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再见老流氓

道成寺钟的计划户鬼冰并不知晓,他和影忍者一路上低调得很,平平安安的到达了关东。

只是让户鬼冰没想到的是,他一来关东就碰上了熟人,而且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了。

“真是,我还在想到底是谁这么大摇大摆的闯进我们关东的地盘,原来是小冰你啊。”

好久不见的雨女千佳一脸无奈的看着茫然的户鬼冰,和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影忍者说道。

“千佳?你怎么在这里?”

户鬼冰吃惊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虽然样貌没有变,可是气势什么的都变得十分成熟的千佳,这真是意外啊。

“好了,别在这里大呼小叫的了,关东跟其他地方不一样,别这么招摇过市的。”千佳没好气的敲了户鬼冰的脑袋一下,然后看向影忍者说道:“你是小冰的朋友吗?”

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千佳不以为意,然后道:“跟我来吧,先离开这里再说。”

说完,千佳便带着户鬼冰和影忍者左拐右拐的来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街道上,而在街道的一旁,却有着一座比较大的庄子。

“这里就是你们的据点?”户鬼冰看着那座庄子有些好奇的问道,

“是基地啦。”千佳企图纠正户鬼冰的说法,不过效果不佳。

千佳带着两人进了庄子,而庄子里面则是一群妖怪,不过在这外面游荡的,都是一些小妖怪,上不了什么台面。

户鬼冰有意看了看影忍者,怕他有什么想法,却看见他的脸色依旧平静,细细想了想,户鬼冰猜测他估计也早就发现自己是妖怪了吧。

至于为什么没揭穿他远离,恐怕也是破罐子破摔了……

“千佳,你怎么带了两个人类回来,其中一个还是阴阳师?!”

这时,长着一只眼睛,嘴上叼着烟锅的一目入道出现了,他充满敌意的看着千佳身后的户鬼冰还有影忍者,当然,户鬼冰更加吸引仇恨。

“那个人类是没错啦,不过这个小弟弟可不是什么阴阳师噢。”千佳一点也不在乎一目的敌意,反而笑嘻嘻的回答道,只是她很果断的就站在了两者中间,挡住了户鬼冰。

“喂,千佳,我说过很多次了吧,我比你大!要叫我哥哥!”

户鬼冰不爽的看着千佳的背影说道,明明比自己小个十几岁,凭什么每次都要叫自己弟弟啊!个字矮又不是自己的错,种族问题啊!!

“嗯?比你大?他也是妖怪?”

这回轮到一目入道吃惊了,没有妖气,一身的难闻的阴阳师味道,这明明是一个阴阳师嘛。

“嗨,嗨。”千佳笑语嫣然的点头认同道。

这时,一只长着黑色翅膀的兄贵走了出来,他一脸的严肃,转头看向千佳道:“千佳,总大将让你带两位客人进去。”

这是乌鸦天狗,他看了户鬼冰一眼,虽然的确是看不出任何妖气,而且怎么看都觉得是阴阳师多于妖怪,不过既然是总大将的命令,他绝对是毫不犹豫的遵守。

户鬼冰这个时候再傻也知道了所谓的总大将是谁了,他捂脸摇了摇头,然后对身后的影忍者说道:“走吧,大叔。”

影忍者一言不发的跟着户鬼冰身后,一起步入了大堂。

进入大堂之后,原本喧闹的说话声停了下来,瞬间变得安静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户鬼冰。

或是敌意,或是好奇。

而坐在顶端的,便是户鬼冰的老熟人,某只没节操的老流氓,奴良滑瓢。

“好久不见了,小冰。”滑瓢轻佻的看着户鬼冰笑着说道,

“好久不见了,老流氓,话说,我有说过的吧,不要叫我小冰,叫我冰爷。”户鬼冰皱着眉头不爽的看着滑瓢说道,

“喂喂喂,这种小事就不要计较了嘛。”滑瓢直接忽略了户鬼冰的不满,然后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户鬼冰的穿着,意味深长的笑道:“看起来,秀元那家伙对你挺好得嘛。”

一提到秀元,户鬼冰也不得不满头黑线,他无奈的说道:“那家伙太麻烦了,准备了一大堆东西,本来我可以轻身上路的。”

“哈哈哈,他也是为了你好嘛。”滑瓢哈哈大笑之后,便对户鬼冰说道:“先留下吃个便饭吧,之后再跟我说说你来这边干什么,能帮的我一定帮你。”

“总大将!你在说什么啊?这家伙可是阴阳师啊,为什么我们妖怪要伺候阴阳师啊!”

这时,其中一只妖怪跳了出来,不满的指着户鬼冰对滑瓢说道,

滑瓢挠了挠头,头疼的对户鬼冰说道:“既然都到了这里了,你就把那身衣服脱了吧。”

户鬼冰没好气的看了滑瓢一眼,这家伙说一声不就行了?话说这身衣服穿了这么久,户鬼冰还真是有感情了,都有些舍不得脱下来了。

不过户鬼冰也知道,他今天不表明一下身份,这群不安生的家伙绝对不会让自己好过的。

虽然自己根本不怕,滑瓢现目前手下这些家伙,户鬼冰可以毫无压力的把他们冻成冰棍。可是不必要的麻烦也懒得去招惹,以后少不了要多打交道的。

户鬼冰不情不愿的脱了那身阴阳师服饰,同时释放了自己那几乎和大妖怪比肩的气势。那群不满户鬼冰的妖怪们顿时被冻得瑟瑟发抖,有些家伙的毛发上都已经结冰了。

只有像乌鸦天狗等实力高深的干部们不受影响,不过虽说不受影响,可也深深的记下了拥有这等恐怖实力的户鬼冰。

“好了好了,小冰,知道你有怨念,差不多得了啊。”滑瓢见手下的小弟们有些都快直接被冻成冰棍了,连忙出声喊停,否则,他还真不敢肯定户鬼冰是否会一气之下杀掉他几个小弟。

滑瓢出声了,户鬼冰也就卖他一个面子,然后便收敛了气势。大堂慢慢回温,而那些妖怪却再也不敢对户鬼冰不敬了。

而一直跟在户鬼冰身后的影忍者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一是户鬼冰没有针对他,二则是他有着秘法可以在强者的气势之中全身而退,也算是一种忍术吧。

“乌鸦天狗,带小冰去客房休息一下吧。”滑瓢转头对自己的大管家鸦天狗吩咐道,随后又对户鬼冰露出一个让他头皮发麻的笑容。

“对了,小冰,准备好食费噢,作为滑头鬼,我们家可没有客人的饭,哈哈。”

户鬼冰满头黑线的看着这个无赖的老流氓,而滑瓢的部下们则一个一个都捂着脸,为有这样一个无耻的总大将而感到丢脸。

鸦天狗无视了滑瓢的无耻,带着户鬼冰就离开了大堂。路上,户鬼冰询问鸦天狗道:“那老流氓最近是不是经常去别人家蹭饭吃啊?”

户鬼冰感觉鸦天狗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后他又恢复了自然的样子,只听鸦天狗淡淡的说道:“偶尔总大将也会出外到朋友家吃饭,并不是您说的蹭饭……”

户鬼冰抽了抽嘴角,就连不苟言笑的影忍者都略微抽搐了一下,这其实就是蹭饭吧?绝对就是蹭饭吧?作为滑头鬼,就吃饭这一项来说,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人请他的啊!即使是朋友!

可是户鬼冰心里虽然知道,却十分了解鸦天狗的性格,鸦天狗能给滑瓢想出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已经难为他的智商了,还是不要再欺负他好了。

影忍者则是为鸦天狗感到可怜,跟着这么一个总大将,总觉得前途黑暗的样子……

户鬼冰和影忍者到了滑瓢给他们安排的房间之后,鸦天狗给他们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

户鬼冰待鸦天狗走后,便直直对影忍者说道:“有什么想法吗?我是妖怪。”

影忍者听后,转头看向他,一脸平静的说道:“我早就想到了,只是后来觉得,你是阴阳师还是妖怪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影响。”

户鬼冰眉头一挑,轻笑道:“怎么?你还是支持众生平等这个观念的人?”

“不,跟那个没关系,因为不管你是妖怪还是阴阳师,你都会帮我消灭那只狐狸妖怪,这是你作为你对我承诺,不是吗?”

听了影忍者那肯定的话后,户鬼冰有一种被信任的感觉,并且还觉得不错。

“你想离开的话,随时可以,你若还愿意继续跟着我,我也不会赶你走。”户鬼冰笑着说完,便不再在这件事上做文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