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知恩图报的清继

户鬼冰表示自己的压力很大,周末从家里出门,本身顶着雪丽那幽怨的眼神就有些吃不消了,再加上雪丽送户鬼冰出门的时候,一打开大门就看见了等候多时的柚罗。

还好这个时候户鬼冰已经处在少年形态,如果被柚罗看到成年形态不知道会被吓成什么样,大概到时候只能说谎话说是父亲吧,可怜的户鬼冰,本身身份也要说谎……

“柚罗?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户鬼冰吃惊的问道,他可没跟她说过奴良宅在什么地方啊,更没有说过今天要让她等自己。而且他有些惊讶的最重要的因素,是因为雪丽轻飘飘飘过来的眼神……

“啊,我问过清继同学了,他说你们就住在这条街很有名的鬼屋里,我一个人找不到路,所以就想跟你们一起出发。”柚罗笑呵呵的回答道,完全没有发现自己面前这一家三口正在低气压风暴之中,而这个风暴中心,便是雪丽。

柚罗这话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到底是冲谁来的,冰丽就不用说,完全是局外人的模样,相反户鬼冰则是一开始就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而且柚罗找不到路的话完全可以一开始就问清楚清继或者直接跟着清继出发,何必要千方百计的来找户鬼冰?

户鬼冰机械似的转过头看着雪丽的脸上一片平静,就在他心生忐忑的时候,忽然看见雪丽眼中闪过一丝杀气。

他浑身一抖,然后用腻得死人的声音对雪丽说道:“啊!!妈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班上来的新同学,叫花开院柚罗,据说是本家的阴阳师噢。”

户鬼冰把花开院和本家两个单词念得很重,就是希望雪丽能够听出自己对柚罗的亲善态度是为什么。还好户鬼冰娶了个智商颇高的老婆,雪丽听了户鬼冰的介绍之后就明白柚罗的身份了,透的后代。

作为户鬼冰的唯一入室弟子,即使是在雪丽这里,透也一样吃得开,当年雪丽甚至是把透当作自己儿子一样看待。现在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茫然的笑着的柚罗便是透的后代,雪丽顿时便如春风化雪一般的笑了起来。

户鬼冰脸上抽搐的看着雪丽慈爱的和柚罗寒暄着,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松了口气。冰丽在旁边取笑道:“爸爸,你还真没节操,这句妈妈喊得真是顺口啊。”

岂止是顺口啊,简直是毫无抵抗情绪,心甘情愿就喊出来了,看来户鬼冰被调教得很好啊。

“少罗嗦,和性命比起来,节操这种随处可捡的大路货算得了什么?别说妈妈,在那种时候就是祖宗我都能喊出来。”户鬼冰一脸得意的对冰丽自夸道,冰丽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这个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父亲,这个没节操的家伙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吗?太丢人了。

户鬼冰他们最终安全出门了,雪丽笑语嫣然的跟三人道别,叮嘱他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对柚罗的态度更是比冰丽和户鬼冰还要亲热,让柚罗有些受宠若惊。

“及川君,冰丽酱,你们的妈妈真好。”柚罗脸上带着一丝温馨又羡慕,还有些回忆的笑容对两人说道,很显然,她在雪丽那里感受到了妈妈的感觉。

户鬼冰和冰丽相视一眼,户鬼冰和声说道:“若是你不介意,你可以经常到我们家来作客。”

“妈妈也很喜欢你的样子,所以,我们家随时欢迎你。”冰丽也在旁边帮腔的说道,冰丽虽然对柚罗的感情不像是两个长辈一样生厚,可是单说柚罗的性格也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所以冰丽即便是不因为柚罗的身份也把她当作好朋友。

真要说身份的话,冰丽对柚罗的身份一点都不在意,要知道透虽然是她的师兄,可是当年她最讨厌的就是透了……

“真的可以吗?”柚罗惊喜的看着两人,她出生花开院家,除开阴阳师这个特殊身份以外,花开院家还是世家大族,对于礼仪等贵族风范也看得很重,即便柚罗是个天然呆,也知道刚才的那些话其实很失礼。

只是她没有想到户鬼冰和冰丽不仅不介意,还十分热情的邀请她去他们家做客,这自然让她很是惊喜。

“啊,可以,随时欢迎。”户鬼冰笑呵呵的说道,这个小家伙比起透来说,果然要更可爱一些啊,哪里像透那个臭小子,整天不着调不说,还想法设法的气自己,真是个不肖弟子啊。

“真是太感谢了!”柚罗激动的鞠躬向两人道谢,冰丽忙上前扶住她让她不用这么客气,结果谁知道两人直接不知道因为什么定律碰到了脑袋,同时惊呼了起来。

本来挺温馨的场面直接被两个小家伙的痛呼给破坏得一干二净,户鬼冰在旁边把手抄在裤兜里,满头黑线的看着两个人,心里无语的叹道:“两个天然呆啊。”

一路上有惊无险的来到了清继的家中,为什么要说得这么惊悚,毕竟身边跟着两个天然呆,天知道会产生什么化学效应,户鬼冰照顾一个冰丽还得心应手,但若是一加一大于二,那就手忙脚乱了。

“终于到了。”户鬼冰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可是当他们走到清继家门口的时候,户鬼冰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上来。

并且,脸上表情僵硬,冷汗直流,冰丽一脸受惊讶的样子看着眼前的场景,柚罗则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手却不知不觉间已经放进了她平时放符纸的钱包中。

清继家住在一座山顶上,山顶上有座风格华丽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暴发户住的别墅,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从山下到山上有条山路,山路上连绵不绝隔着十米就有一座鸟居,那些鸟居上全部都写着偈语,而偈语的内容都是对妖怪的崇拜。

至于是对什么妖怪?你看看那鸟居顶牌正中心刻画的雪童子就知道了,是以古画形式画的,每一个雪童子的形态都不一样,但是都表明了清继家对雪童子的盲目崇拜。

“这……这……太夸张了一点,是吧?”户鬼冰干笑着对身边两人说道,不过这一转头他的冷汗更加多了。

冰丽还没有什么,只是一副三观尽毁的样子,可是柚罗,“喂!!柚罗酱,冷静一点啊,式神都拿出了吗?那是什么?那是什么?是我眼睛看错了吗?!至于把贪狼武曲都拿出来吗?你这是要拆房子的节奏啊!!”

“不要啊!这是要犯罪啊,随意毁坏民居是要坐牢的啊,这么年轻就要坐牢的话,这一生都毁了啊!为了这些不值当的鸟居简直是不值得啊,一定要好好考虑清楚啊!!”

户鬼冰在心里疯狂的吐槽,还好清继等人的及时出现,才让柚罗停下了准备把这些鸟居全部都拆了的冲动,同时户鬼冰有些奇怪,为什么柚罗看见雪童子比说起滑头鬼都要激动,难道……户鬼冰想到一个很不好的情况。

“啊!及川君!冰丽同学,柚罗同学,你们终于来了啊,让我们真是好等啊。什么都不必说了,来,我们一起上山吧?顺带带你们参观一下我们家的妖怪收藏!”清继十分热情的对众人说道,他身后是加奈、夏实、沙织还有岛二郎。

户鬼冰看着有着继续黑化的柚罗,心里大喊道:“不要啊!你家里都会被这个祖宗给拆掉的!!”

“这些鸟居是从我祖爷爷那一带开始修建的,已经有很多年历史了噢。”清继得意的介绍道,众人都在惊叹它们的历史,只有户鬼冰和冰丽在一起吐槽道:“金碧辉煌的别墅和神社的鸟居,果然是暴发户的节奏,一点品味都没有……”

“清继同学,为什么会对妖怪这么崇拜,还有,那个雪童子是怎么回事?”柚罗语气有些不善的向清继询问道,清继却一点也没有察觉到,继续自豪的说道:“啊,那是因为雪童子大人是我们清十字家的大恩人。”

“诶?!”众人除了户鬼冰和冰丽,都对此十分好奇。

“咳咳。”清继见大家的眼光都被自己吸引了,于是清咳了一声,十分兴奋的说道:“据我们家的记载,在四百年前,那个时候我们家还住在大阪城附近,四百年前有一天妖怪横行城内,我家先祖那个时候还是一个孩子,正当他即将被那些邪恶的妖怪取走性命之际,有一位强大又正义的妖怪从天而降,救了我家先祖一命,事后得知,那强大又正义的妖怪,叫雪童子。”

“无独有偶,三百年前邪恶的妖怪再次横行,这一次却是发生在江户,我家另一位先祖也被雪童子大人所救,从此以后,我们家世代供奉雪童子大人,以祈求来年生意兴隆,出入平安。”

“而我清十字清继这辈子的愿望,便是寻找真正的妖怪,打听到雪童子大人的行踪,我要当面对他说一声谢谢,还要他给我签名。为了这个愿望,就算付出再多,我也不会放弃!!”

清继绘声绘色的说着当年的那些事情,孩子们都被他的故事所吸引,连柚罗也不例外。而户鬼冰和冰丽却满含笑容的看着十分兴奋又激动的清继,冰丽轻声对户鬼冰说道:“爸爸,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你这么欣赏他了。”

PS: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情况就是我想赶紧发完……每天四更,打赏加更依旧算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