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又出现了

“好久没有出手了,感觉身体都僵硬了不少。”

滑瓢左右活动了一下脖子发出了咔咔声响,这家伙还不满足,又掰起了双手,又是一阵咔咔声。

户鬼冰瞥了他一眼,这个家伙就喜欢做些骚包的事情。

“走吧,不知道这次那只狐狸是个什么样子了。”户鬼冰双手插在衣袖之中,背上没有了冰轮丸总感觉好像少了什么,不由自主的耸了耸肩膀。

这个家伙,还说别人呢,自己都是一个骚包。

破败的木屋里面空无一物,里面有着几个残缺的家具,上面都是一些灰尘和蜘蛛网,一看就知道是个常年无人光顾的地方,如果没有手中的符咒指引,户鬼冰也很难想象这里会是羽衣狐藏身的地方。

按照符咒的指引,两人渐渐来到了一个床前。

“你确定?”滑瓢看着那和其他家具相比,明显过于干净的木床,心中其实也相信了,只不过他想通过户鬼冰确认一下。

户鬼冰看了看眼前的木床,回头看了看滑瓢道:“我已经相当肯定了。”

说完,便走到木床前轻轻敲了几下,几个部位都敲了一便,终于发现了一个比较空的部分,于是户鬼冰直接一拳下去把木板敲了一个洞,随后又扩大了那个洞的规模,直到可以容纳一个人通行之后,他才停下了破坏行动。

“你就不怕把羽衣狐给吓跑吗?”滑瓢满头黑线的看着户鬼冰的暴力行为,这么大动静,即使甬道很长,只要耳朵不聋也应该听得到吧?

“有了这个,还怕她跑远?”户鬼冰指了指手中的符咒有恃无恐的笑道,反正有个追踪器,跑到哪儿都能找到,那还怕个鸟啊。

滑瓢扯了扯嘴角,无语的叹了口气,然后认命般的跟着户鬼冰一起下了那个秘密通道。

一进入到那地下通道中,一股霉味夹杂着血腥味就涌入他们的鼻腔之中,呛得滑瓢咳嗽了几下才适应过来,饶是如此,他现在闻着这个味道也作呕。

户鬼冰拍拍他的肩膀,他倒是早就适应了,当初他还闻过更加难闻的气息,比如金山神的地下仓库……

地下通道并不长,而且也没有岔路,一路通到底,只是让户鬼冰和滑瓢两人没想到的事,在路的尽头,等待他们的并不是他们一开始以为的羽衣狐,而是另外一个人,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人。

“没想到只露出了一点气息,就被你们给找到了。”柏竹淳司看了看户鬼冰手中的那个符咒,便明白了他们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淳司?!”户鬼冰和滑瓢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他,虽然这家伙已经不是以前的长相了,他现在的身体是竹原大的身体,可是他的气息却是没有变,所以两人一眼就认出了他。

“我只不过是借用了一下布施右京的气息,没想到你们就凭借这个就找到了我,哼。”淳司一脸无语的摇了摇头,他手中的布施右京的气息其实也是用来寻找羽衣狐的,不过没想到羽衣狐没找到,倒是把寻找的两拨人给凑到了一起。

看着戒备的滑瓢,还有户鬼冰,淳司倒是很光棍的说道:“怎么,想着怎么对付我吗?”

户鬼冰没有回答,滑瓢也没有先动手,一时间,气氛有些诡异。

“之前的那个办法没用了,你在这里又是在干什么?”滑瓢开口打破了这个怪异的气氛,户鬼冰没有说话,显然也是在等待淳司的回答。

“虽然我没有必要回答你们,不过现在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淳司摊了摊手,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竹罐说道,“这便是之前我所凑齐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的头颅之血,我费劲心思总算把其中九千九百九十八个人的怨气消除掉了,却没想到,最后一个人的执念相当之深,我好说歹说也无法消除他心底里的怨气。”

户鬼冰惊讶的看着他,没想到他竟然选择继续下去,而不是换一个方法。能把大多数人的怨气平息下去,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啊,尤其是杀他们的还是淳司本人。

“你不知道再换一个人杀了吗?”滑瓢刚说完就想扇自己一巴掌,这不是怂恿淳司去杀人吗?

“没办法的,那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的头颅之血已经融到了一起,成为了一个整体,要嘛把怨气全部平息,要嘛就只有换一罐鲜血,重新再杀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淳司叹了口气,然后叹道:“我没那么傻,若是重新再杀一次,恐怕引来的就不止是你们几个了,某些老妖怪只怕也要出来了。”

“你若那么做,即便你是我们曾经的朋友,我也会阻止你,并杀了你以敬那些无辜死者。”户鬼冰冷冷的看着淳司说道,

“哼,若真可以来一次,我一定会在杀他们之前就询问清楚,免得最后难在这最后一个身上。”淳司冷笑了一声,随后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户鬼冰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想不到这么简单的道理,作为妖怪的你们居然想不通。”

“这不是想不想得通的问题,而是原则问题。”滑瓢站直了身体,正色说道,“牺牲这么多人去换取羽衣狐的性命,是绝对无法通过我的那一关。”

淳司对此嗤之以鼻,也是,在他的信念之中只有完成和完不成两个概念,至于中间采用什么手段那根本不是他所考虑的。

“我现在所做的只是在劝服那最后一个人,和之前杀人不一样,这只需要动嘴皮子。你们若是想动手的话就随意,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若是毁了这罐血,说不得我就要重新来一次了。”淳司威胁着户鬼冰说道,说完,便旁若无人的继续用灵魂和那罐鲜血沟通起来。

滑瓢有些投鼠忌器,他转头看着户鬼冰道:“怎么办?”

说实话,淳司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了,杀了他本人也挽回不了什么,滑瓢现在不知道该不该动手。

淳司依旧在和那竹罐中的鲜血沟通着,就在两人面前灵魂出窍毫无防备,户鬼冰相信他说到做到,若是真的出手杀了他还没什么,可若是打翻了那竹罐,只怕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只不过也正如滑瓢所想,现在就算杀了淳司也无济于事。

户鬼冰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短刀,那是透打造的妖刀弥弥切丸,他一把把弥弥切丸抛到了淳司的脚边,然后对滑瓢说道:“我们走吧。”

滑瓢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收了自己的武士刀转身便跟着户鬼冰离开了此地。

走出了破败木屋,滑瓢终于忍不住把自己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你把弥弥切丸丢给他干什么?”

“至阳之物需要强大的武器作为承载体,一般武器承载不了那么大的阳气,同时也无法发挥完全的威力,只有弥弥切丸有这个实力。”户鬼冰淡淡的解释道,

“你同意他的做法了?”滑瓢诧异的看着他,这不是明显的在帮助淳司吗?

“木已成舟,比起我们来说,他的方法离成功更加近一步……”户鬼冰说完便率先离开了此地。

钻牛角尖?他才没空去纠结正邪的问题,在一开始没有阻止淳司的确是他的错,可是现在淳司已经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他也只有帮助淳司了,若是阻止了淳司,不说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即便是有,若是时间耽搁了,给了布施右京缓冲成长的时间,那才是真的得不偿失。

滑瓢若有所思的看着户鬼冰的背影,最后轻笑了一下,随后也跟上了户鬼冰的步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