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新的发现

“这等阴森恐怖的地方,还真符合他们这些人的做事风格呢。”

在另外一边,一处地下甬道中,滑瓢、鲤伴两人缓步走着,两人发挥了自己的特性,充当了侦察的身份。

“老爹,你就这么放心让莉子一个人率部迎战?”鲤伴终究还是担心自己的女儿,跟着滑瓢走了这么久,他还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放心吧,你在她那么大的时候都已经率部在江户杀了个几进几出了,这点困难算什么。”滑瓢满不在乎的说道,有牛鬼和狒狒在莉子身边,他放心得很。

只不过,他估计没想到牛鬼也不是鬼童丸的对手吧,若不是金山神和道成寺钟两人及时赶到,恐怕奴良组会全军覆没也说不定啊。

鲤伴苦笑了一下,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的战绩,可是自己是自己,女儿是女儿,他心忧女儿又有什么呢?谁像滑瓢那样,鲤伴才出生没多久就丢给户鬼冰了,然后鲤伴一直在户鬼冰那里待到十岁,之后更是在户鬼冰那里待得时间比在家里待的时间都长。

滑瓢这个不负责任的老爹若不是摊上了鲤伴这么个还算孝顺的儿子,鲤伴早就跟户鬼冰姓及川了。

先不说这些家庭琐事,单说说滑瓢和鲤伴前来探察的到底是什么。若是说探察他们的老巢,这可是不必要的事情,因为最终决战肯定是对付布施右京和鵺,两人都在地狱里没出来,这会儿探察老巢根本没用。

那么他们的任务到底是什么呢?

滑瓢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号令羽衣狐的那些旧部,羽衣狐被他们彻底消灭了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情,那么,比羽衣狐还要令他那些旧部下还要服众的人究竟是谁呢?这便是他要探察清楚的事情。

如果能够就这么干掉那个人,那肯定是再好不过了,若不能,那至少也要把探察到的消息带回去,滑瓢还是很相信他们滑头鬼的跑路技能的。

家里一共三个滑头鬼,莉子要留在组里率领所部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而剩下两个滑头鬼肯定是出来做任务了。

滑瓢和鲤伴一点一点的深入,可是甬道就好像无限延长了一般,他们感觉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到尽头。

“老爹,会不会是走错路了啊?”鲤伴有些不祥的预感,在这种阴森的地方,人的心情也会跟着压抑的。

“我们走过的地方有岔路吗?这里就只有这一条道,怎么会走错?”滑瓢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对鲤伴这个没有营养的问题实在是无法吐槽。

鲤伴也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得有些没水平,只好闭口不言,就在父子俩刚走没多久,他们便听到了嘈杂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使用滑头鬼一族特有的畏,镜花水月,同时消失在了这方天地中,

在一处开阔的地下广场中,茨木童子等人风尘仆仆的归来,只有鬼童丸还处在昏迷之中,被几个小妖怪给抬了起来。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啊。”塵地藏有些奇怪的问道,特别是鬼童丸还处在昏迷状态,他有些不祥的预感。

“突然来了两个高手,一下子把鬼童丸搞成了这副样子。”茨木童子阴沉着脸对塵地藏说道,他的脸本身就很阴沉,现在看上去就更黑了。

“高手?难道是奴良滑瓢和他儿子?”塵地藏不解的问道,

“不是,那两个家伙至今没看到在什么地方,新来的两个是当年和羽衣狐大人争夺妖元的人,一个手持一口大钟,一个手拿一个铁锤。”茨木童子虽然不知道那两人叫什么,可是对他们的印象很深。

“是金山神和道成寺钟。”

这时候,塵地藏身后的一处小池塘泛起涟漪,紧接着在池塘中便浮现出了两个人的头像,其中一个是布施右京,另外一个,便是能让这群妖怪老实的鵺了。

布施右京在地狱里通过塵地藏的沟通终于找到了能够连接地狱和人界的办法,但是他现在的力量却只能做到沟通的地步,若要从里面出来,还需要魔王的小槌收集更多的妖力。

之前说话的便是布施右京,他对户鬼冰身边的人可谓是十分了解。

“那两个家伙是户鬼冰身边的人,实力十分强大,两人联手即便是我,要对付起来都要废点力气。”布施右京淡淡的说道,能让他都伤脑筋的角色,岂是你们几个能对付得了的?这边是他的潜台词。

在场众妖的脸色都不好看,老子几个人拼死拼活的,你就在旁边说风凉话?

“好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鵺开口了,他只是淡淡的看了看在场的众人,然后平淡的说道:“辛苦你们了,麻烦你们再坚持一段时间,只要收集到了足够的力量,我便能重新回到人界,然后组织起我们的力量,到时候,你们也不用这么憋屈自己了。”

鵺的话让众妖的身上充满了能量,之前还有些颓废的气势,这一瞬间就恢复了过来,可见鵺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有多高。

“塵地藏,鬼童丸就麻烦你照看一下,现在是关键时期,能救一人是一人。”鵺轻飘飘的看了塵地藏一眼,就让塵地藏觉得压力颇大,脑后挂着冷汗的恭敬的说道:“是,鵺大人。”

“今天就交代到这里,奴良组无法彻底消灭的话,就暂时放过他们,花开院家的那群阴阳师有时候比奴良组那群妖怪还要惹人烦,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鵺就单方面切断了和人界的联系,那片池塘重新恢复了平静。

塵地藏此刻还留着冷汗的看着面前已经平静了的池水,背对着众人吩咐道:“把鬼童丸抬下去好生照看,按照鵺大人所指示的,接下来我们的重心便转移到花开院家!”

“是!”众人轰然应是,塵地藏慢慢转过身来,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又重新挂起了那经典的奸笑。

“那边的小老鼠,你们还要看多久呢?”塵地藏的话音未落,茨木童子就丢出武士刀射了过去,速度之快几乎眨眼间就飞了出去。

一阵涟漪闪过,滑瓢和鲤伴父子俩现身,两人一刀齐齐斩向茨木童子的武士刀,把其弹了回去。

茨木童子脸色平静的重新接回弹回来的武士刀,众人也齐齐围向了忽然出现的两只滑头鬼。

“哇,这欢迎仪式有点太热情了吧?”滑瓢笑嘻嘻的看着众人说道,丝毫没有觉得被围住有什么不妥。

“我们可是刚刚听到你们在呼唤我们的名字,感觉有点耳热的就过来看看是谁在这种时候呼唤我们,难道你们就是这么对待远道而来的客人?”鲤伴也不是个什么好鸟,一开口就能确定他和滑瓢是亲生的。

“呵呵呵,我说怎么到处都找不到你们呢,原来你们已经深入到这里了啊,不愧是滑头鬼,行踪真是飘忽不定的。”塵地藏笑容满面的对滑瓢笑道,只不过熟知他的人很清楚他可不像看上去那么好。

“再飘忽不定不也被你发现了吗?你还真是没有辜负你头上的那只眼睛啊。”滑瓢听出了塵地藏对自己的嘲讽,当即也毫不示弱的反讽了回去。

“这是当然的啊,身为山本大人的左眼,在观察力这点上,老朽还是不会谦虚的。至于你们嘛,擅闯别人家的老鼠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啊。”塵地藏忽然充满了杀气的看着两人,在场众妖也都齐齐向前走了一步,顿时平添了几分压力。

“呵呵,谁是老鼠谁是猫,现在就决定还太早,你说我们是老鼠,但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们这里才是老鼠洞呢?”滑瓢神色轻松的扛着武士刀调侃着塵地藏,跟他这个老流氓耍嘴皮子?简直是找死。

塵地藏不再和他多说废话,直接一挥手,众妖一拥而上。

滑瓢和鲤伴皆是冷笑不已,你塵地藏能够发现镜花水月不代表所有妖怪都能发现吧?两人同时发动镜花水月,顿时让所有妖怪都扑了个空。

“啊,啊,老鼠洞还是不要多待了,待久了身上都有股老鼠屎的味道,你们就不用送我们了啊。”

滑瓢那欠揍的声音在山洞里面回响,只留下一群脸色难看的妖怪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