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终于抵达

据说,一把刀拥有自己的灵性之后,只要把他当作朋友一样与之交流,他就能给你回应,这边是所谓的刀禅……

户鬼冰在知道手中这把刀是冰轮丸之后,便把他当成宝贝一样珍藏,时刻都背在背上,连睡觉都抱在怀里。

直到有一天,户鬼冰认为冰轮丸被自己感化了,终于回应了自己,可是一问才知道,人家只是累倒了,休息了一段时间,现在才醒过来罢了……

“自从我被锻造出以来,便被排斥着,我能够深刻感受到那种不认同。我很不理解,既然不认同我,为什么又要把我造出来?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处于被封藏的状态。”

“直到主人您的出现,您对我产生的认同感让我重新找到了存在的意义,那一刻产生的共鸣,让我十分肯定,我所期待和等待的人,就是您!”

“我在您的记忆中,发现了一把让您执念很深的刀,于是我便幻化成这把刀的样子,即使连功能都模拟得近乎一模一样,从此以后,我便名冰轮丸,期望能够获得您的认同。”

户鬼冰听着冰轮丸的诉说,渐渐明白了他的感受,那种期待被认同的感觉,他在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也体会过。

而在听到这把刀居然和死神世界里的那把有同样的功能,户鬼冰便不淡定了,谁知道,冰轮丸是尸魂界雪系最强斩魄刀,即使天才如小白,也没有能够完全掌握他的力量。

正当户鬼冰准备试试的时候,冰轮丸的一句话就如同一盆凉水浇在他的头上。

“只是功能一样,威力,可能不太理想……”

那尼玛说个屁啊!

户鬼冰满头黑线的看着冰轮丸,那怨念的样子让冰轮丸浑身不自在,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主人的事情一样。

之后户鬼冰了解到,自己这把山寨的冰轮丸,功能的确和原版一样的,只是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所谓始解,其实就是把平时存在刀里面的法力一次性爆发出来,而所谓卍解,就更简单了,由于刀身的材料是和雪系妖怪最契合的,所以他可以完全化为吸收和沟通周围雪系灵力的媒介,快速转化成户鬼冰的力量,这样就形成了所谓的卍解……

虽然山寨了一些,可是看上去威力还是不错的,至少户鬼冰是这么觉得的……

“不过,主人,以您目前的身体情况,如果使用卍解的话,您会彻底化为冰块的……”

冰轮丸似乎有化为一句话噎死人的存在,本来户鬼冰正兴高采烈的,可是这一句话出来,他瞬间石化了……

尼玛没有卍解还高兴个屁啊!!区区一个始解有什么用啊?这不就是山寨版的阴封印吗!!

算了,有总比没有好,能够有个始解也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从此之后,户鬼冰有事没事儿就向冰轮丸注入自己的妖力,方便以后战斗的时候一次性索取,瞬间增加爆发力。

所以便有了户鬼冰刀不离身的现象,在金山神看来,这是爱护兵器的表现,深得他的认同。而在滑瓢看来,这就有点像是在炫耀了,他时常嘀咕,有把刀又怎么样?至于时时刻刻出来显摆吗?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对此户鬼冰完全不理睬,滑瓢羡慕嫉妒恨他高兴还来不及呢,谁还会管他的死活……

这一天清晨,户鬼冰从睡梦中醒来,这段时间充满规律的生活,已经让户鬼冰形成了自己的生物钟,即便没有外在因素,只要到了大概七点钟的样子,他就自然醒了。

清醒之后,户鬼冰便十分从容的把怀里的冰轮丸背在背上,栓紧之后,才开始叠被子。顺带说一下,此刻房间里的温度是40摄氏度。

收拾好被子,又整理了一下着装,户鬼冰便准备出屋吃早饭了,即便是妖怪,他也会时常感觉肚子饿,虽然这只是单纯的嘴馋了而已……

可是平时这个时候应该从外面买早餐回来的金山神却一身正装的坐在凳子上,一副久等的样子让户鬼冰愣愣发呆。

“怎么了?没看见过我穿这么正式吗?”

金山神面无表情的扫向户鬼冰说道,

“不是,叔,这是要去哪儿啊?感觉像是要远行一样。”户鬼冰奇怪的问道,同时心里似乎抓到了一个答案,但是却又不敢相信。

“你一直以来待在我这里想寻求的是什么答案?”金山神的嘴角微微勾起,把户鬼冰这家伙吃得是死死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当户鬼冰听到金山神的话后,脑海中的答案得到了肯定,顿时被巨大的惊喜所包围。

这么长时间他吃了这么多的苦到底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去寻找他父亲当年去世的时候所在的地方,寻找他父亲才会的雪童子一系的绝技。

他没有时常念叨不代表他对此不上心,相反,他时时刻刻都想着这件事,只是他比较成熟,不会那么不知趣的时常叨唠金山神。

看见户鬼冰那兴奋的样子,金山神脸上带着笑容说道:“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也完成了我对你的特训,所以也算是满足了我的要求,可以带你去那个地方了。”

“嗯!”

户鬼冰用力的点了点头,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此刻他已经不想多说什么了,他恨不得插上一只翅膀直接飞过去。

“走吧!”

金山神大手一挥,宣布了两人就此开始远行。

金山神的铁匠铺关了,门面外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示意着主人外出了,至于什么时候再开业,那就是另外一说了。

户鬼冰在离开之前,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除了大雪山以外,自己所待最长时间的地方,在这里,虽然生活过得单调,可是却是过得十分舒坦和实在。

他在这里,获得了强大的恢复能力和妖力,也获得了冰轮丸这把宝刀,这里对他的意义实在是太特殊了。

他紧了紧胸口前绑住背上冰轮丸的绳子,坚定着对金山神道:“走吧,叔!”

“嗯!”

金山神自然不会有任何留恋,他转身就走,潇洒至极。因为对他来说,他的故乡和家,早就没有了……

路上,户鬼冰从金山神的嘴中获悉,只要是当年被流山堪罗所救的妖怪,都知道流山堪罗最后所待的地方在哪儿。

也就是说,道成寺钟明明知道却对户鬼冰说谎了。

看着户鬼冰那念念有词,对道成寺钟诅咒的样子,金山神冷笑了一下,随后对户鬼冰说道:“事情不像你想象中那么简单,既然他会这么选择,你只要相信他就可以了,我们都不会害你的。”

户鬼冰听后细细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这些人都是雪鬼的嫡系部队,也是自己父亲的挚友,没有理由会害自己。

金山神的实力非凡,他的名气在关东甚至是中部一代也甚是响亮。在关东行走没有人来找晦气是很正常的,让户鬼冰没想到的是,来到了羽衣狐的地盘,金山神依旧是大摇大摆的赶路,也还是没有人来找他们的麻烦。

由此,户鬼冰便是越发崇拜金山神了,这实力,让羽衣狐都忌惮了吗?

半个月之后,由于没有任何阻碍,户鬼冰在金山神的带领下,便来到了一处与世隔绝,和外面气候截然相反的地带。

外面还是一副果实累累的秋意尚存的景色,可是这里却是比大雪山都还要严寒的环境。最关键的不是环境的问题,而是户鬼冰刚刚踏上这片土地,他的内心就为之颤抖。

熟悉、眷念、慈爱、感恩,这一系列的感觉瞬间汇聚到户鬼冰的心头,户鬼冰的鼻头一酸,一滴泪水无意识的从户鬼冰的眼眶中溢出,沿着他那稚嫩的脸庞滴落下去。

泪珠滴落在冰雪之上,慢慢融进了户鬼冰脚下的雪原之中。

“父亲……母亲……”

户鬼冰哽咽的喃喃自语着,一片光亮瞬间从户鬼冰的脚下闪现而出,随后便笼罩了他全身,金山神见此亦没有阻止,只是稳稳的站在户鬼冰身后,一副为他遮挡任何危险的模样。

他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主要是因为,那片光亮之中有着他熟悉的气息。

户鬼冰没有做出任何闪避动作,也是因为,这片光亮之中,有着他舍不得离开的气息。

PS:合同寄出已经一个星期了……还没有反应,估计是沉了=_=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