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重临

鲤伴靠着几乎是强上的态度把黑田坊哄骗到了自己的阵营,还骗他跟自己合体,啊不是,是鬼缠……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另外一件事,那就是鬼缠这个半妖的专属技能在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不再局限于半妖专用,连滑瓢都能使用,而且使用的对象还有了限定。

像滑瓢,他就只能跟户鬼冰鬼缠,其它妖怪就像是根本没有这个功能一样。而鲤伴呢,能和他鬼缠的只有冰丽,现在又多了一个黑田坊,他本来也就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哪成想竟然还真的成功了。

“没想到你还真是厉害啊,都把那么大的怪物给轰得稀烂了。”鲤伴在使用了鬼缠之后,便脱力般的跌倒在地上,而黑田坊也从他身体里滚了出来,至于旁边血肉模糊的东西,便是被鬼缠之后一记畏炮给轰中的山本那巨大的妖魔化身体。

“好,那之后的事情就是把剩下的家伙给解决了……”鲤伴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不过平常非常简单的动作此时做起来却那么费力,他那不停颤抖的承重腿可是毫无掩饰的暴露了他此刻的身体状态啊。

“喂,不要紧吧?你脚步都不稳了啊。”虽说黑田坊一副冷淡的模样,可是关心鲤伴的心还是不变的,果然是因为强上了一次,所以不知不觉就心属鲤伴了吗?果然是要得到一个人的心就要先得到这个人的身体吗?【喂!】

“可恶,鬼缠之后我的体力就会消耗很多,跟老爹完全无法相比,越是厉害的妖怪消耗的体力就越多。”鲤伴有些无奈的看着黑田坊笑道,变相的夸赞着黑田坊,不过这也是事实,应该是鲤伴功夫没到家的原因吧,滑瓢的后遗症都没有这么恐怖。

黑田坊无言的看着他,鲤伴对他的欣赏,他还真有点招架不住。忽然间,他一惊,原来是鲤伴竟然强自站了起来,以他那种浑身颤抖的身体还能做什么?

“喂,你那身体……”黑田坊还没说完,鲤伴那副严重脱力的身体便失去了重心,一下往前扑倒,黑田坊一惊,便连忙想去扶住他,不过有人却比他先了一步。

“剩下的敌人就交给青他们吧,多多少少也要信任他们啊,尤其是青,他可是特攻队队长,你这么老是冲在他前面,你叫他情何以堪啊。”

户鬼冰无奈的看着扑倒在自己怀里的坏小子说道,这个家伙,虽然越大越不听话,可是却有着自己的担当,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好小子。

“是冰叔叔啊……”鲤伴一抬头见是户鬼冰,心神一下子就放松了,毫无自觉性的如同无赖一般,干脆把全身都靠在了他身上。

“喂喂喂,虽然你是伤号,但是你这么耍无赖我还是会把你扔出去啊。”户鬼冰满头黑线的看着这个明明都是大人的鲤伴还做着这么孩子气的动作。

“呵呵,你不会的,冰叔叔。”鲤伴闭着眼睛笑着嘀咕了一句,然后就这么在户鬼冰怀里睡着了,他太累了。

户鬼冰无语的抽着嘴角,这家伙还真是一点防备也没有的睡着了啊,虽然这家伙的行为相当恶劣,可是为什么户鬼冰心里还是有点小高兴呢?这就是被人信任的感觉吗?

“你叫黑田坊吗?”户鬼冰把鲤伴扶好背在了背上,就像鲤伴小时候趴在户鬼冰背上一样。

黑田坊不认识户鬼冰,不过看鲤伴这么信任甚至直接在户鬼冰怀里睡觉了,他也就放松了对户鬼冰的警惕,听了户鬼冰的问话他也只是无言的点了点头,他本来就是个口嫌体正直的死害羞鬼,你能指望他说多少话?

户鬼冰见他这副样子就大概知道了他是个什么性格的人,于是了然的点点头。

“二代目!!!”

忽然一阵比铜钟的声音还要夸张的大吼声从户鬼冰身后传了过来,那声音的声波像是冲击波一样吹散了户鬼冰旁边的所有残渣,而能拥有这样这么强大分贝声音的妖怪,除了青田坊就没有别人了。

“青,你声音能不能小一点,我耳屎都被你震松了。”户鬼冰回过身看着眼前这个傻大个有些无语的说道。

“啊,冰大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天生就这么大嗓门。”青田坊带着后面一群妖怪,他那沉厚的声音配着他那高大的体型,还真是有股威慑力,只不过他现在做出这么憨厚的表情,却怎么看也不和谐。

“二代目没事吧?”青田坊早就注意到了户鬼冰身后的鲤伴,于是紧张的问道,

“啊,没事,只是脱力昏过去了。”户鬼冰一边说着,一边把鲤伴交给青田坊,既然青田坊来了,自己就不用下苦力了,交给青田坊,自己也比较放心……

“哟西!各位!为二代目欢呼吧!”青田坊一把把鲤伴接过来抗在肩头上,然后十分热切的对众小弟们吩咐道,众小弟们立刻欢呼了起来,爱热闹的还把鲤伴接过来,然后开始高抛庆祝。

户鬼冰看得眼角直抽搐,鲤伴这会儿完全处于昏迷状态,任由那群小弟把他当玩具一样扔上扔下的。

“好吧,我收回之前的想法,鲤伴,叔叔对不起你……”户鬼冰毫无诚意的在心里道歉,却根本就不管鲤伴的死活,在他看来,也许滑头鬼都是长寿的代表吧……

黑田坊见鲤伴的手下都来了,看着他们的欢呼,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的,于是他便准备起身,然后默默的离开。

“准备去哪儿呢?”户鬼冰背对着黑田坊,却十分清楚黑田坊动作,黑田坊闻言一愣,随后也没有转身道:“那并不是小僧的世界。”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鲤伴那小子已经和你喝过妖铭酒了吧?”鲤伴那家伙完全就是滑瓢的翻版儿,特别实在拐人这方面,他们一家人都有天赋,若不是鲤伴成功把黑田坊拐到手,他也不会和黑田坊使用鬼缠。

“嗯。”黑田坊默默的点头,

“知道吗?鬼缠是一种需要把全身心都交给对方的技巧,若不是真心实意的相信对方,那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户鬼冰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既然你们俩成功的使用了鬼缠,那就说明你们都是互相信任着对方,既然如此,那就别矫情了,黑田坊,你个死傲娇鬼。”

黑田坊听户鬼冰居然说自己是死傲娇鬼,他当场就要翻脸,不过还算他有理智,他还是记得眼前这个人的地位似乎很高,所以他冷哼了一声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看着他依旧不准备和青田坊他们欢呼的样子,户鬼冰便知道了这家伙的打算,他叹了口气道:“算了算了,我能说的都说了,我可没有滑瓢他们一家子那种拐人的嘴皮子,之后的事就交给鲤伴了,你想走想留都随你吧。”

黑田坊听后思考了一番,最后还是果断转身就走,户鬼冰无语的看着他的背影,再一次的念道:“你个死傲娇鬼,不傲娇能死啊。”

户鬼冰摇摇头准备离开,忽然他停了下来,此刻他的胸口有一股炙热正在传递,他脸色变了变,但是还是有些不相信,伸手摸进怀里,待确定了发出炙热能量的东西之后,他的脸色终于变了。

同一时间,在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个人也从灵魂出窍的状态中醒来,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石柱上悬挂的一个吊坠,那吊坠此刻正在发着红光。

户鬼冰收回符咒然后转身就走,青田坊回过头来的时候便看见户鬼冰匆匆离开的背影,他有些疑惑,不过户鬼冰的事情不是他所能管的,所以他也就疑惑那么一两秒钟,然后再次加入虐待鲤伴的队伍之中。

户鬼冰马不停蹄的赶到了上次和滑瓢一起遇到淳司的那处破败木屋,正好撞见了收拾完毕的淳司。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拿出了自己那一份追踪物事,依旧反应着,不过其中的能量却根本不是指着对方,这一点,对能量指示方向十分熟悉的他们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

“走吗?”淳司看着户鬼冰问道,

“你那边处理完了?”户鬼冰疑惑的问道,

淳司摇摇头,然后道:“依旧很顽固。”毕竟是自己亲手所杀,这个时代的人类觉悟很低,他们只会记住杀身之仇,而不会有舍身成仁的觉悟。

看着淳司那苍白的皮肤和疲惫的眼神,长期保持灵魂出窍并且还是那么费神的交谈,已经让淳司的精神疲惫到了一个极致了,可是他依旧坚持着。

户鬼冰只是平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的意思,但是淳司却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轻笑了一下道:“怎么?在担心我?”

户鬼冰没有回话,淳司哼笑一声,然后起身对户鬼冰说道:“走吧,不能再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