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这才是开始

附身夺舍这一招数很多人都会,无非是占据了别人的身体,然后强行驱赶别人的灵魂,这一招布施右京曾多次使用,柏竹淳司也曾经使用过,而布施右京的灵魂则更加强大一些。

根据柏竹淳司曾经说过的话,布施右京曾给了羽衣狐一个黑色的珠子,那珠子上附着着布施右京的灵魂,在羽衣狐使用那黑珠子的过程中,慢慢渗透到了羽衣狐的身体里面。大部分的灵魂都进入了羽衣狐所怀的孩子身体中,只有少部分留在了羽衣狐的身体里。

之前户鬼冰和淳司所消灭的,便是那残缺的一丁点的布施右京的灵魂,而大部分,则是在羽衣狐的孩子体内,至于羽衣狐的孩子是谁,那就不用多说了。

尽管鵺的真身还在地狱里,但是布施右京却通过这个婴儿寻找到了和他的联系,布施右京的真身也在地狱之中,里应外合之下,干掉鵺进行夺舍并不是什么难事。

之前为了让这群妖怪心甘情愿的把自己放出来,他不得不扮作鵺的样子,如今既然已经出了地狱,那就不用再遮掩下去了。

“我想你应该猜到了吧?户鬼冰?”

鵺忽然转过头,所看方向便是户鬼冰隐藏的方向。

户鬼冰冷笑一声,这个家伙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啊,从一开始活到现在,就凭他这份毅力,就足够让人佩服的了。

而一直埋伏着的妖怪和阴阳师们听到鵺叫出了户鬼冰的行踪,都差点激动的跳了出来,还好他们还记得户鬼冰的吩咐,所以都按耐不动,等候户鬼冰的指示。

“没想到你这家伙以这样的方式重新回到了人界。”户鬼冰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在行走之间他直接卍解,挥动着身后的一对冰龙翅膀振翅飞到了空中和布施右京对峙着。

“都是拜你所赐呢。”布施右京轻笑着,看上去和户鬼冰似乎就像是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和气,可是他双眼中的杀气和怒意,却还是被户鬼冰看到了。

“这么早就告诉他们真相可以吗?你不怕他们就这么反了你?”户鬼冰指了指他们脚下的塵地藏们问道,

“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我回来了。”

布施右京指了指他背后那渐渐消散的大门,毫不在意的说道,仿佛是他只要回到人界,那么所有结果都已经注定了,无法再改变了。

“有道理,不过,它呢?”户鬼冰一指他手中的魔王的小槌意有所指的问道,

“这个?”布施右京抬起手指着武器问道,户鬼冰点点头,布施右京把魔王的小槌拿起来挥舞了几下,道,“虽然力量已经消耗了很多,可是依旧是不可多得的武器,用得还比较顺手。”

“真的顺手吗?”户鬼冰笑得越发灿烂了,同时伸手在背后打出了一个手势。

布施右京本能的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所以他仅仅只是紧皱着眉头而已。

“噩梦!!”

广树远远的站在刚才躲藏的地方,双眼变得血红,从他那双血红的双眼中发出一圈一圈的肉眼无法捉摸的波动。广树把自己记下的那部微电影的片段全部压缩进自己的噩梦之中,然后通过那圈圈波动全部发射了出去,至于目标,便是布施右京手中的魔王的小槌!

当广树的噩梦刚刚侵入到魔王的小槌的时候,布施右京就已经发现了,他愤怒的朝广树的方向一喝,广树立刻尖叫了一声就昏倒在地上了。

不过他的术已经成功了,魔王的小槌开始反叛了!

“这是怎么回事?!”布施右京不解的看着手中的武器开始出现了类似血管一样正在不断如同变大的组织,他感觉自己正在丧失对武器的控制。

“妖怪也是自私的,特别是在当发现你欺骗了他们的时候。”户鬼冰笑得蔫坏,他所拍摄的微电影其实根本不存在,他只不过找了个演员扮成布施右京的样子,上演了一出卸磨杀驴的好戏。

目的就在于引起魔王的小槌的反叛,这些妖怪,根本就不成大器,没有人对死亡没有怨恨的,只要有怨恨,就会被引发,一旦被引发,那么布施右京也就不可能对它完全掌控了。

说起来,这还是淳司给他的灵感呢。

“全员攻击!”户鬼冰单手按着耳边的耳麦,缓缓的念叨。

“噢!!!”

从四面八方都传来了怒吼之声,奴良组的妖怪和花开院家的阴阳师同时出手,瞬间把底下的妖怪围了个水泄不通,然后开始了疯狂的杀戮。

布施右京一边压制着手中的武器一边愤恨的看着户鬼冰道:“户鬼冰!算你厉害!!”

由于他的灵魂已经和魔王的小槌纠缠在了一起,就算他现在丢掉它,也会被缠上,他现在不仅要抽出自己的灵魂,还要分神应付武器不断延伸的软组织,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他的能力被削减了。

“不要这么说嘛,兵不厌诈不懂吗?”

户鬼冰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然后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直接一刀向布施右京砍了过去。布施右京毫不犹豫的异化了左手,然后挡住了户鬼冰的一击。

异化手和冰轮丸相碰直接刮出了火星子,可见布施右京的手硬到了什么程度。

布施右京挡住了户鬼冰之后,侧头看了看还在不断往自己手上蔓延的魔王的小槌,狠声说道:“我去你MA的!”

只见布施右京的右手瞬间出现了一个黑洞,户鬼冰见此直接一脚踢开布施右京,然后和他拉开了一定的距离。户鬼冰仔细看着那黑洞,他不但吞噬了魔王的小槌,还连带着把布施右京的右手也一并吞噬了。

户鬼冰似乎听到了从魔王的小槌中传出的不甘的哀嚎,不过遇到了布施右京这等狠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家连右手的不要了,一把武器还拿什么跟他斗。

断了右臂的布施右京脸上没有一丝痛苦,反而是户鬼冰脸上依旧是嬉笑不已。

“你满意了?”布施右京脸色平静的看着户鬼冰道,

“没呢,要是你左手也断了那就最好了。”户鬼冰笑得更加灿烂了,若是布施右京没有了双手,那还有什么好惧怕的?

刚刚想到这里,只见布施右京的右手断处忽然有什么东西正在蠕动,然后只见他脸色白了几分,紧接着从手臂断处就突然探出了一根手臂。

布施右京活动了一下新生的手臂,因为是才长出来的,所以神经方面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只不过随着他不断的活动手臂和手指,神经系统也完善了。

白嫩的皮肤带着一点粘液,一看就觉得十分恶心,当然,更加恶心的是他的手臂可以重生这一个设定,让户鬼冰本来还笑得很开心的脸顿时僵在了那里。

“抱歉,让你失望了。”布施右京冷笑了一声,嘲笑着户鬼冰刚刚的小人得志。

“嘁……”户鬼冰不爽的啐了一口,之前所建立的一点优势,现在是荡然无存了。

不过还好,现在对方只有一个布施右京,而户鬼冰也掌握了雪的终极力量,倒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

“要拼吗?”布施右京看着户鬼冰面无表情的询问道,

“你先上还是我先上?”户鬼冰歪着头问道,

“谁上都一样,不过总有一个先来后到,第一次是我先动手的,第二次依旧是我,似乎每次都是我主动的机会比较多,这是最后一次,不如你先上如何?”布施右京伸手示意户鬼冰先动手。

“你记得倒是清楚,我完全就没有去梳理过这些事情。”户鬼冰哭笑不得的看着布施右京。

“地狱里面没有事情做,也只有不停的回忆以前的事,我怕太多的无聊时间会把我对你的恨意给磨平了,所以我只有不停的寻找自己对你的恨意,我现在才有机会站在你对面。”布施右京平淡的说道,

“我可不会为此感到荣幸,被一个男人惦记了这么多年,实在是恶心。”户鬼冰抖了抖身子,一副嫌恶的样子。

“呵,希望你的伸手比你的嘴皮子要厉害。”布施右京冷笑一声,便做好了战斗准备,随时应对户鬼冰的进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