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难以置信的人

秀元没有停留多久,在天黑之前就下了山。他离开的时候笑得很开怀,他告诉户鬼冰,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开心过了,果然和老朋友相聚是一个对的决定。

“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雪丽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道,户鬼冰认同的点点头。

他可以任性一次,因为他毕竟是人;他只能任性一次,因为他是一家之主。

坐到这个位置上,很多事情便是身不由己,他不仅要为自己而活,更多的,他要为了家族而牺牲自己。

户鬼冰和雪丽不知道这次和他分别之后又要隔多久才能相见,或者,再也无法见面,毕竟,秀元已经六十多岁了。

尽管如此,户鬼冰和雪丽都默契的没有谈及此事,他们,都不想去想这么伤感的事情,只要现在开心就好了。

“去看看爷爷那边怎么样了吧?”户鬼冰提议道,他不想他们继续去想这个伤感的事情。而不知道该做什么的雪丽也点点头同意。

在当年封印布施右京的地方,雪鬼紧皱着眉头看着一个土包。由于当年最后是雪鬼出手,把一片雪林变成了雪原,所以封印布施右京的长石也被掩埋得只剩下一个土包了。

此刻,那个土包正向周围散发着阵阵恶意,十分不祥。

“爷爷!没什么事吧?”

户鬼冰和雪丽两人从天而降,然后快步走到雪鬼背后说道,

“爷爷,你说的不对劲,就是这股恶意吗?”那股恶意如同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鲜明,雪丽一来就感觉到了。

“嗯,不管我如何强迫自己相信它只是一些能量的泄露,可是我心中依旧有些不安。”雪鬼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这种不安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偶尔会使他心跳加快,仿佛要蹦出来一般,这便是他那不祥的预感。

“爷爷,不会有事的,实在不行的话,把封印加固就好了。”户鬼冰安慰着雪鬼说道,只是他这话说得有些没心没肺的,加固封印?谈何容易。

果然,雪鬼不仅没有释怀,反而更加无奈。

“这几重束缚中,真正有着封印作用的,只有花开院家的那小鬼的封印。其他的,不过是束缚和消耗他的力量罢了。”

“早知道就叫秀元临走的时候过来一次了”雪丽听了雪鬼的话,有些遗憾的说道,毕竟刚刚秀元还在,他们家离这里也只是几步路的距离。

“什么?!他来过了!”雪鬼惊呼道,他完全没感觉到秀元的到来,这只能说明秀元隐藏的本事太厉害了。同时也是遗憾,要是他来了的话,很多事情就可以直接解决了。

“呵呵,算了,这可能就是命吧,我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深了。”

雪鬼明白秀元来了这一次就再也不会来了,他毕竟是阴阳师,更何况他还是一家之主,能任性来一次就已经不错了。

而且就算他想再任性一次,他也不会再有时间了。

“爷爷,不用担心了,不会有事的。”户鬼冰也只有这样安慰了,否则,还能怎样呢?雪鬼重重的叹了口气,看上去仿佛一瞬间就老了很多岁一样。

见雪鬼如此,户鬼冰心中竟然也有了一丝不好的感觉。

时间过得很快,二十年的时间转瞬即逝,三年前,户鬼冰就收到消息,秀元去世了,享年82岁。

听说,秀元离开的时候很安详,这让户鬼冰欣慰。

同时,户鬼冰也感到遗憾,他没有见到秀元的最后一面。这是他第一个人类朋友,说是挚友也不过分,仔细想想的话,他自己也有几百岁了,对于妖怪来说虽然不算大,可对于和秀元相处多年的他来说,偶尔也会感慨时间流逝得太快,这之中也是有个对比的。

尽管反复告诉自己,人鬼殊途,人死如灯灭等等安慰性的话语。

户鬼冰终究还是抵不过心中的愧疚,他换了一身祭祀的服装直接无视了花开院家的阴阳师们,来到了花开院家的祠堂。

一路上他没有惊动任何人,手捧着鲜花来到了历代家主的牌位前,看着那最靠前最新的牌位,上面写着,“第十一代花开院秀元”

“我们相识一场,我却没有来见你最后一面,实在是抱歉,你应该不会怪我吧?我从未想过我会和一个人类成为挚友,自从你去世以后,我也开始意识到我的年纪和你相比也不小了,你说年纪大了就容易回忆以前的事,我现在也感觉到了啊,最近也开始回忆起以前的事。那些年在花开院家的日子很感谢你的照顾啊,那些日子我也过得很顺心……”

“你一生中为你自己而活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最后一次见你的时候,听你说那是你最开心的一段时光,让我听得都有些心里发酸,你平时究竟过的是什么日子才能让你说出这样的话?唉,秀元,希望你在下面能够自由自在的生活吧。”

户鬼冰絮絮叨叨的说了大半天,活像一个老头子一样啰嗦。啰嗦完了之后,他把鲜花放在了秀元的牌位前,上面写着十一代的名号。

户鬼冰慢慢起身后,深深的呼吸了一下,仿佛是在压抑什么感情一样。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看了这么久还不出来吗?十二,你的出息就只有这么点吗?”

“冰少爷,好久不见,不用这么挖苦我吧?”

十二代秀元,也是当年认识户鬼冰的阴阳师,虽然他早就发觉了户鬼冰的身影,可是他可不敢说户鬼冰什么闲话。先不说十一代生前和户鬼冰那么好的关系,就单单是户鬼冰的实力就让他没有反抗的权利,他之前可是亲眼目的过这家伙的卍解的。

“好好干吧,别给十一丢脸,我走了。”户鬼冰转过头走到他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说完,便直接离开了。

只留下十二代秀元一脸苦笑的站在原地,把我叫出来就只是为了说这件事吗?

户鬼冰离开花开院家回到了大雪山,雪鬼还是十年如一日的守在布施右京的封印前,他始终相信自己的感觉,而且时间过得越久,他那不详的感觉就越深,尽管那恶意依旧如此。

“姐姐,有想过出去玩玩吗?”

一天,吃完饭后,户鬼冰向雪丽提议道,毕竟他们已经在大雪山待了很多年了。

“怎么?你憋不住了?”雪丽好笑的看着他,到底还是小孩子啊,虽然他一直都保持着成年的模样。

说起这个,其实不是户鬼冰不想变回小孩子的模样,毕竟有时候还是童子的模样方便一些。

现在是他自己变不了身,当初流山堪罗强加给他的能量太多了,使得饱和的能量游离在他控制之外,他无法自如的掌控这股能量。

而成年化虽然会持续消耗他的能量,可是由于在金山神的铁匠铺经过了地狱式的修炼,他的能量恢复速度堪称恐怖,所以消耗的能量还赶不上恢复的速度。

自然也就不能指望成年化消耗那饱和的不受控制的能量。

这样的结果就导致他要重新变成童子,就只有完全掌握身体里的能量之后才能实现了。

“姐姐,我只是觉得你在家闷得慌,一起出去逛逛嘛。”户鬼冰睁眼说瞎话,其实就是傲娇了。

雪丽微微一笑,点头同意道:“好吧,那就多谢你的关心了。”

说着,还十分开心的拍了拍他的脑袋,只是垫着脚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可爱。

就在姐弟俩欢笑的时候,忽然一股超强的畏从不远处传来,户鬼冰脸色一变,立刻瞬身而去。

那,是雪鬼一直守着的地方!雪鬼的预感,只怕是成真了!

雪丽在惊讶之后也赶紧追了上去。

而就在户鬼冰赶到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呆立在原地。

只见雪鬼无力的现在原地,被一个奇形怪状的锥子穿胸而过,嘴角留着献血,脑袋耸搭在一边,显然已经死透。

“爷爷!!”

户鬼冰双眼血红的声嘶力竭的吼道,

这时,那把锥子动了,它从雪鬼身上抽出,没有支撑的雪鬼一下就倒在了地上不再动弹。

而出现在户鬼冰面前的人更是让他瞳孔一缩,难以置信的惊道:“和也!怎么会是你!”

PS:今天更新晚的原因……呃,很快就是光棍节了,我就不刺激你们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