显然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他屡试不爽的攻击居然完全被抵挡住了。

壶獾的快速的在户鬼冰身上施展着他的快爪,只是他每划到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就会凭空出现护甲抵挡。所以不过一会儿,户鬼冰就全副武装的穿着一套冰做的全覆式盔甲了,而壶獾却浪费了不少体力,尽管他强装着没有什么,可是他那不断起伏的胸口却无情的出卖了他。

“非常华丽的攻击!”

户鬼冰脸上带着讥讽的笑容看着壶獾笑道,言下之意就是,你的攻击中看不中用。

“下面,是我的回合!”

户鬼冰左手伸向天空,凝聚着冰雪力量,然后猛的向下一挥,他带上了战斗用假面。右手则快速拔出背上的冰轮丸,用家传刀技,以不弱于壶獾的速度回敬给了他。

壶獾咬牙接招,户鬼冰的刀法出乎他意料的强大,这刀法似乎经过千锤百炼一般,每次出刀又简单又狠辣,速度又快,根本无法破解,只能老实的接招。

偏偏这么快的速度,户鬼冰的力气又奇大,他可是给金山神当过学徒,那些日子可不仅仅只是拉风箱这么简单啊。

整个场面很容易就分辨出了是户鬼冰压着壶獾着在打,他每次挥刀而出,壶獾都只是面容狰狞的接招,同时壶獾的双腿所接触的地面也会有皲裂的现象,可想而知他本人所承受的力度有多大。

“雪丽桑!及川君好厉害啊!”

菱奈和雪丽在旁边观战,看见户鬼冰竟然这么厉害,菱奈不仅有些高兴的说道,简直是忘了她的阵营,大概在她看来,只有好感和恶感之分吧。

“嗯。”雪丽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认同了菱奈的话,同时对户鬼冰也充满了信心。户鬼冰比自己都还要厉害,连自己都可以无视的杀气,那么户鬼冰一定可以毫发无伤的战胜呼壶獾,这一点,雪丽深信不疑。

几个回合下来,壶獾的体力被户鬼冰耗尽了,而户鬼冰则是大气都没有喘,脸上依旧是那样的冰冷。

他在金山神那里流的汗可不是白流的,那些活儿真的很锻炼他的体力、耐力还有力量。

最后一下,户鬼冰快速的刺向了壶獾的一个要害,壶獾顿时汗毛直立,危机感席卷了他的全身,他相信这一下要是户鬼冰刺中了,自己必死无疑。

关键时刻,壶獾爆发了,他强制性的增强了自己身体的反应力,然后硬生生的扭动,躲开了户鬼冰这必死一刀。

“扑哧!”

虽然躲开了要害,可是冰轮丸还是刺进了他的身体之中。

剧痛让壶獾的头脑越发清醒,他狠狠的看着户鬼冰,自视甚高的他,没想到一天之内连败两场。

“你应该知道我的冰轮丸有何种能力吧?”户鬼冰保持着刺伤他的姿势,一脸平淡的直视着壶獾的双眼说道,

壶獾皱了皱眉,却没有说话。

“我的冰轮丸可以经过两段解放,始解增强各种力量,卍解的力量就更加强大,如今我连始解都没有用,仅仅只是用的家传刀术就打败了你,你说你有何资格赶我离开远野?”

户鬼冰的话句句诛心,每一句都像是一把尖刀一样刺在壶獾的心头,把他那可怜的自尊给划得支离破碎。

壶獾的精神状态即将崩溃,这时,一个十分轻佻的声音传来。

“呀嘞呀嘞,小冰你可不能欺负别人啊,你的那个力量太过恐怖,整个远野也没多少人能够抵挡得了啊,你第一天的下马威可是伤了很多人啊。”

滑瓢带着狒狒,还有他在远野所拐带的一群妖怪出现在了这里,他一脸流氓像的把户鬼冰营造的气氛破坏得一干二净。

壶獾也如醍醐灌顶一般清醒过来,想到在第一天围攻户鬼冰的时候,还有几个不弱于自己的家伙被户鬼冰伤到,他也就释然了不少。

这个时候的他看向滑瓢的眼神也充满了感激,要不是滑瓢,他的心境就全毁了,这一辈子就别想进步了。想到这里,他就是一阵后怕。

户鬼冰见滑瓢破坏了自己的计划,也仅仅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生气或者发火,为了这么一个龙套和滑瓢发火根本不值得。

“既然你要保他,那就送给你好了。”户鬼冰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收回冰轮丸。

壶獾的血液从冰轮丸上滴落下来,一点也没有沾染到刀身上,冰轮丸还是那样洁白如雪。

户鬼冰还刀入鞘,浑身的冰铠随着他的走动,慢慢碎落下来,等到他走到雪丽身前的时候,身上的冰渣正好掉完。

他随手挥去了脸上的假面,脸上的冰霜稍解,关心的问道:“没事儿吧,姐姐。”

“有你在,我能有什么事?”雪丽笑语嫣然的看着户鬼冰笑着说道,语气中对他充满了信任和爱意,让户鬼冰心中也平复了下来。

“及川君!你刚刚太厉害了!还有雪丽桑,你也很帅气啊!”

菱奈这个时候显得十分活泼,拉着雪丽不停的说,显得十分崇拜雪丽。

户鬼冰对于这个在危急时刻居然挺身而出保护自己姐姐的雪女十分有好感,他微笑着向菱奈道谢道:“菱奈小姐,刚刚多谢你保护我姐姐了。”

“哪里,雪丽桑可是我的朋友,我当然不能让她受到伤害了。”菱奈理所当然的说道,这句话让户鬼冰也彻底把她当作朋友看待了。

滑瓢慢慢走到了壶獾面前,伸手把他拉了起来,看着他腹部的伤口,不禁笑了笑道:“运气挺不错的,避开了要害。”

“狒狒,给他治疗一下。”滑瓢回过头把狒狒叫来,狒狒从身边的一个小弟手上接过一些治疗道具走到了壶獾面前,手法娴熟的给壶獾包扎了起来。

“谢谢……”壶獾有些不自然的向滑瓢道谢着,

滑瓢摆摆手,显得有些无所谓,随后又幸灾乐祸的对壶獾说道:“你也真是倒霉,你难道不知道雪丽在小冰心中的地位有多高吗?他刚才可是下了决心要彻底毁掉你啊。”

壶獾点了点头,他现在当然知道了户鬼冰的打算,同时对滑瓢也充满了感激。

“老流氓那家伙,又在收买人心了。”户鬼冰瞥了滑瓢那边一眼,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还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人吗?呵呵。”雪丽无所谓的掩嘴笑了笑,反正壶獾是生是死和她都没有关系。

“姐,我敢打赌这些事情都是老流氓引起的,你信不信?”

“这还用问吗?肯定是的。”

“……”菱奈在旁边听得十分无语,原来这姐弟俩还这么腹黑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