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下马威

雪花飘飞,万年不化的雪山始终是白雪皑皑的。寒风呼呼的吹着,刮在人的脸上就如同被锋利的刀片刮过一样。

而偏偏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却有十几个身穿阴阳师服饰的青年正顶着大风雪行走在雪地上。

“淳司,我怎么都觉得,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花开院家的家主,小正太花开院秀元紧皱着眉头,思考着对付妖怪居然要这么多人,是否有些丢脸的问题。

“秀元,思维别太腐朽了,对付妖怪可不需要讲究什么一对一的。”

和也脸上面无表情却说着理所当然的话,就是他这么面瘫的人说出这种无耻之极的话才会让人有种强烈的对比感。

“不……会说出这种话的你,已经不需要再思考你的定位了……”

秀元满头黑线的瞥了和也一眼,在心中腹诽着,他可不想自己明着说出来之后,被和也教育一顿,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认死理,而且喜欢教育人……

想想吧,上次自己独自先溜了,回到城里后就被和也抓到,狠狠的教育了他整整三个时辰,秀元差点吐了……

“赢就是赢,输便是输,从来不存在什么手段什么的,若因为手段的制衡,那么最终结果便是丢掉自己的一条性命。到底是手段重要,还是结果重要,秀元,你自己心里应该有一个天平。”

淳司并没有因为秀元的话而生气,反而平心静气的缓缓的说着自己的见解。

和也听得大为赞赏的点了点头,却是偏极端,而秀元却是大皱眉头,却是有些优柔寡断了。

相比起来,淳司却是率性而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不为规矩所困惑,倒是有些逍遥。

一群阴阳师冒着大风雪,忍着刺骨的寒冷行走在山路上,而这里的主人却在温暖的房间里享受的喝着下午茶。

“那群憨货还要走上多久啊?”

户鬼冰悠悠的喝着茶,一脸好奇的问着滑瓢老流氓,而在三人煮茶器皿的上方,却是一盏如同玄光镜法术的光幕,上面映着的正是那群傻不拉几的阴阳师。

“呵呵,那可说不准,估计也就是一时吧,这个家伙可不是一般的角色啊。”

老流氓没有形象的躺在榻榻米上,一手指着光幕中,淳司那张有些阴狠的脸笑着说道,

“我那幻术也就是一障眼法,这些家伙稍微注意一下,也就发现了,这只是开胃菜而已,别抱有太大的期望啊,这样的话,我的压力也很大啊。”

放浪形骸的模样,让这家伙偏偏有一种魅力,明明只是个不学无术的老流氓而已。

户鬼冰一边看着光幕中的阴阳师们,一边用警惕的眼光打量着老流氓。

而旁边的雪丽,却是一副淑女模样的给两人沏茶,她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份工作之中,根本没有在意两人的情况。

而正是这副认真的姿态,才让雪丽充满了一种让人无法转移的吸引力,只要眼睛落到了她身上,就再也无法挪开了一样。

当然,户鬼冰是绝对不会让这种现象发生在老流氓身上的。

而老流氓也是因为被户鬼冰看得蛋疼,所以也没有放太多心思在雪丽身上。

就在户鬼冰和老流氓玩着斗鸡眼的游戏,雪丽则是自顾自的玩过家家游戏的时候,正行走在山路之中淳司终于是发现不对劲。

他挥手示意队伍停下,令行禁止,所有的阴阳师二话没说的都遵守了他的命令,由此可见,淳司在阴阳师之中的声望地位。

“淳司,怎么了?”

和也有些疑惑的走到淳司身边,淡淡的问道,

“你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淳司随意的瞥了瞥四周,轻描淡写的问道,

“不对劲?”

和也听后皱了皱眉,然后四处观望打量了一下,依旧是那么寒冷的天气,依旧是下个不停的大雪,没什么不对劲啊?

看见和也这副样子,淳司就知道别指望这个家伙了。

“秀元呢?”

淳司回过头直接考究着年纪最小的秀元,秀元听后自然是知道一定有不对劲的地方淳司才会这么说。

所以当下他便努力寻找起了周围环境的破绽,在他观察的同时,和也也没有落下,被淳司忽略后直接找秀元的行为给刺激到的他,也不甘示弱的寻找起来。

只不过淳司似乎并没有给他们多余的时间,在过了短短的一两分钟之后,淳司不可查的摇了摇头,随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道:“别看了,还是我来吧。”

说着,淳司便在胸前开始快速结印,随后双手重重的按在雪地之上。

只见周围的环境立刻一变,本来是白雪皑皑,呼呼大吹的冰雪旷野,却在一阵波纹闪动过后变成了宁静的白雪森林。

在其他阴阳师一副惊讶的表情之中,淳司拍了拍手,拍掉手上的冰渣,一副轻松的样子看着四周说道:“恐怕,我们已经在这片森林之中,闲逛了很久了。”

“真是可恶!居然用幻术来消耗我们的体力!”

和也不服气的恨声说道,

“但是没看出来也只能怪我们技艺不佳,怨不得别人。”淳司却心思豁达,淡淡的瞥了和也一眼说道,和也听后,便沉默不再出声了。

“淳司,那我们现在该怎么走?万一前面还有幻术呢?”秀元有些担心的问道,同时,这也是其他阴阳师们的担忧。

如果没有遇到妖怪,却因为幻术而体力消耗过多,那可就太憋屈了。

“放心吧,前面不会有幻术了。”淳司淡笑着十分肯定的说道,

“这话怎么说?”和也疑惑的看着他,

“这个幻术只不过是一个很简单的幻术,也是我们大意了,所以才中招,对方估计也想过这个情况,所以这只不过是下马威而已,并不是他们对付我们的主要手段。”

淳司那一副充满信心的样子,被老流氓看在眼里,只见他有些小心眼的笑道:“虽然事实的确如此,不过看见他这副什么情况都在掌握中的笑脸,真想一拳就破了他的相啊。”

听了老流氓的话后,户鬼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怎么着?你还嫉妒一个阴阳师了?”

“不,不是嫉妒,只是单纯的厌恶而已,嗯。”

滑瓢优雅的纠正了户鬼冰言语上的错误,只是那样子怎么看都是掩耳盗铃。

户鬼冰抽了抽嘴角,明明就是小心眼而已,说得那么好听,切……

“你们俩啊,倒是有想过如何对付他们吗?人数可是我们的几倍啊。”

一直没有说话的雪丽看了看光幕之中的情况,一脸淡然的询问道,

“想过了啊,既然他们这么不要脸的以多欺少,那我们也不需要讲什么江湖道义了,直接依靠雪山的有利地势,偷袭他们!”

户鬼冰一脸狠狠的样子说道,虽说是狠狠的样子,可是他那副还没有张开,有些稚气的面孔做出这个表情,还是十分滑稽。

“你讲过江湖道义吗?”滑瓢幽幽的在旁边吐槽道,不过被户鬼冰一记充满杀意的眼神给瞪了一眼后,立刻转移话题,

“哈,这个主意,我举双手同意,我喜欢。”

老流氓一脸猥琐的笑道,这可是他的老本行,他最擅长的就是偷袭了,加上明镜止水的能力,偷袭是老流氓最喜欢的攻击方式。

“既然如此,那便等到夜晚降临吧,时间也拖得差不多了。”雪丽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脸上勾起一丝狡黠的微笑。

没错,之前的幻术并不仅仅只是下马威而已,更重要的还是拖时间,拖到晚上,妖怪们的妖力最强之时!

届时,大雪山的环境加成还有夜晚的妖力加成,户鬼冰他们的胜算就更大了。

“淳司,晚上了……”

秀元有些不安的提醒着淳司说道,

“啊,我知道,真正的战斗,这才开始啊。”

淳司抬头看了看已经沉入西山的太阳,暗淡下来的天空让他的心中也蒙上了一片阴影,居然被人牵着鼻子走到现在,他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啊。

PS:这章是补昨天的,昨天去喝了酒又唱了歌,回来很晚了,所以就睡了。今天补上,明天依旧还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