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无赖说辞

在户鬼冰和淳司的刻意放水之下,布施右京终于如愿以偿的成功掌握了这个身体。不过因为是女性的身体,让他非常不适应。

“做女人的感觉咋样?布施右京?”户鬼冰还有心情和他开玩笑,在他看来布施右京就是瓮里的老鳖,没跑儿了。

布施右京那阴冷的眼神配上一张女孩儿的脸,被他瞪一眼,还真是有种被阴风吹了一下,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层的感觉。

布施右京二话没说直接闪人,同时他刚刚所站立的地方,忽然被风刃给切得一片狼藉,地上还留有那些锋利风刃切过的痕迹。

即便是布施右京很快躲闪了,紧接着还有一大堆攻击准备着他,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土锥,空气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火球,还有数不胜数的风刃,虽然看上去险象环生,不过直到现在,他都没有被淳司攻击到。

户鬼冰一脸抽搐的看着猛然间变得异常火爆的战局,斜眼瞥了淳司一眼,心道:“这家伙还是老样子啊,说也不说一声就直接开始攻击,阴险小人……”

“不过,作为战友来说,还是挺可靠的嘛。”

想罢,他也开始出力,他可不是跟过来打酱油的啊。

“群鸟冰柱!!”户鬼冰的最大范围攻击便是这个了,在户鬼冰的操控下,它们比淳司的五行遁术更加具有威慑力,毕竟那些淳司所使用的五行遁术都是限定了范围的死物,没有冰柱那么灵活。

铺天盖地如同弹幕一般的攻击让布施右京连落脚地都成了问题,更别说躲闪了,可是他偏偏就灵活自如的穿梭在这些攻击的间隙之中,颇有种游戏高手玩东方的感觉。

看见这个情况,户鬼冰瘪了瘪嘴道:“我就知道这种攻击根本就没有效。”

刚说完,一片黑幕成片状袭来,和它所接触的任何东西都像是被吞噬了一般消失不见,就好像本来就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一样。那黑幕如同丝绸一般薄,可是所蕴含的东西也许比宇宙都还要大,有种黑洞的类似的感觉。

户鬼冰和淳司直接向两边闪人,那片状黑幕漫过冰台,果然是什么都不胜。

淳司即便是在躲闪过程中也依旧是向布施右京攻击着,以期望给他制造一点麻烦。而户鬼冰则二话不说直接双手凝聚双刀,打算跟他玩近身战。

在户鬼冰的所有攻击体系中,无疑近身战是他最擅长的,尤其是在双刀流完善之后,他就更倾向于攻击方式,毕竟老爸留下来的刀术长期不用的话,就会生疏啊。

布施右京面无表情的看着突如其来的户鬼冰,他那双刀虽然是冰做的,可是也比一般武器坚硬,若是布施右京用肉身抵挡的话,那肯定会被削成两半,要知道现在的这幅肉身可只是普通人类啊。

布施右京微微一眯眼睛,从那黑幕之中猛然伸出一只黑色的爪子,那爪子如同西方故事中的恶魔的爪子一样,快速而又准确的抓向户鬼冰。

户鬼冰突击的身形在空中的转向十分麻烦,不仅是他,任何一个人在空中要做出各种反应那都是极难的。

不过户鬼冰有着凝水成冰的绝技,所以他只需要在需要借力的地方凝聚出一个冰台就可以了。

他脚踏凭空出现的冰台,身形猛然一停,然后向后退去,只是没想到的是,那恶魔之爪像是嗅到了腥味的猫一样,一击不中竟然拐了个弯儿,继续向户鬼冰抓去。

户鬼冰眉头一皱,心中有些不耐烦,双刀互相架击,上面隐隐泛着淡蓝色的光芒。

“龙霰架!”

户鬼冰双刀淡蓝色的光芒茫然间大盛,随着户鬼冰回身一转,从双刀刀尖猛然冲出一头神态惟妙惟肖,气势非凡的冰龙。

那冰龙有着红宝石般的眼睛,看上充满了威严,它直直的冲向恶魔之爪,仿佛是因为那恶魔之爪侵犯了它的尊严一般发出了阵阵龙吟声。它的身体带着无可比拟的寒气,所过之处尽皆变成了寒冰,然后碎裂成渣。

布施右京脸上毫无表情,只是抬起手微微动了一下,从黑幕之中又出现了几只同样的恶魔之爪侵袭向天上的巨龙,有的是攻击他的头,有的是攻击他的身子,还有的只是抓住他的脚以束缚住他的行动。

一时不察的户鬼冰,在大意之下,被那群黑爪死死的抓住了冰龙,冰龙虽然费力的扭动着身体,可是始终不能从束缚之中解脱。

就在这时,几道闪着黄光的符咒从地上射出,十分精准的每道符咒都割中一只手爪,像是切豆腐一般轻松,一点阻碍都没有的就解决了所有的黑爪。

冰龙摆脱了束缚立刻从天而起,自如的活动了一下身子之后,便盘踞在了户鬼冰的头顶,听候他的指示。

“谢了,淳司。”户鬼冰冷静的看着同样神色平淡的布施右京朝某个阴险小人道谢道,

淳司对此毫无反应,就好像刚才的事并不是他做的一样。布施右京只是歪头看了他一眼,便不再流连,右手一挥,又是十几条黑爪向户鬼冰的冰龙袭去。

“你以为我还会犯同样的错误吗!!”户鬼冰怒声道,冰龙仿佛感觉到主人的怒火,主辱臣死,便是这头冰龙也有着这样的觉悟。冰龙长吟一声,直接向袭来的黑爪喷出一股蕴含着超低温度的寒气。

这是加强版的冰冻呼吸,也可以看做是冰龙的龙息,这股绝强的冰寒之力,便是那能量化作的黑爪也全部被冻结成冰,堪称违背了物理定律,不过事实就是如此,户鬼冰的实力可不像表面上那么一点。

“多年不见,你的实力又增长了啊。”布施右京难得的说了话,似乎是有意缓解一下攻击速度一样,他停下了攻击。

“有你这么个强敌,想要安静的享受生活也是不允许的啊。”户鬼冰冷笑一声,讽刺了布施右京一下。

“我只不过是本体的一缕残魂,值得你们大动干戈的吗?便是杀了我又如何?本体依旧在地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布施右京淡然的看着两人问道,

“只要是你,哪怕是只有一丝残魂,我也绝对不会允许出现在世上。”淳司狠声说道,

布施右京看着淳司那阴毒的眼神,不屑的笑了一下道:“你只不过是不想让我存在在这世界上罢了,从很久以前,你,秀元,还有和也,你们三个都觉得我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是的,我是半妖,但哪又怎么样?!你们就要比我高贵许多吗!!”布施右京狠声对淳司斥责道,同时因为用的女人的身体,声线也是女声,所以听上去更像是在尖叫。

“不过后来我总算了解了,你们并不是在鄙夷我的身世,而是在害怕我的天赋。”布施右京说道这里,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半妖比一般人类或是妖怪的天赋都要高得多,若我是高等贵族就不说了,只可惜我父亲只是一个低等下人!”

“你们不允许一个低等下人的孩子坐到你们头上,所以你们便百般辱我!对吧!”布施右京愤恨的看着淳司,周围的能量因为他激动的心情开始有些波动。

“要怪就怪你生不逢时,当时的等级十分分明,若是有人挑战这个不成文的规则,必将引起一系列的社会变动。虽然我也知道那种等级制度迟早会改革,但并不是那个时候,若是提前便发起改革,势必会让老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所以为了安稳的社会环境,牺牲你是自然的。”

淳司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听得户鬼冰都想揍他,这种为了大义为了人民,你就安心的去吧等充满高尚操行的话,简直不是人听的。

若换个人,比如当时户鬼冰便处在布施右京的那个位置,他不闹得底朝天才怪呢。

不是每个人都有那种觉悟,不能强人所难,更何况布施右京还处在受害者的那个位置,他会有今天的发展和扭曲的性格,也不难理解了。

“就是你这种理所当然的态度!你们逼死了我父亲!还杀了我母亲!我现在只不过是为了颠覆这个世界,重新建立一个平等次序,我有什么错!”布施右京面目狰狞的朝着淳司吼道,

“我便问问你这个虚伪的家伙,若是你,你会不会这么做!”布施右京指着淳司逼问道,

“会,而且会比你做得更加过分。”淳司毫不犹豫的就承认了,而且语气还是平淡,连布施右京自己都没有想道,倒是户鬼冰有所准备,只不过听到淳司的回答之后,他也多看了淳司几眼,这个家伙还真是狠啊。

没等布施右京继续质问,淳司再次说道:“不过你说的是如果,现实是你这么做了,而我只是维护现行次序,守护人类而已。你所行之事是与人类为敌,一切与人类为敌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说白了,也就是反正我没做,所以你那些假设都是白问,反正我今天就是要消灭你,怎么着吧你。

户鬼冰听得直翻白眼,这等不要脸的无赖说辞也亏淳司说得出口,而且还说得理所当然,就该如此,估计连滑瓢都没有这样的厚脸皮。

布施右京脸皮直抽,双眼血红,那是气得,任谁听到淳司那话都会生气,哪怕是户鬼冰都觉得有些缺德更何况是受害者本人?

他狂啸一声,不要命的直接向淳司发起了攻击,那种誓要夺走他性命的气势,真心让人胆寒。

PS:上周打赏进榜加更第一更。我戳!!122居然被审核了!!三个男人难道会有什么基情吗!!!点娘乃又傲娇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