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麻烦找上门

一顿纠结的晚饭吃完之后,户鬼冰便上楼准备休息了,除了秀元给他的东西以外,他身无长物,所以当把那包东西收好之后,户鬼冰便毫无压力的躺在床上睡觉了。

夜晚的京都显得有些寂静,和白天那喧闹的场景完全相反,现在是一片死静。

街坊紧闭了窗门,甚至有些店家不放心的还在门后多加了几条撑木。房间里也是一片黑暗,他们宁愿拿火折子取亮,也不愿意点灯。

这一切都透着一丝诡异,显得不同寻常,若是外地人不知情的走在这夜路上,只怕当场就会被吓疯吧。

熟睡的户鬼冰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他依旧呼呼大睡的,而且好像是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脸上带着安详的笑容。

“老流氓……喝冰爷的洗脚水吧,哈哈哈……”

户鬼冰时不时的冒出一两句梦话却是让人汗颜不已,原来你潜意识当中对滑瓢的怨念这么深啊,就连做梦都不放过他!!若是滑瓢知道的话,一定会抱头痛呼,“这是何等的卧槽啊!”

而就在这诡异又死静的夜里,一道黑影打破了这片寂静。

黑影以飞快的速度穿梭在各大街巷之中,那弯弯绕绕的巷子一点也不能阻挡他前进的步伐,便是极窄的空间,他也能以敏捷的身手通过。

而且这人虽然是以飞奔的速度前进,可是却没有带起一点声音,哪怕他在瓦片屋面上行走也是一样。

在他身后不远处,却是有一群如雾一般的存在袭来,那速度,比那黑影还要快上几分,简直就像是在飞。

那黑影奔跑之间,时不时的回头观望一下身后的情况,很明显,他这是在逃命啊。

这杀机四溢的追杀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这等恐怖的场景和这寂静的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真是难以想象。

那黑影在逃跑时掠过了户鬼冰所在的旅店,他飞一般的划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户鬼冰也依旧睡得很沉,身上的被子已经被他踢掉了一半,另一半则落在床脚。

他双手双脚大张着毫无睡相,也幸好他是雪系妖怪,否则这样睡觉,非着凉不可。

而很快,追杀黑影的那片雾气弥漫了过来,覆盖了整个旅店。

这个时候的户鬼冰,仿佛被人叫醒了一般,猛地睁开眼睛,哪里还看得出有倦容?他并没有翻身就起,而是细细感应了一下,确定这团雾气就是妖怪所散发的妖气以及畏所混杂的东西之后,他才慢慢冷静了下来。

“怎么突然之间就有妖怪出没了?”户鬼冰一边想着,一边慢慢起身,装作起来撒夜尿一样,慢慢挪到了房间大门前。

他轻轻推开一个缝隙,从楼上看到楼下大堂的门紧闭着,甚至还有撑木。也亏得户鬼冰眼神够好,否则,在这么一个夜里,连夜明灯都不点,要是起来找不到夜壶,出去撒尿的话,绝对会被绊倒的。

“怎么看都透着一丝不对劲。”户鬼冰皱了皱眉,在心中暗暗思量了一番,心道:“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今最重要的是前往关西找金山叔叔,能不耽搁就尽量不耽搁。”

想完,户鬼冰便不再纠结,轻轻把门带上关好,然后再次回到床上准备睡觉。可是他当转过身,瞬间就愣在了那里。

“我擦嘞!这谁啊!什么时候出现在我床上的!”

户鬼冰及其不淡定的在心里吐槽了起来,只见本来应该空着的床位如今居然多了一个黑衣人,虽然蒙着脸只露出了眼睛,可是看其眼神也知道其此刻非常痛苦,应该受了什么伤。

虽然房间里昏暗,可是户鬼冰却凭借着窗外的月光看清了此人那透亮的双眼正祈求的看着他,想取得他的帮助。

户鬼冰这下纠结了,本来就不想惹麻烦的,结果麻烦偏偏就找上了门。

户鬼冰无奈的走到窗边,把窗关好。说起来这家伙挺厉害的啊,从窗子进来,偏偏还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而且,因为其是人类的关系,反而没有引起户鬼冰的注意。

“你这家伙,到底是谁?”

户鬼冰走到桌前坐下,轻声询问道,

那黑影虽然受了伤,可也强自撑起身子,靠在床边。他的眼神也不一般,也到达了夜能视物的程度。

由于户鬼冰是和衣而睡,所以那身阴阳师服饰是一目了然,这才是黑影放心进来的原因。

不过,如果这家伙知道户鬼冰也是个妖怪的话,不知道会作出什么反应……

“这位阴阳师大人,在下是幕府将军大人的守卫忍者,现在被一群妖物所追杀,还请阴阳师大人通融一下,在下天亮便离开。”

这声音一听就是男人,让户鬼冰期待的遇到什么女性忍者的幻想落空了……

啊!不是!我从来就没有这么想过!我的肉体包括灵魂都是属于我姐姐的!我绝对没有这么肮脏的想法!!!

户鬼冰用他那毫无说服力的语气企图说服大家,不过,群众的眼睛是雪亮,大家都懂。

“被妖怪追杀?你是幕府的人,怎么会被妖怪追杀。”户鬼冰不解的问道,还有一个疑惑便是,这家伙是忍者啊,走路都不带出声的那种,他所做的应该只是保护将军而已,怎么会被妖怪扯上关系?

听到户鬼冰询问,这忍者犹豫了一下,随后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对户鬼冰说道:“虽说这是一件秘事,关乎将军大人的生命安全,不过大人既然是阴阳师,那么在下就不再顾虑了。”

“我本是负责保护将军大人的影忍,从我9岁开始,就形影不离的保护将军大人的安全,四十几年过去了,我也一直都做得很好,将军大人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十年前,将军大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寻来了一女子,竟然还要给她名分与她成亲。”

“这本是将军大人的私事,我无权过问,可是从一年前开始,我便发现那女子的行为有些不对劲,与此同时,将军大人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府中大夫都无法诊治,于是我便大胆猜想是否是那女子暗中下毒。”

“可是这一查不要紧,竟然让我查出一个惊天秘密,那女子,竟然是妖怪!”

忍者的眼中透出一丝惊恐,还有愤恨,显然,他对将军十分忠心,这妖怪伤害了将军,便使得他也跟着受了辱,所谓主辱臣死,他便有这样的觉悟!

“继续说下去。”

户鬼冰已经大概有了猜想,知道这女妖是谁了,不过他还是想听听这货还有什么情报。

“我有家族秘传忍术,隐秘身形毫无破绽,我前前后后躲在暗处跟踪暗查了她许多次,都没有被发现,我暗中收集证据,想着有一天呈交给将军,让将军醒悟,然后处死这妖怪。”

“只是没想到这妖怪的势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恐怖,原来不知不觉中,幕府,甚至整个京都都被妖怪们渗透了。”

“这些妖怪之中也不乏一些善于侦查的,所以,没过多久,我就被发现了。本以为我会被他们围堵致死的,却没想到他们任何反应都没有,似乎只是让我知道我被发现了而已。”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终于我发现了一个更为惊天的秘密!”

“你家将军被控制了。”

户鬼冰接过他的话头淡淡的说道,这也不难猜测,羽衣狐怎么可能会留着一个不受自己控制的家伙在身边指手画脚的?

那忍者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只是颓废的点了点头。

“既然当初被发现的时候你没有被他们杀死,那为什么如今却会被他们所追杀呢?”

户鬼冰认真的看着这忍者,这是个关键问题,如果他回答不好的话,说不定户鬼冰便要就地格杀,至于羽衣狐那边的事情,关他毛事。

他可打不过羽衣狐,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才不做呢,他正义感又没有爆棚……

“……”

这忍者沉默了一会儿,随后道:“我刺死了将军,他们失去了可以控制的将军,所以迁就与我……”

户鬼冰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这是何等的卧槽啊!

PS:国庆最后一天,日更结束,明天更新一章,然后恢复两天一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