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雪的力量

事实上,户鬼冰和狒狒也没有商量出个什么大概,因为鵺和布施右京都是属于以一敌万的类型,要对付他们就必须拿出相同的战力,户鬼冰算是一个,滑瓢却连半个都算不上,他根本就没有以一敌万的实力。

他只有在鬼缠状态才能和布施右京斗个旗鼓相当,那么奴良组在刨除了户鬼冰和滑瓢这两个高端战力之后还剩下谁呢?鲤伴和莉子,莉子现在还不够格,所以就只剩下鲤伴,而且还是鬼缠状态下的鲤伴。

但是即便是鬼缠状态下的鲤伴也无法单独对抗鵺或者是布施右京任中一个,那么问题来了,当户鬼冰和滑瓢他们拖住其中一个的时候,那么另一个怎么办?就这么放单吗?那绝对是找死。

所以这是一个无解的死局,唯一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找寻到另外一个高端战力。

有人或许要提起金山神和道成寺钟,这两人厉害是厉害,可是现在已经无法和户鬼冰相提并论了,连户鬼冰都无可奈何的角色,他俩也没辙。

最后户鬼冰想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过几天率队前往京都和花开院家合作,以不变应万变,对方出招,他们接招便是。

“哈~~~真想倒头就睡,然后一觉睡醒后就回到以前的世界。”户鬼冰走在回家的路上,仰头看着天上的白云颓废的想道。

事到如今,也只有顺其自然了。

回到家里之后,户鬼冰的心情便直接就写在脸上,雪丽稍稍一瞥,便知道他心情不好。

户鬼冰一回家就坐在沙发上,背靠着沙发,整个人都深陷在里面,雪丽默默的走到他身后,然后轻轻的给他按摩着头部。

户鬼冰慢慢闭上眼睛,然后道:“你觉得是现在的生活好还是以前的生活好?”

雪丽愣了一下,然后道:“各有各的好处吧,以前颠沛,但是很刺激,现在平淡,但是很安稳,最重要的是,只要有你在,其实我过什么样的生活都无所谓。”

“是吗。”户鬼冰的心里慢慢坚定了下来,本身有些迷茫的思绪也慢慢朝一个方向集中,那个方向,是家,有他、雪丽还有冰丽,一家三口幸福的家。

“姐姐,我要出一趟远门,或许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户鬼冰睁开眼睛,不再迷茫,语气坚定的对雪丽说道,

“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早睡早起,生活要有规律。”

雪丽没有问他为什么,要去做什么,更没有要求跟着去,她善解人意的叮嘱着户鬼冰,语态温柔,一向坚强的她,现在却柔情似水。

“放心,姐姐,我会尽快回来的。”户鬼冰拍拍雪丽停下按摩放在自己肩头的手,安慰着她。

雪丽默默的点头,然后继续给他按摩,两人之间默契的沉默着。

第二天,户鬼冰带着金山神、道成寺钟两人回大雪山了,只有雪丽提前知道这件事,大部分人都是在他们走后几天才陆续知道这件事。

大多数人都不解为什么户鬼冰忽然之间回了大雪山,不过现在相安无事,众人也没有多想,只有滑瓢和狒狒等几个老东西大概猜到了户鬼冰的想法,这货是想做一个集训了。

茫茫雪山终年不化,积雪有人小腿这么深,一脚踩下就不容易抬起来,行走起来十分不便。在雪山山腰之上,有三人正在缓慢行进着。

“我说,就是想做集训也没必要跑回来吧?什么地方不是训呢?”道成寺钟感觉特不爽,他的钟十分沉重,一脚踩下去不仅是小腿深啊。

“我要在大雪山领悟最终的力量,若能领悟的话,这次对付布施右京就更有把握了。”户鬼冰行走虽然缓慢,可是并不费力,他从小就在大雪山生活,这里的地形他十分熟悉,轻车熟路便是形容他的步伐。

金山神沉默的行走着,他向来不善言辞,他答应了户鬼冰回来便不会多话,像道成寺钟那样唠叨,他可做不到。

“那你有什么训练计划吗?就跟我们俩对打?我打完了他上,他打完了我上?”道成寺钟来回指着金山神一脸无语的对户鬼冰问道,若是这样都能提升实力的话,他还十分乐意呢。

“训练肯定是要交手的,只不过这不是重点,我大部分时间会用来提升雪化的力量,剩下的时间才是寻你们对打。”户鬼冰摇摇头,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他有种感觉,雪化肯定不止自己所了解的这么一点功能,它应该还有隐藏的力量,自己只不过还没有发现罢了,若是他能发现这股隐藏的力量,那么这次对付布施右京就更有把握了。

“那你提升雪化有什么想法?”道成寺钟现在就是一个好奇宝宝,不打破砂锅问到底,他绝不罢休。

“你又不是雪系妖怪,问这么多干什么?”一直没有说话的金山神总算是出声了,而且一出声就是教训道成寺钟的。

“嘿,我问问怎么了?咱俩跑到这里来要待上一个多月,我不找点事情做那不无聊死啊。”道成寺钟无语的翻着白眼,他本身就是个跳脱的性格,金山神能够沉默寡言的待在渺无人烟的大雪山一个多月,他可做不到。

金山神瞥了他一眼,不再说话,他估计也没什么好说的,道成寺钟就是个话唠,之后的日子肯定会缠着他不停的说话,他还是留点精力应付之后的道成寺钟比较好。

雪的力量,并不是简单的冷而已,凉是冷之始,寒是冷之极,雪的力量包含寒,但是寒却不能代表雪。

雪,寒冷、战栗、凄凉、凋零、冷清等等,雪是一种极端的力量,是一种极之力量,要领悟雪的最终力量,就需要充分领悟上诉所说雪所包含的每一样东西,不,应该说是感情。

户鬼冰通常会花上十多个小时端坐在雪中,细细体会每一种力量,不把一种力量体会到极致,他便不会转战下一种力量。

每一次他成功领悟到那种极致的力量之后,他的气息就要绵长晦涩一分,金山神会天天过来看望他,然后就这么在户鬼冰的旁边坐上一个多小时,再起身回去,天天如此。

他对户鬼冰的变化是最清楚的。

以前他看户鬼冰看到的,是他的人,现在看户鬼冰,却看不见人了,每次一眼看过去,金山神便会错误的以为那便是雪堆,直到他仔细看过去之后,才能确定肉眼所见的是户鬼冰,但是闭上眼睛之后,就又会出现错觉。

每天傍晚,户鬼冰会寻来金山神和道成寺钟进行对打训练。

刚开始的时候,双方都是毫不留手的火拼,户鬼冰会出尽全力用自己最擅长的双刀对付两人。金山神的重锤和道成寺钟的大钟都属于重武器,金山神领悟了举重若轻的境界,道成寺钟则是领悟到了大巧不工的境界,他们两人分别领悟到了重的两种境界,便是一绝世高手了。

户鬼冰他只领悟到了寒冷,他凭着双刀挥舞着冰雪对付两人。

当户鬼冰领悟到战栗的时候,他的双刀开始带起了恐惧,每每金山神或者道成寺钟跟户鬼冰拼杀的时候,只要和他的兵器相互接触,便能感受到从兵器传自灵魂的战栗感,每次一感受到这个,他们的动作就会慢上一分,就算他们心里再怎么有准备,每次受到这种来自灵魂上的攻击,都避免不了会停顿一下。

当户鬼冰领悟到凄凉的时候,他挥舞的就不再是双刀了,而是他的心境,他在刀法之中融入了自己的心境,那种悲凉凄切的心境,会让金山神他们产生幻觉,就好像他们身处在特别悲惨的世界之中一样。

当户鬼冰领悟到冷清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境界,他如遗世独立的瑰宝一般伫立在前方,就算他就站在你面前,可你却感觉他随时都会从任何地方攻击,而如果他消失在你面前,那就真的是消失了,你连杀意都感受不到。

户鬼冰领悟到了一重又一重的境界,而金山神和道成寺钟他们就败得越来越快,直到最后,户鬼冰和他们对峙的时候,只需要往前走上一步,两人就彻底溃败了,这其中妙处,光凭肉眼根本看不出来,只有当事人才深有体会,他们究竟历经了怎样的地狱,只有退一步,他们才不会深陷其中。

尽管户鬼冰的进步势如破竹,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候,他还是停了下来,这不是他想停的,他当然恨不得直接就领悟到雪的真谛。

但是户鬼冰在领悟凋零这一含义的时候,卡壳了,他怎么也无法再进一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