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暂留花开院家

二十七代花开院秀元,已经是一个年迈的老者,虽然身体还很健朗,可是对这个发展极快的世界他始终都有些陌生,时常感叹自己是否脱离了时代的轨迹。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年轻一代出了许多天才,像是前不久从海外归来的龙二,还有一位天赋不错的魔魅流,当然,最让他心中高兴的,自然是精神力高得不像话的柚罗了。

说起柚罗,前不久转校去了关东,不知道现在过得好不好?她那个天然呆的个性,实在是让人担忧啊。

年纪大的人总是想着想着,思绪就飘远了,所以有些老人就会表现出注意力不集中,眼神飘忽不定的样子,那并不是他们老年痴呆了,而是他们在回忆什么。

“砰砰砰。”忽然一阵敲门声,把二十七代从遥远的回忆中揪了回来,他恍然摇摇头,发现竟然又沉浸在回忆之中了,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随口说道:“进来吧。”

“吱呀……”

一阵让人牙酸的门轴转动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很陌生的声音传进了二十七代的耳朵里。

“我说啊,都这么多年了,这件房子都没有修葺一下?连门都锈成那个样子了。”

二十七代听到这个陌生的声音一愣,随后抬起头来便看见了户鬼冰背着莉子一副这是我家的样子走了进来,然后也不顾二十七代的感受,直接把莉子放在二十七代对面的椅子上靠着,莉子依旧安稳的睡着,睡得很香,谁也吵不醒她。

“哟,初次见面,二十七。”户鬼冰自来熟的跟眼前的老人打着招呼,然后便坐在了莉子旁边的座位上,十分自然。

二十七代紧皱着眉头看着户鬼冰,他发誓他从来没有见过户鬼冰,但是户鬼冰这幅模样仿佛又对花开院家很熟的样子,实在是让他摸不着头脑。

“请恕老夫眼拙,不知阁下究竟是何人,来找老夫究竟有何事?”二十七代很谨慎的问道,能够不引起所有人的注意走到自己这间屋子,不管从哪方面说都是一位高手,而这样的一位高手,二十七代心想,能不得罪的话,就尽量不要得罪了,说话也很客气。

“其实我一直有疑问,二十七,不知道你能否告诉我,你们花开院家自十三代之后,是谁负责编写的历史记录。”户鬼冰见当家的秀元都不知道自己,又想起了之前遇到柚罗时的疑问,于是便一起问了出来。

二十七闻言眉头皱得更深了,这人既然这么说,很明显是对花开院家十分熟悉,忽然间,他头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连忙起身也不顾户鬼冰还在这里,快步走到他屋中的一个书架前,然后手忙脚乱的翻找起来。

户鬼冰回头见他把书架上的书翻得乱七八糟的,不由得好奇他到底在找什么呢?

过了一会儿,二十七代拿着一本一看就知道上了年月的书走了过来,一边拿着书端详,一边打量着户鬼冰,随后脸色大变,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对户鬼冰恭敬的说道:“不肖弟子第二十七代花开院秀元拜见户鬼冰大人。”

户鬼冰有些尴尬的把二十七扶了起来,干笑道:“我说,你一见面认不出我,这会儿又对我行如此大的礼,你这么大把年纪了,我还有点不习惯呢。”

虽然说户鬼冰的年纪当二十七的祖宗都够了,不过从表现上看,他还是青年,二十七是老人嘛。

“啊,请冰大人原谅,因为家中对您还有记录的,估计就只有这本秀元之间代代相传的记录了,其它记录上并无对冰大人的介绍,我年老眼拙,记忆力也不太好,差点就遗忘了。”二十七代秀元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户鬼冰道歉道,

“所以说啊,从十三代开始到底是谁在负责啊?”户鬼冰没好气的问道,居然把自己排斥在外?

“是花开院是光大人。”二十七恭敬的说道,

户鬼冰听后顿时满头青筋直冒,“这个该死的光头仔!平时在我面前多恭敬的,没想到竟然蔫坏成这样!还是透那家伙有良心,要不是有这本记录,那我不成了黑户口了?!”

看着户鬼冰如此说着是光的坏话,二十七代脑后冷汗直冒,是光是他的祖宗就不用说了,若是别人如此言述,他只怕早就生气了,可是眼前这位可是十三代秀元的师父啊,地位比是光还要高一辈,所以二十七也只能对此睁一眼闭一眼了。

户鬼冰好不容易骂完了,心头舒爽了,再转头一看二十七代竟然做起了望天的吉祥物动作,他瞬间又无语了。

“好了,我骂完了,你可以回神了。”户鬼冰没好气的对二十七代招招手说道,没想到这个老头还是一个老活宝。

“阿勒?冰大人刚才说了什么?”二十七代一副茫然的样子看着户鬼冰,那模样似乎真的就什么都不知道的一样。

户鬼冰抽搐着嘴角,心里吐槽道:“这是透附身了吗?还是说隔代遗传中间比跳棋都还要跳得多。”

老活宝耍了一会儿宝才重归正题,疑惑的询问道:“冰大人今天到此不知有何贵干,是跟这个小女孩有关吗?”

二十七代见户鬼冰是带着这个一进门就睡觉的女孩子进来的,便猜测应该是跟她有关。

“啊,的确是有关于她的,这孩子体内妖力太过庞大,只能依靠白天睡觉来防止妖力的暴动,我想请你们帮忙看看,能否帮她平息这股庞大的妖力。”户鬼冰也不避讳什么妖怪和阴阳师,直接出言说道。

二十七代倒没有吃惊于莉子是妖怪的事实,毕竟户鬼冰本身就是妖怪,所以他带来一只妖怪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二十七代只是平静的走到莉子面前,把她的手抬了起来放在椅子扶手上,皱巴巴的老手搭在了莉子的手腕上听脉。

户鬼冰静静的在旁边站着观看,这个时候二十七代需要的是安静。

过了一会儿,二十七代收了回了手,然后把莉子的手放了回去,恭敬的对户鬼冰说道:“冰大人,这孩子的病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在我这里安心修炼几天就应该不会有事了。”

户鬼冰见二十七代说没有大问题,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别看他之前那么平静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很担心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把莉子留在你这里,对了,她住在你们这里方不方便?”户鬼冰询问了一下,毕竟是阴阳师的大本营啊,二十七代不介意不代表那些年轻人不介意,若是被发现莉子一个妖怪住在这里,趁她白天睡觉的时候伤害了她那还得了?

“如果您和这孩子不介意的话,可以暂时住在我这里,我这里还有几个空房间,只要这孩子平时不到处乱走就没有什么问题,等到了时间解决了问题,冰大人尽可以过来接她。”

二十七代显然也考虑到了家中其它族人的看法,他们是不知道花开院家和妖怪的联系的,准确的说是和户鬼冰以及奴良组之间的联系,若是莉子的存在被发现了,他这个当家的也不好交代。

户鬼冰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二十七代的提议,等待会儿中午吃饭的时候,趁莉子清醒问问她的意见就可以了。

其实莉子中午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清醒,她清醒的时间其实是看什么时候开饭。中午户鬼冰就留在这里跟二十七代一起吃了个便饭,而当饭的香味传来的时候,莉子一下子睁开眼睛,直接翻身而起。

二十七代诧异的看了看她,他甚至怀疑之前这个女孩子是在装睡了。

“冰大人,你又把我拐到什么地方了?”莉子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是不认识的地方,于是第一怀疑对象就确定在了户鬼冰身上。

二十七代清咳了一声转头看向别处,这种大人物的八卦自己还是少听为妙,免得听出什么祸事来。

“这里是花开院家,阴阳师的大本营。”户鬼冰满不在乎的对莉子说道,反正莉子调皮捣蛋的性格他早就习惯了,只不过很明显,并不是所有妖怪都对阴阳师满不在乎。

“诶?!!”莉子反应过来之后便是惊天大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