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事情真多

在偏远的村里,这里多数都是贫苦的老百姓,他们一辈子吃喝都在土地上,但是辈辈都不忘能够在自己家出个有身份地位的人。

而在这个时候能获得身份地位最快捷的路便是读书了。

山上有一个小木屋叫作寺小屋,寺小屋里有一个年轻女子是寺小屋的老师,她叫做山吹乙女,是一位如大和抚子一般温柔善良的女性,山中村民大多对她都很尊敬,因为她所住的寺小屋,便是村庄里唯一的学堂。

可是甚少有人知道,她亦是奴良组中的妖怪。

“真是的,这些事情就应该让鲤伴那个家伙来做,凭什么什么都交给你来做啊。”

寺小屋的小院中有着一排晾衣杆,山吹乙女把洗好的衣服端到这里进行晾晒,而之前发出抱怨的,却是户鬼冰的女儿,冰丽。

冰丽一脸嫌恶的拿着一件山吹乙女已经洗好的鲤伴的衣服,埋怨的看着山吹乙女。山吹乙女毫不介意,她只是柔柔的笑了笑道:“夫君也有夫君要做的事情嘛,我所能为他做的,就只是洗洗衣服,不让他有后顾之忧罢了。”

这等柔美,的确是世间少有,她全身心的爱着鲤伴,不顾一切,甚至可以放弃自我。

“什么啊,那个家伙不过是整天花天酒地罢了。”冰丽看不惯鲤伴是组内显而易见的事情,几年前还因为这个传出了绯闻,直到某一天,鲤伴吊儿郎当的搂着这个女人出现在滑瓢面前,大而化之的说要娶这个女人当妻子。

虽然滑瓢还有其他人被他雷得不轻,不过还是同意了鲤伴的要求,并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也被山吹乙女的那份温柔给折服。

山吹乙女闻言轻笑不语,她相信鲤伴的所作所为,所以也不会在背后编排他的不是。

“呐,山吹老师是怎么想的呢?”

忽然,从屋里跑出几个小孩子,为首的便是班里最喜欢谈论妖怪的清右卫门,此刻清右卫门正期盼的看着山吹乙女。

山吹乙女不明所以的笑着问道:“呐,你们在谈论什么啊?”

“妖怪,妖怪啊。被那蜈蚣所叮咬之人瞬间就会死亡啊。”清右卫门一脸兴奋的说道,冰丽见他这个样子,有些伤脑筋的扶额叹道:“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兴奋的,那可是妖怪啊。”

“小孩子嘛,总是会对这种事情充满了好奇心。”看着再一次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孩子们,山吹乙女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但愿别是我们组里的那些家伙才好。”冰丽耸了耸肩,想起了组里还有不少像元兴寺一样的家伙。

山吹乙女闻言也肃然颔首,随后又展颜对孩子们笑道:“清右卫门君,可不要让其他孩子太害怕啊,所以别在他们面前说这些。”

“啊,我知道了。”清右卫门爽快的回答道,虽然是个痴迷于妖怪的家伙,但是总的来说,还是个好孩子。

山吹乙女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宣布下课,让这些孩子可以早早回家吃饭,和他们的父母见面。山吹乙女自己便是无父无母,自然能够体谅这些孩子们想早些回家见到父母的心情。

“山吹老师,冰丽姐姐,明天见。”孩子们礼貌的跟两人道别,山吹乙女站在门口笑着挥手,冰丽也跟着挥手道别。

“真是可爱的孩子们呢。”山吹乙女看着那些欢快的背影,眼中不由得露出一丝羡慕之意。

“怎么?你想要孩子了?”冰丽闻言便笑着询问道,

山吹乙女脸颊微红,显得有些害羞,却还是有着自己的期盼,她笑着回答道:“自然会有这样的想法,我想早点给夫君生一个孩子。”

“我劝你啊,还是晚些时候想这个问题比较好。”冰丽瘪瘪嘴对山吹乙女说道,看着山吹乙女疑惑的眼神,冰丽没好气的说道:“我呢,常常听我妈妈抱怨,说是要是再晚些时候生我就好了,那样就能够有更多时间和爸爸一起出去游玩了。”

“切,说到底还是嫌弃我嘛,把我当累赘,真是的,想要去玩就去玩啊,干嘛拿我当借口,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冰丽说起来就没完,可谓是怨气冲天,一边说自己不是小孩子,一边又作出小孩子才有的行为。

山吹乙女好笑的看着冰丽那孩子气的模样,虽然冰丽的年龄比自己大,可是看起来,似乎还只是个小孩子呢。

忽然,冰丽转头像另外一边喝道:“首无,你在那边偷偷摸摸的干什么?”

山吹乙女闻言望去,果然看见一颗人头在鬼鬼祟祟的望着这边,她轻笑道:“首无君,请把你的人头藏好好吗?”

“人……人头?”首无郁闷的走了过来,同时把脑袋放好,一脸无语的看着两人说道:“虽然也是事实,但是请不要说得这么惊悚好吗?”

“你本来就很惊悚,上次过来差点露陷,要不是我及时把围巾松下来给你围住,孩子们看了绝对会当场吓晕的。”冰丽没好气的对首无说道。

山吹乙女好笑的看着他俩,话说冰丽现在可是组里的第一傲娇公主啊,虽然有点天然呆,不过傲娇气质无疑。

“对了,山吹乙女大人,鲤伴大人他有来过吗?”首无疑惑的询问道,

“怎么,那家伙又失踪了?”冰丽叹了口气,无奈的问道,首无干笑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鲤伴大人?没呢,怎么了?”

“最近有见到那个家伙吗?”

“没……不过他总是那样呢,毕竟是滑头鬼之子嘛。”山吹乙女忽然间就泛起了花痴,脸颊带着阵阵红晕,脸上带着充满幸福的微笑。

冰丽和首无看得都是一呆,随后同时吐槽道:“这种时候就不要花痴了啊!”

“真是的,关键时候他总是掉链子,奇怪的妖怪又在四处到处徘徊。”首无伤脑筋的捏着下巴说道,

“多多少少也要习惯啊,那家伙掉链子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冰丽劝着首无,何尝又不是劝着自己呢?明明一天到晚正事不干就知道去喝酒的人,却始终无法超越,这难道就是所谓天赋的差距?

还好户鬼冰解了她的心结,不过她对鲤伴的怨念依旧很大。

“这么说……孩子们之前谈论的妖怪,并不是我们组的?”山吹乙女却想到了不同方面,若是自己组里的妖怪,还能约束一二,若不是,那那些孩子们恐怕会很危险。

而此刻,清右卫门这熊孩子正和小伙伴一起在草丛里面玩耍。

“清右卫门君,草丛里面很危险的啊。”人家都知道在田坎上行走,只有清右卫门这个熊孩子好奇心旺盛,非要跑到草丛里面去玩,还扬言“没事的啦,要是出现的话我也只是稍微看一下啊。”

俗话说,人不作死就不会死,事实证明这句话说得很对,因为清右卫门刚刚说完这句话,就感觉自己好像踩上了什么,他颤颤巍巍的转头看去,原来,他脚下所踩的,是一只蜈蚣。

本来踩到蜈蚣还没什么,可是那只蜈蚣会说话就有些惊恐了,“汝,成亡者否?”

“这是,什么啊……”清右卫门奇怪的看着脚下这条蜈蚣,而在刹那间,几条巨大的蜈蚣就从草丛里面飞了出来,袭向清右卫门。

其他孩子们都惊恐的尖叫了起来,清右卫门更是害怕得动弹不得。

“危险!!”

山吹乙女忽然出现把清右卫门推开,同时那蜈蚣眼看着就要叮到她身上,她虽然是妖怪可是却是一只没有多少战斗力的妖怪,所以面对这只蜈蚣,她根本毫无抵抗力。

“死蜈蚣给我死开!”

这时,冰丽赶到,一刀斩掉那几条恶心的粗大蜈蚣,逼出那蜈蚣的本体,是由一大群蜈蚣组成的人形身体,不停扭动的身躯看起来十分恶心。

“山吹大人!没事吧?!”首无紧张的跑了过来,若是山吹乙女受点什么伤的话,那他可难辞其咎了。

“我没事。”山吹乙女只是摔倒的时候腿上蹭破了一点皮,所以她很快就把关心的对象转移到了清右卫门身上。

而此时此刻,冰丽已经和那亡者蜈蚣对战了起来,那蜈蚣看似凶猛实则比元兴寺还不如,冰丽一身刀术虽然不比鲤伴,可也可以说得上精湛,三下五除二就干掉了那亡者蜈蚣,不费吹灰之力。

此时此刻,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一个巨大的身影盯着眼前那个正在沸腾的茶锅,脸上的肥肉皱在一堆儿,显得很是费解。

“山本大人……亡者蜈蚣消失了。”

“什么?消失了?!”山本转头不敢相信的问道,“怎么回事,有人在打扰我在这座城里的寻乐吗?”

“浮世绘的奴良组,是那些家伙干的。”

山本的肥脸抽搐了几下,随后转头对一个阴暗角落吩咐道:“轮到你出场了,能上吗?黑田坊?”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边,全副武装的户鬼冰以及吊儿郎当的滑瓢出现在了一个破败的木屋之中。滑瓢看着户鬼冰说道:“确定是这里吗?”

“啊,若有若无的恶意,再加上我手里的这个东西,可以很确定,那东西就在这里。”户鬼冰晃了晃手中的符纸,赫然就是透在世的时候所制作的追寻布施右京的符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