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江户巨变

“最近冰丽跑哪儿去了?”

户鬼冰回到家中却是没有发现自家女儿在哪里,然后才想起似乎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她了,最多也就是晚上吃饭的时候冰丽露个面而已。

听到他问起女儿,雪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女儿都在外面疯了几天了,你才想起来啊?”

被雪丽这么一说,户鬼冰不禁尴尬的笑了,是否作为父亲都是这样不注意细节呢?孩子也许会因为这样的粗心大意而伤心,但是请不要怀疑作为父亲对孩子的爱,那是无可替代的。

看着户鬼冰那装无辜白痴的模样,雪丽无奈的叹了口气,男人都是粗枝大叶的,再加上户鬼冰从小都被雪丽照顾惯了,现在能承担起保护这个家的责任已经不错了。

“最近江户出了一个什么百物语组,有很多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妖怪在作恶,上次还袭击了乙女,把鲤伴那孩子惹急了,所以最近这段时间他们都在处理外面的事情,冰丽也跟着去疯了。”

在雪丽看来,什么百物语组啊,那都是些跳梁小丑,若是她出手的话,那些妖怪根本就不堪一击。不过用来作为鲤伴的垫脚石以及先加入组里的中层的磨刀石来说还是足够了,所以老一辈的干部们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打算,呃,除了某个被榨干了的鸦天狗……

他现在的唯一技能,大概就是碎碎念和召唤儿子女儿了吧?同样是结了婚的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户鬼冰不禁如此想到,可能是濡鸦太彪悍了吧?还是咱家这姐姐好,呼呼。

雪丽满头黑线的看着户鬼冰的眼神越来越YD,他所看的目标就是自己,看得她全身鸡皮疙瘩起一身,摇摇头不去理会这个突然进入YY状态的家伙。

鲤伴身为滑瓢的儿子不仅从长相性格上遗传了他,最重要的是那流氓本色绝对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百物语组有一位实力很不错的妖怪叫作黑田坊,被鲤伴看上了,他誓要将这个家伙拉入自己的后*宫,阿不是,是百鬼。

于是鲤伴到处寻找资料,查到了黑田坊的真正身份,便一直不停的进行脑波攻击,要说鲤伴的嘴遁也不比鸣人的差,愣是把这位意志坚定的黑田坊说得动摇了起来,对鲤伴丧失了斗争心。

为了逃避这种不知所措的感觉,黑田坊放弃了对鲤伴的追杀,同时也没有回百物语组,而是自己一个人躲了起来,寻找自己的真实身份。

“唔,听说滑瓢那家伙为了鲤伴,连面子都不要,去请副将军了啊。”户鬼冰在家中的院子里悠闲的喝着酒,外面闹得是天翻地覆,他自己却在自己的院子里悠闲的喝茶。

“有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不过是答应给人家一个承诺罢了。”道成寺钟这段时间也没有到处乱晃了,据他自己所说,是防止自己看不过去出手,一下子就把他们全灭了。

“不过,为了鲤伴,滑瓢还真是什么都肯做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最爱面子了。”户鬼冰笑呵呵的说道,滑瓢爱面子到什么程度就不用细说了,组里每个人都知道。

“这很正常不是吗?毕竟是他儿子嘛,你若是为了冰丽,不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吗?”道成寺钟呵呵一笑,不甚在意,妖怪也是有天性的,父母疼爱孩子这放在哪个种族都是一样的。

“对了,你就这么放心让冰丽一个人去疯啊?万一出了点事呢?”道成寺钟见户鬼冰十分轻松的样子,有些不解的问道,他可是知道户鬼冰有多么疼爱冰丽,现在居然这么淡定,一定有问题。

“你就停下你的乌鸦嘴吧,钟叔。”户鬼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然后道:“只不过是对冰轮丸的基本信任罢了。”

“噢,也对。”冰轮丸有灵,道成寺钟也知道,冰轮丸的威力他更加明白,所以被户鬼冰这么一提点,他也明白了过来。

“剩下的,就看鲤伴的本事了,我相信他一定能闯过这一关的。”户鬼冰看着远处阴沉的天空,里面藏着深深的恶意,在那片乌云所笼罩的地方,便是今日山本所要讲述最后一个故事的地方。

在寺小屋所在的那座村庄中,清右卫门这个熊孩子带着自己的小伙伴们一起下了山来到江户街上游玩,他犹记得在临走之时,自己的爷爷跟自己交代的都快听厌了的事情。

“现在外面不平静,若是遇到了妖怪千万不要慌张,要相信自己的力量,当你相信了自己的力量并付诸于实践的时候,他一定回来救你的。”

“他?”

“啊,是一个充满了正义感的妖怪。”

“真是的,这个故事都讲了好多遍了,结果还不是一个人都没有,爷爷会不会是编故事哄我的啊。”路上,清右卫门在脑袋里瞎想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大街上,看着琳琅满目的街道,他一下子就把之前的郁闷给抛到一边了。

孩子们大多都是容易被眼前的食物给吸引,不管他们有什么烦恼,转眼间就会开怀的笑起来,这便是可贵的童年,对于我们看来,其实他们并没有什么烦恼,就算有,也是转眼间就遗忘。

很多人都会希望回到童年,无忧无虑,其实并不是童年没有烦恼,而是童年的烦恼并不像成年之后如附骨之蛆一般难以消除。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一天的欢乐对他们来说也像是几分钟那样短暂,似乎没有过多久,天色就暗了下来。

孩子们依依不舍的准备回家,身上带着些许泥土,那是他们顽皮贪玩所致,想想我们小时候,不也是为了玩什么也不顾了吗?甚至是什么脏就玩什么,为了开心,那可真是什么也不顾啊。

“砰!!”

不远处一处巨响,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孩子们自然也不例外。他们抬头看向天空,今晚的月亮被乌云遮得死死的,还好现在还没有到宵禁,街市依旧灯火通明。借着街市的灯光,他们看见远处一座宅子发生了爆炸,同时从天上飞下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piaji”

一堆烂肉落在了清右卫门面前,他被吓得倒退了几步,身后的小伙伴也紧紧的抓住他,清右卫门是最大的,平时也数他最胆大,所以在这一刻,他当之无愧的成为了小伙伴们的支柱。

“别怕,是一堆肉罢了。”清右卫门强自笑着,只是他心里也有些害怕,从天上掉下一堆烂肉,怎么想也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那堆烂肉有了变化,它竟然蠕动了起来,并且慢慢膨胀,在清右卫门等人惊恐的眼中,那堆烂肉就这么变成一个长相恶心又狰狞的妖怪。

“快跑!”清右卫门赶紧转身推着小伙伴们逃跑,眼前这只突然变化的要管显然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大街上还有许多处正在上演同样的戏码,幸运的人逃脱了,而不幸的人则被那些妖怪所啃食,成为了他们的腹中餐。

巨大的爆炸声同样惊动了户鬼冰,他走出门外恰好就看见那些如同流星雨一般的烂肉雨,看着都觉得恶心,更别说近点接触了。

雪丽跟着户鬼冰一起走了出来,发现眼前的情况后,她便知道不好,那些烂肉之中包含着阵阵恶意波动,街上的平民百姓可就要遭殃了。

“小冰,不去吗?”雪丽见户鬼冰没有动身的打算,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户鬼冰强压下心中的焦躁,摇摇头道:“不了,交给鲤伴吧,正好是给他立威的机会。”

户鬼冰转身欲回屋清净一下,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嘛,可就在他刚刚准备踏进屋中的时候,忽然心有所感,猛地一下转头看向远方。

“这个感觉……”户鬼冰感受到有人通过畏在呼唤他,那种畏是敬畏,通过这种畏呼唤自己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受过自己庇佑的人类。

户鬼冰二话没说直接闪身离去奔向畏所传来的地方,如果是这样的人类,那就不得不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