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远野的生活

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是一个喜庆的季节,但是……

远野妖怪们却度过了史上最寒冷的秋天。

“啊欠!!”

远野村中一大群妖怪不停的响起打喷嚏的声音,连带着还有吸鼻涕的声音,而这些妖怪都是当初围攻户鬼冰的妖怪,大红莲冰轮丸给了他们一个十分凉爽的秋天。

“你这自我介绍真是夸张啊。”

赤河童一脸苦笑的看着正襟危坐在自己面前的户鬼冰说道,不要以为他是村长就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发火,他对村子的管理一向很放任,都是交给他们自己解决。

而且,户鬼冰的爷爷雪鬼和他的私交关系也不错,雪鬼的去世让他对户鬼冰也升起一丝照顾之情。

“哪里,是你们的欢迎仪式太热情了而已,我只是给他们降降温,让他们冷静一下。”

户鬼冰脸色不变,十分自然的回答道,他也很肯定赤河童不会因为这种事怪罪自己,他又没有杀人,只不过让他们感冒而已。

他是自然了,赤河童就不自然了,你丫那么暴力的打开结界,谁都会以为你是敌人啊!!明明是理亏的一方,为什么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啊!!

这,大概就是脸皮厚度的不同吧,同时也说明另外一个问题,脸皮厚一样可以传染。

不提户鬼冰和赤河童的交谈,这边雪丽却是和才认识的狒狒交上了朋友,至于老流氓?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你不担心你弟弟吗?赤河童大人如果一怒之下把他赶出远野就遭了啊。”

狒狒很奇怪为什么身为姐姐,雪丽却一点都不担心户鬼冰,他们感情不是很好吗?

“没什么好担心的,他想赶的话随便好了。只要他赶得走。”雪丽一脸淡然的说道,特别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相当自信啊。

雪丽的话让狒狒一噎,无语的看着他,他现在在想,暴力打开封印这个主意会不会是雪丽提出来的。

狒狒悄悄瞥了雪丽一眼,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越大。

正当他在观察雪丽的时候,雪丽忽然转过头看向他。

“对了,狒狒,你平时都是怎么保养的?”雪丽的眼中充满了渴望,双眼冒着星星看着狒狒。

“……”

狒狒此刻无比痛恨自己这张脸。

“吱呀。”

这时,户鬼冰从屋里走了出来看他面无表情的样子,说不担心的雪丽还是走了上去问道:“如何?”

“嗯,他答应我们留下来了。”

户鬼冰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只是在狒狒看来,他很怀疑户鬼冰是不是用了什么不正当手段,否则怎么会这么风平浪静的应下来呢。在他的想象里,赤河童应该怒气冲天的把他们赶走,最不济也要教训他们一下啊。

一直被忽略的滑瓢赶紧凑上来增加自己的存在感,他搂着狒狒的肩膀笑道:“好了,别去纠结那些没必要的东西了,能留下来就是最好的了。”

“要不要去喝两杯来庆祝一下?”滑瓢看着户鬼冰和雪丽笑着提议道,

“我看,是你自己嘴馋了吧?”雪丽瞥了他一眼,一下子就戳穿了滑瓢那点小心思,滑瓢也不脸红,嘿嘿直笑。他的脸皮厚度是无法用数据表示的,户鬼冰就是跟他学的。

在滑瓢的牵引下,四个人又找到一个地方开始喝了起来。

“滑瓢啊,抛下你的小弟们,一个人跑到远野来度假,不厚道啊。”

户鬼冰一边喝着酒,一边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滑瓢。

四人除了雪丽和狒狒俩人比较有形象以外,滑瓢和户鬼冰都是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是滑瓢给人的感觉更加轻佻。

“呵呵,偶尔,也要给他们一些发挥的机会嘛,我的奴良组可是很自由的。”滑瓢颇为自得的笑了起来。

能把这么不负责任的事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的,除了他滑头鬼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雪丽无奈的摇头笑了笑,给四人斟茶。狒狒也是苦笑,明明就是个流氓,自己怎么就觉得他有前途呢?忽然之间,觉得前途有些黑暗啊……

“呵,别看你现在说得这么轻巧,回去就准备接受鸦天狗的教育吧。”户鬼冰幸灾乐祸的看着滑瓢,那只乌鸦不仅是奴良组的大管家,还是他滑瓢的大保姆,碎碎念和大呼小叫以及唧唧歪歪等极品技能都是满级的存在。

“没事儿,回去的时候,我会顺道儿邀请濡鸦来奴良组做客的。”

滑瓢轻松的喝着酒,十分无耻的表示,有濡鸦在,谁会担心那只乌鸦啊。

看着滑瓢向他眨眼,一副你懂的贱样,户鬼冰满头黑线,他忘了滑瓢是没有节操没有下限的妖怪是他的错。

这么简单的就把鸦天狗给卖了,鸦天狗的情义果然连关东煮都不如……至少,滑瓢会为了关东煮驻足不前……

滑瓢和户鬼冰俩人针锋相对的,雪丽和狒狒就显得很友好了。

“跟着这样的大将很累吧?”雪丽若有所指的说道,

“还行吧,而且我也还没有决定跟随他,只是看看他能走到哪一步罢了。”

其实,美男子狒狒还是很矜持的。

“他虽然有点不靠谱,不过确实是个合格的大将。”

能让户鬼冰另眼相看的妖怪,雪丽相信,他一定有独特的地方。尽管雪丽到现在都觉得滑瓢实在不靠谱,不过在关键时刻,滑瓢还是挺可靠的。

狒狒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微微上扬的表情出卖了他,他当然清楚滑瓢是什么样的人,否则,又怎么会跟随他呢?什么?你说他刚刚否认了?其实就是他傲娇而已。

“怎么样,加入我的组如何?我帮你报仇。”

滑瓢之前听了户鬼冰来远野的原因,然后不死心的再次向户鬼冰发出了邀请,并试图用这种方式诱惑他,只是户鬼冰也再次拒绝了他。

“我说过了,等你登上魑魅魍魉之主的宝座之后,再来邀请我吧。”

户鬼冰语气十分坚定,了解他的滑瓢自然不会以为他是不肯和自己同患难的人,只是他也不明白户鬼冰为什么一直不肯答应自己,原因,他也一直没有想到。

“别去想那些了,还是考虑如何增强实力好了。”

“我也要亲自为爷爷报仇!”

户鬼冰的眼睛微微抽搐了几下,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狰狞。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表情就恢复了正常。

看着滑瓢看自己那怪异的眼神,户鬼冰缓缓的说道:”放心吧,我答应过姐姐,不会陷入仇恨中的。”

滑瓢微微点了点头,户鬼冰这样说,他就放心了。

“对了,你现在似乎不怎么粘雪丽了啊。”

滑瓢看了看和狒狒聊得很开心的雪丽,似是转移话题的对户鬼冰说道。

“还是很粘的,不过已经不流于表面了。不管她在什么地方,我都能感觉到,她其实就在我身边,一直陪伴着我。”

“我爱她,所以比谁都要相信她,她自己觉得好就行,我的目标只有一个,我只想要看到她的笑容。”

户鬼冰淡淡的说道,嘴角泛着微笑,好像真的长大了一样。

“爱吗?”

滑瓢长长的叹了口气,他没有经历过爱情,是不会理解这种感觉的。有些东西,的确是需要自己经历一遍才能明白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