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复活

“喂,你的身体真的不要紧吗?”

淳司闻言只是眉头微皱,然后冷淡的回答道:“没事。”

无怪他的态度如此冷淡,因为这是一路上户鬼冰问的第三十遍了。尽管两人之间曾经发生过这样哪样的矛盾,但是两人之间的交情还是毋庸置疑的。

户鬼冰有冰台可以载着两人飞行,淳司对此也没有任何意见,之前说了,他是个不拘小节的人,这个小节的包含范围有些广,

“还有多久?”淳司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那个吊坠,只是不停的闪着红光,指示性已经变得很差了。

这便是他的制作工艺比透的要差的缘故了,因为制作粗劣,所以这个吊坠只能指示一个大的方位,在接近目标一千米之内,它的方向指示性就等于没有了,若是用现代雷达来解释的话,那就是说这个东西在进入目标一千米之内后,就只会提示已接近目标,然后就没有其它的功能了。

户鬼冰拿出自己的符咒感应了一下,道:“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也不远了,那只狐狸才复活,没有多少行动力,我们很快就能找到。”

“那就加快一点速度吧。”淳司看了他一眼说道,户鬼冰无言的点了点头,然后操纵着冰台快速飞行。

此时此刻,在离江户城有着数千公里远的森林之中,一个少女正在痛苦的抱头呻吟着,她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所控制,一直从家里行走到这片森林之中,直到现在,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就要从自己的脑袋里钻出来了。

而如果有外人在场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少女全身都冒出了黑气,那更像是妖怪的畏,但是却又比畏更加邪恶。在那黑气翻涌的云雾之中,有一头九尾狐狸正在畅快的叫着,一会儿变化成人形,一会儿又变化成兽形,始终无法维持在一个形态。

在羽衣狐转生现场的上方几千米,户鬼冰和淳司正静静的待在上面,淳司的周身有着一层荧光,保护他不被寒气所侵蚀,而户鬼冰则没有那么麻烦,数千米高空的温度还不至于比大雪山的温度还低。

从这里往下看都能明显的看到那弥漫着整个森林的黑气,他们各自手中的追踪器已经保持着常亮状态,根本就不闪烁了。

“现在是关键时刻,别下去打草惊蛇,她转生要费劲可是逃跑却不费吹灰之力,她随时可以逃回地狱里去。”淳司淡定的说道,眼睛却始终看着下方,也亏得他眼力好,这么高也能够看得清。

户鬼冰没什么意见,在这方面淳司是行家,他就不多加掺和了。

过了一会儿,底下的黑气忽然猛地向中间凝聚起来,就连户鬼冰都看得出羽衣狐即将成功了。

“准备出手!”淳司低声吩咐道,户鬼冰点点头,然后缓慢降下了冰台。

羽衣狐才转生完毕,这个时候的她力量薄弱,侦察能力更是为零,所以户鬼冰只要动作小一些,根本不用担心被发现。

此刻羽衣狐已经转生完毕,之前那个秀丽的农家小姑娘已经彻底死去,现在的虽然还是以前的样貌,可是内里,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哈哈哈,妾身又回来了!!”羽衣狐慢慢收敛着自己的妖气,十分欣喜的欢呼道。

由于这里人迹罕至,几百年都不见得会来个生人,所以羽衣狐显得很是猖狂,刚刚转生完毕就发泄似的把周围的树木全部震断了,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一样。

“花开院秀元!户鬼冰!还有滑头鬼!你们给我等着!!”对于这两个造成她上一次直接死亡的凶手,她自然不会忘记,怀恨在心那是很正常的,更何况是被一个长期处在更年期的老女人所惦记。

不过羽衣狐对于天朝文化一定不怎么了解,她也许不知道有一句话叫作说曹操,曹操就到,否则,她就不会这么把仇人的名头挂在嘴上了。

“哟,刚刚我好像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

一个让羽衣狐化成灰都不会忘记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她的背后,羽衣狐此刻的脸上写满了惊诧,她的表情僵硬,眉角不自觉的抽动着,在她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眼睛也是越睁越大。

她缓缓的转过头,户鬼冰所站的冰台正在缓缓下降,柏竹淳司正一脸阴冷的看着她,随时准备出手。

“好久不见了,羽衣狐。”户鬼冰毫无自觉性的对羽衣狐打招呼道,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羽衣狐眼角直抽,她现在的力量只是稍稍比人类强一些,根本不是羽衣狐的对手,她不敢相信户鬼冰竟然这么清楚自己转生的地方。

“对你太惦记了嘛,或许我们冥冥之中有着些许联系,所以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你就在这里。”户鬼冰心情不错的跟羽衣狐闲扯着,反正这家伙实力就这么点,这次怎么也逃不掉。

羽衣狐这只狐狸精又怎么会看不出户鬼冰是在闲扯淡呢?只不过形势比人强,她现在毫无力量,就如同砧板上的肉一样,任人宰割,自己的下场那是户鬼冰说了算。

“户鬼冰,其实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矛盾对不对?你何必这么赶尽杀绝!”羽衣狐见打肯定是打不过了,于是决定看能不能说服户鬼冰。

户鬼冰听后只是扬了扬眉头,然后嬉笑道:“嘛,你这么说也对,不过今天又不止我一个人来,就算我肯罢手,我身边的这位也不肯啊。”

羽衣狐脸色难看的看向户鬼冰身边的淳司,她并没有见过这张脸,而且也不知道淳司的真正身份,所以她只是一僵,又以讨好的语气对淳司说道:“这位大人,我们更是恕不相识,你有何必为难我呢?”

淳司眯了眯眼睛,然后冷然的对羽衣狐说道:“你的性命在我眼里如同草芥,不过一只能够转世的狐狸罢了,随时都可以消灭掉。”

听了淳司的话,羽衣狐心里就是一怒,不过现在的形势可不是她说了算,所以她只有隐忍下来,强笑着自辱道:“对对对,我就是一草芥,根本不值得您动手。”

淳司无视了羽衣狐的自辱继续说道:“只不过你身体里面有个东西让我感到了危机,若是不消除那个东西,只怕是世间都不得安宁。”

羽衣狐听后脸色大变,她还以为自己怀着安倍晴明的事情被发现了,安倍晴明就是她的根,她怎么可能会放弃了,所一时间她戾气大增,眼看着就要动手了,忽然从她身体里又传出了另外一个声音。

“柏竹淳司,我就这么让你惦记吗?”那股阴冷的气息从羽衣狐的身体飘散出去,然后在她身后渐渐形成了一个黑色的身影,至于声音,那自然是大家都耳熟。

“布施右京?!”羽衣狐惊讶的回头看到,这家伙是什么时候附到自己身上的?!

“你这个白痴,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布施右京低头狠狠的对羽衣狐说道,

“啊哈,这可跟人家没关系噢,你看看这是什么?”户鬼冰笑嘻嘻的举起手中的符咒晃了晃,从符咒里传来了让布施右京十分熟悉的气息。

他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说道:“这只狐狸虽然没有了什么力量,可她至少还有这个身体,你们要想对付我,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要做什么?!”羽衣狐本能的感觉不好,她对布施右京一直都是有种害怕的感觉。

“哼……”布施右京冷哼一声,然后他所形成的黑气猛地缩进了羽衣狐的身体里,他要呈羽衣狐这会儿灵魂不凝练直接夺舍她的身体!

“不!不!!!布施右京你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让我做什么都行!!”感觉自己对这个身体的操控力越来越小,甚至意识都模糊了,羽衣狐惊恐的向布施右京求饶。

布施右京连理都没有理她,他和淳司至少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根本看不上羽衣狐这个家伙,在他们眼中,羽衣狐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淳司和户鬼冰两人静静的等待布施右京彻底掌控这个躯体,他们现在若是攻击,布施右京的灵魂会非常容易的逃跑,而等到他彻底掌控了这个身体之后,他的灵魂会和这个身体之间产生一种联系,很难脱离。

这是淳司所掌握的知识,至于户鬼冰按兵不动的原因,不过是跟着淳司走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