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最后的收场

有人说,雨,是老天爷为可怜之人所落的泪,不管他们生前做过什么,至少在死的那一刻,他们得到了解脱,也获得了老爷天的原谅。

户鬼冰不知道淳司是不是这样的人,不过,看着淳司跪在地上死去的模样,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从绵绵细雨到倾盆大雨也只不过是一两分钟的时间,布施右京的尸体躺在一边,准确的说,是他所凭依的那具人类少女的尸体,他的灵魂,已经被进化为至宝的弥弥切丸给彻底消灭了。

当时户鬼冰在看见淳司自杀的那一刻,怎么也没有想到淳司会突然选择自杀,这太意外了,而在看见弥弥切丸化为至宝的那一刻,他却是明白了。

淳司牺牲了自己,成全了弥弥切丸,也完成了他的心愿,布施右京最后彻底被消灭了。

大雨冲洗掉了地上的血污,哗啦啦的作响,可是户鬼冰站在原地看着淳司,心里却异常平静,大雨在他身旁仿佛也停止了。

“究竟该如何说你好呢?淳司?”

对于柏竹淳司这个人,户鬼冰没有像对秀元和和也的感情那么深,毕竟这个人在世的时候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不好了,阴险、狡诈、不折手段还卑鄙无耻,可是在看见他死去的那一刻,户鬼冰又仿佛是看透了他。

也许户鬼冰到现在都不明白淳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有着怎样的性格,不过户鬼冰至少知道一点,他有自己的信念。

鲤伴解决掉了江户的危机,把奴良组的威名传扬四海,在关东的妖怪谁要是说不知道滑头鬼那都是一件丢脸的事情,甚至鲤伴的威名都传到了关西去了。

布施右京的残魂死了,羽衣狐的灵魂也被布施右京一开始就给吞噬了,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只不过户鬼冰却开心不起来。

鲤伴依旧每天过着没心没肺的生活,天天出去喝花酒,然后被首无和冰丽逮住,又或者是偷偷拐着乙女出去过夜生活,他的小日子,过得是有滋有味的。

户鬼冰却是从那开始,便过起了像是养老一般的生活,每天不是在家里浇浇花草,便是晒太阳,若是雨天,他便一个人在家喝着茶看着窗外发呆。每到落雨天,他就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不自觉的就会想起淳司跪着死去的模样,那解脱和得意的神色怎么也抹不去。

时间慢慢过去,没有了羽衣狐的威胁,鲤伴虽然也少了一个宿敌来练手,但是冰丽也没有放过他,只要让她逮到机会,她就会和鲤伴拼个你死我活,这也多少让冰丽的经验和身手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毕竟鲤伴可是一个剑道高手啊,因为,他领悟了自己的境。

冰丽却因为太执着于剑道的提升,所以迟迟没有领悟这该领悟到的东西,再加上户鬼冰一直不在状态,所以也就没有提点她,冰丽一直一个人摸索至今。

雪丽安心的做着自己的贤妻良母,在照顾冰丽的同时,还要温柔懂事的在户鬼冰背后默默的支持他。户鬼冰那个样子若是说雪丽看得下去那肯定是骗人的,只不过做了母亲之后,雪丽的想法和以前没结婚以前大大不一样了。

她认为男人总会遇到一些坎儿,或许这些坎儿很难迈过去,但是始终都要往前走,而且,有些坎儿,必须自己独自去面对,别人是带不动的。很明显,现在户鬼冰所面对的,就是一个他自己必须独自迈过去的坎儿。

户鬼冰的情况,滑瓢也有听说,当初在得知淳司的死之后他也唏嘘不一样,没想到那么一个自私自利的家伙,最后居然会是那样一个死法,真是世事难料。

不过他却没有像户鬼冰这样消极深沉,一是因为他和淳司他们的交情本来就不深,二则是他本来就是没心没肺的人,你能指望他对一个人缅怀很久吗?这根本不可能嘛。

“他还是老样子啊?”

这一天,滑瓢喝着茶,看着身边的千佳问道。千佳虽然已为人母,可是性格还是和以前差不了多少,即便身为总大将的夫人,她也经常往雪丽那边跑,毕竟雪丽是她最好的闺蜜啊。

“嗯,听雪丽姐姐说,他现在就像是一个老头子一样,一坐就是一天,也不跟她说话,这心里的苦啊,只有憋着,偏偏还要守着他,护着他,我看你们这些男人就是没有良心。”千佳说着说着,就开始转移目标,把怨念的对象转移到了滑瓢身上。

滑瓢听后,满头黑线的对千佳道:“我说,说归说,你就不要把矛头转到我身上了好不好?我又有哪里对不起你了?什么事我没有听你的?”

这些年来妻管严自己当得多好啊,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上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妻管严老公啊。

千佳看着滑瓢愤愤不平的样子,也知道自己是怪错对象了,还不是看见雪丽那么幽怨的样子,有些替她打抱不平嘛。

在千佳的道歉之下,本来就是开玩笑的滑瓢自然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反而跟千佳提议道:“要不我们开个酒宴,然后把小冰给灌醉,我记得这家伙好像就没有醉过,这一次一定要灌醉他,然后一次性的让他把苦给发泄出来,说不定会好很多噢。”

“这样能行吗?”听着这特殊的男人发泄情绪的办法,千佳觉得有些不靠谱,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滑瓢。

“当然能行,你就相信我吧。”滑瓢打着包票说道,

“那,用什么名义叫他来喝酒啊?”千佳疑惑的问道,喝酒喝酒,总得有个名头吧?不然总感觉怪怪的。

“嗨,喝个酒还要想什么名义啊,随便编一个嘛。”滑瓢一句话道尽了某些嗜酒如命的酒鬼的心声,喝酒还需要什么理由?随便什么理由都可以喝!

于是在滑瓢的牵头之下,一些和户鬼冰有交情的老干部们也都过来凑热闹了,狒狒、一目、牛鬼、鸦天狗,噢,据说濡鸦最近正好过来探亲,所以她还有他们三个孩子也来了,总之就是一大家子人都来,挺热闹的样子。

“酒会?”户鬼冰有些疑惑的看着过来送请帖的纳豆小僧,滑瓢这又是哪根神经不对劲了?他喝酒还需要开会吗?他哪次不是自己一个人或者随便找个人就开干的啊。

“嗯,先代说这一次要叫多一点人,所以大家都到了。”纳豆小僧不知道内情,就照着滑瓢交代的说了,若是他知道内情的话,少不得这会儿就露出马脚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雪丽在旁边帮腔说道,

“姐姐?你不是不喜欢这种酒会吗?”户鬼冰诧异的看着雪丽的问道,他记得雪丽一点都不喜欢啊。

“我又没说我要去,你自己一个人去吧,你最近一个人也不嫌闷得慌,和老朋友多聚一聚,哪怕是一起疯一下也没关系。”雪丽是知道内情的,但是她聪明,不会一下子把话全部说透,她一半真一半假的说着,户鬼冰听着也觉得自然。

事实上户鬼冰也的确是觉得雪丽说的是真心话,他当然知道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状态不对,可能就是因为这样,让雪丽担心了吧。想到这里,户鬼冰十分愧疚的对雪丽说道:“对不起,姐姐,让你担心了。”

“没有的事,去吧,去散散心。”雪丽在听到户鬼冰这句道歉之后,觉得这几天自己受的怨气也平复了,为他做了那么多也值了。

之后,户鬼冰便按照时间去赴宴了,酒会上大多人都知道这次就会的目的,所以频频向户鬼冰敬酒。户鬼冰虽然酒量好,但是也经不起这样的轮番轰炸,这完全是要把他灌醉的节奏啊。

他还真猜对了,所有人都抱着这样的打算和他喝,这么一两轮下来,户鬼冰就开始眼冒金星了,嘴里的话匣子一打开,便关不住了。

众人一见差不多了,就叫人把他送回去了,要废话啊?找你家雪丽废话去吧,为了灌醉户鬼冰他们自己都没有喝开心呢,所以在没良心的赶走户鬼冰之后,他们又继续的喝了起来。

而回到家里的户鬼冰,就开始缠着雪丽说话,不管什么都在说,他把他心里憋着的,没有憋着的,开心的,不开心的,都跟雪丽倾诉了起来。雪丽满含笑意的倾听着,一直倾听了将近两个小时,户鬼冰才终于抵挡不住酒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雪丽看着户鬼冰那安详的睡容,心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知道,户鬼冰这一次是真的看开了。

PS:上周打赏进榜加更第三更。嘛,就这样了,这一周也让打赏来得猛烈些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