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对敌

包围住秀元他们的人类被控制成了行尸走肉,完全丧失了自己的思想,他们目前估计在脑中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撕烂眼前的人。

他们现在的情况和户鬼冰所知道丧尸有些相像,不知道疼痛,只知道杀戮。

就是这种情况下,户鬼冰跟秀元他们说自己有办法在不伤到他们的情况下摆脱困境,一下子就让他们楞住了。

“暴风雪!”

户鬼冰双手向前一伸,周围的温度迅速下降,然后便是狂风夹杂着大雪瞬间而至,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包围他们的人类全部都埋住了半截身子。

本身被刺激得潜力大开而变得力大无穷的他们,却仿佛累了一般,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似乎,睡着了?

“啊欠!”

秀元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然后鼻子下挂上了两条鼻涕,鼻涕还没有坚持几秒钟,就被冻成了冰棍。

和也打了个寒战,轻轻的吸了吸鼻子,他才不会让人听出来他也感冒了呢。

在场的阴阳师多多少少都因为这突然的降温而感冒了,这还真是伤人又伤己啊……

秀元苦笑着对户鬼冰说道:“小冰,你看看这还没有开始打呢,我们就伤了一半了啊。”

户鬼冰转过头来看着他们的反应,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这招是不分敌我的啊……

这就是经验的差距了,户鬼冰没有和多人一起合作过,所以他选择的招数都是威力大又方便的,却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招数会不会伤到自己人。

户鬼冰见那群人类已经不动弹了,便连忙停止了畏的输出,暴风雪也停了下来。

“你到底是我们这头的,还是别人派来的内奸啊。”和也满头黑线的吐槽道,看看吧,他们这边的阴阳师瞬间战斗力下降啊。

“少罗嗦!明明是你们自己体质不好。”户鬼冰傲娇的顶了他一句,然后对秀元说道:“至少,这些人类我给解决了啊。”

秀元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看那群一点动静都没有的人类,不由得问道:“他们这么冻着,会不会死掉啊?”

“不会不会,我强制性的降低了他们的身体体征,他们此刻陷入休眠状态,同时大脑也停止了工作,所以之前所下达的命令,等他们再次醒来的时候就会遗忘掉了。”

户鬼冰信心满满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快点让他们苏醒过来吧,我怕久了他们的身体会出问题。”

秀元劝着户鬼冰说道,户鬼冰瘪瘪嘴,心想这些家伙生不如死,还不如就让他们这么安静的去了比较好。

不过在场的全是阴阳师就他一个妖怪,他要敢这么说,估计就呆不下去了。

“人类就是麻烦。”

户鬼冰一边嘀咕着一边解除了法术,果不其然,这些人就算苏醒了之后,还是浑浑噩噩的,从他们的眼神中就看不见希望二字,没有了希望和梦想的人类,和咸鱼没有什么分别。

而秀元他们看到这个情形之后,久久不语,他们也不清楚救活这些人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没有时间让他们思考了,因为户鬼冰破了鬼童丸的法术,让他感应到了,所以他和精蝼蛄已经赶了过来。

只是当鬼童丸赶到现场发现一群阴阳师当中居然有一只妖怪的时候,他就惊讶了。

“你居然帮助阴阳师?!”鬼童丸诧异的看着户鬼冰说道,

“我只是在交房租而已,别误会……”

户鬼冰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可不是吗,秀元提供衣食住行,这不就是租房么……

鬼童丸听后皱了皱眉,随后看见户鬼冰身上所穿衣物,不仅厌恶的看着他鄙视的说道:“竟然甘愿当阴阳师的式神,真是败类!”

户鬼冰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解释,不管是现在和将来,他们都是敌人,没必要和他说的太多。

鬼童丸见户鬼冰这幅态度,冷哼了一声,便不再多费心思。他转而对阴阳师们说道:“不得不说你们挺大胆的,竟然敢闯入我的领地。”

“你这恶毒的妖怪,残害普通群众,死一万遍都不够!啊欠!”

秀元指责着鬼童丸说道,只是他最后的那一刻喷嚏彻底破坏了他的形象。

众人都满头黑线的看着他,户鬼冰则是瞥了一眼,心道:“白痴……”

话说你也有资格这么说吗?这场感冒就是你引起的吧?!

“哼,看来你们这群乌合之众也的确是没有什么战斗力了,我随便动动指头就能搞定你们!”

鬼童丸不屑的表示,这群病秧子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一阵恶寒,然后连忙闪过。

只见户鬼冰忽然从他身后举着一根棍子,可是两头却是尖的冰锥向他刺来。

如果他不躲的话,他此刻便被刺了一个透心凉了。

户鬼冰见攻击落空,也不恼,转势就是一个横扫,鬼童丸和精蝼蛄直接飞身跳起闪过。

鬼童丸在跳起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看之前户鬼冰站的位置,那里只剩一个冰雕了。

落地之后,鬼童丸愤怒的对户鬼冰说道:“居然偷袭,还是这种毫无征兆的,太卑鄙了!”

户鬼冰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用小指掏了掏耳朵,好笑的说道:“我没听错吧?卑鄙?这不是正常的吗?你别告诉我你以前都是和别人堂堂正正比试的,一点阴招都没用过?”

“那不是当然的吗?!”鬼童丸理直气壮的说道,并同时为自己的光明正大感到自豪。

户鬼冰听后,无奈的扶住了额头,然后摇头叹息道:“真是白痴,你能活到现在也的确是老天的奇迹。”

鬼童丸听后恼羞成怒,二话不说直接向户鬼冰劈去。

户鬼冰举棍相迎,只是他的出招简直毫无章法,而且用的也不是什么棍法,就是简单的胡乱挥舞。

鬼童丸只稍稍接触一下,就明白户鬼冰的真实实力了。

他的剑术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从很久以前,倒在他剑下的敌人数不胜数,其经验自不用说。

户鬼冰却是初出茅庐,看起来所有不利的局面都指向他,可是户鬼冰知道,他并不是丝毫没有胜算。

刚开始鬼童丸完全是压着户鬼冰在打,户鬼冰也是被逼得连连后退。

可是忽然间,户鬼冰周身寒气大爆发,刺激得鬼童丸赶紧后退,鬼童丸惊疑不定的看着户鬼冰,以为他会出什么大招。

结果,只见户鬼冰丢掉了手中的棍子,然后随手一挥,脸上带上假面,然后赤手空拳的对鬼童丸比划了几下,意思不言而喻。

鬼童丸抽了抽嘴角,没想到他竟是如此无厘头的表现,同时也为自己刚才的举动感到丢脸,居然拉开了距离,给了他耍宝的时间……

愤怒的鬼童丸再次栖身而上,只是这次,他却没有那么容易对付户鬼冰了。

在假面的增幅下,户鬼冰的各项身体数据都得到了长足的增加,就拿身法来说,光看户鬼冰游刃有余的在鬼童丸的攻击下躲闪着,就知道了。

“急冻拳!”

户鬼冰忽然一拳打出,鬼童丸连忙举刀防御,寒气逼人的拳头打在了鬼童丸的武士刀上。

本以为这次攻击就这么成功被防御住的时候,鬼童丸惊讶的发现,被户鬼冰打中的地方,正在向四周扩散,结冰,如果他不丢掉武器的话,那么他也会被就此冻结的。

鬼童丸当机立断的丢掉了手中的武士刀,刚刚落到地上,武士刀便直接变成了冰刀,晶莹剔透,可是几秒钟之前,它可比任何东西都可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