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还没有真正的结束【大结局

被奴良组和花开院家合力围攻的妖怪们绝对讨不了好,他们单独对付一家或许还可以击退,但是当两家合力的时候,就远远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了。

奴良组这边有金山神、道成寺钟两大杀神坐镇,花开院家也有大量的少年天才,特别是柚罗这个精神力超强的变态阴阳师少女,同时趋势着贪狼、巨门、禄存、廉贞、武曲齐齐上阵,真心是强大的少女啊。

在这种高端战力被拖住,而低端战力又打不过人家的情况下,塵地藏他们自然是被杀得节节败退。

而户鬼冰这边则是显得有些狼狈,布施右京的实力太强,他即便是换上了双刀也是有些招架不住。

“怎么了?你的本事比你的嘴皮子的确是要生疏多了。”

相比于户鬼冰的狼狈,布施右京则要显得轻松多了,他所积累的力量根本不是户鬼冰可以比的。每一招都是势大力沉的,偏偏攻击速度还奇快,若不是户鬼冰在最紧要关头也有领悟,恐怕早就落败了。

“你最近也开始修炼你的嘴皮子了吗?”户鬼冰虽然手上应付不过来,可是嘴上的仗却从来不肯认输,若是这点都被布施右京给比了下去,那就真的是没什么可比性了。

“放弃吧,我们积累的东西根本不一样,在这方世界过着安逸生活的你,如何是在地狱里过着煎熬生活的我的对手?”布施右京手中的劲力又大了几分,从他背后猛然爆发出几根黑色的触手,灵活的向户鬼冰攻去。

户鬼冰见此振翅一挥,无数冰柱齐齐出现,然后奋然冲向那些触手,在户鬼冰的操控下,它们灵活的或是躲避攻击布施右京的本体,或是攻击触手,又或是挡在户鬼冰面前阻挡触手的攻击。

“真正的力量可不是单纯的憎恨啊,布施右京,你完全走错了方向!”

应付完之后,户鬼冰赢得了喘息的时间,趁此机会,他回答了布施右京的问题,从根本上就否定了他。

“又要跟我说那种无聊的守护吗?哼。”布施右京当然清楚户鬼冰要说什么,因为他已经听了无数次了,而户鬼冰说的理由根本是他不屑一顾的。

“算了,跟你这种人说什么守护也的确是对牛弹琴。”户鬼冰有些头疼的说道,这家伙的思维已经固化了,怎么说也说不通的。

布施右京不屑的冷哼一声,身后的黑色触手再次向户鬼冰刺去,这一次数量大增,在半途中就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很快就是漫天的黑影。

“就让你看看我修炼的成果吧。”

户鬼冰并没有被这铺天盖地的触手给吓到,抬起冰轮丸便是向上一挥,一头冰龙从刀中蹿出,咆哮着直直冲上天空,与那些触手撞在了一起。

“喝!!”

户鬼冰一声咆哮,冰龙冲破了黑色触手暮云,半截身子冲到了触手上端,相当于一半身子卡在触手群之中。

紧接着,冰龙碎裂成渣,而触手却毫发无伤。

“哈哈!!这就是你修炼的成果?!”布施右京猛然爆发出哈哈笑声,说得那么厉害,结果却是这么不给力的效果。

“你这是在珍惜死之前最后一次讲笑话的机会吗?”

“笑到最后的人是谁还说不定呢。”户鬼冰却一点没有受到影响,刀身一转,那黑色触手群竟然直接结冰,然后彻底冻住,任凭布施右京怎么操纵都无法动弹了。

“哼!”

既然无法操纵,那么放弃便是!布施右京当即放弃了对黑色触手的控制,然后伸手向户鬼冰挥去,一片如黑洞一般绝望暮云向户鬼冰飘去。户鬼冰认识这个,这是当初他在和淳司一起作战时,布施右京曾经使用过的招数,是绝对不能被碰到的招数。

只不过这次户鬼冰根本就没有躲闪的打算,他只是简单的一挥冰轮丸,无边的寒气竟然连空间都冻住,使得这片暮云再也无法前进一分。

“怎么可能?!”布施右京大惊失色,自己的这个手段可是空间系的,户鬼冰的控寒能力再强怎么可能把空间也冻住?!

“天相从临时,冰轮丸的基本能力之一,也是我领悟了雪的真谛之后才出现的招数。雪啊,可不是简单的寒冷而已,真正的雪,即便是时间也能冻住!”

户鬼冰自信的朝布施右京笑道,拥有了天相从临时的能力,户鬼冰可谓是真正跻身强者之列。

这一次,布施右京看待户鬼冰的眼神认真了起来,任何一种力量领悟到了终极,都是一个不可小视的对象,更何况户鬼冰的力量还是组成世界的基本元素之一。

“没想到你真的变得如此难缠了。”布施右京第一次正色对户鬼冰。

“嘛,对付你应该绰绰有余了吧。”

户鬼冰说完,便直接冲向了布施右京,周围的冰雪意随心动,他现在的攻击完全不着于外形,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布施右京的身边。

布施右京在对付户鬼冰的砍杀的同时,还要应付忽然出现的冰锥、冰刃等攻击,还有连呼吸都能冻结的风霜。

如果他以为自己只要小心应付就能够全身而退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猛然间从他身体里刺出的冰锥彻底打消了他的想法,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重视户鬼冰的能力了,可是他还是小看了冰轮丸的能力。

“我说过了,天相从临时,这方天地的所有水汽都将受我的控制,包括你的血液。”户鬼冰神色轻松的看着布施右京那狼狈的身形,透体而出的巨大冰锥把布施右京的整个腹部都刺穿了。

布施右京勉强控制自己浮在空中,嘴角溢着黑色的血液,狠狠的看着户鬼冰,“你以为这样我就完了吗?还没完呢!!!”

布施右京非常心狠的直接把跟他身体连在一起的冰锥直接拔了出来,冰锥的根部还连接着他的血管和内脏,当他拔出的时候,整个腹部就空了。布施右京却根本不在乎这点伤痛,他疯狂的吼叫着,全身开始异变起来,他的身体不断膨胀变化,慢慢变得如同怪物一般。

随着他的身体不断变大,他的声音也越来越疯狂和低沉。

“及川户鬼冰!你以为有什么水汽就能制约我?若是如此,我便把身体的水分全部排出去,我看你怎么办!!”

布施右京话音刚落,只见从他那不断扭动的黑色身躯里向外顿时喷射出了许多液体,本来还柔软如史莱姆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坚硬如铁,看上去就跟石头一样。

黑色的身体让他变成了如同烂泥一般的存在,高大的身躯有着八九层楼那么高,当他重重的落在地上,大部分邪恶的妖怪都被他压死,甚至奴良组和花开院家的人也有少部分没有来得及逃跑而冤死的。

这怪物的身体落在地上之后又变化了几次,身上分裂出无数圆滚滚如石头一般的东西,经过滚动位移之后,组成了一个类似于石头人的身体。

“户鬼冰!这次你又怎么办呢?!!”石头人的声音已经彻底和布施右京不一样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毁坏着周围的建筑物,由于他有着七八层楼那么高,也就是有二十多米的身高,所有人都离他远远的,这等身高完全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

“你以为你变成了石头我就对付不了你了?”户鬼冰不屑的看着他,随后一刀指向天空喝道:“冰天百花葬!!”

顿时从天上降落了许多雪花,石头人的体型太大,根本无法躲避,一枚雪花降临在他的身上,便开出了一朵比之前大上几百倍的冰花,紧接着他身上其他地方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

很快他的全身就被这些冰花给占领了,而被冰花占领的后果便是被彻底冻结,一根粗状的冰柱开满了冰花,一直延伸至天际,这边是众人眼中看到的最后场景。

“拥有了这种能力的小冰,简直就是个变态。”一直观战的滑瓢看到最后,也只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但是,作为战友,还是很可靠的。”狒狒浑身浴血的冲滑瓢笑着说道,

“嘛,说得也是。”鲤伴耸耸肩赞同着狒狒的观点。

“大伙儿!为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欢呼吧!!”滑瓢振臂高呼,把所有妖怪们的激情全部调动了起来。

“噢!!赢了!!”众人顿时欢呼了起来,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相互拥抱庆祝,这一刻没有了阴阳师和妖怪之间的区分,大家都是艰难奋斗到最后的战友。

“终于赢了!!”柚罗冲到了莉子和冰丽身边,三人拥抱在一起欢呼了起来,

“嘁……”一直对妖怪心怀不满的龙二即使是在这种关头也不会和妖怪为伍的,刚刚准备转身离开,却忽然发现周围的景色一下子翻转了过来。

“喂!!你们这群混蛋!快把我放下来!喂!!”

原来是之前被龙二救过的几只妖怪出于感激的心态把龙二抬了起来玩儿起了高抛,龙二不管怎么威胁都没有用,还被这群妖怪嘲笑为死傲娇鬼。

“傲娇你妹啊!!!”

“阿勒?世界和平了?”从开场一直昏迷到现在的广树终于清醒了过来,看到了那通天的冰柱和听到了现场的欢呼声,他也不自觉的开心的笑了出来。

户鬼冰慢慢着落,雪丽如风一般飘到了户鬼冰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户鬼冰也抱住了雪丽,紧紧的贴着雪丽的侧脸,笑着柔声说道:“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雪丽把脸埋在户鬼冰的怀里不愿抬起来,她不想让户鬼冰看见自己哭泣的样子,更多的,是贪恋他怀里的温度。

众人都是满含笑意的看着户鬼冰他们,却都没有谁去打扰他们,这份温存,是来之不易的胜利啊。

就在大家庆幸的时候,忽然一阵咔咔声响了起来,即使在欢呼声震天的现场也能听得一清二楚。众人第一反应便是抬头看去,只见那通天的冰柱忽然出现了一些裂纹。

“户鬼冰,即使是死我也不会放过你的,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就能那么开心的生活,为什么我就应该被你们所讨伐?!如果这个世界无法容下我,那我就毁掉这个世界!!!”

布施右京阴魂不散,即便是被冻在了冰柱之中他依旧没有彻底死去,只是他现在的这个状态已经无法再恢复了,而且也没有力量挣脱,如果真的要破冰而出,只有一个办法,他的体内还有大部分力量,只要引爆这部分力量就能彻底破冰而出,剩余的能量还能把整个京都都毁灭,也就是俗称的人体炸弹。

感觉到周围能量急剧不稳定中,户鬼冰赶紧挥舞着双手对众人说道:“赶紧躲开!!!”

他的话刚说完,布施右京的身体就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强大的冲击波把众人都吹出了好远,最远的直接被吹飞了京都城,有些人被身后的建筑所挡住,可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强大的推力让他受到的撞力也不小。

身体好的只是吐口血,身体不好的直接就是去地狱报到了。

户鬼冰和雪丽两人被吹飞到了不远处的死角里,不少石块被吹来,都被户鬼冰一一斩落,雪丽艰难的从户鬼冰怀里站了起来,户鬼冰仔细看了看发现她没有受伤这才放松下来。

爆炸中心周围的一切都被炸平了,整个京都城完全被夷为平地,最为搞笑的是在一座还剩下地基的建筑物里,清继正茫然的带着耳麦,笔记本放在双腿上,正茫然的看着一切。

可是真正的危机还没有结束,很快户鬼冰便感觉到了地面的震动,并且震动越来越大,很多地面出现了裂纹。

在刚才布施右京自爆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个旋转的黑洞,那黑洞吸走了好多东西,而且从那黑洞中传来的吸力越来越强,许多妖怪抵挡不住都被吸了进去,发出了惊恐的求救声。

这时,雪丽忽然感觉从身后传来了极强的吸力,她一个不慎直接腾空而起。

“啪!”

关键时刻,户鬼冰一把抓住了雪丽的手,此刻雪丽的身体已经完全腾空了,户鬼冰一手抓住雪丽的手,一手则死死的抓住身后的柱子。

“姐姐!!”户鬼冰看着那不断被吸进黑洞中东西以及妖怪们,看那黑洞的趋势只怕是要把所有东西都吸掉。那黑洞越吸越大,越大吸力越强,户鬼冰甚至看见它连空间都开始吸收了。

“咔!”户鬼冰所抓的柱子承受不住那股吸力,产生了裂纹,并且裂开的速度还越来越大。

“小冰!放手吧,快逃命去吧!”雪丽眼角含泪的对户鬼冰说道,

“闭嘴!!”户鬼冰同样含着眼泪的对雪丽大吼道,“我绝对不会放手的!绝对不会!!”

“小冰,你别在坚持下去了,这样的话,我们都会被吸进去的!!”雪丽心痛的对户鬼冰说道,她又何尝不想和户鬼冰在一起呢?只是她已经完全无法抵抗那股吸力了,如果户鬼冰还拉着她,户鬼冰肯定会被同样吸进去的。

在她不想户鬼冰跟自己一起死,她想让他活下去。

“少罗嗦!!!”户鬼冰嘶吼道,“我从小就是你带大的!我的父母从来没有教育过我一天,但是,我记得我父亲跟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那就是……”

“和自己一生相守的女人,这一辈子都不能放手。”

户鬼冰用尽全身力气喊出了这样一句话,恍惚间,户鬼冰和雪丽相握的手上,忽然多出了两只散发着白光的手。

户鬼冰的身边,流山堪罗和七草两人相视而笑,然后又朝雪丽报以鼓励的微笑。雪丽眨了眨眼睛却又什么都没有看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忽然,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射出一道粗大的白色光线,那白色光线的直径比那黑洞的直径都还要大,白色光线直直的撞入黑洞空间,然后生生的把它填满了!一阵风暴席卷之后,整个空间恢复了平静。

户鬼冰和雪丽两人悠悠醒过来,看着还存在的世界,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和庆幸。

“我们还活着?”户鬼冰喃喃自语的说道,

“应该是吧?”雪丽也很庆幸的说道,

周围,不少幸存的人们发现自己还活着,这个世界还存在着,或是喜极而泣,或是疯狂发泄着,不管怎么样,这个世界还真实存在着。

忽然,户鬼冰想起了在最后关头射出的白色光柱,他连忙回头朝记忆里光线发出的方向看去。

只见远方山头有一个顶着斗笠的游僧,一手持锡杖,一手用大拇指顶着斗笠,正咧嘴朝户鬼冰笑着,光线透过斗笠照射在他的脸上,他的眼角正鼓着青筋。

“是他?!”户鬼冰惊讶的站了起来,却发现再也无法找到那个人了。

“怎么了?小冰?”雪丽奇怪的站起来问道,

“没,没什么……”户鬼冰摇了摇头,他没打算把那个游僧的事情说出来,就算说出来估计也没人信。

重要的是,大家都还活着,这个世界没有被毁灭,这就是最欢喜的结局了。

只要人还在,城市还可以重建,心灵的创伤还可以愈合,生活还可以继续,世界还可以发展,这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叮铃铃……叮铃铃……”

无人的森林中,一介游僧正行走在小径之中,手中的锡杖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还没有到你离开的时候,就让你在这方天地再多待一段时间吧,你我都逃不掉这命运的选择,及川户鬼冰,期待下一次见面,呵呵。”

这游僧的身躯忽然闪发起了白光,柔和的光芒之中,游僧的装扮慢慢改变,变成了阴阳师的服饰,同时,他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起来,直到最后,彻底消失在了森林之中。

十年后……

奴良组传奇人物及川户鬼冰忽然在家中失踪,众人寻找无果,在其夫人雪丽的安抚下,众人只好不了了之。

“小冰,姐姐等你回来。”雪丽仰望着天空,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